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80

  great hall 内安静下来。

  此地无论是郡丞还是姚侯,又或者奉行与刑律两位Palace Lord ,都各自知晓一些战报,但他们远不如执剑宫这里知晓的全面。

  毕竟,执剑宫Palace Lord 暂代郡守,且战争时期一切都将由执剑宫接管,此地的消息,自然最完整。

  「你们听到了?」执剑宫Palace Lord 面无表情,缓缓开口。

  「郡丞,不是我不想以更好的手段去让那些外族派出powerhouse ,可没有时间了。」

  郡丞沉默。

  「姚侯,联盟的七成盟军,为何还不出动?索要巨额物资,好大的胆子啊!」执剑宫Palace Lord 声音flashed with 肃杀。

  「而四百多个拒绝派出powerhouse 的族群势力,at this time ,一旦封海郡大乱,他们又会如何?姚侯,你可曾想过!」

  「如今二大战场已岌岌可危,封海郡都到了如此程度,孔某杀一些外族,何须你来叽叽歪歪!」

  执剑宫Palace Lord 语气冰冷,整个great hall 都寒了下来。

  「若那些外族联手反抗?」姚侯皱frowned ,面色阴沉,看向执剑宫Palace Lord 。

  「杀。」执剑宫Palace Lord 淡淡传出这个字。

  「派出powerhouse 若在战场倒戈作乱?你杀的完么!」

  「Xu Qing ,通知四大deacon ,继续灭族,我看谁敢不遵。」执剑宫Palace Lord 缓缓开口没去理会姚侯。

  Xu Qing nodded 记录下来。

  「孔亮修你刚愎自用,如此做法,若封海郡无法守住,那些外族届时……」姚侯站起身,凝望执剑宫Palace Lord 。

  执剑宫Palace Lord ,冷眼看向姚侯。

  「封海郡若毁了,我还考虑这些外族干什么?」

  姚侯盯着执剑宫Palace Lord ,袖子一甩,转身离去。

  「姚天宴,联盟外族,何时开动?」执剑宫Palace Lord 双目微敛,淡淡开口。

  「一天!」great hall 外,姚侯coldly snorted 。

  郡丞sighed ,起身向着执剑宫Palace Lord 一拜,一样离去,至于其他二位Palace Lord ,各自面无表情起身,离开great hall 。

  很快,整个great hall 安静下来,只有Xu Qing 与Palace Lord 二人。

  「Palace Lord ,属下告退。」等了一会,不见Palace Lord 有其他吩咐,Xu Qing 低沉一拜,离开great hall 。

  当所有人都走了后,Palace Lord 沉默许久,取出一枚jade slip ,轻轻在上面捏了捏,抬头望向姚府的方向,眉头慢慢皱起。

  「是他吗?」

  同一时间离开执剑宫的姚侯,神色弥漫怒意,直至回到了自己的府衙后,在密室内,他脸上的怒意消失,化作了深深的阴沉,喃喃低语。

  「应该不是孔亮修,那么到底是谁谋杀的郡守……」

  时间慢慢流逝,十天过去。

  这十天中,Xu Qing simply 没有任何休息的时间,每天来自各方的战报汇聚越来越多,尤其是随着西北二大战场上的大军陆续到达,与圣澜族的交战也开始惨烈的进行。

  战报每时每刻都会传来。

  其中姚侯那里,他的确是做到了当日的说法,只用了一天,就不知如何沟通,使那些联盟外族出动。…

  而他本人连同姚府的大半clansman ,也去了北部战场。

  出发前,他一个人也没见。

  不过Xu Qing 看见Palace Lord 走出了great hall ,遥望姚侯远去的方向。

  而四大deacon 的出手,甚至还有二位Vice Palace Lord 的降临,强行推动之下,也终于震慑了所有并未参战外族,使他们族内的powerhouse ,不得不遵从执剑宫法旨,被分散在了不同州的大军中。

  于是如今的封海郡内,除了战场之外,再没有Spirit Concealing Void Return cultivator 存在。

  即便是犯人,也是如此。

  执剑宫的缉拿行动,

  是从上到下展开,cultivation base 越高,就越是被首先缉拿,至于那些弱一些的犯人,虽还是有不少躲了过去,但强大的已都被斩杀。

  所以很快,外出的执剑者开始回归,最终在这第十天,全部回到了郡都。

  而这个时候,战场的危急,也到了关键时刻。

  Xu Qing 接到的战报中,透着无尽的惨烈,死伤的数字everyday all horrible to see ,且越来越多,直至在这第十天的深夜,他接到了西部与北部的同时告急。

  封海郡forbidden spell 宝的全境封锁,即将崩溃,无法坚持太久,而一旦崩溃,圣澜族大军将如山洪爆发一般,杀入封海郡。

  可Human Race 的援军,还是没有到来。

  甚至Xu Qing 通过战报知晓,此刻距离这里极为遥远的皇域以及其他各郡,一样都遇到了类似的局面,黑天族……大举出动。

  其麾下各个依附之族,也都爆发,一时之间整个Human Race 疆域,都在危急。

  当这份战报被Xu Qing 递交给Palace Lord 之时,Palace Lord 明显已经知晓,正在great hall 内一个人穿戴Battle Armor 。

