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有一个谜团,始终困扰着Dian Wei 。

如果说Mu Bingqing 杀死席风山是为了灭口,那席风山又是怎么回事?

席风山也看过那本血书,上面记录了周士南的疯狂之举以及他的前世今生。

那么,在他知晓了Mu Bingqing 的秘密之后,为什么还要主动约见Mu Bingqing ?

敲诈勒索?

席风山一个外地人,在Ice-Fire City 中没有势力,没有靠山,就想搞事?

这不是作死吗?

简直跟白送无异!

席风山只要有点脑子,就该清楚惹上这种事,惹上Mu Bingqing 这种人,必然会招来killing disaster 。

问题是,就是如此愚蠢的事,席风山愣是unfathomable mystery 的干了。

Mu Bingqing 特意解释过,席风山是贪慕她的美色,这才找上她的。

Mu Bingqing 是绝色美人,这点毋庸置疑。

但试问,当你知道Mu Bingqing 是周士南的一半,你心里会没点膈应?

那种女人你也敢惹?

就算你认为自己惹得起,你玩得起吗?

席风山是一个狂热的adventurer 。

从他个人的过往来看,这人特别喜欢冒险,经常出入各种异常地域,乐此不疲的。

也就是说,席风山是一个有异常hobby 的人,但没有迹象表明,他特别好色。

当然,Dian Wei 也怀疑过,色字头上a saber ,有可能席风山就是特别喜欢Mu Bingqing ,为爱疯狂了一把。

这种probability 是存在的,但微乎其微。

还是那句话,但凡席风山有点脑子就不会干这种蠢事。

于是,Dian Wei 心里一直有一个疙瘩没有解开,席风山到底怎么了?

直到这一刻!

他终于可以确定,席风山确实出了问题。

他的脑子坏掉了!

看过了那本血书的席风山,与被Dian Wei 捏住脖子的庞九平一样,心智早已不正常了!

换言之……

任何看过那本血书的人,心智都必然会受到影响!

最终下场,就如同遇到了那个和尚无了的周士南一样,就像庞九平这样,走向彻底的疯狂!

“我,也应该发疯的……”

Dian Wei 确实本该如此。

但或许是因为他的Yin God 格外强大,抵抗住了那种不可名状的影响,保住了心智。

“在我看那本血书的时候,确实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力量在侵袭我的身心。”

Dian Wei 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Mu Bingqing 从始至终没有对他和庞九平露出一丝killing intent ,也没有做什么任何出格的事情。

为什么?

不是她好心,不是她没有阴谋,而是她根本没有必要做什么。

在她眼中,Dian Wei 和庞九平都是必然会发现那本血书,必然会发疯的人!

后院之中,夫人是一个vortex 中心,会把周遭的男人都吸引过去。

那么书房呢?

那个祭坛建立地下密室之中,地下密室又位于书房之下,二者是连通的!

于是!

血书,也是一个vortex 中心!

也就是说,任何进入书房的人,最终必然会被那本血书吸引过去,必然会进入地下密室发现那个祭坛,也必然会看到那本血书!

而见到血书的人,也就是发现Mu Bingqing 秘密的人,下场不言而喻,全部要发疯!

Mu Bingqing 根本不用亲自动手,因为结果已经注定,Dian Wei 和庞九平必将不得好死。

反过来说,没有进入书房的人,比如沐氏叔侄,大胡子siblings ,他们自然没有机会看到那本血书,也就impossible 知晓Mu Bingqing 的秘密。

Mu Bingqing 自然也就没有必要杀死他们。

“从我和庞九平进入书房那刻起,在Mu Bingqing 眼中,我们两个其实已经是死人了。”

Dian Wei 抿了抿嘴唇,手上猛地用力。

咔chi!

庞九平的脖子剧烈扭转断掉。

杀了灰衣老者之后的Dian Wei ,直接释放出Nihility Fire Strength ,焚烧!

hu hu hu!

熊熊烈火凶猛冒出,迅速将庞九平烧成一个火人,化为灰烬。

见此一幕!

Su Wanqing 和凤珠对视一眼,不由得let out a long sigh of relief ,如释重负。

“Young Master Dian ,你刚才提到了‘那本书’,到底是怎么回事?”Su Wanqing 略默,问道。

Dian Wei 从沉思中转过头,此刻他心头迅速了有了计较。

if others didn’t offend me ,i will not offend others !

这是Dian Wei 为人处世的原则。

Mu Bingqing 没有直接冒犯过Dian Wei ,正因此,Dian Wei 也没有对她怎么样。

但这时候,Dian Wei 已经非常清楚的确定,只要Mu Bingqing 从异常地域里出来,发现Dian Wei 没有疯掉,那她的必杀灭口名单上,便一定会出现Dian Wei 的名字。

于是,Dian Wei 叹道:“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假冒席风山的人是谁么,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那人是Mu Bingqing 。至于我刚才提到的‘那本书’,则牵扯到一个关于Mu Bingqing 的terrifying 秘密。”

“Mu Bingqing ?!”

