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

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54

  Xu Qing slightly nodded ,目中露出nether glow ,扫了眼Captain 后,他开始查看all around 。

  True Immortal 十肠深处与外围,除了地面上那条被三十六城邦画下的界限外,还有几个很明显的标识。

  一个是深处的丛林更为密集,从横交错在一起,于黑夜里好似化作了demons and monsters ,充满了森然之感,偶尔还能隐隐听到窃窃私语之声,无比诡异。

  第二个是结出的dao fruit 数量更多,那无数的眼睛并非一直睁开,而是continuously 眨动,且各自摇晃,改版视线的方向。

  第三个就是在深处的地面上没有任何枯叶,也没有任何脱落的树枝。

  这里的地面,干干净净,只有泥土。

  Xu Qing 收回目光,等Black-clothed Guard 在前方探查之后,才在林远东的护卫里,向前走去。

  随着走入,挂在树枝上不断打量all around 的眼睛,视线渐渐改版,最终全部转动,直勾勾的盯着众人。

  一丝丝恶意,从这些眼睛内散出,顺着目光融入众人心神。

  众人step one stopped ,警惕之余各自cultivation base 散开,等待半响没有发现这些眼睛有其他变化,这才继续前行。

  而True Immortal 十肠深处的dao fruit ,是无法被摘取的,它们往往被碰到后,就会化作一团散去腥臭的腐水。

  至于危险,走入深处的他们也遇到了一些,不过周行巫以及天顶国国主的Spirit Concealing cultivation base ,在此地作用极大,再加上那些Black-clothed Guard ,所以一路上Xu Qing 这里有惊无险。

  直至one hour 后随着他们越发深入,前方探路的Black-clothed Guard 有一人突然传出mournful scream 。

  其身躯被一道黑影缠绕直接拔地而起,倒挂着吊在了in midair 没等其他人出手救下,这Black-clothed Guard 在无数血水洒落间,全身naked eye 可见的枯萎下来。

  眨眼的工夫,就成了一具干尸。

  更有一个个鸡蛋大小的鼓包从他干枯的身躯里长出,densely packed 足足数十,最终全部破裂开,随着黄水的溢出,露出了其内一只只狰狞的眼睛,looked towards 众人。

  这一切,让此地众修纷纷神色凝重,也大都看到了在这干尸之后,浓密的丛林里,一具具同样被吊起挂着的尸骸!

  数量之多,不下数万,目光所及全部都是。

  几乎每条树枝上都有干尸,甚至还有一些干尸都彼此黏连在了一起,看起来horrible to see 。

  这些尸骸大都腐烂风干,身上的衣衫也都残破,所剩不多。

  依稀能看出衣服比较杂乱,甚至种族也不一样。

  apart from this ,这些尸骸身上弥漫了众多鸡蛋大小的鼓包,有的数十有的上百,风吹来时晃动了大树,也使那数不清的尸骸随之摇晃。

  next moment ,在这摇动中有一些尸骸身上的鼓包碎裂开,黄水流淌中其内浮现的狰狞眼睛,带着浓郁的恶意,looked towards 此地所有人。

  还有一些尸骸则是晃动间身躯仿佛成熟的果子一般从树干脱离下来,摔在地面上。

  很快随着一具具身躯的落下,遍地都是尸骸。

  天顶国国主complexion changed ,这一幕事情,在三十六城邦的记录中,不曾出现过。

  “this time True Immortal 十肠,很不对劲。”天顶国主眼睛收缩,飞速扫了Xu Qing 那边一眼,又看了那些Black-clothed Guard ,并未开口告知。

  Xu Qing 眼睛一凝,身体退后几步,而就在这时,一具落地的尸骸忽然动了。

  其头颅机械的摆动一顿一顿中脖子逆转了一圈,长满全脸的大量眼睛looked towards Xu Qing and the others ,随后一冲而出,好似wild beast 一样直奔众人。

