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Bao Zishou :“阴风浓烈的地方,光线必然晦暗,气息也比较浑浊,这是我们naked eye 能够看到的。此外,你的听觉如何?”

“听觉?什么意思?”

Dian Wei frowned 。

Bao Zishou :“阴风怒号!阴风刮来的时候,必然伴随着wail like ghosts and howl like wolves 之音,像是女人的哭泣呜咽声,wu wu 的,听着特别渗人,而且隔着很远就能隐约听到,现在的你能听到吗?”

Dian Wei 摇摇头:“这倒没有。”

Bao Zishou :“嗯,等你耳朵部位的骨头强化之后,一定能听到的。”

Dian Wei 明白了。

阴风如同所有的异常一样,一旦你能够感知到它,它便会对你造成危害。

而且,一个人的实力越强大,感知得越清楚,伤害也就越大。

反之,那些感知不到的人反而屁事没有。

Dian Wei :“风入骨髓,那我们Bone Forging 怎么防御阴风?”

Bao Zishou 摊手道:“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及时躲开或者硬抗。”

Dian Wei :“硬抗的话,身体会受到损伤吗?”

Bao Zishou :“一般强度的阴风,只会让你感觉冷飕飕的,甚至冷入骨髓那种,难受是一定的,但不会留下什么terrifying 的损伤。

甚至,如果你时常被阴风吹吹,equivalent to 加强了锻炼,反而能强化skeleton 呢。

不过,有一些恐怖的‘阴风带’,误入其中的话,转瞬间就能冻成冰渣,die without a whole corpse 。”

Dian Wei 不禁breathes deeply ,一阵无语。

this World ,真的让人很头疼。

人若是弱小,便会遭到birth, aging, sickness and death ,自然灾害,mutant beast ,以及其他灾厄的侵害,生存艰难。

但人越是强大,处境却也就越危险。

总之,大家各有各的苦恼,谁都不好过。

Bao Zishou 也愁叹:“Bone Forging powerhouse 表面光鲜,其实倒霉的很。比如,我们与敌人交手的时候,一个不走运,恰好被一阵阴风吹到,可能一身骨劲被直接冻住,实力瞬间大打折扣,只有挨虐的份。”

Dian Wei 听得心神一紧,记下了:“这阴风,Bone Forging 是不是只能忍着?”

Bao Zishou :“Bone Forging 看似强大,但在一般强度的阴风面前,依然只能缩起头来做人。只有到了Positioning Viscera realm ,内劲如火,方才能抵抗得住一般强度的阴风侵袭。”

Dian Wei 懂了:“除开阴风,还有什么异常是在Bone Forging 能够碰到的?”

Bao Zishou :“嗯,与阴风齐名的,还有霪雨,Ghost Fire ,这三者号称‘三灾’,Bone Forging 尤其要格外小心。不过,霪雨和Ghost Fire 都是我们能够看得见的,比较好防范。”

“霪雨、Ghost Fire ?”

Dian Wei 浮想联翩,Ghost Fire 他还能想象一下,霪雨是什么样子?

Bao Zishou 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说道:“霪雨不可小觑,能削弱我们的Yin God ,让人精神涣散,萎靡不振。这种霪雨最terrifying 的地方在于连绵不休,一下起来就没完没了,如果你身在荒郊野外,无处躲藏,恰好遇到了一场霪雨,Essence, Qi, and Spirit 必定会被严重削弱。

还有Ghost Fire ,按照颜色分为三种,绿色,蓝色,red ,一个比一个凶恶,一个比一个诡异。

而且,三种Ghost Fire 因为地理环境的不同,会展现出completely different 的危害,让人无比头疼。

我曾经在一个地方遇到了绿色Ghost Fire ,想也没想一刀劈爆了它,之后便如同受到诅咒一样,噩梦连连,连续做了七天七夜的噩梦。

而我的一个同伴,也在那儿遇到了绿色Ghost Fire ,之后他变得极度口渴,不停地喝水喝水,肚子喝得差点撑破,就是停不下来。

好在,这种无形无迹的诅咒伤害最后会自然而然的停下来,消失掉,不然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Dian Wei 安静听着。

Bao Zishou :“此外,我还听说有几个人曾在荒郊野外发现一个湖泊,碧蓝澄清的,不知怎么,他们忽然很想进入湖里游个泳。

几个人下水了,哪想到,他们一潜入水下,便见到湖底有一团蓝色rays of light ,at first 他们以为遇见了treasure ,便潜入水底看看。

接近之后,终于有人察觉到那团蓝光其实是蓝色Ghost Fire ,可惜迟了,蓝色Ghost Fire 发了凶威,把所有人烧得遍体鳞伤。

当他们从湖里爬上岸的时候,浑身皮肤无一处完好,像是被剥掉了一层皮,惨不忍睹。

而那片湖水早已变得污浊不堪,臭气晕天,令人作呕。”

Bao Zishou 最后叹道:“总之,如果你遇到了霪雨,要尽快找到一个躲雨的地方,遇上了Ghost Fire 则要有多远跑多远,不然Ghost Fire 的诅咒伤害可不是闹着玩的。”

