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82

  将傻大个在口中咽下后,影听到了Xu Qing 这句话。

  它顿时就激动起来,散出强烈的振奋之意。

  就好似的一条无比忠诚的恶犬,在无限的渴望之中终于获得了主人的允许,于是全身散出恐怖的波动,疯狂的冲出。

  而此地村子中的那些建筑,显然也察觉到了Xu Qing 的not to be trifled with ,它们的腿立刻露出,向着远处就要逃遁,但还是晚了。

  眨眼间,影子从Xu Qing 的脚下急速扩散好,向着八方刹蔓延,所过之处那些想要逃走的屋舍,发出凄厉惊恐惨叫。

  而这惨叫往往没有传出太久,便随着影子的覆盖,被咀嚼声取代。

  “吃好.吃.”影子极为开心,兴奋的不得了,甚至身躯都扭曲起来,在地面上升起了无数的black 触手,向着四方逃遁的屋舍,再次追去。

  远远一看,这一幕极为诡异,若是有人在这里,必定心中升起骇然,实在是这一刻的Xu Qing 驱使诡异的做法,比诡异还诡异。

  就这样,一棵棵树木消失,一处处屋舍四分了五裂,被影子连皮带骨吞噬。

  Vajra Sect Old Ancestor 也都幻化出来,在一旁眨了眨眼,激发出电光,似乎在提醒Xu Qing 自己曾经也出过力。

  不过,Xu Qing 没去理会。

  Vajra Sect Old Ancestor 警惕,in this brief moment 强烈的升起,他觉得自己的存在感越来越低了。

  按照他曾经所看话本的好多主角身边的爱宠,最终都因存在感的缘故按照,unconsciously 消失了。

  他曾经以为是话本的作者写着写着就自己忘记了,但比刻亲身体验后他知道不是这样。

  是那些宠物不够努力与作者无关。

  “我要尽快breakthrough 争取让自己比许魔头更快具备Nascent Soul 之力,那样我的存在感必定无比强烈。”Vajra Sect Old Ancestor 心中发狠之时,影子那里越吃越起劲了。

  或许实在是太美味,影子都幻化出了舌头向在地面吸吮后又舔来舔去,直至刮地三尺,angry roar 从地底深处传来。

  “bully intolerably ,一条与影子相似,可却具备实质血肉触手,从地底瞬间钻出,向着八方激射之时,影子兴奋的扑去。

  但这些触手不知展开了什么手段突然喷出大量的黑雾。

  影子荤素不忌,suddenly 一吸,将那些雾气全部吞下后,散出更为强烈兴奋,好似看见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般,飞速靠近那些触手。

  下一瞬,触手相互碰触之声,一阵阵咀嚼与凄厉之音下,那些触手飞速被撕咬缺失,惊恐之意弥漫间,触手瞬间self-destructed 大半,形成一股强烈波动,生生将影子逼退炸裂。

  随后无数的血肉汇聚在远处,形成一只具备Qilin 外表,可浑身上下装满触须的血肉giant beast 。

  此兽阴沉的看了眼于波动中碎裂又飞速拼整毫发无损的影子。

  “这是什么诡异。”

  “快点吃。”Xu Qing 澹谈开口,他着急赶路。…

  影子听到后,立刻向着那血肉giant beast 散出凶意,一晃之下,从all around 地面上直接升起,化作了一口巨大的棺材,上面睁开无数只眼睛,向着血肉giant beast 冲去。

  “驱使诡异?Interesting 。”老子被关在刑狱司这百多年,外面出现了不少奇异的变化与术法,那么老子就先吃了你!”

  血肉giant beast 嘶吼,身体轰的一声再次炸开,化作无数血肉碎块向着前方呼啸而去。

  刹那间到了Xu Qing 的面前,在其all around suddenly 收拢,似要将Xu Qing 笼罩在内。

  “刑狱司。”Xu Qing 听到对方的话语,眼中露出cold and severe ,right hand 抬起无视all around 笼罩而来的血肉碎块,向着一旁直接伸了过去,于无数血肉中抓住了一个滑腻之物,fiercely 一拽。

  凄惨的惨叫比之前更为强烈的传出,all around 的血肉碎块全部化作飞灰消散,唯独Xu Qing 的手中,抓着的一个black 小人,正在剧烈的颤抖。

  这black 小人浑身湿漉漉的,只有一个眼睛,且少了半个头颅,后脑的位置是空的。

  彷佛被人挖了下来,没有多少脑子。伤口至今还没recovery 。

  Xu Qing 没觉得奇怪,他知道刑狱司的卒子中不是所有人都喜杀戮,还是有人热爱钻研,有理想与抱负之辈,经常的时候dissect 异族研究。

  这black 小人,应该是逃走的时候刚被研究完。

  影子此刻快速到来环绕在Xu Qing 身边,好奇的看向Xu Qing 手里的这个与其颜色一样的小人。

  “你敢杀我,我家老大是浑天Old Ancestor 与镇海石魔,他们是丁一三二出来的,你可曾听说过丁一三二!那是刑狱司最残酷Mysterious Land ,你若敢动我,他们一定弄死你!”black 小人颤抖中发出伴随惊恐的凄厉之音。

