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Senior Pang ,真的是你!”

Dian Wei 看着身穿灰衣的老者,一眼认了出来,确实是庞九平无疑。

不是Mu Bingqing 假扮的。

人的容貌可能变化,但眼睛是变化不了的。

Dian Wei 心细如发,见过庞九平的眼睛,也见过了Mu Bingqing 的眼睛。

而且,他注意到Mu Bingqing 变化成席风山前后,对比一下,她全身上下只有眼睛没有太大的改变。

所以,此时此刻,Dian Wei 能够非常确定眼前这人是庞九平。

Senior 眼睛里那份沧桑,作假不了。

Dian Wei 目光一瞬不瞬盯着庞九平,心头震撼莫名。

实话说,要不是亲眼目睹这位身穿一袭灰衣的老者,蓦然从凤珠的影子里冒出来。

Dian Wei 对凤珠刚才说的话,其实是半信半疑的。

毕竟,太玄乎了。

但这一刻,庞九平却对Dian Wei 的话充耳不闻,眼睛始终盯着持剑而立的凤珠,那眼神里弥漫着的全是狂热之色。

如果不是大家已经知道庞九平找凤珠是为了比试Sword Art ,此情此景……

只怕,任何人都会以为庞九平是一个色魔,要对凤珠做什么坏事呢。

“姓庞的,莫要bully intolerably 。”

凤珠脸色瞬间苍白了几分,看着庞九平不寒而栗,额头上迅速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子。

庞九平嘴角咧开,缓缓地拔剑出鞘,重复了那句话:“我们,用剑说话吧。”

Shua!

这时候,Su Wanqing 立刻body flashed ,与凤珠并肩而立。

她身上明明没有携带任何兵器,但此刻手上却多出一把short blade ,状若柳叶。

Dian Wei 目光闪烁了下,Su Wanqing 那把刀,应该是藏在了她的袖子里。

Su Family 的martial arts ,名叫《七旋真斩》,正是一门Peerless Blade 法。

Su Wanqing 横刀而立,微微眯眼道:“Senior Pang ,我们谈谈怎么样?”

庞九平斜了Su Wanqing 一眼,看了眼她手里的柳叶刀,表情越发癫狂:“刀剑不分家,很好,很好,我们用剑说话吧。”

Su Wanqing coldly snorted and said :“你要是输了,有种别跑。”

“hahahaha !”对此,庞九平置若罔闻,大笑着提剑一冲而来。

Su Wanqing 和凤珠心有灵犀,极有默契的配合起来,one blade one sword 围攻庞九平。

“strong wind and swift rain !”

凤珠深深知晓庞九平的厉害,at first 便倾尽所有力量,直接施展出Wind-Rain Sword Technique 的最强杀招,毫不保留。

只见,long sword 绵密无穷,攻防兼备,进攻时犹如strong wind and swift rain 打芭蕉,防御时好似一把雨伞撑开,密不漏风,水泼不进。

另一边,Su Wanqing 也非常凶悍。

嚯嚯嚯……

short blade !在她手上催劲交劈,密集blade glow 锋锐无匹,给人一种cuts the heavens splits the earth press forward 的fearless imposing manner 。

七旋真斩,这门Blade Technique 极有特点。

cultivation 之人在体内练出one after another 奇异的“旋劲”,施展杀招所耗用的劲力较少,formidable power 却极大,故而刀势连绵无尽,刀刀致命。

二女了解彼此,配合起来相当娴熟,一左一右夹击庞九平。

恍惚间,凤珠仿佛summon 来strong wind and swift rain 倾盆而下,笼罩向庞九平,而Su Wanqing 就像是一个隐蔽的assassin ,穿梭在wind and rain 中,用最犀利very ruthless 的刀子杀人不偿命,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这二女联手,不可小觑!

然而……

她们的对手是已经发疯的庞九平!

这位灰衣老者,人是疯了,但Sword Art 更加疯狂!

诡异的是,他的Sword Art 毫无章法,给人一种很随意,见招拆招的感觉。

“haha ,一sword light 寒十九洲!”

