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83

  想到自己自由了没多久,居然遇到了卒子脑袋无比悲愤。

  若是寻常卒子也就罢了,他还可以炸胡一下,毕竟对方不了解自己,但面对Xu Qing 这里,它是半点毛都不敢竖起,只能全力逃遁。

  实在是它被Xu Qing 弄死不知多少次了,而Xu Qing 的手段他也心知多么的very ruthless ,别的不说,那一身神权波动,就让它骇然,还有黑影的吞噬.

  尤其是对方当初everyday all 苏醒,每次苏醒都要脚踩死自己,经历了太多次后,他没有去习惯,而是对Xu Qing 产生了浓浓的恐惧。

  此刻颤抖中,它脑海翻滚逃遁更快,其前方的石狮更是这般。

  Xu Qing neither too fast nor too slow 的走出,冷眼看着前方逃遁的头颅与石狮子,没有了丁一三二的影响后,很多关于丁一三二的记忆,也在这段时间浮现脑海。

  尤其是.他想到了自己为何每次都要捏碎竹简。

  那些被他从丁一三二取出的竹简,早已变的不同寻常,上面汇聚了Spiritual God 之力的同时,也弥漫了曾经的气运遗忘。

  混合在一起,一次次的堆积后,那些竹简的本质已经彻底改变。

  「应该是每一次苏醒后的我,都想到了这一点,想要借助丁一三二的力量,创造出一个独特的treasure 。」

  Xu Qing looked thoughtful 中,背后冥灵血翅幻化,一扇之下,他速度轰然爆发,直接就横渡several hundred zhang ,出现在了脑袋之旁。

  他的速度太快,脑袋只觉得saw a blur ,眨眼间就看见Xu Qing 突然的出现,它顿时尖叫起来,恐惧之意无限爆发中,更看见了Xu Qing 抬起的脚。

  「Ahhh 又要这样!」头颅哀嚎,本能的闭上了眼,下一瞬,砰的一声。

  Xu Qing 的右脚落下,直接将头颅踩爆,随后面无表情的看向远处的石狮子,淡淡开口。

  「滚回来!」

  远处的石狮子一顿,剧烈的颤抖,有心继续逃,可却不敢,想起自己无数次被烧死的经历,它最终乖乖的转身,如小狗一般晃着尾巴,蹦蹦跶跶的回到Xu Qing 这里,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Xu Qing 冷冷的扫了眼这石狮子,无论是他已经慢慢浮现的记忆,还是那些残破竹简上刻着的拼凑内容,都让他明白,这石狮子,就是丁一三二的风兽。

  准确的说,风兽是气运镇压下的状态,而其真正的样子,就是这无头的石狮子。

  这也是当初当初脑袋为何第一次看见Xu Qing ,就摆出姿态,让Xu Qing 将其送到风兽那里的原因,它想成为石狮子的头。

  此刻Xu Qing 心中思绪升起时,他脚下脑袋的碎肉,飞速的融合起来,很快脑袋重新recovery ,在出现后它连忙尖声开口。

  「镇守大人,我.」Xu Qing 抬脚,再次落下。

  砰的一声,又碎了。

  石狮子身体一颤,尾巴更用力的摇晃起来。

  很快,头颅再次recovery ,哀嚎无尽。

  「完蛋了完蛋了,没有丁一三二的遗忘,我.」

  砰,再次碎了。

  就这样,one hour 流逝,在踩碎了十七八次后,Xu Qing 走了。

  只不过从这里离开的他,this time 不是徒步前行,而是坐在了无头的石狮子身上,至于脑袋被栓在了石狮子的尾巴上。

  随着石狮子的四脚前行,两个后腿不断的踢着脑袋,脑袋悲愤,可不敢冲Xu Qing 发火,于是它continuously 咒骂石狮子。

  石狮子听到后,尾巴晃动间,后腿踢的更狠。

  Xu Qing 原本是打算将这丁一三二的犯人弄死的,但显然丁一三二的犯人长久的与Spiritual God 关押在一起,一次次的影响下,已经具备了一些奇异的变化,或者说是一种特

  殊的诅咒,代价未知。

  这诅咒,使得他们每次死亡,都会很快复活。

  这一点Xu Qing 也想起来了,当时丁一三二,就是如此。

  而既然弄不死,又不能放跑,于是Xu Qing 索性将他们带在了身边。

  只是这一幕的画面,很是邪异。

  没头的石狮子奔跑速度很快,后腿踢的也很重栓在尾巴上的脑袋吱哇乱叫,foul-mouthed ,而Xu Qing 则面无表情的坐在石狮子背上,时而指一指方向,石狮子就飞奔而去。

  就这样,在天色快亮时,朝霞州渐渐映入Xu Qing 的目中。

  「朝霞州?」bloody nose and swollen face 的脑袋,吐出了一口咬在石狮子腿上的石块,抬头望着朝霞州的方向,眨了眨眼,忽然开口。

  「大人大人,我举报!」

  「我举报丹青族的那个old fart ,他就在朝霞州,不仅他在,咱们丁一三二的那个Spiritual God 手指,也在那里!」

  Xu Qing raised his eyebrows ,转头看了眼脑袋。

  脑袋连忙露出讨好的表情,语气带着正义。

  「这些犯人太过分了,一点都没有感恩之心,刑狱司对我们多好啊,有吃有喝,还不杀我们,给我们提供住宿,这样的好地方,在这乱世里上哪找啊,可他们呢,居然还越狱!」

  「大人,其实我这段时间在外面,心里特别想念刑狱司的生活,每每回忆,我都心里感慨,很是怀念啊,所以我这颗正直的脑袋,让我必须去举报!」

  「大人,实际上就是那个丹青族的old fart ,是他带头越狱的!」

  Xu Qing hearing this ,looked thoughtful ,望向朝霞州。

  他身为Palace Lord 的随行书令,前段时间不仅仅是掌握了整个封海郡的战报信息,同时对于刑狱司当日的崩溃,也知晓的很详细。

  刑狱司的崩溃,是因镇压之力的突然消散,随后刑狱司的Spiritual God Avatar 所化的Artifact Spirit 苏醒记忆,从而爆发,试图从肢解的状态拼凑完整。

