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36

  由此也能看出黑天族的强悍。

  而今天,他终于看见了黑天族。

  被送入丙区的黑天族一共四位。

  他们的样子与Human Race 不同。

  黑天族的clansman ,身体有些瘦小,与Human Race 十二三岁的孩童差不多的身高。

  通体灰色,头颅很大,没有眼皮,好似永远will not 闭眼。

  且眼睛不小,一片漆黑。

  头发如刺,根根竖起,好似利器。

  即便是在昏暗的九十层,也隐有锋芒从这些刺发上散出。

  此刻他们的身上都带着重重枷锁,神色极为萎靡,全身满是被严刑拷问的伤痕,深刻见骨。

  尤其是他们的头部,更是有各自被刺入一根刻着无数细小rune 的black 长针。

  在Xu Qing 打量之时,鬼手那里与送来黑天族的执剑者交接完成,注意到Xu Qing 的目光后,他扫了眼那四个黑天族,目中露出murderous intention 。

  “黑天族在我们封海郡,可是不多见。”

  说着,他招呼身边的丙区狱卒,让他们将三个黑天族押入Small World 。

  那些丙区狱卒一个个looked towards 黑天族时,露出狞笑,目中更有凶残之芒,显然对他们而言,这种稀奇之物,一定很好玩。

  “你们记得不要把他们弄死了,留着以后的人练练手,别一个个成天吃独食。”鬼手cursed ,那些丙区狱卒也不介意,各自laughed ,带着三个黑天族离去。

  很快九十层内,就这剩下Xu Qing 与鬼手,以及被留下的一个黑天clansman 。

  “来,Xu Qing ,秘训时的课缺少标本,我今天给你一趟。”

  鬼手舔了舔嘴唇,看着那个被留下的奄奄一息的黑天clansman ,狞笑一声走了过去,将其一把提起。

  “黑天族不喜阳光,这是他们的致命之处,但你不要被这个说法欺骗了,这不代表他们一点都不能承受rays of light ,毕竟黑天族内是有月亮的。”

  “实际上,想要达到致死的效果,所需阳光必须是浓郁到极致才可,否则的话最多让他们不适。”

  鬼手目中带着残虐之意,向着Xu Qing 仔细介绍。

  “注意黑天族的眼睛,这里汇聚了无数的烙印,黑天族cultivation 之法大都是与眼睛相关,它们最擅长的就是奴役之术。”

  说着,鬼手竟当着Xu Qing 的面,左手一把抓向这黑天族cultivator 的右眼,在其mournful scream 中,生生将其眼珠挖了出来。

  black 的鲜血四溅之中鬼手将手里的眼球一挥,扔给Xu Qing 。

  Xu Qing 神色如此抬手一把接过,仔细打量后清晰看到这black 眼珠内的确存了数不清的印记rune ,densely packed 好似排列成某种了Formation 的样子。

  “这玩意可以作为dharma tool 来使用,送你留人纪念。”

  Xu Qing 知晓此物必定珍贵,心中感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一拜,将这眼球小心的收起。

  “现在继续上课,也正是因黑天族的cultivation 与innate talent 特殊,所以黑天族cultivator 的Divine Consciousness 就算是万族之中,也是排在前位,其Divine Sense 之强杀人于无形,操控万物,奴役无数族群。”…

  “而黑天族的powerhouse ,更可create something from nothing ,幻化出真实存在,强悍至极。”

  鬼手摆弄着手中的黑天族,在对方持续的凄厉惨叫中,向着Xu Qing 详细的介绍。

  “所以黑天族的大脑内,会存在一些脑晶,价值更大。”

  “脑晶也是这一族之修可以吸收Heterogeneity ,用来cultivation 的关键,曾经也有Human Race 将其取出尝试融入自身,但都失败。”

  “我说得这些,只是此族的基础之力,黑天族毕竟庞大无比,所以其Inner Sect stand in great numbers ,家族众多,Sect 如海,术法之类也是all kinds 。”

  “另外还有它们的头发,这也是黑天族clansman 最基本的武器,其内蕴含了可以黯灭神鬼之毒,以后你若遇到一定小心。”

