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

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78

  封海郡,郡都坍塌的刑狱司外,Xu Qing 面色阴沉的走出。

  他抬头看向上方残破的郡都,身体一晃飞去,很快到了郡都都城,直奔Eight Sects 联盟的驻地。

  途中一处处残缺的建筑,continuously 映入Xu Qing 的视线里,显然昨日的剧变,为这繁华的都城,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而街头normally 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如今也都稀少了很多,在行色匆匆的稀疏行人里,Xu Qing 看到了彷徨、茫然、紧张以及惶恐。

  郡守的离奇死亡,本就足以让人慌乱,而刑狱司的崩溃,更是让人心惊,再加上圣澜族入侵消息的传开,使得这些人的心头都升起了巨大的阴霾。

  这里面甚至还有一些cultivator ,也都难掩神色内的惶恐,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执剑者。

  Xu Qing 收回目光,一路疾驰。

  很快来到了Eight Sects 联盟的驻地。

  有Violet Profound 坐镇,branch sect 还算完好,只不过此刻里面的联盟Disciple 大都在整理行囊,似准备出行。

  Xu Qing 目光扫过,没有停顿,直奔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的居所,在那里他看见了Violet Profound 以及其闺蜜李诗桃。

  两人神色肃然,正商讨要事,见到Xu Qing 后Violet Profound 满是阴霾的脸上露出一抹柔和。

  「Xu Qing ,我正要一会去找你,我接到sect 紧急summon ,不能留在这里,今天就要传送回去。」

  「Corpse Forbidden 爆发了,执剑宫已对迎皇州下令,让迎皇州内所有Human Race sect ,务必抗住Corpse Forbidden 之祸。」Violet Profound 声音带着凝重。

  Xu Qing hearing this 心中一沉,Corpse Forbidden 的事情,他当初是首先发现之人,自然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

  「实际上当初Eight Sects 联盟以及执剑廷,已经知晓Corpse Forbidden 之祸的背后是圣澜族,也有所防范,所以你不用太担心你master 那里。」

  「而圣澜族引爆Corpse Forbidden ,其目的在如今也显露出来,是要以此牵制封海郡部分分州的势力。」

  「Xu Qing ,这段时间是多事之秋,你在执剑宫Palace Lord 的身边,目前应该比外面安全,所以this time 我没有喊你一起回归,你在这里……一定多警惕。」

  Violet Profound 目中露出关切,取出三枚jade slip 递给Xu Qing 。

  「一枚是隐匿,与之前我给你画的隐匿一样,还有一枚是大范围Teleportation Talisman ,关键时刻你可用来避开凶险。」

  「最后一枚,蕴含了我的一Divine Sense Strand ,可为你抵抗致命一击。」

  Xu Qing 心中升起波澜,默默接过后也取出一些十肠树dao fruit 递了过去,此物毕竟在炼器与pill concocting 上有奇效,执剑宫物质丰富并不急需,可对Eight Sects 联盟而言,这些dao fruit 的作用不小。

  Violet Profound 看到后也是动容,没有与Xu Qing 客套,收起后又叮嘱一番,直至one hour 后,随着branch sect 全部整理完,在Xu Qing 的目送中,Eight Sects 联盟branch sect 离开。

  临走前,Violet Profound 多次回头看向Xu Qing ,二人目光对望,直至在Transmission Formation 旁,彼此最后的看了一眼,随着光芒的散开,Violet Profound 以及branch sect Disciple ,消失了。