Dian Wei 虚心受教。

随后,他收拢双手,步行离开Ning Mansion ,at a moderate pace 走向Mu Residence 。

“前面光线有些暗……”

大片空地上直接暴露在阳光照耀下,周围没有一棵树,前方有一条横向地带,光线莫名有些阴暗。

Dian Wei 走上前,不断靠近,试着把手抬起来探入其中。

霎时间,他的手感受到一股冷风扫过,有种深入了冰水之中的刺激感。

Dian Wei 收回手,站在原地等着。

约莫两3 minutes 后,前方那片地方的光线一点点明亮起来,与周遭看不出任何区别。

Dian Wei 这才向前走去,果不其然,没有再感应到任何阴风吹来。

“didn’t expect 我煞费苦心晋升Bone Forging ,结果生活变得更加艰难了,连出门逛街都这么刺激。”

Dian Wei 轻声一叹。

一路走走停停,绕了几个弯。

终于!

Dian Wei 来到Mu Residence 大门前,递上拜帖。

“原来尊驾是Dian Wei Young Master ,请在此稍等一会。”

Mu Residence 门卫没有怠慢,笑着收下拜帖后,赶紧跑去通禀了。

片刻后,门卫打开大门,欢迎Dian Wei 入内。

在一个花园的凉亭里,Dian Wei 见到了Mu Shangbai 。

这是二人第二次见面,气氛要好了许多。

有些事情,双方都没有挑明,但彼此间,已经有了基本的信任。

“那child ,还好吗?”Mu Shangbai 一见到Dian Wei ,抿了抿嘴,眼中闪过一抹关切。

Dian Wei :“好着呢,已经会说话了。”

Mu Shangbai 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不管怎样,many thanks 你照顾我的child 。”

Dian Wei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Mu Shangbai 听到了这话里has several points of 嘲讽意味,叹道:“如果我告诉你,我与她的死完全无关,你相信吗?”

Dian Wei :“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Mu Shangbai 挑眉道:“那你这次是为何而来?”

Dian Wei :“你对Mu Bingqing 了解多少?”

Mu Shangbai eyes suddenly shrank ,警惕道:“怎么,难道你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

Dian Wei 无语了:“我不是为了美色而来。”

Mu Shangbai 愣了愣:“那你打听Mu Bingqing 的事情干什么?”

Dian Wei :“我在不久前进入过Su Family 那片异常地域,在里面遇见了一个人。”

简单的将Mu Bingqing 假扮席风山的事情说了。

“什么,席风山是Mu Bingqing 杀的,假扮席风山的人也是她?”

Mu Shangbai complexion changed ,表情惊疑不定。

Dian Wei :“沐氏clansman 拥有易容成他人的高超秘技吗?”

Mu Shangbai nodded :“《上善若水》这门Water Attribute martial arts ,擅长Transformation Technique ,但凡cultivation 此功的人,都或多或少拥有易容的奇异本领。当然,他们只能易容成身材相差不大的人,比如两个人的身高差距很大,是根本impossible 易容的像的。”

so that’s how it is ……

Dian Wei 心头了然,tsk tsk 叹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不愧是《上善若水》,以水劲模仿他人容貌,确实独具一格,非同凡响。”

Mu Shangbai 面皮紧绷,coldly snorted and said :“你不是问过我,她是怎么死的吗?其实,我一直有苦难言,或者说百口莫辩。”

Dian Wei 心神一动,想到了一种可能:“难道那天她进入Mu Residence ,没有见到你,见到了一个假冒你的人?”

Mu Shangbai nodded :“不错,那天门卫跑去通知我,在路上恰好遇见了一个假扮成我的人,于是她进门之后,跟那个假扮成我的人见了面,之后不知发生了什么,她含恨自杀了。而我,却unfathomable mystery 成了辣手摧花始乱终弃的恶棍,怎么洗都洗不干净。”

Dian Wei 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你到现在没有查出来是谁干的?”

Mu Shangbai :“没有,cultivation 过《上善若水》的clansman 没有五百也有三百,谁都有可能,我怎么查?

而且,家丑不可外扬,没有任何证据就胡乱怀疑clansman 是凶手,这在一个Great Family 里根本行不通,会引起众怒的。

有婚约在身的我,已经被勒令不许追查此事,就连那个child ,也不能带入Mu Residence 与我相认。

对此我真的无可奈何,只想为那个child 找一个可靠的家庭收养,didn’t expect 我发现你正是值得托付之人,不但信守承诺,而且有本事,能保护得了那child ,这才把child 留在了你的身边。”

Dian Wei 默然无语。

Mu Shangbai 顿了下,费解道:“你在异常地域里遇见了Mu Bingqing ,然后呢?她为什么要杀死席风山还要假扮他?”

Dian Wei :“这件事要从周士南讲起,他留下一本血书……”

听罢,Mu Shangbai 悚然动容:“你是说Mu Bingqing 根本不是沐氏后代,她是周士南siblings 乱伦生下的!!”

Dian Wei indifferently said :“你别激动,我只知道真相是如此,但我没有任何证据,除非沐氏有人进入书房,去亲眼看看那本血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