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 of Time Chapter 489

  注意到Xu Qing 没有趁机逃走,正在作画的丹青族old man ,心底一沉。

  “这小子太谨慎了,那么,只能用另一个计划了!”丹青族old man 心底coldly snorted ,继续作画。

  而此刻的Xu Qing ,体内来自Golden Crow 的反哺之力向着第十Heavenly Palace 急速涌入,阵阵回荡在Sea of Consciousness 的轰鸣传出中,这第十Heavenly Palace 也飞速的具象起来。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开启五团Life Fire 后,不算Life Lamp 加持,极限Heavenly Palace 是八座。”“而我的十座Heavenly Palace ,里面有三座Life Lamp 形成,现在要进行的Life Fire 极限八座Heavenly Palace 里的第七宫。”“此宫一旦形成我距离金丹Great Perfection ,只差一宫!”Xu Qing 脑海思绪转动Golden Crow 反哺之力持续爆发,就这样时间一点点过去,当丹青old man 的Spiritual God 身躯画了七成时,随着太阳遗骸的严重枯萎,Xu Qing 体内的第十Heavenly Palace ,也具象了大半。

  “快了。”Xu Qing 心神升起期待,他很像知道自己放入purple crystal 的这第十Heavenly Palace ,会发生什么变化。

  于是他一边关注丹青族old man 寻找逃遁的机会,一边加速具象Heavenly Palace 。

  很快,他的第十Heavenly Palace 具象到了九成。直至数ten breaths 后,在丹青族old man 的Spiritual God 身躯只差一个头颅时,Xu Qing 体内额的第十Heavenly Palace ,在阵阵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Sea of Consciousness 轰鸣中,终于具象到了九成九。

  “purple crystal !”Xu Qing 没有半点迟疑,立刻抬起right hand ,飞速诡幽化半透明,fiercely 深入自己胸口,强忍不适与剧痛,一把抓住里面的purple crystal 。

  没有取出,而是向内一推,送去Sea of Consciousness 。“融!”Xu Qing 心Middle Stage 待,in this brief moment 无比强烈。

  可就在purple crystal 靠近Sea of Consciousness ,没等完全进入之时,突然一股强烈的排斥,直接就从Xu Qing 的Sea of Consciousness 内爆发出来。

  这排斥并非一宫,而是此刻Xu Qing 体内的所有Heavenly Palace ,它们在这一刹,都本能的散出剧烈的波动。

  Xu Qing startled 。

  与此同时,随着Sea of Consciousness Heavenly Palace 的排斥,仿佛刺激了purple crystal ,似乎不可被冒犯,一股incomparable 超越Heavenly Might 的strength of Supreme ,直接就从purple crystal 内本能的散出一丝。

  这一丝,蕴含了极致的霸道,浩瀚至极,Supreme ,仿佛可以镇压world ,镇压一切。

  crushing dry weeds and smashing rotten wood ,轰鸣Xu Qing 全部Sea of Consciousness ,使他全身升起无尽颤栗。

  purple crystal 在这一刹,好似化作了一座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蕴含无尽更古气息的Immemorial Divine Mountain 。

  而与其比较Xu Qing 的Sea of Consciousness 就仿佛一个小小的口袋。以口袋,去容纳巨物,这simply impossible 。

  Xu Qing 的Sea of Consciousness 强烈的动荡摇晃起来,one after another 裂缝在ka ka 声中出现,他的十座Heavenly Palace 在这一瞬,剧烈颤抖。

  三盏Life Lamp 形成的Heavenly Palace ,无论是黑伞灯还是七彩风吟灯,亦或是冥灵血翅灯,它们上方燃烧的那仿佛永恒不会熄灭的Supreme 之火,此刻居然出现了要熄灭的征兆!

