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31

  Xu Qing 也看到了姚云慧,eyebrows slightly frowned ,但他今日是陪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来此,所以不便多说。

  而此刻随着走近亭台,其内宫装女子与daoist robe female cultivator ,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在Xu Qing 这里。

  尤其是注意到二人是在一把油纸伞下,她们神色不由升起一些好奇,着重打量起Xu Qing 来,渐渐目中有神采一闪而过,笑而不语。

  Xu Qing 沉默,同时感受到了亭台内除姚云慧外,其他二位女子的cultivation base 。

  他们与Violet Profound 一样,目内千丝如starlight 流淌,是Void Return First Rank 。

  在Xu Qing 观察之时,Violet Profound 已莲步微动,走入亭台,莞尔一笑。

  「飞荷elder sister ,诗桃younger sister ,long time no see 。」

  宫装女子与daoist robe 之女闻言巧笑倩兮,前者笑看Violet Profound ,后者beautiful eyes 依旧打量Xu Qing ,红唇微启,传出嫣然笑声。

  「玄elder sister ,这位小朋友是?」

  「他是Xu Qing ,我心仪之人。」Violet Profound 落落大方,话语一出,Xu Qing 有些不知如何开口,他didn’t expect Violet Profound 居然这么直接。

  一时之间,Xu Qing 有些招架不住。

  不仅是他,此Earth Palace 装女子与那daoist robe female cultivator 也都神色微动,目中神采更多几分。

  唯独姚云慧那里,听到这句话后somewhat absent-minded 。

  Violet Profound beautiful eyes 扫过两位闺蜜,温婉一笑,示意Xu Qing 坐在自己身边,随后一指daoist robe 女子,对Xu Qing full of smiles 的开口。

  「Xu Qing ,这是你Elder Sister Li 李诗桃,奉行宫的三大deacon 之一。」

  「这位是你姚elder sister 姚飞荷,她是姚侯的younger sister 。」

  从始至终,Violet Profound 都没去看姚云慧一眼,直接无视。

  Xu Qing 有些心乱,只能神色肃然,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拜见。

  李诗桃beautiful eyes 眨了眨,掩口一笑,随后戏谑的冲着Xu Qing 开口。

  「原来你就是Xu Qing ,你知道么,你是我在玄elder sister 身边看见的第一个被她如此介绍之人,快告诉我们,你是怎么让玄elder sister 如此心动的呢……」

  身穿宫装的姚飞荷,明显性子要比李诗桃稳重,此刻并未开着Xu Qing 的玩笑,而是传出柔和之声。

  「之前就听说Violet Profound younger sister 所在的sect ,出了一个绝世Heaven’s Chosen ,今日一看更胜传闻。」

  Violet Profound 如此直接的介绍,使得二女对Xu Qing 兴趣不小,同时也没有摆出high-rank cultivator 的姿态,而是视作同辈,不过笑谈之言不可避免。

  「前几日我们邀约玄elder sister 她总是拒绝,今日才知缘由,原来是要给我们一个惊喜。」

  「现在想想一个月前她找我们问询关于Sovereign level cultivation technique 融Heavenly Palace 之事,想来也是为Xu Qing 你准备的咯。」

  Xu Qing 闻言只能nodded ,表情凝重,难以放松下来,如坐针毯。

  实在是一个Violet Profound 就已经让他有所紧张,如今面对她的闺蜜戏谑,不善言谈且从未有过如此经历的他,就更是不知怎么应对。

  而他越是这样,那位奉行宫的Elder Sister Li 就更是喜欢捉弄。

  「咦,小younger brother 你怎么不说话呢。」…

  「Aiya 玄elder sister ,你家Xu Qing 好腼腆啊。」

  发现Xu Qing 有些不知如何开口,于是Violet Profound beautiful eyes 流盼间接过闺蜜的话题。

  「你这些年怎么样,和Immemorial 雷脉的Senior Brother Chen ,如何了?」

  「不要提他!」李诗桃sighed ,目光又落在Xu Qing 身上。

  「小younger brother ,你身边有没有好朋友,给elder sister 介绍一下。」

  Xu Qing 闻言想了想nodded 。

  「我有个Senior Brother ……」

  Violet Profound 闻言顿时咳嗽起来,转移话题目光扫过姚云慧。

  「这位是?」

  若换了其他时候,姚云慧必定不会如此沉默,但今天她aunt 喊她来此,她也知

  缘由,更didn’t expect 自家就连father 也都要礼让三分的aunt ,竟是那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的密友。