  李诗桃明显心事重重在Violet Profound 离去后,她向Xu Qing nodded ,匆匆而走。

  望着空空的Transmission Formation ,Xu Qing 神情慢慢木然,这种感觉他曾经很熟悉,仿佛回到了当年一个人在平民窟的时候。

  「该去执剑宫报到了。」Xu Qing 喃喃,转身离去时,黄昏的光落在他的daoist robe 上,泛起了血色,也将其silhouette 拉的很长。

  黄昏流逝,黑夜降临的一瞬,Xu Qing 来到了执剑宫。

  出现时,接到他sound transmission 的孔祥龙,从执剑宫全速飞来,瞬间临近后他看到Xu Qing 的第一眼,目中露出吃惊。

  显然Xu Qing cultivation base 的变化,被孔祥龙察觉,毕竟与之前离开时比较,Xu Qing 的变化太大,甚至都让孔祥龙有一种如面对Nascent Soul 之感。

  若换了其他时候,孔祥

  龙必定好奇的问询,但如今郡都的剧变,让他也没有这个心情,临近后低沉开口。

  「Xu Qing ,刚刚从边界传来信息,forbidden spell 宝之力无法彻底阻挡圣澜族大军,只是略微延缓他们的脚步。」

  「走吧,执剑者都陆续归来,今夜Palace Lord 要给所有郡都执剑者安排作战计划。」

  「现在……你是真正的随行书令了。」孔祥龙凝望Xu Qing ,轻声传出话语。

  Xu Qing 平静的nodded ,他很清楚,在卒子这个身份之内,自己原本的职位,是Palace Lord 的随行书令。

  事实也的确如孔祥龙所说,当Xu Qing 踏入执剑宫不久,他接到了Palace Lord 的summon 。

  在执剑宫深处,执剑great hall 内,没有任何耽搁立刻到来的Xu Qing ,看见了站在一张巨大的光影地图前,目中弥漫血丝神情无比严肃的执剑宫Palace Lord 。

  Palace Lord 的身上,带着一些血腥,身上的疲惫之意也很浓郁,显然从郡都出现剧变直至现在,他没有丝毫休息。

  其all around 有七八个执剑者,四大deacon 与Vice Palace Lord 都在那里,每个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势,最终的是那二位Vice Palace Lord 。

  这是昨日他们与Palace Lord 一起镇压刑狱司Spiritual God 时受到的创伤,如今没时间去recovery ,正接受Palace Lord 的调遣与安排。

  随着Palace Lord 的吩咐,四大deacon 与二位Vice Palace Lord ,纷纷神

  色凝重称是,各自陆续离去,路过Xu Qing 这里时,大都向他nodded ,目有深意。

  直至半晌,great hall 内再无其他人后,Palace Lord 的目光从光影地图上收回,转身表情严苛的望向Xu Qing 。

  「执剑者Xu Qing ,来此报道。」Xu Qing 神色肃穆,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一拜。

  「Xu Qing ,整理归来执剑者的名单,找出没有回来之人,查出原因以及安排今夜子时的大会,有没有问题?」

  Palace Lord 沉声开口。

  「尊法旨。」Xu Qing 肃穆道。

  Palace Lord nodded ,no longer paid attention to Xu Qing ,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处理,如今的封海郡internal trouble and outside aggression ,一切的担子在郡守陨落的一刻,全部都压在了他的身上。

  Xu Qing 知晓分寸,一拜离去,走出great hall 后他取出令剑,按照Palace Lord 的吩咐,开始忙碌起来。

  随行书令的身份,in this brief moment not just in name only, but also in reality ,他拥有查询任何记录的权限,所有执剑者都须配合,但他一个人的力量有些不足,所有沉吟后,Xu Qing 给孔祥龙sound transmission 。

  很快孔祥龙山河子以及王晨还有night spirit ,都来到了Xu Qing 这里,在他们的配合下,Xu Qing 很快整理出了参会名单以及Palace Lord 所要的未归原因。

  最终在距离开会前one hour ,定下了子时的会议,以及准备出了场地,且以自身权限通告了全体执剑者。

  「奉Palace Lord 之命,告知所有执剑者,今夜子时,执剑宫东区第一广场,参会!」Xu Qing 的声音,in this brief moment 于所有执剑者的令剑内回荡。

