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87

  第487章 Golden Crow 吞日

  朝霞山外,峡谷旁,Xu Qing 蹲在那里看了一眼,转身就走。

  他的身后,随着阵阵凄厉之声的传来,怒吼也在其内回荡,更有轰鸣之声传遍四方。

  很快one after another 烟渺族傀儡的silhouette ,就从峡within the valley 冲出,Divine Consciousness in this brief moment 全面爆发,带着悲愤与狂怒,横扫all around 。

  峡within the valley ,此刻一片狼藉,原本数百的烟渺族clansman ,如今所剩无几,在Xu Qing 的毒禁之力下,大半都已destroy both body and soul 。

  实在是Xu Qing 的毒,太过凶残。

  而没死的那些,也都在痛苦的哀嚎,用尽一切办法也都无法改变自身腐烂的状态,只能眼睁睁看自己雾身被腐蚀,渐渐成为残烟,destroy both body and soul 而亡。

  至于被他们布置的法宝,也因这场变故中断,poison mist 的笼罩使法宝内的Heterogeneity 飞速加重,无法长存。

  “是谁!”

  嘶吼之声,从峡谷外传出,那七八个烟渺族的Nascent Soul 驱使傀儡,各自散发出恐怖的波动,焦急的寻找凶手。

  他们的傀儡,一样在毒禁之下飞速的腐烂,甚至藏身在内的真身也难以逃脱,用了所有办法也都无法阻止。

  所以他们心底无比焦急,想要找到真凶寻找解药,哪怕按照计划需要隐匿波动,可如今也顾不得太多,纷纷爆发,四散搜寻。

  但Xu Qing 的隐匿jade slip ,是Violet Profound Exalted Immortal 所给,不是这些Nascent Soul 可以找到的,且他方才放了毒后,只看了一眼就立刻离去,如今已接近了朝霞山。

  在感受峡谷方向波动之后,Xu Qing 面无表情,他准备等那里的烟渺族都死干净,再过去探查。

  “正常来说one hour 他们必死,那么我等三个时辰,应该更无碍。”Xu Qing 沉吟,急速前行,可就在这时,一股强烈的心悸之意,突然在他心神内爆发。

  Xu Qing 神色一变,猛地回头,呼吸微微急促,他感受到一股惊人的气息,从峡谷的方向传来,这气息充满了恐怖,偏偏他又有些熟悉。

  而随着气息的出现,渊海地底的环境也被影响,Heterogeneity 明显强烈起来。

  更让Xu Qing 感觉心神震动的,是这里的一切都开始扭曲,出现模糊之意。

  “Spiritual God !”

  Xu Qing 联想脑袋所说丹青族old man ,瞬间就判断出this aura 的来源,面色不由阴沉,前行速度加快。

  他能感受到,this aura 似乎不是从峡within the valley 爆发,而是从另外的方向冲入峡谷那里。

  “应该是被那里的波动所吸引!”

  “这Spiritual God 手指,不是带着丹青old man 去找太阳遗骸了么,怎么会被波动引去……难道峡within the valley 有太阳遗骸?”

  Xu Qing 呼吸急促,之前他从脑袋那里知道此事后,原本没有将其当成重点,他心知肚明自己与那Spiritual God 手指差距太大,所以不打算去将其找到。

  而是准备隐匿自身完成任务后,将此事上报执剑宫。

  且朝霞州这么大,相互遇到的probability 也不是必然。

  毕竟太阳陨落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后的遗骸,in the past 漫长的岁月里,早就被Human Race 以及all influence 寻找取走。

  至于朝霞山附近,就更是如此,impossible 存在太阳遗骸。

  所以这么大的朝霞州,他想要遇到Spiritual God 手指的概率不大。

  “难道是脑袋和石狮子,将其引来?”Xu Qing 面色阴沉,猛地低头looked towards 石狮子。

  石狮子立刻颤抖,continuously 摇晃身子,似要告诉Xu Qing ,这一切与他无关,而脑袋也是赶紧开口。

  “大人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也没那个ability 将Spiritual God 手指引来啊。”