  仿佛就算是从古皇Sovereign bloodline 内诞生的它们,也都在这一瞬,无法去承受来自purple crystal 的这仅仅一丝的镇压之力。

  此刻甚至都出现了将要碎裂崩溃的迹象。

  这一幕,Xu Qing 始料未及,其神色前所未有的大变起来,接着他骇然的发现就连毒禁之丹所在的Heavenly Palace ,也都显露出了让他无法置信的一幕。

  毒禁之丹,这来自Divine Domain 的神诅之力,第一次还没等散出就激烈的收缩在一起,甚至明显出现模糊,仿佛要被抹去,于是在不甘心的挣扎中变的极为不稳,似乎随时可以被刺激的崩溃爆开。

  还有紫月Heavenly Palace ,来自赤母的本源,如今在Heavenly Palace 内,就好似寒风中面对歹徒shiver coldly 的little girl ,在Heavenly Palace 内continuously 颤抖,如临大敌的同时,自身竟然也出现了破碎之意。

  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Xu Qing 呼吸急促,心神掀起无比巨大的波澜,他怎么也didn’t expect ,会是这样。

  尤其他还注意到沧Long Tian said 之宫以及Ghost Emperor 山镇压之殿,此刻也都猛烈战栗,Green Dragon 那里传递出的情绪甚至都蕴含了incomparable 的惊恐,就好似看见了什么让其心神都要坍塌的terrifying existence 。

  而Ghost Emperor 山之影,竟向purple crystal 缓缓低下了头,露出臣服。

  Golden Crow 那里,即便是成为了third rank ,化作了Dao Infant ,可如今也紧张至极,发出阵阵呜鸣之音。

  这一切,使得Xu Qing 心中犹如howling wind and torrential rain 下的海面,大浪滔天,惊雷闪耀。

  他知道自己的purple crystal 不一般,毕竟影子都被其束缚,可他还没有预料到,这purple crystal 居然恐怖到了如此不可思议骇然听闻的程度。

  他只是将purple crystal 略微靠近Sea of Consciousness ,还没有真正放入,可Sea of Consciousness 内的那些Heavenly Palace 就仿佛看见了恶霸的小女子一般,出现如此惊心动魄的剧变,一副绝不想purple crystal 过来的样子。

  而它们也只是在这刺激下本能的散出了些许排斥,竟然引起了purple crystal 的霸道镇压。

  可以想象若是Xu Qing 执意将purple crystal 继续靠近Sea of Consciousness ,那么放入的一刻,他的Sea of Consciousness 将承受不住,瞬间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里面所有的Heavenly Palace 都会在刹那间崩溃坍塌。

  Xu Qing 的手都颤抖起来,他感觉自己握住的不是purple crystal ,而是一个灭世之雷,于是没有任何迟疑,温柔的挪离Sea of Consciousness ,cautiously 的放回了胸口血肉内。

  而他的Sea of Consciousness ,随着purple crystal 的远离,终于不再震颤,recovery 正常。

  “这到底是什么!”Xu Qing 的额头以及全身都是汗水,他感觉自己对于purple crystal 的认识,实在是太少,但他明白此刻不是思索这些的时候,于是强行将因此事而产生的心悸压下。

  “purple crystal 无法容纳的话”Xu Qing 目中露出果断,取出了自己从刑狱司离开时拿走的那些蕴含了丁一三二镇守以及Spiritual God 手指之力的竹简。

  大量的碎裂竹简上,记录了Xu Qing 每一次苏醒后的认知,此物是被他借助丁一三二牢房,自行创造出的item 。

  这上面弥漫了记忆以及遗忘这二种不同之力,被Xu Qing 取出后,送入Sea of Consciousness 内,送到第十Heavenly Palace 中。

  放入的一瞬,所有的竹简碎块轰然粉碎,成为飞灰,又在第十Heavenly Palace 内重新汇聚在一起,最终形成了一枚闪耀blood light 的竹简。

  竹简上,刻着densely packed 的字迹,那是Xu Qing 的字迹。

  这些文字时而模糊,时而清晰,时而又彻底消失,时而全部recovery ,诡异至极的同时,其上还有浓浓的blood light 四散,将第十Heavenly Palace 映照的通红。

  第十Heavenly Palace 的样子,也出现了变化,它居然成了丁一三二!

