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42

  望着Violet Profound ,Xu Qing 迟疑了一下,脑海浮现Captain 说过的那些山峰与羁绊的话语:

  他当初觉得Captain 说的有道理,而这段时间又忙于感悟,所以期间只是向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sound transmission 问询了关于Heavenly Dao 之事,并未多谈,也没见面。

  此刻看着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Xu Qing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一拜。

  “见过senior 。”

  听到Xu Qing 的称呼,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秀眉一扬,打量了Xu Qing 几眼后,心中升起诸多猜测!

  她觉得不对劲。

  从两个月前,她就感觉Xu Qing 这里的情绪似乎有所变化,此刻这感觉更为明显,毕竟相比于男人,女人对细节上的注重更为敏锐

  “难道是那个皮痒的Chen Erniu ,再次皮痒了?”

  Violet Profound 立刻猜到了关键,但却不动声色,迈步走入Sword Pavilion 后jade hand 抬起,轻轻一摆。

  顿时身后Sword Pavilion 大门砰的一声闭合。

  a male and a female together alone ,共处一室后,Violet Profound 表情温婉sit cross-legged 了下来,从身上取出一个丹瓶。

  “Xu Qing ,你之前sound transmission 说要出去一趟,可是远行离开封海郡?”

  Xu Qing nodded 。

  “如此的话,你身上的庇护就不太够了,过来坐下。”Violet Profound 望着Xu Qing ,柔声开口。

  这目光,让Xu Qing 心底一叹,默默走了过去,sit cross-legged 在Violet Profound 对面。

  如此近的距离,熟悉的香气再次扑面,沁入Xu Qing 的鼻间缭绕在心神之中。

  “你身上应有你Master 给予的庇护之物,但你若离开封海郡,你还缺concealment magic 。

  Violet Profound 将手里的丹瓶,放在一旁。

  “this pill 瓶内,是当年灵音forbidden land 之皇外出祸乱迎皇州,被迎皇州sect 联手配合执剑廷镇压后,我于那一战里分到的剑皇之血。

  “多年来我通过此血感悟,有所成效,如今所剩不多,今日我将以剑皇之血,配合我自己之道,为你画下一道虚隐之符。

  “因剑皇之血为picture talisman 材料,所以此符一旦形成便位格极高,短时间内可为你遮掩一切气息,使外人看不出你Human Race 身份,也看不出你的真容。

  Xu Qing 闻言心神一震,looked towards 被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放在一旁的丹瓶,他心知肚明此物价值极大对于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的话语,心底升起波澜。

  “除非你招惹了Void Return fourth rank 的存在,不过这一类存在无论在任何地方,都是高居庙堂之辈,你遇到的probability 不是很大。

  “但你要牢记,此血符时刻挥发,难以长久,最多三月就会散去。”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声音轻柔,满是叮嘱。

  Xu Qing 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没等话语传出,Violet Profound 嘴角上扬,露出笑意。

  “不用说些客气的话语了,把衣服脱掉吧。

  Xu Qing 一愣。

  “愣什么,picture talisman 自然要画在你身上。”Violet Profound 眨了眨眼,目中带着戏谑之意。

  若换了别人,Xu Qing 也不会迟疑,可面对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他总是紧张,但也明白这虚隐之符的重要,于是他breathed deeply ,脱下了daoist robe ,露出了精炼的上身。…

  Violet Profound 目光扫过,pretty face slightly red ,右手抬起在Xu Qing 肩膀一指。顿时Xu Qing 身体在这盘膝中转了个身,背对着Violet Profound 道:

  “要静心哦。”

  Violet Profound 吐气如兰,声音如一片羽毛落在Xu Qing 这里,划过心神,掀起阵阵涟漪。

  Xu Qing 很紧张,他through childhood 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情,心脏跳动本能加快,身体僵直时,他身后的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此刻拿起丹瓶,倒出一滴golden 的鲜血后,神色变的肃然起来。

  “Xu Qing ,此符复杂,需in one go ,不可中断。”

  话语间,Violet Profound 葱白一般的手指抬起,沾着灵音禁区剑皇之血,落在了Xu Qing 的背部肌肤上,轻轻一抹,开始画起了rune 。

  她的手指滑动时而缓慢,时而飞快,于Xu Qing 背部游走,所过之处除了画出golden 的痕迹外,还激起了Xu Qing 皮肤的轻颤。

  所有的汗毛,在这一刻都竖了起来。

  而那种手指在身上划过的感觉,好似头发在轻抚缭绕,从皮肤沁入心里,化作更多的波澜,越来越多之后,Xu Qing 的头皮都忍不住发麻。

  heartbeat 越来越快,呼吸也无法不去急促。

  最终Xu Qing fiercely 咬牙,多次深吸气,脑海浮现草木之经,在心里默默背诵。

  这方法的确管用,渐渐他内心平静下来。

  就这样,时间慢慢流逝

  在草木经背诵了三遍之后,随着外界天色黎明破晓,Xu Qing 额头隐隐出了汗,而Violet Profound 为他画的虚隐之符,也终于画完了大半。

  “接下来就是前身。”Violet Profound 声音也有了一些与以往不一样的地方,没等Xu Qing 仔细分辨,下一瞬其身体在Violet Profound 的轻轻一指下,顿时转了半圈。

  变成了面对着Violet Profound

  幽香的吐息不可避免的落在Xu Qing 的脸上,他甚至都看清了Violet Profound 微颤的睫毛以及脸上的细小绒毛,还有就是皮肤中飞速升起的红云。

  “她也紧张?”