  脑袋都要哭了,他是真的无辜。

  Xu Qing 目中murderous intention 一闪,打定主意等自身安全后,must 好好收拾一下石狮子与脑袋,于是收回目光,面色阴沉的急速前行。

  他不敢动用毒禁之力,全部内敛,虽毒禁之力具备遮掩,这一点在紫月上很明显,可那是红月不in the vicinity ,所以毒禁如阻断信号一般,存在效用。

  如今,他不确定自己动用的话,会不会起到反效果。

  Xu Qing 心底焦急,全力催发隐匿jade slip ,可也就是十多息的时间,他身后的波动突然剧烈,all around 的模糊与扭曲,同样比之前还要浓郁。

  那种心悸之意刹那间爆发到了极致时,一道恐怖的Divine Sense ,从Xu Qing 身后的雾气内散开,覆盖八方。

  将Xu Qing 笼罩在内。

  紧接着,八方轰鸣,一切都强烈模糊中,一根hundred zhang 大小的惊人手指,突然的就出现在了Xu Qing 的面前。

  Xu Qing 身体一震,他的身体所有部位强烈的颤粟,向他传递出滔天的危急感。

  更是出现了分离要独立的趋势,continuously 扭曲,似要脱落四散逃遁。

  Xu Qing 没有任何迟疑,体内毒禁之力与紫月之力同时爆发,覆盖全身的同时身体急速倒退。

  但没有任何用处。

  this time 与在刑狱司内不一样,刑狱司内,这手指是被镇压状态,可如今它是自由的,虽越狱时也受了重创,但就算是伤势再重,也不是Xu Qing 可以抵抗。

  几乎在Xu Qing 体内神权散开,自身位格提升的瞬间,他脑海强烈的轰鸣起来,身躯直接在那Spiritual God 手指的Divine Sense 爆发下失控,被拉扯过去。

  来自Spiritual God 手指之力,无视Xu Qing 的一切,将他的身躯吸扯到后方,与一群绝望的异族堆到了一起。

  石狮子与脑袋也在其中。

  后者发出尖叫。

  “老大老大,是我啊,是我,我是脑袋,我们是狱友……”

  手指没去理会脑袋,对其尖叫没有任何回应,祂此刻抬起指尖,似乎感知了一下朝霞山的方向,有所迟疑。

  最终没有靠近,而是一晃之下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了极远的方位,再次挪移,向着其他存在生灵之地而去。

  祂的身后,此刻被其抓住的cultivator 已有五百多个,里面还有不少烟渺族。

  Xu Qing 的到来,没有引起任何注意,所有cultivator 的思绪都被绝望与惊恐充斥。

  而他们的身体,也无比诡异。

  几乎没有完整的。

  都分成了无数粉,眼睛、鼻子、耳朵、internal organs 以及四肢,各自独立。

  就算是烟渺族也是如此,雾气分成了无数份。

  只不过在Spiritual God 手指的力量下,它们都被堆积在一起,无法离开,于是这些身体的各个部位,都是彼此错乱的靠在一起。

  这一幕,很是怪诞,充满了不详。

  Xu Qing ugly complexion ,此刻脑海还在轰鸣,但他没有放弃,飞速运转体内两种神权,全力镇压体内要分离独立的身躯。

  在他的镇压下,勉强的使自身保持了完整,艰难的抬头looked towards 前方时,他只能看到一片朦胧以及无数雾气的急速流逝。

  Xu Qing 清楚,自己正在被Spiritual God 手指带着高速穿梭。

  “这Spiritual God 手指,到底要干什么!”Xu Qing 强行让自身冷静下来,飞速寻找脱困之法。

  “当时刑狱司Method of Suppression ,是依靠气运……”Xu Qing 心底各种念头急速转动间,忽然一声轰鸣从四方传出,下一瞬,Spiritual God 手指停顿下来。

