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m On Immortal Court Chapter 206

2023-02-09

  1 month later 。

  一道遁光moved towards 广Origin Immortal 岛的方向飞了过来。

  高空中,一道silhouette 遥望着朝他高速飞来的遁光,正是广元子。

  “Senior Brother Wang !”

  遁光停下,广元子当即朝面前之人笑着拱手。

  来者不是旁人,正是Immortal Dawn Sect 新晋Nascent Soul Cultivator ——汪玄剑。

  汪玄剑看了广元子身后被浓雾笼罩的广元岛,said with a smile :“广元Junior Brother ,这就是你的道场?”

  “正是。”

  广元子nodded ,“Senior Brother Wang ,请。”

  “好。”

  汪玄剑跟在广元子身后,直接穿过遮掩广元岛的迷阵,飞进了岛屿。

  进入广元岛,汪玄剑不禁感慨:“外界都传言你的广元岛是何等immortal family Secret Realm ,didn’t expect 只是这样一座小岛。”

  说着,汪玄剑不禁疑惑道,“trifling 小岛,Junior Brother 此前何故将其隐匿起来呢?”

  “不瞒Senior Brother Wang ,我这岛内确实有些秘密。”

  ”oh?”

  见汪玄剑面露疑惑之色。

  广元子said with a smile :“Senior Brother Wang ,你且随Junior Brother 来。”

  说罢,广元子引着汪玄剑,moved towards 广元岛新城方向飞去。

  片刻。

  二人便站在新城的高空。

  “这是.”

  以汪玄剑Nascent Soul 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自然一眼便看出,眼前这座城市内居住的全都是纸人。

  “纸人傀儡?”

  “不完全是纸人傀儡,”

  广元子摇摇头,“Senior Brother Wang 想必也知道,五方界不论是凡人还是cultivator ,死后Divine Soul 皆不入轮回,而是消散于Heaven and Earth 。

  因此,我在来到Jade Essence Water Territory 后,就萌生了一个让凡人Divine Soul 与傀儡相结合的方法,我以纸人傀儡赐予这些凡人新的生命,作为回报,他们则为我耕种spirit farm 。

  这也是Junior Brother 此前在Jade Essence Water Territory 最大的财货来源。”

  听到这,汪玄sword heart 中顿时一暖。

  他知道,广元Junior Brother 连自己赚取cultivation 资源的产业都对他知无不言,可见对他这个Senior Brother 无比信任。

  “利用傀儡种植spirit farm ,”

  汪玄剑nodded ,“此前门内spirit farm 司也有cultivator 提出过这种方法,只是后来此事却被掌教亲口否决了,广元Junior Brother 知道为何吗?”

  广元子面露沉thoughtful expression ,随即摇头道:“不知。”

  “掌教说,若spirit farm 司往后都用傀儡种植spirit farm ,那替我Immortal Dawn Sect 种植spirit farm 的大量spirit plant 夫该如何安置?”

  听到这话,广元子不禁对姜衍肃然起敬。

  身为Immortal Dawn Sect 掌教,堂堂Nascent Soul Late Stage Great Cultivator ,居然还能考虑到最底层的Qi Refinement Realm cultivator 利益,这种人在cultivation world 太罕见了。

  “掌教宽仁!”

  “是啊,掌教Senior Brother 太宽仁了。”

  谈到姜衍,汪玄剑这位Immortal Dawn Sect 新晋Nascent Soul Cultivator ,也是由衷的感到敬佩。

  不只是敬佩他的cultivation base 和实力,更敬佩他身处高位,仍有一颗对底层cultivator 的仁厚之心。

  广元子听话知意。

  他知道,汪玄剑this remark ,除了告诉他Immortal Dawn Sect 不愿用傀儡种植spirit farm 的原因外,还在告诫他,切勿将纸人傀儡耕种种田的规模无限度扩大。

  因为一旦广元子将纸人傀儡种植spirit farm 无限扩大,势必会给整个Lan Province 带来巨大的动荡。

  设想一下,若是Lan Province 境内的spirit rice 全都由纸人傀儡耕种了,那Lan Province 最底层的cultivator 该如何自处?

  毕竟,Qi Refinement Realm spirit plant 夫才是整个cultivation world 数量最多的群体。

  而Qi Refinement Realm cultivator cultivation ,不仅仅只是依靠spirit rice 就行的,除了spirit rice 外,spirit talisman 、cultivation cultivation technique 、Magical Artifact 等等,全都需要Spirit Stone 购买。

  一旦没有了Spirit Stone 收入,这些底层的Qi Refinement Realm spirit plant 夫连cultivation 都困难。

  届时,当真只是肥了广元子一人,却苦了所有Lan Province 底层cultivator 。

  “Senior Brother Wang 放心,Immortal Dawn Sect 对待Lan Province 底层loose cultivator 的态度,我都看在眼里,不瞒Senior Brother ,Junior Brother 我也正是因为Immortal Dawn Sect 对待loose cultivator 的态度,这才选择来Lan Province cultivation 。”

  广元子said resolutely ,“我当初之所以选这么一座小岛种植spirit farm ,就是没有继续扩张的意思。

  实际上,Junior Brother 我最近正在研究让纸人傀儡Alchemy Technique 。”

  ”oh?”

