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66

  但this time 与鬼洞那里,也有不同!

  当初在鬼洞内,Xu Qing 是看见了真正的Spiritual God ,对方睁开眼后形成的侵袭,影响了鬼洞内的一切存在。

  那种formidable power ,是不可抵抗,不可承受,不可捉摸。

  甚至分解的并非只有fleshy body ,就连体内的法力以及心神浮现的念头,似乎都会被分解且活化成个体。

  那一刻给许的感觉,是一切存在都要崩溃,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

  若非蜈女的出现,怕是那时的他要面临无法想象的危机,就算凭着自身勉强等到五角wood house 传出安抚Spiritual God 的歌声,可时间的耽搁,也会让Xu Qing 承受巨大的伤害。

  即便是不死,也会异化成为鬼洞内那些异鬼一样的生命。

  可如今面对楚天群,虽方式类似,但差距如天渊。

  楚天群的呢喃,虽是以自身Divine Physique 为介质,模拟Spiritual God 呢喃,可归根结底这并非真正Spiritual God 降临,终究只是模拟罢了。

  哪怕其背后出现了Spiritual God illusory shadow ,也与鬼洞内Xu Qing 所经历的一切,从本质是不一样的。

  且如今的Xu Qing ,同样与当初鬼洞时不同了。

  Xu Qing 猛地抬头,目中血丝弥漫,露出奇异之芒。

  他盯着前方盘膝打坐浑身上下golden light 璀璨的楚天群,没去理会此刻身体在this world 扭曲间长出的无数肉芽,任由这些肉芽不断的形成,延长。

  他很清楚,想要对抗楚天群的这种Divine Power ,方法不是没有。

  无论是Heavenly Dao Green Dragon 还是Ghost Emperor 山,又或者自己从鬼坊内买到的那个蕴含女子唱戏之声的Sound Capture Bottle ,都可去尝试进行。

  至于毒禁之力与紫月,也能in this brief moment 使自身对抗这种呢喃。

  但Xu Qing 目中murderous intention 一闪,他想要的不是对抗,而是镇压!

  以Divine Power ,镇压Divine Power !

  Xu Qing 想尝试一下。

  因为楚天群的这种对Spiritual God 之力的运用,给了他一个灵感。

  “我是不是也可以?”

  Xu Qing 心中喃喃。

  身处这烟渺族的world 碎片,看似危机,但也是一种机缘,至少这里相对隐秘。

  虽之前红月之力试图寻找,可Xu Qing 明白,若是外界,怕是紫月被取出的一瞬,自己就会被刹那发现了。

  “那么我若动用不是很多,配合毒禁遮掩,再加上烟渺族的这world 碎片……”Xu Qing 目中果断,艰难抬头看了眼前苍穹的裂缝。

  随着他thoughts move ,顿时天空上在楚天群呢喃中也被影响,可明显还能自如活动的沧Long Tian said ,尾巴蓦然一甩,拍在了裂缝上。

  轰的一声,被Xu Qing 之前撕开的缝隙,瞬间模糊,重新闭合,recovery 了原本的禁锢状态。

  紧接着Xu Qing 目中落在前方的楚天群身上,体内的third day 宫,第四Heavenly Palace ,同时爆发。

  来自Divine Domain unfathomable 的毒禁,在Xu Qing 体内瞬间扩散弥漫全身血肉的同时,其身体上那些肉芽也都立刻腐烂,化作黑血洒落四方。…

  一样被毒杀的还有那些钻入他血肉内的声音,无法逃遁直接就被消散开来,一切反抗都被化解,一切分离,都被抹去。

  随后毒禁从他身体内蔓延到了体外,融入all around 虚无,使得他周围出现更混乱的扭曲与模糊。

  同时因其毒禁之力所形成的属于他的Heterogeneity ,也in this brief moment 滋生出来,以Xu Qing 为中心不断环绕,仿佛Xu Qing 在这一刹,成为了具备Spiritual God 特性的生命。