  这Battle Armor black ,由上百块组成,任何一块都散发出恐怖之威。

  看见Xu Qing ,他表情一如既往的严肃,向他招了招手。

  「来,帮我上甲。」

  Xu Qing 默默走去,拿起Battle Armor ,为Palace Lord 穿戴时,Palace Lord 站在那里,遥望

  远处黄昏的晚霞,忽然笑了。

  「前一次上甲,还是我eldest son 在旁,很多年了。」

  望着这段时间明显老态了很多的Palace Lord ,Xu Qing 想起了鬼手曾和自己说过的,关于Palace Lord 子嗣战死之事。

  「我那2eldest son ,是自杀的,当年我安排他潜入圣澜族,他任务完成后暴露了身份,为了不影响我的抉择,这child ,自杀了。」Palace Lord 平静开口。

  Xu Qing 沉默,拿起另一块Battle Armor ,继续为Palace Lord 穿戴。

  「我还有个二儿子,性格太直,value emotion, value friendship ,偏又风流,很矛盾,所以很容易就被人plot against 死了。」

  「但没有人知道,他还有子嗣留下,我那grandson ……很好很好。」Palace Lord 笑了,Xu Qing 从来没在Palace Lord 脸上看见过笑容,这是第一次。

  而他所说的孙子,Xu Qing 在前几日知晓Palace Lord 姓孔之后,他心底已经有所猜测。

  不过这笑容,在Xu Qing 将最后一块Battle Armor 为其穿戴后,从Palace Lord 的脸上散去。…

  他的表情重新严肃,给人一种性格死板无比苛刻之感,接过Xu Qing 递来的头盔,沉声开口。

  「Xu Qing ,传令奉行宫与刑律宫,请二宫Palace Lord 前往北部War Zone ,must 守住!」

  「而我,将带领十万执剑者,前往西部战场,我去看看圣澜族的那些Old Guy 们,cultivation base 增长了多少。」

  Xu Qing 肃然应命。

  「Palace Lord ,我们何时出发,我去准备一下。」

  「你不用去战场,我会安排一个你的替身,代替你的位置给别人看。」Palace Lord 转头,目光深邃,看向Xu Qing 。

  Xu Qing 一愣,他望着眼前的Palace Lord ,浓浓的baleful aura 滔天而起,隐约间好似有无数ominous beast 的嘶吼于其身边回荡,更是在Battle Armor 上,浮现出数不清的狰狞之魂。

  「你这里我另有安排,你要去执行一个机密任务。」Palace Lord 的目光落在Xu Qing 的眼睛上,似要将其看的更仔细。

  「你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后出发,前往朝霞州,去那里的执剑宫秘地,给我秘密调查一件事!」

  说完,Palace Lord 抬手将一枚jade slip ,递给了Xu Qing 。

  这jade slip ,正是他前几日独自于great hall 内,在手中轻捏之简。

  Xu Qing 接过jade slip ,表情凝重,没有说话。

  Palace Lord 转头,望向great hall 外的天空晚霞,许久之后,缓缓开口,声音有些沙哑。

  「half a month 前,也是这样的天空,郡守……陨落了。」

  「Xu Qing ,如果this time 我战死,你将这jade slip 交给Human Race 援军到来后被任命的新郡守。」

  「jade slip 内是我这段时间调查出的,关于老郡守突然陨落的线索……」

  Xu Qing 心神一震,望着Palace Lord 。三优免费看。

  Palace Lord 依旧看向外界苍穹晚霞,平静的传出低沉之声。

  「老郡守的死亡充满了诡异,此事远非圣澜族出手刺杀那么简单,老郡守cultivation base 半步蕴神,怎么可能无声无息间就陨落,甚至没有任何反抗,若非我了解他老人家,我都以为这是他故意如此!」

  「可老郡守,偏偏真的陨落了,他的死……有大问题。」

  「但时不我待,我没有时间继续追查下去。」

  「我不知道Human Sovereign 会派遣谁来封海郡,但你给他就好。」

  「而我之所以给你,是因我不信这里的任何人,我那grandson 更是行事冲动,不适合做此事!」

  「姚天宴、郡丞、刑律Palace Lord 以及奉行Palace Lord ,他们都有可能是幕后之凶,老郡守的死亡,刑狱司的崩溃,一定是郡都那里的自己人所做,甚至在一些人眼中,我的嫌疑最大!」

  「这幕后之人藏的太深啊,若不挖出,封海郡wind and rain 飘摇……Xu Qing ,我相信你不是对方的人,不是因为你的出身,而是因你ten thousand zhang 华光。」

  Palace Lord 轻声开口。

  Xu Qing 呼吸急促,Palace Lord 的这些话,让他心神升起巨大波澜。

  「我再给你一枚令牌,此令牌可让你前往封海郡任何执剑宫秘地,不需战功,也不会引起秘地Formation 波动,你可偷偷潜入调查。」

  「另外,这令牌内还蕴含了一次郡都forbidden spell 宝suppress and kill 之权,来保你调查之时的安全。」

  Palace Lord 取出一枚blue 的令牌,递给了Xu Qing 后,他转身向着great hall 外走去,直至走到门口,他背对着Xu Qing ,忽然传出低沉之声。

  「Xu Qing ,还记得一年前在刑狱司,我看见你,说出的第一句话吗。」

  「记得!」Xu Qing 望着Palace Lord 。

  「念出来。」

  「身为执剑者,每一位都是Human Race 利剑,要时刻做好为Human Race 赴死的准备。」Xu Qing 大声开口。

  Palace Lord hearing this ,laughed ,戴上了Battle Armor 的头盔,迈出great hall 的一刻,他的声音在Xu Qing 耳边回荡。

  「我,也是执剑者!」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