  移动与静止之间形成的巨大反差,直接就让不少cultivator 的器官崩溃爆开,Xu Qing 这里也是spits out blood 。

  好在他具备Divine Source 且fleshy body 不俗,此刻虽身体爆出大量裂缝,但还算完整。

  而他也勉强看清了all around 。

  一块thousand zhang 大小的腐烂肉块,映入Xu Qing 的目中。

  这肉块上,站着一个满脸愁容的老者,正是丹青族old man 。

  没等Xu Qing 继续查看,他的身体连同all around 所有cultivator 的大量器官,被一甩之下,直接扔向thousand zhang 血肉。

  碰触的一刻,这肉块蠕动中裂开,将所有到来的器官都包裹在内,有的露出了部分,有的则是完全被吞噬。

  快速的fuse together 。

  石狮子与脑袋也在其中。

  阵阵哀嚎从那些被包裹的cultivator 身上传出,有的是声音,有的是Divine Sense ,蕴含了无尽的痛苦。

  Xu Qing 这里大半个身子都在被这肉块笼罩,在这all around 凄厉之音回荡中,他心神掀起大浪。

  因为,他没有体会到任何被腐蚀的痛楚,反倒是身体被这巨大肉块包裹的一瞬,他感受到了自己背后的Golden Crow 散出了惊喜以及无比强烈的渴望之意。

  “这是……太阳遗骸?!”

  Xu Qing 眼睛睁大,脑海轰鸣中,猛地转头looked towards 不远处的丹青族old man 。

  而此刻丹青族old man 注意到了脑袋与石狮子,同样注意到了Xu Qing 。

  四目,相望。

  “haha ,团圆了……”脑袋只剩下一张脸露出,此刻眼睛瞄向丹青old man 。

  丹青old man 没去理会脑袋,他望着Xu Qing ,目露异芒,想要靠近。

  “镇守大人?”

  “这件事,你立功了!”Xu Qing 忽然开口。

  丹青族old man step one stopped 。

  Xu Qing 的话语,让这丹青族old man 目中露出nether glow 。

  他仔仔细细的打量了Xu Qing 几眼,在他的目中,眼前这个镇守大人神色没有丝毫惊恐,那种平静的神情,就好似这里并非其身为阶下囚之地,而是回到了丁一三二。

  这一幕,让多疑的丹青族old man ,不得不暂时压下心底的念头,他觉得此事有点不对劲,于是目光扫向脑袋那里。

  但还没等他开口,在这大量的哀嚎回荡中,半空的Spiritual God 手指嗡的一声,直接就出现在了丹青族old man 的面前,磅礴恐怖的Divine Sense 将其锁定。

  丹青族old man 身体尽可能的保持不颤抖,脸上挤出讨好之笑。

  “伟大的天选之主,您是在太阳之骸上复苏的苍穹之神,您注定要一统Ancient Hope ,成就至高位格。”

  Spiritual God 手指身上的pressure ,明显的少了一点,散出一声回荡在众修Sea of Consciousness 的咆哮之音。

  丹青族old man 身体没控制好,颤抖了一下,但他神色不露丝毫,依旧是那副无比虔诚的样子,口中传出如吟唱般的话语。

  “天选之主,距离您复苏之日已经临近,为您塑造fleshy body 的涂料活性已完成了小半,若是换了其他庸俗的Spiritual God ,此刻去画身躯足够,但您是天选之神,小的must 为您画出between this Heaven and Earth 最完美的身躯。”

  “您,不容被亵渎。”

  “所以……还需要一些生命,才可以让这块血肉的活性配得上伟大天选之神的位格啊。”

  Spiritual God 手指散出嗡鸣,似有些烦躁,身上的一些伤口在这震动中开裂。

  但祂毫不在意,于天空环绕几圈后,在all around 扭曲与模糊中,蓦然消失,再次远去。

  看着这一幕,Xu Qing 眼睛眯起,内心念头飞速转动,他很清楚自身如今的状态既是生死危机,但同样也是巨大的机缘。

  他可以感受到自己背后的Golden Crow Totem ,此刻正在continuously 发热,透出强烈的渴望,但却被Xu Qing 死死的压制,不让它外散丝毫。

  还不when the time comes 。

  而眼看丹青族old man 与Spiritual God 手指的对话,给Xu Qing 的第一个感觉,这Spiritual God 手指的状态有点不对……

  “似乎有些神智不清晰?”