  于是心底一叹,压下复杂,起身向着Violet Profound 欠身一拜。

  「云慧见过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

  Violet Profound 淡淡nodded ,looked towards 姚飞荷。

  「姚elder sister ,这是何意?」

  「云慧做事鲁莽,之前有些不对之处,我今天特意喊她过来给你和Xu Qing 道歉。」

  姚飞荷注意到Violet Profound 对自己称呼有所改变,知道Violet Profound 不喜,于是轻声解释。

  她本意是让自家侄女给Violet Profound 道歉,今日看见对方如此介绍Xu Qing ,顿时明白所有缘由,于是话语也有所改动。

  她与李诗桃不同,李诗桃性格一向跳脱,结交的人物三六九等都有,但她身为姚侯之妹,对于朋友的质量很是在意。

  如Violet Profound ,虽sect 偏远,不算什么Great Influence ,但无论心智还是aptitude 都是上佳之辈,而这样的人未来多变,你永远不能因其出身而小看,或许一个契机对方就能走到自己也要

  仰望的程度。

  尤其是她深知自己big brother 为了封海郡牺牲了名声,此事又不能对外去说,所以Yao Family 看似庞大,但实际上也是wind and rain 飘摇。

  所以她不能让Yao Family 继续

  树敌,这也是她为何要turn hostility into friendship 的根本原因。

  Xu Qing 这里,她也是这般判断,但对方毕竟还没真正成长起来,未来如何还需观察。

  所以她此刻解释完,目中带着angry look ,looked towards 姚云慧。

  姚云慧低着头,她实际上在心底已经没有plot against Xu Qing 的念头了,有的都是越来越深的复杂,而今日看见Xu Qing 和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走在一起,尤其是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的介绍,就更让她心底

  莫名升起一些酸意。

  这酸意她自身也知道unfathomable mystery ,可偏偏难以控制。

  此刻恍惚间,听着小姑的话语,她向着Violet Profound 与Xu Qing 一拜。

  「云慧也是个可怜之人,夫家早逝,孤儿寡母不容易。」姚飞荷望着Violet Profound ,轻声道。

  Violet Profound 神色如常,没有同意也没有不同意,而是眉语目笑间与姚飞荷以及李诗桃谈起过往,三人很快笑声不断。

  至于姚云慧,则是在其小姑的安排下,在旁弹琴,曲乐回荡,配合wind and rain ,别有一番韵味。

  Xu Qing 从头到尾都没有对此表态,他不知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与那姚侯之妹的真正关系,所以这件事他此刻不能表露任何倾向。…