  这是他身为随行书令,第一次真正意义的传出声音。

  很快,子时临近。百度搜索三优无错字看。

  东区第一广场上,全体执剑者飞速到来,不需要去组织秩序,执剑宫本就是纪律森严,此刻近十万执剑者站在那里,densely packed 的同时,井然有序,按照cultivation base 列出一行行长队。

  没有人说话,唯有肃杀之意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升腾,他们的目中大都蕴含着怒意,更有执着。

  郡守之死、刑狱司坍塌,战争降临,这一系列事情,不会让执剑者畏惧,只会让他们killing intent 更强。

  此刻气息汇聚在一起,充斥八方,苍穹在这牵引下出行了旋涡,轰隆隆的转动起来。

  imposing manner 惊人之时,四大deacon 以及Vice Palace Lord 纷纷降临,最终出现在所有执剑者前方的,是神色严肃,不怒自威的Palace Lord 。

  而Xu Qing ,跟随在Palace Lord 的身后。

  随着全体执剑者的目光的汇聚,Xu Qing 的silhouette 也映入众人的目中,他面无表情,于Palace Lord 三丈外停顿,默默站在那里,望向Palace Lord 。

  Palace Lord 的目光,扫过下方众人,半响之后,低沉的声音,回荡八方。

  「执剑者们,战争,已经到来。」

  「圣澜族对我Human Race 封海郡的野心,在无数年来没有停歇丝毫,发起的战争如今也不是第一次,但毫无例外,他们全部失败!」

  「而最近的千年岁月,我以及故去的郡守,包括所有执剑者,也早已做好了面对这一战的准备。」

  「即便如今圣澜族由红Spirit King 朝以及月雾王朝组成的第一批敌军,已经进入封海郡,但我本人充满信心。」

  「如果所有人都忠于职守,不出任何纰漏,凡事都安排周密的话,我们就能如历代封海郡的先烈一样,去证明我们也可以守护封海郡,能在战争的风暴中胜出,在圣澜的威胁中生存下来。」

  「且在奉行宫的辅助下,包含圣Demon Race 在内的三百七十九个盟族,也将一同参与这场战争,而近Immortal Clan 也在今晨于我的亲自沟通下,选择封锁全族祖地,不外出半步。」

  「所以这一场战争,我们实际上并不脆弱。」Palace Lord 平静开口,没有什么激昂的语调,而是缓缓的述说。

  「但也有一些事情,你们需要知晓。」

  「今天,在距离封海郡极为遥远的我族皇域,发生了二件事。」

  「一,Human Sovereign 任命的新郡守以及援军,以域界传送的方式,本应在明日到来,可在今日晌午于路上被黑天族拦截,生死未知。」

  「二,黑天族大军逼近Human Race 皇域,wind and rain 降临,所以短时间内,封海郡需自行面对外敌入侵。」

  「所以,这可能是一场持久战。」

  「所以,这可能是一场孤军奋战。」

  「无论如何,这就是我们要面对的情况,但这不影响我们誓死捍卫的决心,因为我们退无可退。」

  「十三州,此刻已被圣澜族大军占据三洲,但封海郡forbidden spell 宝之力全面开启阻挡,形成僵持局面,争取到了一些时间。」

  「这段时间,我们要解决几个问题。」

  「Corpse Forbidden 以及衣襟,二地祸乱,分散部分州之力,这是圣澜族的目的。」

  「刑狱司崩溃,犯人越狱,这一切必定祸乱封海郡,使我等internal trouble and outside aggression ,这也是圣澜族的目的。」

  粗重的呼吸声,从十万执剑者口中传出,Palace Lord 的话语,让所有人包括Xu Qing ,真正的意识到了如今封海郡如怒浪风暴一般的危急。

  可Palace Lord 声音的平静,好似定海的神针,使所有人的心,又慢慢平静下来,唯有

  肃杀与决心,不断升腾。

  望着众人,Palace Lord 声音顿了一下,淡淡开口。

  「不要怕,天塌了,我来顶!」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