  Xu Qing 脑海飞速分析,随后将自身代入丹青族old man 身上,以对方的角度去体会面对这一切难题的心思与状态。

  “脑袋,你怎么也在这里?难道没藏好,被镇守大人找到了?”Spiritual God 手指走了后,丹青族old man relaxed ,随后looked towards 只剩下一张脸露在外面的脑袋,走过去patted 。

  “老子凭啥回答你,你有ability 弄死我啊,大家都是一个号子的,我怕你啊?”脑袋瞪眼,丹青族old man 也不见有什么生气的表情,笑眯眯的抬手,fiercely 一拍。

  轰的一声,脑袋崩溃了。

  丹青族old man 蹲在那里,笑容不变,转头looked towards Xu Qing ,目中露出深意。

  “镇守大人,你方才还没说完,我为啥立功了啊。”

  “我想想,镇守大人你不会是想要和我说,你是故意被Spiritual God 抓到,然后你并非alone ,在这朝霞州内还有很多封海郡的powerhouse ,什么Palace Lord 啊,姚侯啊,郡丞啊,他们的目标就是抓捕Spiritual God 手指?”

  “而你这里,是为了成为坐标,所以如今那些great character 们已经察觉了这里,而你说我立功,是因我拖延住了Spiritual God 手指,为你们找到这里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可是,镇守大人啊,我并非三岁孩童,这些话,你以为我can believe ?”丹青族old man 舔了舔嘴唇,目中露出不善的同时,right hand 抬起将脑袋碎裂的那些血肉one after another 掏了出来。

  很快脑袋重新复活,刚要咒骂时,丹青old man 笑着开口。

  “脑袋,大家是自己人,我弄死你也是为了救你,别闹了,另外谢谢你帮我把镇守大人弄来,你说的对,我们丁一三二快要团圆了。”

  脑袋sneered ,目中露出讥讽,没承受也没否认,而是翻滚间去寻找石狮子。

  丹青族old man 没去理会脑袋,来到Xu Qing 身边蹲了下来,伸出舌头舔着嘴唇。

  “镇守大人,怎么,被我说中了是吗。”

  Xu Qing 没去在意丹青族old man ,他面无表情的扫过all around ,察觉到在此地存在了防止逃走的禁制之力。

  这禁制是Spiritual God 手指布下,很难破开。

  查看完,Xu Qing 目光落在丹青old man 身上,平静的传出话语。

  “你无须这般试探,想活命,就将全部情况赶紧告知。”

  丹青族old man raised his eyebrows 。

  远处的脑袋,一边找石狮子,一边耻笑起来。

  “old man ,你normally 里那么精明,怎么如今这么傻,大家都特么在这里团圆了,要么你给手指画完身躯我们一起被其弄死,要么大家赶紧想办法怎么活命,还在这试探来试探去,浪费时间,累不累?”

  脑袋的话语,让丹青old man 心底secretly sighed ,实际上这的确是他发愁之处,他身上被标记无法逃掉,all around 又有禁制,而他方才那些试探的话语,是真的想让这一切为真……

  但他也知道,此事impossible ,即便是Xu Qing 承认,他会觉得自己被欺骗,于是在这复杂纠结的心态里,sighed 。

  “你们能有什么办法,大家都要死……”

  “退后!”Xu Qing 忽然开口。

  丹青old man looked towards Xu Qing ,正要说话,Xu Qing 没在理会,他早就看出了这一切,也通过方才对方与Spiritual God 手指的对话,验证了所想。

  对于溺水者来说,哪怕给出一根稻草,对方也会立刻抓住,只不过这稻草要真实一点,不能太过敷衍。

  而现在火候差不多了,尤其是随着刑狱司的崩溃,Xu Qing 对于丁一三二的记忆,如今也都recovery 了太多,他很确定,自己从未在丁一三二这些犯人面前动用过Golden Crow 之力。

  他动用的更多是Spiritual God 位格。

  所以,这丹青old man 不知晓自己具备Golden Crow 。

  而他们越狱时匆忙,也impossible 知晓自己太多事情,以脑袋的诡异虽有可能知晓,但这丹青old man ,大概率不知道。

  不过这也不重要。

  不知道的话,效果自然最好,可就算是知道,Xu Qing 也有别的方法去处理。

  想到这里,Xu Qing 不再去压制背后Golden Crow ,瞬息间,其背后火热之力全部爆发,Golden Crow 蓦然散开在这太阳遗骸的血肉内。

  整个太阳遗骸,in this brief moment 突然震颤,仿佛活了一样。

  all around 出现轰鸣,模糊与扭曲之意更为明显之时,一股热浪从Xu Qing 身上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爆发开来,向着八方轰隆隆的扩散间,丹青族old man 面色大变,急速倒退,惊疑不定的looked towards Xu Qing 。

