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85

  对于这位green robe cultivator 的问询,将叶舟环绕的烟渺族没有给予任何回复,它们无视叶舟的防护,瞬息穿透进来,在叶子于一个个cultivator 身边游走。

  众修纷纷色变之时,也有几缕烟渺族的silhouette 到了Xu Qing 这里,在他身边环绕了几圈,雾气里露出狰狞之脸,continuously 审查。

  直至半晌后,叶子上的那些烟渺族飞速离开,回到了傀儡前方,在那里向着正中间的傀儡跪拜下来。

  「大人,这三十五个cultivator 中,有六位身上的气味不对。」

  嗡嗡之声,从那些烟渺族雾影内传出时,叶子上的众修一个个神色再次变化。

  可没等他们有所举动,next moment ,这七具傀儡的眼中都露出了red glow ,尤其是最中间的一具,red glow 明显超越其他,使得整个叶子被映照成了血色。

  「杀。」

  冰冷之声,从这具傀儡口中传出的瞬间,其前方那些跪拜的烟渺族silhouette ,飞速上升到半空,汇聚成了六张巨大的面孔,带着狰狞,向着叶舟飞速冲出。

  堪比六座Heavenly Palace Golden Core 的battle strength ,也从这六张面孔上爆发开来。

  这种高宫Golden Core ,无论是任何时候,都是各族的中坚之力,更不用说如今整个封海郡内陆没有Spirit Concealing 与Void Return ,而Nascent Soul 身为最高battle strength ,往往都是在这战乱下坐镇族中,所以高宫Golden Core ,已经是极强的battle strength 了。

  刹那间,这六个面孔就冲入叶舟内,直奔六位cultivator ,其中三位是独行,还有二位是群聚在一起,最后一个竟是Chamber of Commerce 的一位green robe 。

  轰鸣之声顿时爆发,即便是这六位出手抵抗,可在black 傀儡的red glow 笼罩下,他们明显受到了影响,被那六个烟渺族面孔直接就吞噬了五个。

  唯有一位逃了出去,神色带着惊疑,可没等逃遁多远,随着正中那具傀儡的瞬间模糊,直接就追了上去,一掌按下八方震颤,那逃出的cultivator 发出mournful scream ,身体崩溃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

  「假婴。」Xu Qing 皱眉看着这一幕looked thoughtful 。

  他已经判断出来,烟渺族的六张面孔并非单独个体,而是一群clansman 形成,至于那七个傀儡,而是一群clansman 形成,至于那七个傀儡,除了正中一具拥有假婴battle strength 外,其他battle strength 在七八宫的样子。

  这种程度的battle strength ,与圣澜族的一队Black-clothed Guard 差不多了。

  「应该是烟渺族的精锐。」

  Xu Qing 压下killing intent ,他不想刚刚到来就暴露,于是默默的坐在那里,不过毒禁早已被他散开在了all around ,随时可以被引爆。

  而就在Xu Qing 准备继续隐匿之时,那六张烟渺族的面孔漂浮在半空,再次扫向叶舟余下的众人。

  余下的叶舟cultivator 一个个呼吸急促,惊恐无比,而那二个曙光Chamber of Commerce 的green robe cultivator 更是这般,他们眼睁睁看着同伴被斩杀,此刻目中露出怒意,但却不敢开口多说什么,只能隐忍。

  「大人,dharma tool 的提示没有减弱,这里……还有异常者。」

  in midair ,那六个面孔传出声响,具备假婴battle strength 的傀儡沉默了几个呼吸后,淡淡开口。

  「那就全杀了。」

  「遵令!」

  叶舟众修一个个在听到这话语后,神色彻底大变,瞬间就各自向all around 猛地冲出,那二个green robe 人也是如此,瞬间倒退,就要逃遁。

  可却晚了,烟渺族clansman 组成的六张面孔一晃之下化作十二份,每一份都具备五宫battle strength ,向着众修追去的同时,除里假婴傀儡外,其他六个傀儡一晃飞出,杀向众修。

  以傀儡七八座Heavenly Palace 的battle strength ,杀戮这些四散的cultivator ,with no difficulty ,眨眼间,mournful scream 就从all around 传来。