Su Wanqing 和凤珠错愕不已,怎么都didn’t expect 这件事居然会牵扯到沐氏那位Heaven’s Proud Daughter 。

太令人意外了!

Dian Wei 看了看二女:“你们跟Mu Bingqing 熟不熟?”

凤珠:“不太熟,Mu Bingqing 不是我们的朋友。”

Su Wanqing nodded :“尽管我和Mu Bingqing 经常被人放在一起比较,但我们其实很少打交道,只在某些场合见过几次,甚至没有怎么聊过。”

Dian Wei 了然。

毕竟人家是一半的周士南转世重生,跟一群brat 玩不到一块去也很正常。

Dian Wei 缓缓道:“那本血书是周士南所写,诡异莫测,能影响人的神智,庞九平之所以发疯,应该与此有莫大关联。”

Su Wanqing 和凤珠安静听着。

Dian Wei :“周士南在书上宣称,他接触过一个‘真佛’,从‘真佛’那儿获得了‘长生之秘’,须得找一个未出生的婴儿……”

随着Dian Wei 娓娓道来!

Su Wanqing 和凤珠听得complexion changed 再变,尤其是,一听到周士南转世重生为了Mu Bingqing !

二女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简直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吓得不轻。

“Mu Bingqing ,她,她……”

Su Wanqing 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乍然发现一个与她齐名的奇女子,居然深藏如此terrifying 的秘密,着实让她有点发懵。

凤珠则有些将信将疑:“这种事可能吗?真佛,我倒是在一些ancient book 上看到过,但那只是illusory 的传说,难道真佛,真的存在不成?”

Dian Wei 摊手道:“实话说,尽管我知道Mu Bingqing 的秘密,但我手上没有任何证据,true or false 全是我的一面之词,你们信我或者不信,我都可以理解。

要说可能存在的证据,那便是Mu Bingqing 的身世,她应该不是沐氏clansman ,而是周士南和他的younger sister 乱伦生下的child 。”

此话一出!

二女又是呼吸凝滞。

她们没有亲眼见过那个祭坛那本血书,骤然间听到如此劲爆的消息,一时间有些消化不过来。

沉默半晌,Su Wanqing 明眸一闪:“我相信你的话,这种事实在太过离奇,除非你弄错了,不然我觉得你没有拿这种事撒谎的必要,不是吗?”

Dian Wei :“此前我一直无法确定一些事,曾建议过你抓捕冒牌的席风山,直到今日再见到庞九平,我终于clear comprehension 了一切。现在,你也知晓了Mu Bingqing 的隐秘,应该重新考虑一下要不要抓捕她了。”

Su Wanqing pondered then said :“兹事体大,我要与家里人商议之后再做决定。”

二女谢过Dian Wei 相助之恩,告辞离去。

“Mu Bingqing 太邪门了,我得找一个人帮帮我。”

Dian Wei 略一沉吟,迅速离开Ning Mansion ,乘坐carriage 直奔Mu Residence 而去。

这是他踏入Bone Forging Realm 之后,第一次离开Ning Mansion 。

哪想到……

他人一来到外面,没走出多远,徒然间被一阵冷风吹到,浑身冻得顿时打了一个哆嗦。

要知道,他坐在carriage 之中,而且以他的cultivation base ,以及Nihility Fire Strength 的加持,什么冷风都impossible 吹得他感觉到冷的。

而且特别诡异的是,他其实不是全身都冷,只有双手部位特别冷。

此外,车夫居然没事,carriage 的车帘也没有飘起,那股冷风从哪儿来的?

“Not good !”

Dian Wei 心头一凛,察觉到不对,赶紧返回Ning Mansion ,去找Bao Zishou 请教。

“感觉到一阵风,吹得你的双手很冷?”

hearing this ,Bao Zishou 挑了挑眉,渐渐露出look of shock ,“小韦,难道你的双手已经Bone Forging 成功了?”

Dian Wei 讶异道:“你怎么知道的?”

Bao Zishou :“我当然知道,所有晋升Bone Forging Realm 界的人都知道。那股冷风,乃是只有我们Bone Forging 才能感知到的‘阴风’,也是一种异常。”

Dian Wei :“阴风,异常?”

Bao Zishou nodded :“Martial Artist 晋升Bone Forging Realm 之后,不但双眼能够看到更多的异常,而且骨头也变得更加敏感,能够感知到一些独特的异常。

要知道,异常也分为很多种,有些是naked eye 可见的,有些则是不可见的。

一些类似自然现象的异常,比如阴风,便是naked eye 不可见,但Bone Forging 可以感知到的。

这种阴风几乎everywhere ,无从判断它们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离开,碰上了算你倒霉。”

Dian Wei frowned :“阴风是完全看不见的吗?”

Bao Zishou :“倒也不能这么说,自然的风ordinary person 也是看不见的,但我们可以观察天上的云朵运动,树叶的抖动,以及地上的尘土等现象,从而预判到要起风了,风向如何。

阴风也是如此,通过观察某些特定的现象,也是可以预判到哪里有阴风的。”

Dian Wei 精神一振:“比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