庞九平轻轻拨转sword edge ,划过一道妙不可言的轨迹,便轻松荡歪卸开了凤珠拼尽全力的一剑。

随即,他又冲着Su Wanqing 抖了一个剑花。

霎时间,sword glow 闪动如恶蛟出海,缠绕包围Su Wanqing 的柳叶刀,不断绞割,一下逼退了Su Wanqing ,打断了她press forward 的攻势。

二女每次酝酿出大招,总是被庞九平打乱节奏,无功而返。

这三人同为Level 9 Pagoda ,一打起来,却是the difference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庞九平像是一个Sword Art 如神的sword saint ,Su Wanqing 和凤珠更像是花拳绣腿,拙劣得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看到了么,这才是Sword Art !”

庞九平癫狂大笑,一招一式do as one pleases ,打得二女落入下风。

“拼了!”

凤珠clenched the teeth ,long sword 之上骤然迸射white light ,化作一道白虹迅疾无比的刺向庞九平的胸部。

“白虹贯日?”

庞九平curl one’s lip ,face revealed disdain 之色,不退反进,潜身滑沉,sword shadow 席卷凤珠左下侧腰。

这个瞬间,凤珠寒毛卓竖,仿佛被庞九平抓住了剑招上的弱点,遭到了致命反击。

Shua!

cold light flashed !

凤珠站在庞九平身前,整个人都僵住了,她的腰带崩断开来,缓缓垂落。

庞九平一字一顿道:“白虹贯日,到了你手里,简直一文不值。”

然后,他横剑抵在了凤珠的脖子上。

“剑,不是这么用的。”

“你,不配用剑!”

说罢,庞九平眼神里涌现出莫大的killing intent ,一剑抹了凤珠的脖子。

“Don’t!”

Su Wanqing 大惊,掠身抢救,但她刚被庞九平一剑震开,救人已然不及。

就在此时,一只手斜刺里探出,抓住了庞九平的sword edge 。

“Senior Pang ,够了。”Dian Wei 淡淡开口。

庞九平用力抽动sword edge ,但他的剑落在Dian Wei 手里,被一股giant strength 压制,愣是completely motionless 。

“你,我好像见过你……”

直到此刻,灰衣老者这才认真看了看Dian Wei ,脸上表情有了变化。

Dian Wei 挑眉道:“我是Dian Wei ,你不记得我了吗?”

“Dian Wei ,啊!我想起来了,你是Dian Wei Young Master !”

庞九平complexion changed ,少了几分癫狂和戾气,恢复了几分清明之色,“怎么,你还没有找到出口吗?”

Dian Wei frowned ,难道庞九平以为自己还在异常地域里?

他打了一个shivered ,连道:“是啊,我还没有找到出口,出不去了,你呢?”

“我,我……”

庞九平脸上渐渐浮现出幸福和疯狂之意,激动的喊道:“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Dian Wei :“你找到了什么?”

庞九平仰起头,癫狂大笑:“剑的真谛!haha ,我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最强Sword Art !”

Dian Wei 略默:“你在哪里找到的?”

“在哪找到的?”庞九平忽然警觉,“你问这个干什么,难道……”

他的表情一点点凶厉起来。

“难道你也想要?不,那是我的Sword Art ,只属于我一个人,只有我有资格拥有它!”

roar 中,他的long sword 一震。

Dian Wei 立刻感觉到一股诡异的劲力透过sword edge 传递而来,然后被他攥住的sword edge 骤然变得无比润滑,从他手里滑脱了出去。

Shua!

庞九平sword edge 一转,以极快的速度劈砍向Dian Wei 的脖子。

“好快!”

Dian Wei saw a flash ,那sword edge 已经来到了他的脖子三寸处。

好在,他反应极快,啪的一掌荡开了sword edge 。

紧接着,手掌探出,五指自上而下一抓而去。

刺啦!