  鬼手正要继续,计青迟疑了一下,轻声开口。

  “senior ,能给我一根留个纪念吗。”

  鬼手闻言laughed ,直接掰开三根黑天族发刺,扔给Xu Qing ,随后继续向着Xu Qing 讲解黑天族,从头到脚说的极为细致。

  到了后面,他索性一边说一边动手,生生将那黑天族dissect ,场面凶残。

  Xu Qing 神色从始对终如常一直看到了最后,他没有什么怜悯的情绪,国灰他知道若是自己在黑天族被抓住,等待自己的most likely ,也是类似之事。

  二族死仇,Ancient Hope 皆知。

  但他心底感觉鬼手senior this time 不像是上课,更像是借助上课为由,满足其自身的嗜好。

  不过Xu Qing 装作没看出,听得很仔细,看的很认真 。

  就这样,one hour 后,在鬼手的意犹未尽下,这场课程结束了。

  “可惜标本太少,等下次我再给你好好讲解。”

  鬼手舔了舔嘴唇,拿出酒壶喝下一大口,畅快的哼着小曲,迈步去了Small World 。

  丙区的黑天族,不再是四个,成了三个。

  Xu Qing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一拜,目送对方远去。

  而他接下来的生活,没 胭黑天族犯人的到来而改变,一切如常,他每天 值除了偶尔去丁一三二,overwhelming majority 的时间都用在前往 界狱承受规则上。

  坚持的时间也从一千息增加到了一千五百多息,距离他给自己定的目标越来越近之时,这一天,消失许久的Captain ,突然sound transmission 。

  “Little Junior Brother ,在Sword Pavilion 嘛 。”

  Xu Qing 此刻下值刚回到Sword Pavilion ,听到Captain 的称呼,知道要么有外人,有么就是有事,于是sound transmission 回复。

  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后,Captain 带着神情忐忑的宁炎到来。

  刚一走入Xu Qing 的Sword Pavilion ,Captain 就推了宁炎一把,冲着Xu Qing 使了个眼色,laughed 。

  “Little Junior Brother ,这小子有事找你,自己又不敢来,于是央求我做中间人。”

  Xu Qing 起身向着Captain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一拜,随后冷眼looked towards 宁炎。

  被Xu Qing 目光一扫,宁炎本能的打了个寒颤,脸上有些苍白,实际上他也凤别的办法,所以才找到陈二年,让其帮忙联系一下Xu Qing 。“Xu Qing Senior Brother ……”…

  宁炎连忙拜见。

  Xu Qing 没去理会,而是望向Captain 。

  Captain 心情愉悦,他再次感慨和Xu Qing 在一起很舒服,自己一句话,对方就知道自己的想法,方才那一拜明显是在外人面前给自己涨面。“这小子当初在迎皇州时不是没成为正式的执剑者吗,所以在郡都要再次考核,一切都通过了,不过最后一个环节需要一位本州此番晋升的执剑者作为举荐人。”

  “他人缘一般,青来没理会,我原本看在大家都是迎皇州的情分上要给他举荐,但被他拒绝了。”

  “你要不要帮他一下?”

  Captain 冲着Xu Qing 眨了眨眼。

  Xu Qing 一看就知道,Captain 要么是拿了人家的好处,要么就是有事需要这宁炎去做,不然的话无利不起早的Captain ,是不会揽这个事情的。

  Xu Qing 想了想,若只是宁炎来此,他自然一口拒绝,可Senior Brother 已这般开口,于是他沉吟后nodded 。

  眼看Xu Qing 同意,宁炎顿时惊喜,暗道外人传言Chen Erniu 不靠谱,今日一看传言有误,对方说能让Xu Qing 同样,居然真的同意,着实厉害。

  于是连忙道谢,最后与Xu Qing 约定七天后在执剑宫记录处见面,一拜离去。

  Captain 没走,等宁炎离开后,他坐在了Xu Qing 对面,拿出一个苹果一边吃,一边笑着开口。

  “Little A’Qing ,这宁炎品性尚可,没大问题,许心举荐好了。”

  “Captain ,你需要他?”Xu Qing 问了一句。“这宁炎cultivation technique 特殊,当初在青芩口中被玩了那么久居然毫发无损……”

  Captain 目中露出异芒,低声开口。“我后来偷偷咬过一口,居然没咬动,能让我咬下去都困难的,必定有大问题!”

