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39

  this time ,Xu Qing 将自身Rule Power 展开,于自己镇守的区域内飞行,寻找此地适合的犯人,同时也拿出jade slip ,筛选名单。

  他所寻找的,都是那种被抓来时处于Nascent Soul 大Perfection Realm 之修,这一类犯人在此地,距离降临Heavenly Tribulation ,只差临门一脚。

  很快Xu Qing 锁定了四位,掐诀间借助Rule Power 寻找,不多时他就找到一个飞翼族的cultivator 。

  这犯人藏身在地底一处洞窟内,正在盘膝打坐。

  而下一瞬,随着其居住之处轰鸣,大地崩溃,爆开巨大的缺口。轰鸣中,这飞翼clansman 面色一变。

  他反应虽快,但绝对的实力之下,没有任何用处。

  一股大力从天而降,将其身躯直接摄取,强行拽向半空。

  不容他拒绝,也不容他挣扎丝毫。

  规则之下,以Xu Qing 在这里的cultivation base battle strength ,他可以碾压一切犯人。

  所以刹那间,这里外面叱咤风云,一只手就可拍死Xu Qing 的飞翼族Nascent Soul ,被Xu Qing 一把抓住了脖子。

  “大人。”

  尽管心底憋屈,可这飞翼族cultivator 还是小心的开口,脸上露出讨好的表情。

  Xu Qing 没说话,目光冰冷,仔细查看后,将这飞翼族扔在一旁,随后取出几枚medicine pill 撇了过去。

  这些medicine pill 蕴含浓郁Spiritual Qi ,放在外面也是不错之丹,在这里就更是珍贵到了极致,那飞翼族犯人看到后一愣,但目中露出的却不是喜悦,而是迟疑。

  他很清楚,事出反常必有妖,于是忐忑的looked towards Xu Qing 。

  “大人,这……”

  “你自己吃,还是我将你弄残后塞进去?”Xu Qing 平静开口。

  飞翼族犯人心底升起戾气,但又强行压下,他知道若不遵从的后果,于是fiercely 咬牙捡起medicine pill ,全部吃下。

  可却留了个心眼,控制吸收的速度。

  Xu Qing 皱frowned ,直接一掌落下,轰鸣间这飞翼族cultivator 发出凄厉惨叫,身体差点崩溃,倒下后奄奄一息。

  但也只是fleshy body 虚弱,其体内Spiritual Qi 随着medicine pill 的融入,快速的recovery ,Xu Qing 查看后觉得还不够,又将其嘴巴掰开,再扔下几颗。

  下一瞬,这些medicine pill 的融化后,一股即将breakthrough 的波动从这飞翼族cultivator 身上散出。

  他被抓来时就是Nascent Soul 极限,这么多年来,已经到了breakthrough 的程度,只不过晋升Spirit Concealing 需要Heavenly Dao ,他显然是不具备,所以breakthrough 必定失败。

  可……不管是不是失败,不影响触发这里的Heaven and Earth Rule ,形成Heavenly Tribulation 之刀。

  这种波动,顿时就让这飞翼族cultivator 骇然,他知道Xu Qing 要干什么了,刚要开口,但却晚了,苍穹瞬息间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劫云弥漫。

  这飞翼族cultivator 发出尖锐之音,猛地跳起,向着远处疾驰,更是不断出手strikes 自身,想要将cultivation base 压下,使Heavenly Tribulation 散去。

  但没等出手几次,他全身一颤,身体停顿下来,露出狂热夸张的表情,可目中却有惊恐。

  身躯如被控制,强行转身向着Xu Qing 跪拜,大声开口。

  “主……我愿……赴……死……!”