  他不认识Xu Qing ,毕竟刑狱司囚犯太多,Xu Qing 也没去过全部牢房,大多数见过他的都被他弄死了。

  Xu Qing 本要将其捏死,可听到black 小人的话语后,他目中露出一抹奇异之芒,将其扔给一旁的Vajra Sect Old Ancestor 。

  “拷问出地点。”Xu Qing 澹澹开口。

  Vajra Sect Old Ancestor 连忙称是,看着颤抖的小人,望着那好似影子的颜色,Old Ancestor 的脸上露出狰狞笑容,慢慢靠近过去。

  很快,一阵阵更为mournful scream 传遍四方。

  而这惨叫没有持续多久,也就是2.5 minutes of time ,在Vajra Sect Old Ancestor 意犹未尽中,小人全部交代出来。

  知晓了方向,Xu Qing 身体一晃,直奔其交代的位置。

  one hour 后,一座黑雾形成的虚幻山峰映入Xu Qing 的眼中。

  this mountain 弥漫black qi 息,广散八方的同时,也流露出阵阵邪恶之意,等闲之辈看见后,心会不由得升起忌惮。

  “按照小黑刚才的交代,这山上存在了不少诡异,都是被其口中那两个老大,在执剑者去了战场后,于近期招揽而来。

  Vajra Sect Old Ancestor 手里抓着奄奄一息的black 小人,向着Xu Qing 恭敬开口。“不如由我和小黑,我俩先过去,等对Old Fang 大出来后,我们在.”…

  “无须如此。”Xu Qing 没时间浪费,向着那座雾气山峰飞速临近,而在隐匿符的作用下,他不但气息无法被感知,就连cultivation base 也都隐匿。

  此刻刹那间冲入雾山,挥动手中毒禁之力散开,向着all around 蓦然扩散。

  很快这雾气山峰内传出阵阵嘶吼,一头头ghost shadow 幻化,但还没等感知到Xu Qing ,一个个立刻就传出凄厉之意,到直接毒发崩溃。

  看着这些,Vajra Sect Old Ancestor 手里的小黑人,眼睛里的惊恐越来越浓。

  Xu Qing 没有任何停顿,不断前行,走入雾山内,所过之处但凡有诡异存在,全部都在several dozen li 外,自行惨烈的消失。

  就这样,Xu Qing 的silhouette 距离山顶越来越近。

  觉察自家出现异常后,一个尖锐带着狂傲的声音传出,“哪个不开眼的狗东西,敢来老子这里撒野!”

  随着这熟悉声意的传出,一个头颅直接就从雾山的山顶升空,其身下is a uncommon military might 的巨大石狮,双方看起来虽很不协调,可散出的pressure 颇为不俗,笼罩四方,凶意滔天。

  只是Xu Qing 面无表情,抬头看了过去。

  一旁Vajra Sect Old Ancestor 手中的black 小人,此刻激动起来,急速的发出求救声,“老大,老大救我!!”

  in midair 那个头颅目中散出凶芒,神色带着狰狞,一甩之下看向雾山,口中传出低吼。

  “who dares to attack 我的麾下,找嗯?”头颅狞声开口,可话语还没等说完,它看到了站在

  那里面无表情的Xu Qing 。

  “en? 嗯?”只是一眼,这头颅的双目就suddenly 睁大,其内的童孔刹那收缩,脑袋剧烈的颤料起来。

  它似乎有些无法置信,眼睛还飞速眨动了七八下来确定所看真实。

  而Vajra Sect Old Ancestor 手里的小人,此刻还在高呼,“老大,就是这个家伙,弄死他!”

  black 小人话语刚传出,in midair 的头颅就发出了一声恐惧到了极致的尖叫,这声音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响领切云霄去!。

  “我去!!”

  头颅脑海嗡鸣,掀起滔天大浪,神色彻底大变,转头就跑。

  而石狮子那里比它速度更快,此刻四条腿拼了全力,就连尾巴也都急速摇晃,疯狂逃遁,将身上的头颅也甩了下来,拼命的狂奔。

  头颅被甩下后,滚了几圈,也顾不得狼狈,急速逃遁,口中更是忍不住惨叫连连。

  “你你你,怎头么是你,你不是去战场了么,不是所有的执剑者都去战场了吗!天杀的啊,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Xu Qing 表情平静,身体一步走出,直接到了半空,向他们追去。

  他身后的Vajra Sect Old Ancestor 飞速跟随,至于手里的black 小人,如令彻底傻眼,呆呆地看着自己印象中,来自丁一三二的声名赫赫威风凛凛,可如今却疯狂逃遁的老大。

  “老大,你们.”

  “闭嘴,他才是老大,他特么是丁一三二的镇守啊。”远处的头颅都要哭了,若非此刻着急逃命,他都想一口彻底吞了那个black 小人。

  “我刚刚自由啊,这该死的,居然把这杀千刀的带了过来,他已经踩死我不知多少次了!”

  lq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