  此刻的Xu Qing ,神色没有任何变化,可脸上却出现了大量golden 的花纹。

  这些花纹是从他背后Totem 蔓延扩散全身。

  这一刻,来自这太阳遗骸内的惊人之力,随着其内Golden Crow 的疯狂吸收,正向着Xu Qing 不断的汇聚。

  Heaven and Earth 震颤,大地出现翻滚的征兆,上方的雾气也都在这一瞬化作vortex ,imposing manner 惊天。

  Xu Qing heartbeat 加速,通过Golden Crow 传递出的振奋与渴望,他很清楚this time 对自己而言,将是一场巨大的机缘。

  但他需要时间,这场对Golden Crow 的饕鬄盛宴,短时间很难完成,太阳遗骸的血肉太大了。

  这一幕,也让丹青old man 以及好不容易将石狮子弄出的脑袋,纷纷倒吸口气,不过后者有点假。

  “吸收太阳血肉……”丹青old man 喃喃间,眼睛露出异芒。

  “当初在丁一三二,我就感觉镇守大人身上的波动不一般,didn’t expect 居然是与太阳相关!!”

  “我知道了,大人你是听说Spiritual God 手指在这里寻找太阳遗骸,所以你故意来此地,就是要让Spiritual God 手指主动带你过来对不对?”

  “可你怎么知道我会忽悠Spiritual God 手指去抓人?是了,这个很好解释,这么多年了,太阳遗骸必定失去了活性,而补充活性的办法,自然就是生命!”

  “没错,就是这样!”

  “高,实在是brilliant !”

  “大人您这plot against Spiritual God 的ability ,old man 佩服,我明白了,所以你方才说我立功了,是的,我的确是立功了!”

  “而大人你能算到这一点,一定是有办法逃离的,没错了!”

  丹青old man 越说越是激动。

  脑袋那里眨了眨眼,目中露出茫然。

  从Xu Qing 上了朝霞山后,他和石狮子被影子笼罩,之后出现时遇到了Xu Qing 毒侵峡谷,接着Spiritual God 手指到来,所以它不知晓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此刻听着old man 的话语,脑袋哆嗦了一下,它忽然觉得old man 说的好有道理啊,不然为何这Xu Qing 在战争时期不去战场,反倒来这朝霞州?

  但它隐隐感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Xu Qing 神色平静不露丝毫情绪波动,一边全力吸收太阳遗骸之力,一边目光扫过丹青old man 与脑袋。

  脑袋那里,他自动将其忽略,可对丹青old man ,Xu Qing 心底有些疑惑,对方配合的太完美了,甚至从头到尾,似乎都是在自我攻略。

  就算是溺水之人急于活命,也很难做到这一点。

  Xu Qing 这里心底思绪时,丹青old man 激动的噗通一声跪下。

  “镇守大人,请您看在丁一三二老奴兢兢业业提醒您的份上,还有this time 立功的份上,救命啊。”

  “那万恶的手指让我给它画个身躯,我不敢画啊,画完它一定会吃了我,我能感觉到它的饥饿,所以我以缺少活性无法成为涂料为理由,已经拖延了好久,终于把您给等来了。”

  Xu Qing 冷眼看了看这丹青族old man ,无法从对方的神情上看出什么端倪,此人的一切表情与言辞,都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Xu Qing 心底,是不信此事会如此简单。

  尤其是他扫过all around 太阳血肉上,那些already not in 哀嚎,而是彻底融化被太阳遗骸吸收的大量外族。

  这些,都是被丹青old man 为了活命而坑死的。

  但既然对方这么配合,Xu Qing 也没道理去揭穿,他需要时间,一方面是吸收太阳遗骸,另一方面他要等待手指再次归来。

  无论丹青族old man 有没有问题,他都不能让那对方在此地掌握主动权,而夺取主动权的契机,就是手指再次归来的一刻。

  想到这里,Xu Qing 平静开口。

  “我需要时间。”

——

  二合一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