  话语的不利索,代表影子对他的操控不稳定,此刻这飞翼族话语间更是强烈挣扎起来,神色改变,狂热的表情也飞速散去,表情变的扭曲,眼看就要挣脱。

  就在这时,苍穹thunder 轰鸣,无数闪电组成的Dao Severing heavenly blade ,向着下方飞翼族蓦然落下。

  降临的一刻,影子离去,recovery 如常的飞翼族已没有闪躲的可能,在mournful scream 中,被heavenly blade 斩下。

  轰鸣回荡,传遍四方。

  Xu Qing sit cross-legged 在原位,没去在意已经被斩去Dao Foundation 奄奄一息的飞翼族犯人,他抬头望着heavenly blade ,再次感悟。

  三hundred breaths 时间,一晃而过。

  随着劫云慢慢散去,heavenly blade 也消散开来,Xu Qing 目中露出思索。

  半响,他站起身向前迈步,去了另外的区域,寻找另一个适合的标本。

  就这样,时间流逝,数日过去。

  在Xu Qing 的一次次尝试感悟中,到了宁炎与他约定的日子。

  这一天,黄昏时分的苍穹,漫天橘红形成绚丽之光,好似流水一般流淌在大地上,也落在了执剑宫记录处的屋顶广场。

  在那里,有不少执剑者排成长队。

  他们都是来自各州的候补。

  其中一些神情带着焦急,正苦苦等待,宁炎便是其中之一。

  他不时looked towards 远处,心底忐忑,患得患失,他已经等了半天了。

  其旁案几后,坐着一个神色肃然的中年执剑者,此人cultivation base Golden Core ,目中隐隐有闪电划过,显然是出身Immemorial 雷脉,波动不俗。

  此刻他抬头看了看频频望向远处的七八个候补,淡淡开口。

  “大部分的候补推荐记录都已完成,就差你们了。”

  “你们到底找没找到同州此届举荐人?”

  这七八个候补都神情苦涩,有的开口解释,有的沉默不语。

  宁炎赶紧nodded ,向着中年执剑者一拜。

  “劳烦再等等,我的举荐人答应我回来的。”

  “你找的是谁?”这中年执剑者brows frowned ,缓缓传出话语。

  宁炎迟疑,没有说出Xu Qing 的名字,他如今也不确定对方是不是真的会来,若自己说出,可却没来,此事在他这里就成了笑话。

  另外this time 的候补,他之前是和其他州一样身份之人同时考核,为了抢夺候补第一,彼此竞争激烈,难免有些矛盾。

  此刻人群里就有三个年少气盛的少年,便是与他有过摩擦者。

  这三人看到宁炎焦急没开口说出举荐者,于是神色闪过嘲讽,虽没那么明显,可还是被宁炎看到。

  这神情,让宁炎心底有些难受。

  其中一人更是低笑一声。

  “候补考核第一,却没人来举荐,可见人品了。”

  宁炎沉默。

  中年执剑者面无表情,对于这些年少气盛的少年言论,他没去在意,这样的人很多,毕竟每个人性格不同,有的阴沉,有人直接。

  但成为执剑者后大都会有所改变。

  于是他翻看了一下宁炎的简历,注意到是来自迎皇州后,他有些意外的抬头,扫过宁炎。

  “你和Xu Qing brother 同州?”

  宁炎闻言nodded 。

  一旁那三个与他有矛盾的候补者,里面有人轻笑。

  “Xu Qing big brother 华光ten thousand zhang ,都不愿意给某人举荐的话,也真的可以看出某人的确有些问题了。”

  “辛辛苦苦争了个候补第一,又有很用呢。”

  “你们courting death !”宁炎面色阴沉,猛地看去,对方数次挑衅,再加上他此刻焦急,于是心底戾气难免升起。

  “怎么,在这里还要和我们再斗一场不成!”那三个少年目光不善,looked towards 宁炎,他们就是要激怒宁炎。

  宁炎咬牙,目中戾气渐起。

  至于记录处的中年执剑者,冷眼望着这一幕,每一次新晋的候补之间,大都有类似之事发生,毕竟人多的地方自然会有矛盾,于是淡淡开口。

  “有矛盾,滚出去解决完再回来。”

  那三个少年闻言,立刻升空,其中一人一指宁炎。

  “你不是候补抢了我们的风头吗,敢不敢来再打一场!”