  没有结束,next moment ,Xu Qing 体内紫月的骤然蔓延,所过之处他的血肉成了purple ,最终整个身躯都是这样,成为了紫人。

  浑身散出的purple light 影响了外界,使得其周围范围内,刹那间紫意璀璨。

  在这purple 的rays of light 笼罩下,另一种属于Xu Qing 的Heterogeneity ,从内滋生出来。

  那是紫月所形成,侵袭万物之后,都将以Xu Qing 这里为源头。

  此刻它们与毒禁Heterogeneity 飞速的缠绕在一起,一同环绕在Xu Qing 身边,continuously 旋转,眨眼间就形成了风暴,与苍穹连接,轰隆隆的横扫八方。

  风暴内,隐约可见天空上一轮虚幻的紫月。

  那是Spiritual God 权柄所化,是真正的Power of God 。

  而紫月之后,是一双在这purple 的world 里,也都无法被侵袭染色的black 双眼。

  这双眼睛内,蕴含了无尽的毒,无限的禁。

  二种不同的神权,在Xu Qing 身上爆发,彼此并不交融也没有重迭,而是相互对抗的同时,也相互共存。

  如今,全部散出属于他们的divine might !

  这一刻的Xu Qing ,在这divine might 弥漫间,表情出现了淡漠之意,身上散出了Supreme 之尊,其位格更是在Heaven and Earth 轰鸣,虚无颤抖间强烈的攀升!

  最终在两种神权的加持下,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好似……成为了一尊雏形但不完整的心神。

  影子颤抖,Vajra Sect Old Ancestor 哆嗦,他们没有任何迟疑,立刻就幻化出来,跪拜在了Xu Qing 面前,相比于Vajra Sect Old Ancestor 的敬畏,影子

  那里则是散出incomparable 的狂热与虔诚。

  Xu Qing 缓缓睁开眼,目中有golden rays of light 扩散,最终笼罩全身,看起来充满了神圣,淡淡开口。

  “影囚之禁,鬼子敕令,immortal art 折灵,Heaven and Earth 吾命。”

  这段似而非似的口诀,是Xu Qing 让Vajra Sect Old Ancestor 编出,为了掩盖融影秘术,此刻被他念出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只是随意开口。

  可却让影子那里在一愣之余,情绪更为激动。

  与此同时,从Xu Qing 口中传出的这段话,音调自然而然的产生含糊之感,好似每一个字都被无数的信息附着重迭加持,蕴含了另外的含义,回荡四方之时,Heaven and Earth 色变,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

  此地一切,都刹那间无尽的扭曲起来,那种Spiritual God 呢喃降临所蕴含的一切变化,竟在Xu Qing 的开口下,重新出现。

  地面颤抖,所有的沙砾都开始了崩溃,无数的natural phenomenon 在Xu Qing all around 幻化,一声声似从岁月中传来的嘶吼,也在这一瞬凄厉的传开。…

  大地碎裂,一条条模糊的血肉触手,升腾而起,the entire world 在这一瞬,模样大变,充满了诡异与不详。

  万物被侵袭,所有都混乱,world 晃动、诡异的扭动。

  而这一切的源头,正是Xu Qing 。

  二种神权加持下,他虽不完整,虽只是雏形,可这一瞬他的的确确,在位格上达到了一个unimaginable 的程度。

  所有他的声音某种程度,就是神音。

  楚天群只是模拟,而Xu Qing 不然,从本质上他说出的话语,是真正的呢喃!