Dian Wei 撕裂开庞九平的护体劲力,使得庞九平整个胸部暴露开来。

“咦,这是骨劲……”

庞九平顿时turn pale with fright 。

Bone Forging cultivation ,其实是非常缓慢的。

Martial Artist 从领悟Visualization Picture 获得cultivation technique inheritance ,到一次次断骨、滋补、修复,整个过程漫长而艰难。

Ice-Fire City 中,一个个Martial Dao 家族培养出了很多young talent ,比如Su Wanqing ,凤珠,Zhu Benyuan and the others ,他们全是a giant amongst men ,年轻一辈的well-known figure 。

但他们还太年轻了。

即便是他们当中最优秀那几个人,依然处在Body Metamorphosis Realm 阶段,cultivation base 最高的不过是Level 9 Pagoda 。

哪怕有人已经开始Bone Forging cultivation 了,但要想取得一定的进展,那也是相当不容易的。

甚至可以这样说,Bone Forging 阶段的cultivation ,没有时间上的累积是绝对不行的。

正因此,Bone Forging powerhouse 的年龄小不了。

youngster 当中出现Bone Forging powerhouse ……

除开那些bloodline 浓郁的Aristocratic Family 子弟,以及获得Heaven and Earth Treasure 滋养的天才,野生的基本是as rare as phoenix feathers and unicorn horns 。

Dian Wei 已经晋升Bone Forging Realm 界了?!

庞九平从癫狂中恢复了一丝理智,但这一刻,不容他多想,Dian Wei 下手ruthless 。

一拳捣在了庞九平的胸口上。

巨大而terrifying 的力量冲击在血肉之躯上,恐怖的骨劲贯穿了胸口。

庞九平身上的灰衣爆炸般破裂开来,一片片四散飘荡。

ka ka ka ……

这个刹那,庞九平听到了体内传出胸骨破裂的声响,internal organs 遭受了难以承受的冲击。

他浑身剧烈震颤的倒飞出去,人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然后wa’ed ,一口带着内脏碎片的血液喷了出来,血洒天空。

Dian Wei 一拳捣出之后,立刻掠身奔了出去。

在庞九平落地之前,一把捏住了老者的脖子,将庞九平高高举在了in midair 。

“this time ,你逃不掉了吧?”

Dian Wei coldly smiled 。

庞九平喘着粗气,表情扭曲,每一次呼吸都牵动伤势,让他无比痛苦。

见此情形!

Su Wanqing 明眸瞪大,一脸look of shock 。

凤珠也是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absolutely didn’t expect Dian Wei 已经Bone Forging 了。

Dian Wei 看着庞九平,indifferently said :“Senior Pang ,你的Sword Art merely this 嘛。”

“你说什么,merely this ,cough cough cough ……”

庞九平吐血再吐血,“你可以侮辱我,但你不可以侮辱我的Sword Art 。”

Dian Wei :“你的Sword Art 就是垃圾,送给我都不要。”

庞九平:“你talk nonsense ,我的Sword Art 是无敌的,它代表着sword dao 的真谛,sword dao 的终极!”

Dian Wei :“哦,那你怎么输给我了?”

庞九平:“是啊,我为什么会输呢?一定是什么东西,影响了我sword drawing speed ,会是什么呢?女人!一定是女人!我这辈子醉心于Sword Art ,却因为喜欢上了一个女人浪费了青春年华,我好后悔啊,我就不该娶那个女人为妻。”

他挣扎起来,“你等着,等我回去杀了她,我的Sword Art 就完美无缺了,我一定能打败你的。”

Dian Wei 彻底无语了:“这么垃圾的Sword Art ,到底是谁教给你的?”

大受刺激的庞九平嚷道:“真佛!我遇见了真佛,我听到了真佛的声音,真佛传授给了我Supreme 的Sword Art !冷血绝情,杀戮一切,才是Supreme 的sword dao !”

Dian Wei 心里咯噔一下:“你见到了真佛,在哪里?”

庞九平:“在周府书房下面的地下密室里,真佛就在那里,不信你自己去看。”

Dian Wei breathes deeply :“你,是不是看到了那本书?”

庞九平:“没错,我在那本书上看到了我一直苦苦寻找而不得的终极Sword Art ,hahaha ,我必将成为一代sword saint ,unrivalled throughout the world !”

Dian Wei 瞬间面沉如水。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一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