  “你这话不对,宁炎怎么会不敢呢,他是要等他的举荐者,所以不能与我们交手,是不是啊宁炎,拒绝的理由我都给你想好了。”

  三人里另一个少年,笑着开口。

  宁炎目中cold glow flashed ,正要飞出,可就在这时,一个平静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宁炎,我有事耽搁了时间,来的有些晚了。”

  随着声音的传来,呼啸声也随之回荡,远处苍穹上,一道silhouette 飞速临近。

  霞光中此人长发飘舞,一身white daoist robe 胜雪,配合俊朗的容颜,使所有看到者,都会本能吸引目光。

  正是Xu Qing 。

  Xu Qing 不轻易答应别人,一旦答应,他定会去做到。

  之前既然同意给宁炎举荐,他就不会故意拖延时间,实在是这段时日他忙于感悟Dao Severing 之刀,所以今日来的晚了。

  至于看宁炎不顺眼之事,还是有的,但既然Captain 觉得此人有用,Xu Qing 也就准备多观察一下。

  此刻他一到来,记录处所有Reserve Disciple 全部心神一震,一个个目中露出恭敬,齐齐拜见,那三个与宁炎有矛盾的少年,也是心神一颤,连忙低头,不敢继续造次。

  实在是Xu Qing 的名气如今在执剑宫内不小,被称为这一届的妖孽之一,尤其是这一届的几个妖孽据说私交很好,彼此抱团,招惹了一个就等于招惹了所有。

  况且如今一个个身居要职,形成了势力,就更是没人愿意得罪。

  记录处的中年执剑者,也是laughed ,起身迎接。

  当日Xu Qing 与孔祥龙and the others 在执剑宫对峙Yao Family ,来的众多执剑者里,此人也在其中,与Xu Qing 有过一面之缘,知晓Xu Qing 他们所做的事情,心底也很少敬佩。

  宁炎更是激动无比,快步上前,Xu Qing 的声音对他来说就是天籁,silhouette 就是彩虹,那种心情的起伏,让他对于Xu Qing 的到来,无比感激。

  Xu Qing 冲着宁炎nodded ,随后向那来迎接的中年执剑者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回礼。

  “劳烦Big Brother Zhou ,我作宁炎的举荐人。”

  surnamed Zhou 执剑者听到Xu Qing 一口喊出自己的姓氏,目中立刻就露出明亮之芒,暗道此人能让孔祥龙and the others 接受,ten thousand zhang 华光是一方面,为人处事更是一方面。

  要知道当时去戒律殿的执剑者不少,虽后面大家彼此也都碰面,王晨and the others 也有介绍,但毕竟时间匆匆。

  这样的情况,还能记住姓氏,这是ability 。

  于是他laughed ,传出话语。

  “Xu Qing brother 举荐,说明这宁炎temperament 正直,品性纯良。”说完,他立刻给宁炎记录通过,随后目中带着严厉,望向宁炎。

  “宁炎,望你成为执剑者后,尽忠职守,莫要给Xu Qing brother 丢人!”

  宁炎连忙称是。

  Xu Qing 也没多留,与这位surnamed Zhou 执剑者说了几句话后,在all around 众人的恭敬的目光下,告辞离去。

  他还要回刑狱司去继续感悟。

  此刻归来路过刑狱司Ninth Layer 时,Xu Qing silhouette 刚刚出现在台阶上,就听到了远处传来Palace Lord 严厉的声音。

  “别以为被别人称了几句大Heaven’s Chosen ,你就自命不凡,在我眼中,你孔祥龙就是个新晋的执剑者,稚嫩的很!”

  Xu Qing step one stopped ,看了过去,注意到孔祥龙正低着头站着此层交接之地。

  Palace Lord 在其对面,此刻神色威严,冷脸训斥。

  “你哪怕在别人看去惊艳绝伦,但你不遵守执剑者规矩,多次因私误工,早晚有一天必酿下大祸,你可明白这一点?”