  有Black-clothed Guard 之前方出手,将这些扑来的尸骸瞬间斩成二半。

  可就在这时,地面的尸骸又有数十具动了起来,接着是数百,眨眼间所有地面的尸骸都跳跃起来,口中传出无声的嘶吼,向着众人疯狂扑去。

  风在这一刻再次吹动,树干上的尸骸也有不少身体动弹,挣扎的脱离,发出怪异的嘶吼,向众人杀来。

  周行巫面色阴沉,挥手间其前方大量尸骸崩溃,所有的Black-clothed Guard 此刻纷纷出手阻拦,轰鸣之声,术法波动,一时之间回荡四方。

  Xu Qing 没动手,他冷眼看着这一切,而Captain 站在他身边,眼睛眯起。

  不过这里的危机并非只是这样,很快丛林深处,就有更多的尸骸奔跑出现。

  甚至其中还有一些大量尸骸fuse together 的狰狞之身,散发出堪比高宫的Golden Core battle strength ,在内一跃而起。

  类似的融合之尸数量不少。

  此地瞬间大乱。

  没过多久,丛林深处传出震慑心神的咆哮,刹那间竟有数十道尸影出现,全身散发堪比Nascent Soul 的波动。

  更是随着大地的震动,远处甚至出现了一尊由上百尸骸组成的giant beast ,堪比Spirit Concealing 的波动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使众人神色大变。

  尤为让人心底震颤的,是这样的Spirit Concealing 尸骸并非一尊,而是数个。

  这一幕,让Xu Qing 动容,飞速退后。

  Captain 则是目露奇芒,想Xu Qing sound transmission 。

  “果然出现了奢比尸劫,Little A’Qing ,我之前和你说的惊天造化,this time 必定可成!”

  “Master 兄,你曾经来过这里?”Xu Qing Divine Sense 波动。

  “这一世没来过。”Captain 抬头望着远处参天而起的十肠,喃喃低语。

  Xu Qing looked thoughtful ,刚要继续问询,Captain 忽然神色一变,一把抓住身边如今正骇然望着那些尸骸的宁炎,身体向着远处疾驰,飞速sound transmission 。

  “Little A’Qing ,跟着我!”

  Xu Qing 没有任何迟疑,右手抬起向着青秋一抓,在青秋心神震动中,Xu Qing 抓着她的肩膀,向着Captain 追去。

  四人飞速远去时,正在与那些尸骸厮杀的周行巫蓦然转头,望着Xu Qing 他们离去的背影后,刚要追去。

  但下一瞬与二具Spirit Concealing 尸骸交手的天顶国国主spurt a mouthful of blood ,摆出不敌之意,倒退开来。

  而没有他的阻挡那二具尸骸直奔周行巫而去。

  与此同时这位天顶国国主,也立刻出手,同样是阻拦周行巫。

  周行巫面色一变,不得不放弃追击,急速避开的同时,ugly complexion 的望向天顶国国主。

  “周大人,sorry ,神子有黑天族私事处理,我等不方便跟随,莫要强求了。”天顶国国主淡淡开口。

  “你确定他们真的是黑天族?如此匆匆,又不让我等跟随,这里面定有问题!”周行巫神色阴沉。

  “那么周大人,你又能确定他们真的不是黑天族吗?”天顶国国主平静传出话语,随后又轻声道。

  “况且,你领的旨意里,也不包含侦查真假,一切都有上方决定,你何必自揽职责?”

  周行巫不再开口,道理他自然是懂,而他需要的其实也正是对方这样的话语阻拦,如此一来就算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他也there is a saying 。

  与此同时,借助尸骸被Black-clothed Guard 吸引的时机,Xu Qing 四人在丛林内飞速疾驰,Captain 在前面带路,速度全面爆发,拎着颤抖惊恐的宁炎,continuously 跳跃起伏。

  宁炎都要哭了,他不知道对方为何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拎着自己,这显然impossible 是好意,必定是要拿自己做些事情。