  好在Palace Lord 当时正坐镇刑狱司,在他的出手以及执剑宫deacon 与Vice Palace Lord 的协助,最终还动用了郡都forbidden spell 宝之力,终将没有彻底复苏的Spiritual God Avatar 大脑以及大半身躯,重新的封印下来。

  不过这个过程中,因郡守的死亡以及刑狱司的爆开同时出现,所以整个郡都大乱,于是大量的犯人趁机逃走,里面也包含了小部分Spiritual God Avatar 的躯体。

  事后统计,有二根手指以及一个眼睛,disappeared ,不过这些躯体在逃走时,也都付出了代价,受到了重创。

  之前执剑者的缉拿行动,曾找到一根手指,在二位Vice Palace Lord 的出手下将其封印抓回。.

  至于剩下的一根手指与一个眼睛,则是没有任何线索,不知藏身在了何处,其实若缉拿时间久一点,也是可以找到的,不过战争的危急,使得执剑者没有这个时间。

  此刻这么看,若脑袋说的是真,那么丁一三二的手指,是藏在了朝霞州内。

  Xu Qing 心底沉吟时,脑袋飞速眨眼,心底暗喜,它觉得Xu Qing 去找丹青old man 的话,要么Xu Qing 被弄死,自己就自由了,要么把old man 也抓来,这样丁一三二就算团圆了大半。

  不然的话,想到自己被抓,可其他丁一三二的狱友在外面自由自在,它就特别不平衡,琢磨着大家一个也不能少。

  想到这里,脑袋赶紧继续传出话语。

  「大人,当日刑狱司爆炸后,丁一三二丹青族old fart ,带着Spiritual God 手指一起逃走」

  Xu Qing 冷冷扫了眼脑袋,淡淡开口。「我不喜听谎言。」

  脑袋一颤,连忙改变了语风。

  「是Spiritual God 手指,他明显有了自身独立的意识,当时并未响应其他Spiritual God 身躯的summon ,而是带着丹青old man 逃走,我和狮

  子当时也不得不跟随。」

  「那个.路上我听丹青old fart 与手指沟通,似乎是手指那里要让old man 为他画一个身躯。」

  「但他是Spiritual God ,与我等不同,于是old man 说这张画需要一些特殊的涂料才可,于是他们then went 朝霞州,要去找到传说中陨落在那里的太阳遗骸,以那遗骸作为涂料,去作画。」

  脑袋this time 不敢隐瞒,它深知面对这terrifying 的Xu Qing ,must 避免过犹不及,不然若对方觉得自己说谎,遭罪的还是自己。

  所以此刻没有丝毫隐瞒,without omission and in detail 的将自己所了解的信息,全部说出。

  Xu Qing 目露沉吟,patted 坐下石狮子的脖子,石狮子连忙施法,all around 起了风,速度提高了很多,直奔朝霞州。

  随着靠近,关于朝霞州的详细信息,也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朝霞州,与封海郡的其他州不一样。

  这里没有什么陆地,只有一个无比之大的巨型深坑,占据了整个朝霞州近乎九成的范围。

  如此惊人的深坑,传说中是无数年前,苍穹Spiritual God 残面到来时,一个太阳在陨落后,尸骸砸下之地。

  因此整个朝霞州,看起来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渊,此渊如海,一片漆黑的同时,只能偶尔看见一些屹立在渊海上的山峰。

  这些山峰近乎八成的区域,都被淹没在渊海里,露出的小部分山顶,在岁月的流逝下,成为了朝霞州外族与Human Race 的栖息地。

  山峰的地质特殊,颜色漆黑蕴含结晶,据说是当年太阳陨落后,散出的高温将这里的大地焚烧所化。

  也正是这独特的地貌,使得此州盛产一种名为云母石的材料。

  而在这众多的渊mountain and sea 峰里,于朝霞州的正中间,那里存在了一座巨峰,被称之为朝霞山,同时也是朝霞州执剑廷所在之地。

  apart from this ,太阳风在朝霞州内要比all around 界地更为强烈,甚至在此州深处常年存在,从未消散。

  这一切,就使得朝霞州成了一个无法传送之州,且飞行受到的影响更大,于是针对这一点,无数年来便开发出了一种专门航行与渊海的大型横渡之舟,为各族cultivator 摆渡。

  同时,也因这种大型dharma tool 的存在,于是在朝霞州的边缘,存在了一个又一个港口。

  此刻的Xu Qing ,正向着一处中型港口走去,他的样子已经改变,气息也是如此,至于石狮子与头颅,也在他的目光下,乖巧的各自改变造型。

  而远处的港口样子与Seven Blood Pupils 的建筑大同小异,毕竟这片渊海,某种程度与大海也没什么区别,看起来颜色都一样。

  可以看到从港口蔓延出一根根笔直的长提,深入漆黑的渊海,形成了码头,但all around 没有任何舟船之物停靠。

  不过在码头上,已经有不少cultivator 在等待,这些cultivator 里Human Race 很少,overwhelming majority 都是样子各异的异族。

  熙熙攘攘之声,随着Xu Qing 的走来,传入耳中。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