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68

  未来,存在于想象中,而过去则是存在于记忆里。

  那么当一个人于这世间的一切痕迹都被抹去,他的亲人朋友全部选择了遗忘,在所有人的生命中,他从来没有出现过。

  好似留白。

  这个时候,他真的存在过吗

  或许,依旧是存在的,只不过无人知晓,无人记住,全部都遗忘。

  但也或许,留着留着,就真的消散在了虚无里,没有名字,没有过去,没有未来,没有一切。

  这,就是Spiritual God 的另一个能力,对过去的能力。

  遗忘。

  此刻,随着楚天群再次消耗Source Power 去展开,这片烟渺族的古老Great World 碎片,仿佛一切运转都停顿下来,化作了静止。

  一同被静止的,还有楚天群的fleshy body ,以及其头顶落下的Ghost Emperor 山silhouette 。

  整個world 一片安静,全部凝固,唯有楚天群被divine light 缭绕的Divine Soul ,从眉心飞出,成

  为world 里唯一能动的存在 。

  他抬起头,望着all around ,神色露出敬畏.

  “就是留白吗。”

  楚天群喃喃,这也是他此生第一次展开这种极致的divine technique ,在他的目中,this world 与现实是不一样的。

  苍穹不存在,大地也不存在,all around 的一切几乎都不存在,Ghost Emperor 山也是如此,全部都是虚无。

  就仿佛之前fleshy body 所看的全部,都是虚假。

  只有一团雾气,漂浮于虚无里,那Xu Qing 之前所在的地方。

  望着雾气,楚天群知道,那里就是自己要去的地方,他只要能在那片雾气内,将所有记住Xu Qing 之人的记忆之门关上,这divine technique 留白,就可成功。

  没有迟疑,楚天群Divine Soul 一晃,直奔雾气,瞬息没入其内,深入到了雾气里。

  在这无尽的迷雾中,楚天群的面前出现了数不清的门,这些门有大有小,有圆有方,样子各异,有的崭新有的古老,材质一样不同。

  他们densely packed ,形成了一条通道。

  “就是这里!”楚天群双手抬起蓦然一挥,顿时Divine Soul 上的divine light 爆发,形成one after another

  封印,向着其前方的那些门,飞速烙印。

  很快众多的门,都在这封印下黯淡,变得模糊起来,即便是有的门不愿意被封印,从模糊中飞速又变得清晰,可最终在Spiritual God 之力下,也还是不得不黯淡。

  每一个门,都代表一个生命对Xu Qing 的记忆。

  在这持续的模糊里,楚天群Divine Soul 速度飞快,顺着通道向前不断冲出,divine light 越发四散,all around 的门纷纷被封印。

  眼看一切顺利,楚天群目中露出振奋。

  可就在这时,在这众多门里,有一个圆形的门,随着楚天群divine light 的封印,竟没有模糊丝毫,反倒是被divine light 碰触后,无声无息地开启。

  一个血色的眼睛,突然出现在了门后,死死地盯着楚天群。

  一眼看去,整个通道都扭曲起来,-股Spiritual God 之力瞬息间爆发,楚天群的Divine Soul 发出一声惨叫,危急关头他Divine Soul right hand 直接爆开,形成璀璨divine light 阻挡,随后急速飞出这片范围。

  到了安全之处后,他的目中残留心悸。

  他知道,那眼睛is a Spiritual God 。

  这其实也是他不到最终关头不去展开这留白divine technique 的原因。

  此术波及范围很大,有的人或许很容易就选择了遗忘,可有的人是不愿遗忘的,后将成为楚天群的阻碍。

  同时也容易引起外界的注意,使这场困杀之局,存在巨大的波澜。

  另外,还有可能招来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祸端,毕竟他对Xu Qing 的了解并非入微,这其中若是遇到什么terrifying 的存在,对楚天群而言,将会造成剧烈的backlash 。

  他只能寄望凭着自身的Spiritual God 本源,即便记住Xu Qing 之人里有terrifying existence ,自己也并非不能通过Spiritual God 之力,去短时间影响。

  他需要的,并非永恒的忘记,他只需this world 静止的这一瞬没有人记住Xu Qing ,就可以了。

  这一瞬,他可以将Xu Qing 真正的绝杀在这里。

  “Xu Qing 毕竟具备divine technique ,记忆之门有Spiritual God 也可以理解,好在我的神可以帮我抵消一下。”