  向Xu Qing 出手的是十二张烟渺族面孔之一,这面孔由大量烟渺族clansman 汇聚而出,样子看起来与Human Race 相仿,模糊

  间仿佛是个中年女子的模样,临近

  Xu Qing 面前后张开大口狰狞吞来,更有大量雾须外散,形成一只只掐诀的手,向着Xu Qing 施法。

  Xu Qing 面无表情,冷眼看着到来的面孔。

  看去的一瞬,这面孔突然身体一颤,接着发出mournful scream ,身躯即便是雾形成,但也难逃毒禁之力,刹那开始消散,好似被腐蚀一般。

  这面孔骇然中急速倒退,更是自行崩溃化作大量雾气四散,试图抵消毒禁,可依旧没有任何效果,还在被剧烈腐蚀,惨叫更为凄厉。

  眨眼间就disappeared ,destroy both body and soul 。

  在这战场上,这一幕立刻就引起了所有烟渺族的惊恐,有二具傀儡飞速到来,向着Xu Qing 出手。

  Xu Qing 眉头微微皱起,他接到的任务是秘密调查,所有at first 不打算出手,但如今既然动手了,按照他的性格,只能全杀。

  「没人知道,那么就是秘密调查了。」

  Xu Qing 心底喃喃,取出匕首,一晃之下消失,那二个到来的傀儡出手扑空,身体一震知晓不好,刚要闪躲,但Xu Qing 的silhouette 如鬼魅一般,无声无息已出现在一具傀儡身后,匕首从其脖子上一豁而过。

  更有狂暴的cultivation base 之力在内爆发,瞬息间这傀儡身体颤抖,轰的一声崩溃,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之际,从傀儡内爆发,瞬息

  间这傀儡身体颤抖,轰的一声崩溃,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之际,从傀儡内飞出一团灰雾,就要逃遁。

  但影子已无声无需出现,一口吞了下去。

  「我要活的。」

  Xu Qing 平静开口,身体一冲而出,直接撞在另一具傀儡上,那傀儡一样颤抖中爆发,里面的灰色雾气无法逃遁,被Vajra Sect Old Ancestor 全身lightning 爆发下笼罩。

  这一切说来话长,可实际上都是电光石间发生,眨眼的功夫,二具傀儡以及一张面孔的溃散,使得all around 杀戮完其他cultivator 归来的烟渺族,神色全部变化。

  尤其是那我假婴傀儡,更是目中red glow 强烈,刚要下令,可就在这时,一声声mournful scream ,从它all around 那些clansman 形成的面孔上传出。

  十一张面孔,全部发出惨绝人寰的凄厉之音,身体轰然间自行崩溃,continuously 被腐蚀,里面的烟渺族神情透出痛苦,惊恐哀嚎四散。

  但没有任何用处,它们的雾身naked eye 可见的失去了生机,成为了残烟。

  「你!!」假婴傀儡身体一颤,转头就逃,其旁另外四具傀儡,也都心惊肉跳,刹那逃遁。

  但晚了。

  Xu Qing 身体一晃,速度惊人,瞬间就出现在了那假婴傀儡面前。

  真的Nascent Soul ,他都可以弄死,更不用说假婴realm 了。

  Xu Qing 体内八座Heavenly Palace 爆发,毒禁之力弥漫,紫月之力虽没外散,可汇聚手指之后,配合Xu Qing 的出手,直接就轰在了这假婴傀儡身上。

  傀儡全身震颤间,影子到来,笼罩Xu Qing 的一刻,Xu Qing 的Fleshly Body Power 刹那超越十宫,这种极致的fleshy body ,就算是Nascent Soul Early Stage 期也要在承受后受伤,而假婴……

  Xu Qing 一拳之力,这假婴傀儡崩溃爆开,Xu Qing 的right hand 深入傀儡内,抓出了一团white 的雾气。

  这雾气急速扭曲,幻化出一个少女的面孔,露出惊骇与恐惧,刚要开口,被Xu Qing fiercely 一捏,直接就崩溃了小半,昏迷过去。

  做完这些,Xu Qing 转头,目光落在最后四具傀儡身上,它们如今也都狼狈,被影子以及Vajra Sect Old Ancestor 还有脑袋和石狮子,正在牵制。