  Palace Lord 神色威严,声音里带着一些怒气。

  “执剑宫不是养花之地,也不需要不遵守规矩之人,你若以为可以凭着小聪明

  在这里胡作非为……”

  Xu Qing 看到这一幕,明白孔祥龙定是送来犯人交接时,被发现干了什么私事,引起Palace Lord 的训斥,怕是一顿牢笼又少不了。

  “Palace Lord 怎么总算盯着孔big brother ?”

  Xu Qing 心底有点诧异,但他知道此刻对方正在气头上,于是立刻低头,向着Tenth Layer 走去。

  可没等走下台阶,孔祥龙那里竟少见的反驳了一句。

  “我没胡作非为,任务我完成了,任务item 我也拿到了,只是晚送回来二天而已,那些受害者一个个生命垂危,难道我见死不救吗!”

  “impudent !”Palace Lord coldly snorted ,这声音如同heavenly thunder 轰鸣八方,使得all around 狱卒纷纷心惊,Xu Qing 也是吸了口气,回头看去。

  只见孔祥龙此刻抬头,一脸的不服气,而Palace Lord 那里明显怒意更重,目中散出冰冷之芒。

  “有ability 了是不是,学会了顶嘴,你若继续如此,不如滚出郡都,找个小地方在那里享受你英雄的虚荣。”

  孔祥dragon body 体颤抖,半响后低下头。

  “记得你晋升执剑者,我见你第一句话吗?”Palace Lord 望着孔祥龙,满脸威严。

  “身为执剑者,每一位都是Human Race 利剑,要时刻做好为Human Race 赴死的准备。”孔祥龙闻言,大声开口。

  这句话Xu Qing 熟悉当初在89th layer ,自己第一次看见Palace Lord 时对方第一句话也是这么开口,一模一样。

  此刻Palace Lord 话语带着严厉继续回荡。

  “希望你未来是陨落在Human Race 战场,而非一些卑劣的阴谋之中!”

  “以你的性格,想要对你布局不难,来人,将他关押起来,this time 关二个月,期间不允许任何人探望!”

  Palace Lord 袖子一甩,转身离去,路过Xu Qing 这里时眼睛一瞪。

  “看什么热闹,丁一三二的隐秘发现了?丙区的感悟完成了?还不快去!”

  “是!”Xu Qing 连忙低头,飞速离开。

  临走前他看了孔祥龙那里一眼,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二人目光对望,都有无奈。

  Xu Qing 收回目光,飞速向着九十层赶去,心底感慨Palace Lord 严厉的同时,他目中也露出思索。

  “Palace Lord 知道我在感悟?”

  Xu Qing 明白身为Palace Lord ,掌控整个刑狱司,知道自己在感悟,这件事本身是不难的。

  可整个刑狱司事情那么多,还能知晓自己的动向,这说明Palace Lord 在关注自己。

  Xu Qing looked thoughtful 中,很快到了九十层,刚一走入就看见了坐在那里喝着酒的鬼手,他看见Xu Qing 后laughed 。

  “被Palace Lord 训斥了吧,我在这里都听到上面的吼声了。”

  Xu Qing nodded ,心底也有郁闷,this time 被训斥,算是无妄之灾。

  “Palace Lord 他老人家性格就是这样,对谁都严厉,对其自身更是如此。”鬼手扔给一壶酒,笑着开口。

  “他越是骂你说明心里越是在意你。”

  Xu Qing 想起自己之前的猜测。

  “Palace Lord 没有Disciple ,子嗣也战死,所以对于有aptitude 的执剑者都很关注,你是这样,孔祥龙也是这样。”

  鬼手感慨,喝了口酒。

  “子嗣战死?”Xu Qing looked towards 鬼手。

  “是啊,这事新人不知道,老人大都知晓,Palace Lord 有二个儿子,都是执剑者,aptitude 惊人。”