  “而我也不需要将全部的门都封印,只要失败的不超过十个,待我divine technique 完成的一刻,也可让其重创。

  楚天群神色露出坚定一晃之下继续冲出,再次散出divine light 封印all around 的门,而this time 也就封印了不到三十个门,突然又有道门,轰的一声打开。

  咀嚼之声,从内蓦然传出。

  这声音好似梦魇一般,听到之人会忍不住发狂,仿佛自己的身体正在被吞噬,楚天群那边直接就惨叫一声,刹那间self-destructed 一条腿, 化作divine light 阻挡冲出。

  “没事,他有两个神权之力,所以有两个Spiritual God 记忆之门,是正常的!”

  楚天群身体有些颤抖,可最终还是冲出,五十个门后,一个血色之门,轰然打开。

  无尽的red ,从这门内爆发开来。

  “怎么还有! !

  楚天群骇然,另一条腿也随之爆开,心神掀起大浪,正迟疑要不要继续前行时,瞬息间,他上方有一道裂缝,也如same sect 一样,直接开启。

  呼吸声从裂缝内传出的一刻,楚天群Divine Soul 传出轰鸣,他眼睛睁大,看到了裂缝内存在了一尊无法想象的庞大人形之身,其身上散出的pressure ,让他再次惨叫起来,不得不将最后一条手臂爆开阻挡 。

  “Heavenly Dao !

  此刻楚天群的Divine Soul ,只剩下了半个身体,且没有了四肢,他惊恐中看了眼这条通道,如今的他也只是走了不到一成之路。

  后方,还有无尽。

  看不清具体,只能依稀间看到在最深处,似乎那里存在了一把巨大的椅子。

  “怎么会有椅子!’

  楚天群颤抖,他不敢继续前行了。

  “这Xu Qing 不对劲,他有问题! !

  就在楚天群这里心神掀起滔天波动之时,前方有一道门,竟自行打开,一只血肉模糊的大手,带着模糊,带着扭曲,从内一把伸出。

  楚天群惨叫身体继续self-destruct 避开中,让他彻底骇然,心神掀起滔天风暴的一幕出现了。

  peng peng 之声in this brief moment ,从他前方的通道内,数不清多少个门内传出,那是门内strikes 大门的声音!

  仿佛在那些门后的terrifying existence ,一个个闻到了甜味,纷纷发狂,想要breakthrough 大门出现。

  楚天群Divine Soul 哆嗦,猛地转头就要逃走。

  可还是晚了一步,数不清的门轰的一声,齐齐打开。

  凄厉地惨叫从楚天群Divine Soul 内传出,瞬间self-destruct 开来!

  下一瞬,楚天群回归现实,mournful scream 从口中传出时,他的半截身子直接就崩溃开来,哪怕divine light 也都无法阻挡,瞬间就只剩下一个头颅,掉在了地上。

  其表情带着惊恐,带着骇然,带着无法置信,在这惨叫中还在继续崩溃。

  而之前的静止之力,此刻也随着他的回归recovery 。

  in midair 的Xu Qing 身体一震,一样recovery ,他面色瞬间阴沉,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此刻望着惨叫中只剩下一个头颅的楚天群,Xu Qing 目中cold glow flashed ,操控Ghost Emperor 山向着楚天群那里加速镇压,轰鸣间,随着Ghost Emperor 山的降临,楚天群惨笑一声。

  他知道自己败了,他已经失去了复活的能力,失去了生机,失去了一切,backlash 之下留白divine technique 之前封印的那些门,也都重新recovery ,他没有撼动丝毫。

  “无法抵抗,无法战胜吗”楚天群的眼前已经模糊在这惨笑中,他忽然大声开口。

  “Xu Qing ,你知道吗,其实我只是一个容器,袍要出现了,你一样也要死。”

  Xu Qing 眼睛一凝,Ghost Emperor 山轰然间,眼看就要落下,可就在这时,楚天群枯萎的头颅眉心,突然撕裂开,一只不属于他的半透明的手,慢慢伸了出来。

  这只手雪白,没有任何汗毛,好似white jade 打造,充满了神圣,也充满了诡异,这两种感知交融在一起,使得Heaven and Earth 色变,world 震颤。

  向着Xu Qing 那里,轻轻的挥了三下,掀起了三缕风。

  “divine technique ,今生,夙愿!