  汪玄剑顿时来了兴趣,“纸人傀儡pill concocting ?Junior Brother 可真是奇思妙想!”

  Spirit Pill 市场不同于spirit rice 市场,波及到的cultivator 要少得多。

  而且Spirit Pill 素来就供不应求,不仅是Lan Province 如此,整个Great Qian 乃至五方界,都是如此。

  广元岛若真在纸人傀儡pill concocting 上开辟出一条道路,对Lan Province 乃至整个Great Qian 都是一件好事。

  当然。

  汪玄剑也清楚,纸人pill concocting 绝非那么容易的。

  其实仔细想一想就知道,对Pill Refinement Master 来说,pill concocting 的基础是什么?

  不是alchemy talent ,而是spiritual medicine !

  cultivator alchemy talent 的高低,只是决定其pill concocting 效率的高低。

  若是哪个势力敞开了spiritual medicine 去供应一位cultivator pill concocting ,就算是头猪,炼千遍万遍丹,也学会该如何炼制一炉Spirit Pill 了。

  只是这样做,完全是浪费资源。

  五方界虽广,但资源也不是无限的,这样浪费资源,别说Immortal Dawn Sect ,就是拥有一整座Spirit Sea 的Holy Land 也耗不起。

  话说回来,广元子的纸人傀儡如何pill concocting ?

  这些纸人傀儡甚至生前连cultivator 都不是,哪能比得过Immortal Dawn Sect 精挑细选的pill concocting 天才?

  就算这些纸人傀儡都是pill concocting 天才,spiritual medicine 问题广元子又如何解决?

  将这些问题全都解决了,也仅仅意味着广元岛在Spirit Pill 市场初步站稳脚跟,想要发展壮大,还差得远。

  退一万步,广元岛真的在Lan Province Spirit Pill 市场上发展壮大了,未来还可以将通过丹盟将Spirit Pill 售往Great Qian 各地,以提升整个Great Qian 的底蕴。

  如今Great Yuan 对Great Qian 步步紧逼,若非Great Qian 克制,以及Holy Land 的威望,两国早就大打出手了。

  若是广元岛真的能在纸人傀儡pill concocting 上做出一些成就来,对Immortal Dawn Sect 乃至整个Great Qian 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见汪玄剑对纸人pill concocting 感兴趣,广元子said with a smile :“我也只是有此想法,不过纸人pill concocting 对spiritual medicine 的消耗太大,远不如cultivator pill concocting 的损耗低。

  此法究竟能不能成,还是两说,若还是不成,Junior Brother 我也只能乖乖在灵酒市场倒腾一二,赚点汤水了。”

  “你呀,”

  汪玄剑听到这话,笑着手指广元子,“你可知我揣着你的这些宝贝,一路上连Dao Heart 都动摇数次吗?”

  “怎么,Senior Brother 还惦记我的treasure 不成?”

  广元子玩said with a smile 。

  “你若换取的是Profound Spirit 液,那还真保不准。”

  汪玄剑laughed ,随即取出一个storage bag 和一个Spirit Beast Bag ,递到广元子手中。

  看到汪玄剑递来的两个布袋,广元子内心顿时一片火热。

  广元子接过storage bag 和Spirit Beast Bag ,Divine Consciousness 一扫,发现他兑换的treasure 全都在内,随即一挥衣袖,取出整整三十枚灵核。

  汪玄剑看着漂浮在他面前的灵核,神色如常的将其收入Universe Ring 中。

  做完这一切,汪玄剑said resolutely :“广元Junior Brother ,东西既然都送到了,Senior Brother 就此告辞!”

  “这”

  见广元子还想挽留,汪玄剑said with a smile :“我如今身负Heavenly Hub Island 巡查之职,不宜久离immortal island ,下次Junior Brother 来我府上,Senior Brother 必扫榻相迎。”

  听闻这话,广元子也就不再挽留,拱手道:“Senior Brother 慢走。”

  “告辞!”

  说罢,汪玄剑化作一道遁光,飞离了广元岛。

  目送汪玄剑离去,广元子遁light flashed ,返回了他所居住的凌霄宫。

  凌霄宫道场。

  广元子再次回到了一个月前孵化third rank 血火蚁的道场。

  广阔的道场上,地面满是坑坑洼洼的残迹,这些坑洼的残迹中,还有点点black 的浆点,这是血火蚁血液混合了灰尘后形成的泥垢。

  来到道场后,广元子先是用Celestial Grotto 彻底Divine Ability 检查一番。

  确认无人窥视此处,广元子一挥手,将血火蚁蚁后从Spirit Beast Bag 中放了出来。

  刚露面,血火蚁蚁后就发出如释负重的嘶鸣。

  很显然,对于体型庞大的fourth rank 血火蚁蚁后而言,待在Spirit Beast Bag 中并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但眼下广元子暂时也没有好的地方安置它,就只能将其放在Spirit Beast Bag 中。