  一样想法的,还有青秋。

  她被Xu Qing 拎着,随在Captain 身后,飞速跃起穿梭前行。

  青秋悲愤,有心挣扎,可也知道这么做不现实。

  而全程Xu Qing 一言不发,警惕all around 的同时,也时而观察Captain 。

  他没有继续开口问询具体缘由。

  Xu Qing 觉得既然自己选择对Master 兄信任,那么也没必要立刻就问个究竟。

  尤其是之前Captain 的那句话,也已部分解了他的疑惑。

  “这一世没来过,不代表前几世没来过……”Xu Qing 心底喃喃,身体一晃避开前方树枝,与Captain 在这丛林前行,距离深处越来越近。

  同时他也看出Captain 带的路不是直线,而是在这片区域内绕来绕去,仿佛在寻找什么.

  “Master 兄,你在找什么?”Xu Qing sound transmission 问询。

  Captain 呼吸明显急促,目中的rays of light 强烈,露出的不是疯狂,而是前所未有的渴望。

  “我在找阿罗噩,怎么还不出来,应该没有错,先是奢比尸劫,之后应该是阿罗噩劫……”

  Captain 回应的瞬间,忽然远处有声响传来。

  笃!

  笃笃!

  笃笃笃!

  这声音立刻就引起了二人的注意,看去的一刻,只见远处一颗大树上,站着一只高三尺的大鸟,此鸟浑身上下没有羽毛,身体光秃秃的同时还有部分区域血肉模糊,鲜血滴落。

  它眼睛是瞎的,只有二个黑洞,身体一动一动,正在啄木。

  而它所在的这片区域,给人一种怪诞之感,如果把这片范围比喻成一张画,那么眼下这画上存在了大量的窟窿。

  左一块右一块,消失了很多部分,看起来千疮百孔。

  至于消失的那些地方,一片漆黑,仿佛虚无。

  这怪异的一幕落入Xu Qing 众人目中时,啄木之声再次回荡。

  Xu Qing 眼睛微凝,他注意到那只鸟啄木发出的声音,此刻居然诡异的具象化,成了一枚扭曲的音符,飘向一旁。

  落下之地飞速模糊,如被吞噬。

  泥土也好,树木也好,都在音符碰触的一瞬消失,成了黑洞。

  “就是这里!”

  Captain 望着这一切,声音透出惊喜,在那啄木鸟声响继续传出,新的音符形成向一旁飘落的瞬间,他向着Xu Qing 示意,随后拎着宁炎直奔音符而去。

  Xu Qing breathed deeply ,抓着青秋一样冲出。

  转眼间,他们四人到了音符附近,与其碰触的一刹,音符之力爆发,四人的silhouette 连带周围三尺之地,砰的一声disappeared ,化作黑洞。

  树木上的啄木鸟依旧在啄木,持续地传出声响。

  渐渐all around 所有区域continuously 消失,最终全部都失去后,这啄木鸟抬起头,没毛的翅膀扇动,身躯飞了起来,在阵阵难听的鸟叫中去了另一个方向。

  不多时,它重新找到一颗大树,站在树干上,继续啄木,音符重新出现,四

  周重新消失,周而复始。

  血色的天空下,一条条purple mountain range criss-crossed ,苍穹没有日月,光源是从暗red 的大地散出,反向映照苍穹。

  这是Xu Qing 与那音符碰触后所出现的地方。

  all around 没有任何花草树木,而无论地面还是mountain range ,也都并非泥土山石组成,踩在上面软中带硬,给Xu Qing 的感觉好像是血肉一般。

  在这red light 散开中,青秋呼吸微微急促,与Xu Qing 一样都在观望all around ,宁炎整个人颤抖,摸了摸地面后,他顿时哀嚎起来。

  “完蛋了,我们被厄Immortal Clan 的噩所吞噬,这里出不去了……”

  “闭嘴!”Captain 瞥了一眼宁炎。

  宁炎立刻收声,哭丧着脸生生挤出讨好之意,looked towards 眼前这个恐怖的黑天族。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