  Xu Qing 面无表情走去,出手之下四具傀儡全部崩溃,里面的灰色雾影也难以逃走,全部都被生擒。

  之所以没杀,是Xu Qing 打算问问情况,他想知道对方到底在找什么,又是怎么找出异常的。

  这件

  事,Xu Qing 在港口就觉得不对劲。

  「你们烟渺族,要找什么?」Xu Qing sit cross-legged 在叶舟上,手里拿着一个灰色雾团,平静开口。

  他身下的叶舟显然是个活物,此刻正在颤抖。

  至于其手中的灰色雾气,如今飞速扭曲间幻化出面孔,死死的盯着Xu Qing ,一言不发。

  Xu Qing 没时间与其废话,体内毒禁散出,瞬间这雾气面孔发出凄厉惨叫,声音之凄,使得all around 被Xu Qing 生擒的其他烟渺族,越发颤抖。

  直至片刻后,雾气面孔destroy both body and soul ,Xu Qing 将第二个烟渺族抓来,平静的问出一样的问题。

  对方迟疑。

  Xu Qing 一甩,扔给了影子。

  「吃了。」

  影子兴奋的张开大口,fiercely 一吞,更是故意发出刺耳的牙齿摩擦声,伴随着咀嚼以及那烟渺族的凄惨之声,使得其他烟渺族looked towards Xu Qing 的目光,如看Yellow Springs 阎罗。

  Xu Qing 面无表情,将第三个烟渺族抓来,this time 没等他开口,那个灰色的烟渺族就急忙开口。

  「是族中上层交代的任务,让我们在朝霞州内外,搜寻有异常反应者斩杀,这段时间不允许靠近朝霞州深处。」

  「而我们探查异常者的方法,是气息……我们可以闻到有Human Race bloodline 之修身上的气息,哪怕只有一点点,我们也可以闻到。」

  Xu Qing startled ,旁边的石狮子与脑袋,还有Vajra Sect Old Ancestor ,都本能的looked towards Xu Qing ,他们记得之前烟渺族,似乎没immediately 闻到Xu Qing 。

  Xu Qing looked thoughtful ,又拷问了其他几个灰色烟渺族,得到的答案一样,都是只知这是族内上层下达的任务,至于为何这般,并不知晓。

  即便是Xu Qing 出手折磨,答案也是这样。

  于是Xu Qing looked towards 最后一个烟渺族,也就是那个假婴傀儡内的白雾少女。

  少女此刻已经苏醒,被Xu Qing 目光凝望后,颤抖的睁开眼。

  「我知道的也只是那些……」

  Xu Qing 一挥之下,刚要将其扔给Vajra Sect Old Ancestor 拷问,可一旁的影子赶紧透出渴望的清晰,似乎在告诉Xu Qing ,它也行。

  于是Xu Qing 想了想,扔给了影子。

  「拷问。」

  影子振奋,在Vajra Sect Old Ancestor 心神震动,危机感无比强烈中,它张开大口吞了白雾少女。

  不知如何展开的折磨,也就是2.5 minutes of time ,当影子重新将白雾少女吐出时,这烟渺族的女子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惧,甚至神智都有些模糊了,雾身急剧的颤抖,口中更是发出急促且凄惨之音。

  「我说,我说,是Human Race 的姚侯找到我族,委托我族……」

  雾气少女刚说到这里,身体似乎引发了什么禁止,没等说完就轰的一声,雾魂崩溃爆开,destroy both body and soul ,成为了飞灰消散四方。

  Xu Qing hearing this 心中升起巨大波澜。

  直至十多息,他平复心绪,望着雾气少女消散之地,目中露出沉思。

  「姚侯?」

  半响之后,Xu Qing 将此事压在心底,patted 身下的树叶巨舟。

  「去朝霞山,我赶时间。」

  叶舟一颤,四条西如杆子的腿哆嗦的想前走去。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