  上面的blood light ,与Spiritual God 手指身上的光,一模一样。

  但仔细去看,可以发现blood light 里还混合了一些白丝,相互交错fuse together 的同时,漂浮在丁一三二样子Heavenly Palace 内的竹简,在这红白rays of light 下,散出无穷邪异。

  成型的一刻,Xu Qing 的cultivation base 骤然暴涨,甚至可以说,这一刻的Xu Qing ,已经基本上走到了Heavenly Palace 金丹this realm 的pinnacle 。

  如他这样的,since ancient times ,整个Ancient Hope continent 不是没有,但必定是as rare as phoenix feathers and unicorn horns ,罕见至极。

  他的Heavenly Palace 里,有毒禁神诅,有紫月Divine Source ,有厄运Divine Power 。

  仅仅这三种,就足以震慑八方,更不用说还有沧Long Tian said ,还有Ghost Emperor 山之影,还有太阳陨落形成的朝霞光。

  所以这样的金丹,也simply 不能当成金丹去看,此刻的Xu Qing 若是再遇到楚天群,他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将其镇压下来。

  甚至他若想,他现在就可以去尝试breakthrough great realm ,让自身从Heavenly Palace 金丹晋升,成为天命Dao Infant realm ,也就是Nascent Soul 。

  但实际上,如今的Xu Qing 还没有达到其自身的极限,他五火所形成的八宫之限,还剩下最后一宫美而有完成。

  想到这里,Xu Qing breathed deeply ,眼睛蓦然闪耀,露出锋利之芒,looked towards 丹青族old man 。

  此刻,丹青族old man 为Spiritual God 所画的身躯大致已经形成,而那身躯的right hand 上,没有小指。

  apart from this ,身躯的头颅也已被画出了大半轮廓,只差一张脸。

  Xu Qing looked towards 丹青族old man 的同时,这old man 也looked towards Xu Qing ,冲着Xu Qing 诡异一笑后,他持着画笔的right hand 抬起,飞速勾勒,画出了这身躯的面孔。

  那是Xu Qing 的面孔!

  Xu Qing 目中冷意更浓之时,丹青族old man 在所画身躯的双眼飞速点了而下,顿时这被他画出的巨大身躯,散发出剧烈的复苏波动。

  “Lord Spiritual God ,这就是我给您画的身躯,彻底完成!”丹青族old man 最后一笔画完,身体瞬间倒退,速度in this brief moment 拼命爆发,猛地逃走。

  Spiritual God 手指传出振奋狂喜的波动,向着身躯冲去,飞速融入中,all around 的禁制也随之剧烈摇晃,出现松动。

  Xu Qing in this brief moment 动了。

  他身体轰的一声飞出枯萎的太阳遗骸,冲着另一个方向全速狂奔,借助禁制松动,全力爆发,直接穿透。

  丹青族old man 一样这般,二人迅速逃遁中,脑袋与石狮子也疾驰冲出。

  而Spiritual God 手指,此刻无暇去理会他们,祂正spare no effort 的融入身躯,自身越来越小。

  可以看到祂的指身长出无数的肉芽,形成数不清的肉丝,飞速的钻入身躯。

  在祂的努力下,这身躯眼皮开始抽动,似乎要睁开。

  all around 扭曲的模糊越发强烈,风暴滔天轰鸣时,随着最后一条肉丝钻入这丹青族所画身躯内,其眼皮终于睁开。

  可就在这身躯双目开阖的瞬间,one after another 裂缝突然在其身上出现,飞速的蔓延,直至覆盖全部区域,随着Heaven-shaking, Earth-shattering cry ,响彻云霄的rumbling sound 回荡这身躯,竟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崩溃爆开!

  巨大的波动,向着all around 横扫。

  一声凄厉的嘶吼,也从这升腾的尘埃里传出,带着疯狂,带着愤怒,扩散无尽范围。

  所过之处,脑袋与石狮子,砰的一声爆开。

  远处的丹青族old man ,也被冲击的身体模糊,出现消散之意,可他并未惊恐,而是神情浮现遗憾,心底喃喃。

  “还是无法控制Spiritual God 吗,可惜了这么一个好机会啊,罢了罢了,现在还是逃命要紧。”丹青族old man secretly sighed ,可口中却传出激昂的大吼。

  “Lord Spiritual God 莫慌,小的给你准备的可不是一具身躯,是二具啊!”

  “一具是画的,一具是真的,所以他们一模一样,您可以去试试另一具!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