  虽不如其他Spiritual God ,但镇压楚天群,还是可以的。

  楚天群的呢喃,瞬间就“乱”了起来,从之前的听不懂,变的似乎可以听懂。

  “神首循黑道,冥冥超至灵……阳德晦阴精……”

  其胸口起伏间,眼睛也从闭合中睁开,骇然的望向Xu Qing ,刚要继续开口,可他身体外的golden light in this brief moment 轰然崩溃。

  随着崩溃,无数的变异在他身上,直接就爆发开来。

  他的身体开始分解,他的念头正在独立,他一切的一切,此刻在Xu Qing 的开口中,严重的异化起来,口中的呢喃成为了mournful scream 。

  危机关头,楚天群right hand 抬起直接刺入自身的一只眼睛内,fiercely 戳下后,眼珠爆开,golden 的鲜血化作blood mist ,向着all around 猛地扩散,抵抗来自Xu Qing 的神音。

  而Xu Qing 此刻也不好受,这一刻他所爆发的力量,不是fleshy body 所能承受,在其声音传出中,他身躯也开始了崩溃。

  不过this time 的尝试,让Xu Qing 清晰的意识到自身上的这两种Divine Power ,存在了更多可被开发之处,但同样的,他们也存在了极致的危险。

  除非自己变得更强,否则使用之时稍微一个不谨慎,就会因此陨落。

  使用Xu Qing 毫不迟疑,镇压了楚天群的呢喃后,立刻就将毒禁与紫月收起。

  风暴消散,Heaven and Earth recovery 如常。

  而楚天群那里,在金血散开间,口中传出凄厉尖锐之音,但总算是勉强镇压了自身的异化,此刻神色狰狞的一冲升天,于苍穹发出不甘的嘶吼。

  “你明明是cultivator ,明明是cultivator 啊!”

  “怎会如此,你怎会如此克我!!”

  “我不信!”

  楚天群满脸都是golden 的鲜血,神情扭曲疯狂,剩下的一只眼死死的盯着地面的Xu Qing ,right hand 抬起,竟直接穿透自身的胸口,抓住了心脏,猛地拽出。

  鲜血喷出,他一把将手中跳动的golden 心脏捏碎。

  血肉散落,这心脏内竟出现了一个盒子!

  若Seventh Master 在这里,一眼就可以认出,此物与紫青Crown Prince 当日所持之盒很是相似,但仔细去看会发现存在一些区别,并非一样,似乎更简陋许多。

  如今被楚天群拿在手里,一把捏碎后,其内散出了一道光!

  那是Spiritual God 的目光!

  在感受这道光的刹那,Xu Qing 心神猛地一震,体内的毒禁与紫月,居然在这一瞬出现了被压制的征兆。…

  而此光并未四射,它化作了实质,融入楚天群的right hand ,使其手掌璀璨至极,抬起向着Xu Qing 隔空一按,口中传出低吼。

  “divine technique ,未来,留非!”

  Xu Qing 呼吸急促,与这楚天群交战时,他就心知肚明Spiritual God 试体掌握了unfathomable 之术,如当初Sheng Yunzi ,就是展开过惊人之法,虽最终失败没有成功,可给了Xu Qing 极为深刻的印象。

  此刻在楚天群开口的瞬间,Xu Qing 立刻就感觉到了all around 的变化。

  他的周围出现了一幕幕画面,这些画面数百上千,每一个画面里都有他的silhouette 。

  有的安然打坐,有的仓皇奔跑,有的气绝死亡,有的哀嚎无尽……

  画面无数。

  那些……都是Xu Qing next moment 的未来。

  这些画面重迭在一起,成为了一本画册,在楚天群的挥手下,正飞速的翻动。

  似乎他想要找到一个Xu Qing 死亡的画面,将其从变化的未来中摄出,成为现实。

  这就是divine technique ,

  未来,留非!

  相似的一幕,当初Xu Qing 面对Sheng Yunzi 时,也曾经历过。那时的破解之法,是干扰未来,将命运重新自己去掌握。

  只不过当时的Sheng Yunzi 只是semifinished product ,divine technique 也没有完全成功,更是不曾出现那个盒子。

  但现在,楚天群明显拼了一切,那盒子的出现,其内目光的融入手掌,让Xu Qing 心神大浪汹涌不断翻腾。

  可任何事情,都具二面,亲身体验这种恐怖且较为完整的divine technique ,对Xu Qing 来说,某种程度也算一种收获。

  至少这一刻的他,对于这种divine technique 的感知,比曾经更全面了,脑海也在这一瞬,浮现出无数的信息。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