  而实际上对他而言,无论和解与否都不重要,不影响自己的选择。

  有机会时,他还是会出手解决了对方母子二人,death ends all one’s troubles 。

  想到这里,Xu Qing 目光泛冷,扫了姚云慧一眼,恰好此刻姚云慧也抬头looked towards Xu Qing 。

  四目相对的一瞬,姚云慧本能避开了目光,琴声微乱。

  Xu Qing 皱frowned ,心底更有异,同时警惕大起。

  他觉得对方一定又有什么plot against 之念,于是心底killing intent 微微起伏,但控制的很好,没有露出丝毫。

  就这样,随着时间流逝,黄昏到来时Violet Profound 与两个闺蜜结束了话语,选择了告辞。

  临走前,一样离去的李诗桃在杏花阁外,笑吟吟的looked towards Xu Qing ,继续打趣。

  「小younger brother ,你之前说要给我介绍你Senior Brother ,我可是记住了哦。」

  Xu Qing 认真的看着对方,nodded 。

  李诗桃心满意足,与Violet Profound 挥手,莲步款款,漫步离去。

  此刻外面的雨也停了下来,回branch sect 的路上,Violet Profound 与Xu Qing 并排前, 微微开口。

  「这两位是我在郡都算得上还不错的闺蜜,李诗桃看似性格跳脱,实际上心机不浅,但她做人做事有担当,关键时刻可以

  信任。」

  「至于姚飞荷,她心志远大,不是封海郡能困,且朋友很少。她虽有功利之心,可做人也有其原则之处,今日她主动喊姚云慧来和解,你不必因此顾虑,按照你的原则

  行事就好。」

  Xu Qing nodded ,这也是他心底所想。

  Violet Profound 不再话语,步伐轻快,心情很不错。

  Xu Qing 随在身边,于月色下,二人的silhouette 在身后拉长,直至到了分sect 口,起了风。

  这风里带着寒,那是冬季即将走来的气息。

  「冬天要来了,秋雨过的好快……」Violet Profound 转身明眸折射月光,月下的她,这一刻格外的美丽。

  凝望Xu Qing 之时,她抬手温柔的帮Xu Qing 整理了一下风吹的衣襟,在Xu Qing 的身体僵直中温婉一笑。

  「Xu Qing ,你要快些cultivation ……」

  她轻声开口,深深的看了Xu Qing 一眼,转身走入branch sect ,背影婀娜间紫裙渐远,香风不在。

  后面一路跟随的那些侍女,也都各自向Xu Qing 欠身,随之走去。

  Xu Qing 站在分sect 前,望着远去的Violet Profound ,心神回荡对方最后的话语。

  许久之后,他nodded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一拜,转身离去。

  并未回Sword Pavilion ,而是接任务赚取军功。

  之后的数日,Xu Qing 一直在为积累军功而努力,而日常任务中获取军功最多的当属抓捕通缉犯,所以大部分通缉犯Xu Qing 都记了下来,其中有一个他印象比较深刻。

  因为这个通缉犯有个外号,与他一样,都叫小孩。

  直至七天后,将军功累计到了一定程度后,Xu Qing 去了刑狱司的Ninth Layer ,在那里以不菲的军功,申请了对丁一区的镇守考核。…

  这个考核,同时也是丁区卒子晋升丙区卒子的唯一路径。

  唯有将丁一区的犯人镇压,才可以晋升丙区,具备前往刑狱司89th layer 以下的资格。

  对于刑狱司而言,丁区与丙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地方。

  后者unfathomable ,那里的狱卒更为凶残,cultivation base 大都是Nascent Soul ,任何一个身份与地位都超越丁区卒子太多。

  所以成为丙区狱试卒,是所有门丁区卒子内心最渴望的事青之一。

  于是Xu Qing 申请的考核,立刻就引起了丁区卒子的重视。

  就这样,在众多丁区狱卒的瞩目中,Xu Qing 踏进了位于八18 Layer 的丁一区。

  one hour 后,随着丁一区的牢门开启,一个浑身鲜血的silhouette ,从内一步步瞒珊走出。

  正是Xu Qing 。

  他微微气喘,一条腿瘸了,走过的路,鲜血成了长痕。

  手臂也脱臼,身上伤势极为严重,伤口众多。

  有不少地方深可见骨,尤其是背后有一条从后颈到腰部的巨大伤扣,horrible to see 。

  更有一道从眉心连到了右侧嘴角的伤痕,血肉模糊,此刻还有鲜血低落。

  丁一区关押的,都是万族具备九宫battle strength Golden Core 。

  虽多年的镇压使他们自身极为虚弱,但每一个曾经都是各自族群的Heaven’s Chosen 翘楚,想要镇压他们,Xu Qing 哪怕毒禁全开,可付出的代价依旧不小。

  此刻走出,Xu Qing 吐出一块咬下的血肉,抬起头,looked towards 在外等待的众人,咧嘴一笑。

  「都死了。」

  他身后敞开的丁一牢门内,满地鲜血如血池,里面没有尸骸。

  在毒禁之丹下,所有尸体最终都融化成了血池的一部分。

  horrible to see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