  Xu Qing 一愣。

  这一刻Violet Profound 的表情,他从未见到过,此刻正思绪浮现时,Violet Profound 那里lightly coughed ,pretty face slightly red ,睫毛轻颤,但眼睛却很明亮,手指点在了Xu Qing 的胸口。

  开始picture talisman 。

  碰触的一刻,Xu Qing 心神一震,随后双目闭合,定气凝神,继续背诵草木经文,努力让自己平静。

  而Violet Profound 的手指好似流水,在他身上轻轻抚过,成为了背诵经文的阻碍,更是随着one after another golden 的rune 在Xu Qing 身上出现,那种强烈的触感,让Xu Qing 脑海好似起了浪涛,一波波continuously 升腾。

  直至一灶香后,当外面的天色明亮之时,Violet Profound 的手指回到了Xu Qing 的胸口,slightly paused “Xu Qing ,你的heartbeat 的好快。”

  ”Violet Profound 声音很轻,可在这安静的Sword Pavilion 内,还是清晰的回荡在Xu Qing 耳边。

  Xu Qing breathed deeply ,睁开双眼,看到了满脸通红的Violet Profound 。

  “不要动,这是最后一笔。”四目相望间,Violet Profound 声音有些颤。…

  她的手指微微移动,从Xu Qing 的胸口划过到了颈部,到了下巴,直至耳后。身体也在这动作中,慢慢靠近过来。

  Xu Qing 全身无比僵直,草木经文在脑海无法成型,目中一片茫然。

  眼看Violet Profound 越来越近,可就在这时,Sword Pavilion 外突然传来Captain 兴致勃勃的声音。

  “Little A’Qing ,你怎么样了,出来啦,我们出发,干major event 去。

  “咦,这里怎么还多了一层防护?

  “Little A’Qing 你在干嘛啊。”

  随着Captain 声音的传来,Violet Profound 飞速收了手指,有些紧张的站起身,她虽normally 里调侃Xu Qing ,一副大elder sister 的样子可Xu Qing 没经历过的事,她一样没经历过。

  此刻红着脸整理了一下青丝以掩盖心神的慌乱后,她咳嗽一声,不敢去看Xu Qing 飞速开口。

  “Xu Qing ,一路注意安全。”

  说着,Violet Profound 转身,背影婀娜中带着一些仓促,走向Sword Pavilion 大门,挥手中大门开启露出了外面满脸诧异的Captain 。

  而下一瞬,Captain 的表情就从诧mutation 成了震撼,眼睛睁大,呆呆的看着Violet Profound ,又扫了眼门内正穿衣服的Xu Qing 。

  “我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

  Captain 赶紧退后几步,眼睛闭上,心底则是浪涛翻滚,暗道这两个不会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之事吧。

  “Chen Erniu 。”没等Captain 继续思索下去,Violet Profound 澹澹开口。

  “Disciple 在!”Captain 闭着眼,

  大声回应。

  “上个月,Eight Sects 联盟传来信,说是秘地内的古蛇骸骨,又有了一些污垢。

  Captain 心底一颤,听出了这句话内蕴含的敲打之意,于是飞速琢磨自己是否犯了什么错,很快他就找到了原因,暗道一定是自己撞了对方的好事.看了不该看的一幕于是连忙开口。

  “上仙,我昨日cultivation 出了点问题,眼睛不知为啥坏掉了。”

  Violet Profound coldly snorted ,继续传出话语。

  “还有,我有个闺中密友名为李诗桃,她前几天和我说,看见一个贼头贼脑的家伙,在奉行宫一边吃桃一边偷偷看她,是不是你?”

  “绝对不是Disciple Disciple 绝不会偷看,且只吃苹果!”Captain 神色肃然,不假思索的开口。

  “.”

  Violet Profound 没有多说,简单的两句话后,heartbeat 加速的迈步离去。

  直至Violet Profound 走了,Captain 才睁开眼,四下望了望后飞速踏入Sword Pavilion 内,不可思议的looked towards Xu Qing 。

  “啥情况!

  Xu Qing 如今已将daoist robe 穿上神色如常,闻言诧异。

  “怎么了?”

  “呃?”Captain 一愣,仔细打量了Xu Qing 几眼,靠近偷偷问道

  “你和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

  “Master 兄,我们该出发了。”Xu Qing 说着,走出Sword Pavilion 。

  Captain 在后,看了看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离去的模湖背影,又看了眼Xu Qing ,取出一个桃子吃了一口,laughed ,快步追了上去。

  今日无雪,但风不小,可这不影响苍穹的晴朗,更因云层稀薄,看去一片蔚蓝。

  于是初阳的晨曦也变的格外耀眼,落在大地上,落在远去的二人身上,将他们的silhouette 拉的很长。

  微风吹拂,送来声响。

  “Little Junior Brother ,你告诉Master 兄,昨晚你是不是成年了?”

  “Little Junior Brother 你怎么不说话呢?是害羞嘛。”

  “Aiya ,罢了罢了,Senior Brother 不调侃你了,我亲爱的Little Junior Brother ,你must 记得我们回来的时候,把我的桃桃介绍给我啊,我也想成年。”

  挪揄的话语带着笑声,回荡开来,随着二人的silhouette 越来越远,笑声也慢慢成了细语。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