  放出血火蚁蚁后。

  广元子并没有查看他花二十枚灵核换取的虚空之银,而是直接从汪玄剑送来的Spirit Beast Bag 中,取出了一头Second Rank monster beast ——利刃鬼母。

  成年的利刃鬼母,其体型呈伞状。

  由于利刃鬼母常年生活在Sea Territory 深处,骤然暴露在空气中,对眼前的环境格外不适。

  广元子打量着被他用造化Immortal Qi 摄在半空的利刃鬼母,shook the head :“姜掌教有心了,居然选了一只幼年的利刃鬼母。”

  相较于成年体的monster beast ,利刃鬼母的幼兽要好驯服得多。

  只是利刃鬼母的成年体型十分庞大,若是完全展开,体型可达百米以上,不比fourth rank 的血火蚁蚁后体型小到哪去。

  哪怕眼前这只利刃鬼母是幼兽,其体型也达到了十米直径。

  与广元子相比,俨然是一个huge monster 。

  但就是这样一个huge monster ,却被广元子轻松抓在手中,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由于是Second Rank monster beast 的幼兽,Immortal Dawn Sect 也没有用特殊手段限制它。

  利刃鬼母的时间之毒虽然terrifying ,但此物行动极为缓慢,对Golden Core cultivator 的威胁程度几乎为零。

  以广元子的实力,想要拿捏它,显然是件轻松至极的事情。

  广元子一边抓着利刃鬼母,一边对血火蚁蚁后道:“你能吞了它吗?”

  说着,他看了眼血火蚁蚁后的嘴鄂。

  虽说血火蚁蚁后的体型达到百米以上,但它的嘴巴还没有达到能够吞下直径十米猎物的程度。

  听到广元子的问题,血火蚁蚁后迫不及待replied :“这头monster beast 只是Second Rank 幼兽,我一口就能吞了它。”

  听到这话,广元子也不再说什么,直接放开了对利刃鬼母的控制。

  next moment 。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只见血火蚁蚁后直接张开大嘴,利刃鬼母便不受控制的朝它嘴鄂位置飞了过去。

  奇怪的是,这头利刃鬼母在靠近血火蚁蚁后嘴鄂的过程中,体型居然在不断缩小。

  最后,这头Second Rank 利刃鬼母,直接被血火蚁蚁后整个吞了下去。

  “这就是吞噬天赋吗?”

  广元子看到将Second Rank 利刃鬼母生吞的血火蚁蚁后,muttered 。

  好在人类cultivator 没有bloodline 天赋之说,否则将来遇到人类cultivator 拥有变态的bloodline 天赋,广元子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心动。

  至于吞噬monster beast ,广元子心里没有任何负担。

  fourth rank 血火蚁蚁后吞噬trifling 一只Second Rank monster beast ,很快便掠夺了对方的bloodline 天赋。

  见血火蚁蚁后重新睁开scarlet 的眼眸,广元子急切道:“Insect Empress ,如何?”

  “味道一般,感觉都是水,没有肉味。”

  hearing this ,广元子helplessly said :“我问的不是味道,我是问bloodline 天赋!”

  “hehe ,”

  Insect Empress 发出嬉笑的声音,“主人,我现在已经拥有两项天赋,分别是火毒和Power of Time !”

  “Power of Time ?”

  广元子皱起眉,“不是时间之毒吗?”

  “不是时间之毒,我吞的这头monster beast ,就是掌握了Power of Time !”

  说到这,血火蚁蚁后有些庆幸道,“幸亏主人你抓到的这头monster beast 乃是幼体,若是成年体,我恐怕很难剥离它的bloodline 天赋。

  这头monster beast 的实力虽弱,但它的bloodline 天赋来头却极大!”

  “来头极大?”

  广元子心中微微一动,“你知道它的来头?”

  “不知道,”

  Insect Empress paused ,“但我的bloodline 记忆告诉我,这个bloodline 天赋非同小可。”

  废话!

  广元子有些无语。

  若利刃鬼母的bloodline 天赋弱,他怎会选择对方。

  广元子想来,或许是它祖上混杂了某种厉害monster beast 的bloodline 了吧?

  不过让广元子感到奇怪的是,利刃鬼母的bloodline 天赋居然不是时间之毒,而是Power of Time 。

  一字之差,其中的意义可决然不同。

  或许是利刃鬼母生活在无尽Sea Territory 深处,外加此monster beast 身上也没有什么能够提供给cultivator cultivation 的材料,这才导致它们极少被人类cultivator 捕杀。

  也正因此,人类cultivator 对它的了解不算太多。

  以至于万妖图谱上将它的bloodline 天赋都判断错了,以为它就只有令cultivator life essence 大减this 能力。

  想到这,广元子当即命令道:“Insect Empress ,孵化third rank 血火蚁!”

  “是,主人!”

  听到广元子的命令。

  Insect Empress 当即开始孵化全新的third rank 血火蚁来。

  跟之前孵化的那一只third rank 血火蚁相比,新孵化的third rank 血火蚁,将多出一种名为Power of Time 的bloodline 天赋。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