  Xu Qing 神色古怪,看了Captain 一眼。

  Captain 那边装作么看见,继续开口。“他说是bloodline 返祖,但我不信,所以这宁炎身上一定有秘密,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是很关心,不过他skin is rough, flesh is thick ,的优点,若是我们用好了,以后干 major event 的时候用处太大了。”

  “你想想,以前我们遇到危险只能逃命,真遇到什么术法轰来,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连个遮掩的东西都没有,这宁炎……可以很能扛的!”

  Captain 眨了眨眼。

  Xu Qing 一产眨了眨眼。“相信我Little A’Qing ,不会错的,这宁炎是个人才,所以我们要提前布局,不有等需要对方时再去示好。”

  Captain 一副planning strategies 的样子,Xu Qing 闻言回了一句。“Wu Jianwu 也是?”

  “不要提他……”Captain fiercely 咬了一口苹果,郁闷的开口,随后转移话题,脸上摆出mysterious 兮兮的表情。

  “Little A’Qing ,你们刑狱司,最近是不是有几个黑天族被关进去了?”

  问完之后,Captain 眼睛冒着光,带着期待looked towards Xu Qing 。

  虽知道Captain 消息一向灵通,可这件事本就是隐秘,Xu Qing 也是身为狱卒才知晓,于是诧异的看了Captain 一眼。“那几个黑天族你回头想办法去关押他们的牢房多观察一下,最好是留影记录,将他们的言谈举止,身体外貌,一切的一切都记录下来,越详细越好。”…

  “你记录完给我,我有大用!”

  注意到Xu Qing 的表情,Captain 知晓没错了,于是目中rays of light 更胜,舔着嘴唇,轻声开口。“Little A’Qing ,我们干major event 的时间,快到了。”

  Xu Qing 眼睛一凝。

  他如今渴望军功到了极致,而这些年来Captain 虽平时做事情不靠谱,但每一次的干major event ……收获还是可以的。

  尽管有风险。

  不过Xu Qing 觉得生活在这个世道里,其实本身就是一种风险。

  既如此……那么只要收获的代价足够,冒险划算的。

  尤其是this time 他还投篱不少Spirit Stone 。“与黑天族有关”

  Xu Qing looked thoughtful ,looked towards Captain 。

  Captain 摆出一副profound mystery 的样子,坐在那里吃着苹果,冲着Xu Qing 得意一笑。“Little A’Qing ,之前我就和你说了,执剑宫对我极为看重,不然也不会交载薄司这个重要的位置交给我。”

  “我这段时间,早就将功薄司研究的彻彻底底,放眼整个执剑宫,从上到下任何一个执剑者的调动与安排,我都了如指掌。”

  “除非此人不记录军功,不然的话,在我这双洞察秋毫的雪亮双眼下,一切都无处遁形。”

  Captain 傲然,一副指点山河的模样。

  Xu Qing 感慨,心底多少也升起了一些敬佩,他是真的蛮佩服Captain 的,毕竟……这么一个不起的文职,在Captain 手中居然能挖出这么多花样。

  “能做到这一点,足以说明Captain 与宁炎比较,更为人才。所以Little A’Qing ,你还太嫩了,要多和我学习知道吗,别一天天想着和那些坏小子们出去闯荡,有个屁用啊。”

  “出去一趟累死累活,军功还拿不来多少。”

  “说,我不得不批评你,这段时间终究是我一个人扛下了所有啊。”

  Xu Qing 眨了眨眼,听出了Captain 的不满,这已经是这段时间,Captain 第三次表达类似情绪了。

  于是Xu Qing 在神色上将之前内心升起的敬佩之意表露的更明显一些。

  同时还拿出一个大苹果递给Captain 。

  Captain 原本不想接,但却本能的拿住,看了Xu Qing 一眼,刚要开口,Xu Qing 轻声传出一句话语。“Master 兄,前段时日 ,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带我去见了她在郡都的几个闺蜜,有一个叫李诗桃,她……”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