  平静陌生的声音,带着Supreme 之威,从楚天群的眉心回荡在这三下之后,这只手化作了飞灰,消散开来。

  楚天群的头,直接歪倒,奄奄一息。

  而那三下挥手,此刻爆发出了难以形容的绝might of Heaven !

  第一缕风,无声无息间碰触Xu Qing 的Ghost Emperor 山。

  Ghost Emperor 山轰鸣,化形的消耗在这一刹无比剧烈,也就是一息的时间就将化妖rune power 消散殆尽,模糊中消失,露出了其内盘膝的Xu Qing 。

  第二缕风,assaults the senses 。

  Xu Qing 身体一颤,体内的毒禁与紫月瞬间迟缓下来,身体在这口气的弥漫间,失去了血色,成为了black and white, two colors 。

  不仅是他这里如此,其all around 范围都在这一瞬褪去了色彩,只剩下了黑白。

  仿佛成了——一张画。

  甚至Xu Qing 的身躯也都in this brief moment ,融入到了画中,成为画中人。

  强烈的生死危机,在Xu Qing 心神内轰然爆发,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让他清晰的感受到了死亡的降临。

  而他的身体也在成为画中人后,急速的枯萎,眨眼间整个人就皮包骨,生机开始黯灭。

  这一刻,Ghost Emperor 山难以形成,毒禁与紫月被延缓,他的Life Lamp 以及其他所有,都成了这画的一部分,唯有Heavenly Dao Green Dragon 在苍穹焦急,勉强化作——一刀落下。

  可它毕竟还小,力有不及,惨叫倒退开来。

  而那第三缕风,也直接就落在了Xu Qing 形成的画卷,落在了身上。

  如在一张画卷上淋了水,渐渐洇开,化作墨蕴,慢慢模糊。

  Xu Qing 身体僵直,脑海in this brief moment 变的迟缓,艰难的低头间,他看到自己的身体在那第三缕风的碰触与扩散间,化开了。

  Master 当年给予的替命jade slip ,崩溃碎裂,但还是无法阻止他身躯成了blotting ink ,死亡之感笼罩Xu Qing 的心神。

  Xu Qing 默然。

  他的所有手段都已用完,这场厮杀看起来并非惨烈,可实际上divine technique 之威尽显,而生死往往在这种层次的Divine Ability 下,无比脆弱。

  实际上能周旋至现在,使对方perish together ,已经说明Xu Qing 的底蕴了。

  “要死了吗。”

  Xu Qing 心底喃喃,意识逐渐模糊,可就在他画中的身躯模糊了大半,飞速消散之时,突然他right hand 腕上,在这黑白的画卷里,骤然的散发出一抹golden light 。

  这golden light ,continuously 闪耀间,越发的强烈起来。

  它原本不会如此璀璨,而是隐匿的极深,可如今在这只有黑白的画中,其颜色被明显的凸显出来,成为了Third Type 色彩。

  随着出现,整个画卷顿时震颤,这golden light 飞速从Xu Qing right hand 蔓延,眨眼间覆盖全身,帮他在这最危急的关头,承受了来自消散之手挥舞的第三缕风。

  轰的一声,golden light 黯淡,Xu Qing 所在的那张画in this brief moment 碎裂开来,其瘦弱的silhouette 踉跄间跌落,从画中归来,鲜血喷出。

  而黯淡的golden light 也在这一瞬从他身上消散,回归到了right hand 腕。

  色泽暗到了极致,似随时可以消散,甚至仔细去看,能看到金丝上densely packed 无数的裂缝。

  Xu Qing 呼吸急促,哪怕如今他伤势严重,极为虚弱,可还是猛地低头looked towards right hand 腕,心神掀起轰天大浪,神色更有浓浓的茫然与费解。

  直至半晌后,他神色带着寒意,抬头盯向楚天群。

  此刻的楚天群,已经是油尽灯枯,死亡之际他勉强的睁开眼,望着Xu Qing 。

  “你还没死吗”

  Xu Qing 迈步一步步走向楚天群,直至到了头颅前,他能感受到对方已经失去了无限复活的能力,疲惫的双目内升起寒意,抬起脚,一脚落下!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