  “但一个死在了潜入圣澜族的任务重,是自杀的,为了不被生擒,另一个则是被人针对性格布局plot against 而亡。”

  鬼手唏嘘,不再多言。

  Xu Qing 沉默,抬头看了眼上方的89th layer ,半响后向着鬼手一拜,走向壁画,踏进Small World 。

  他负责的东十三区,里面四个符合标准的犯人,都已经被斩了道,不过Xu Qing 在三天前曾经找到了其他丙区狱卒,以自己负责区域的犯人交换了几个符合要求者过来。

  此刻他sit cross-legged 在火山上,抬头望着苍穹,随着Heaven and Earth 轰鸣,heavenly blade 再现。

  Xu Qing 神色平静,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at first 那样心急,而是整个人处于安宁之中,默默的凝望,默默的感悟,默默的将其烙印在心神内。

  他的心神里,一次次形成了blade projection 。

  但却一次次崩溃消散。

  尽管如此,Xu Qing 依旧坚持。

  直至半月后,他在一次次的到来感悟中,换来的那些异族犯人所剩无几。

  这个时候,Xu Qing 没有继续以犯人cultivation base breakthrough 引下Heavenly Tribulation 之刀,而是sit cross-legged 在那里,在脑海continuously 回忆与刻画,右手也多次抬起,一次次的临摹。

  其心神内,终于出现了一个还算稳定的blade projection ,被他小心的呵护,慢慢加深。

  这个过程很枯燥,如锻造一把绝世利刃。

  渐渐锋芒出现,实际上到了这里,Xu Qing 知道自己可以结束了。

  但他察觉此刻所感悟之刀,虽formidable power 很是惊人,但却并非自己所想的Dao Severing ,而是身魂皆斩。

  “和我想的不一样……”

  Xu Qing 沉吟,索性不去结束,而是继续临摹加深Sea of Consciousness blade projection ,他想看看继续感悟下去会如何。

  只是有些时候,若方法不对,锻造时间不久尚好,可若锻造久了,得到的将不是利刃,而是废铁。

  所以half a month 后,次次到来在此持续感悟的他心神突然一震,Sea of Consciousness 内被他临摹出来的this blade ,还是崩溃了。

  又因长久的寄托心血,随着blade projection 的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Xu Qing 身体也都剧烈颤抖,spurt a large mouthful of blood 。

  “怎会如此……”

  Xu Qing 神情萎靡,心有不甘,喃喃低语。

  无论是太苍一刀,还是Ghost Emperor 山之影,他都没有感受如此艰难,尤其是他之前明明已经感悟成形,但最终不知为何,竟再次崩溃。

  就仿佛,那一刀在心神留下轮廓可以,但想要更深烙印,非他所及。

  “是我的方法不对吗?”

  Xu Qing 沉默,闭上眼sit cross-legged 在那里,陷入沉思。

  直至许久,他放弃了去感悟那一刀本身,而是回忆那些被Dao Severing 的犯人,回忆他们在那一刀落下后,Dao Foundation 坍塌的一幕幕。

  随着画面在他脑海continuously 浮现,许久之后,Xu Qing 忽然身体一颤,猛地睁开眼。

  “我的方向不对!”

  “我之前所有的感悟,都是以之前的方法,但那些都是以身魂为主,比如太苍一刀,斩的是身,Ghost Emperor 山镇的是魂。”

  “那不是感悟,那是临摹,而this time 需要的才是真正的感悟。”

  “因为这规则所化的Dao Severing 之刀,它不是Heavenly Tribulation 之刀,它是Heavenly Dao 之刀!”

  “更深层次去看,它是用法则斩去cultivator 体内的Spiritual Qi ,Spiritual Qi 在此刀落下的一刻,被影响,好似……不再属于cultivator 本身。”

  “this blade 的重点,不是斩,而是让cultivator 自身的Spiritual Qi 排斥cultivation 者,自行分崩离析!”

  “this blade ,或者说这一道,更像是……一则法旨!”

  Xu Qing 呼吸急促,眼睛里露出强烈rays of light 。

  “法旨号令Spiritual Qi ,让其排斥cultivator ?”

  “这是如何做到的?”

  他的脑海瞬间升起一个答案。

  Spiritual Qi 是本质,那么如果把Spiritual Qi 看成是和Heterogeneity 一样的存在,那么Spiritual Qi 又是谁的气息……

  Xu Qing 想到了这片Small World 外的那四个primordial Heavenly Dao ,他们的目光汇聚成了日月,幻化出了法则。

  “Spiritual Qi 来自法则,法则来自于Heavenly Dao ?”

  Xu Qing 喃喃,目露奇芒。

  犯人被关押在这个Small World 后,他们会被Small World 侵袭同化,最终与this world fuse together ,所以这个Small World 的法则,可以消散他们的cultivation base 。

  “所以,this blade ,是Heavenly Dao 以法则化作法旨,从而斩下,那么Heavenly Dao ,又是什么?”

  Xu Qing 目中露出思索,半响后他breathed deeply 站起身,迈步离开这片Small World ,到了continent 之外,在那虚无中他脚步停顿,低头望向光壳外那四尊巨大的primordial Heavenly Dao 。

  他看的很认真,很仔细,甚至sit cross-legged 在虚无,感知散开,全身心沉浸。

  时间流逝,七天后,Xu Qing 心中升起阵阵clear comprehension 之感。

  “这四尊Heavenly Dao ,不是实质之物,而是一种似生飞生,似死非死的存在。”

  “这一类存在,没有自身的意志。”

  这是Xu Qing 观察出来,同时也是他这七天中问询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得到的答案。

  这个答案,让Xu Qing 想到了Ancient Hope continent 。

  按照他的理解,掌握了Ancient Hope continent 法则的powerhouse ,也能在Ancient Hope continent 做到这Heavenly Dao 一刀,只不过这一点无比艰难。

  因为Small World 的Heavenly Dao ,是被执剑宫控制了,所以可以被使用。

  但Ancient Hope continent 的Heavenly Dao ,能控制者应该是不存在的。

  而没有人掌控,Heavenly Dao 也就没有自我意识,只有法则所化的本能。

  这个时候,Xu Qing 忽然clear comprehension 了什么是Spirit Concealing Realm 。

  也明白了鬼手曾说Spirit Concealing Realm 需要感悟Heavenly Dao ,自身秘藏之中要有Heavenly Dao 坐镇的原因。

  那是因为,唯有Heavenly Dao 才可承载法则,进而号令法则。

  Spirit Concealing Realm 的powerhouse ,已经是可以降自身Heavenly Dao 的法则,作用在Ancient Hope continent 上,虽不能长久,但也能短时间改动,形成自身至强的状态。

  与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的Profound Illumination 态类似。

  clear comprehension 了这些之后,Xu Qing 对于这Heavenly Dao 一刀,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他也终于知道,自己为何之前一直失败。

  因为,this blade 蕴含了法则,而法则唯有Spirit Concealing 才可掌握,且Spirit Concealing 掌握也是依靠秘藏内的Heavenly Dao 作为载体。

  所以他失败,所以他无论如何临摹,也都难以成功。

  他缺少了一个承载法则的载体!

  “原来是这样!”

  Xu Qing 彻底clear comprehension 。

  “载体……”

  他想到了毒禁之丹,想到了Life Lamp ,想到Sovereign level cultivation technique ,想到了紫月……

  最终,他都放弃。

  这些归根结底,都是foreign object 。

  唯有一样,最为适合。

  那就是……Green Dragon 。

  Life Source Green Dragon !

  “我未来秘藏内的Heavenly Dao !”

  这才是真正属于他自身形成之物!

  Xu Qing 目露精芒。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