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Mu Shangbai 来回踱步,自语道:“你说得不错,Mu Bingqing 是《上善若水》一派的传人,我对她的任何指控,如果没有真凭实据,都会被认为是泼脏水。

更别提,我的爱人是被她那一派的某人害死的,大家只会认为我这是在挟私报复。”

Dian Wei :“我已经成为Mu Bingqing 的眼中钉,她出来之后势必会想办法除掉我。如果她真的直接对我出手,你有办法替我挡下沐氏其他clansman 吗?”

Mu Shangbai breathes deeply ,仔细打量Dian Wei ,愕然道:“你的意思是,单挑的话,你有把握赢Mu Bingqing ?”

如果Dian Wei 能赢Mu Bingqing ,意味着他的实力已经在Mu Shangbai 之上了。

这是Mu Shangbai 始料未及,甚至一时间难以接受的结果!

Dian Wei 略默,replied :“至少我不会被她轻易杀死。”

Mu Shangbai 明白了,seriously said :“我答应你了,我会阻止沐氏高层下场帮助Mu Bingqing ,她要想杀你,依赖不了别人。”

Dian Wei nodded ,拱手而别。

……

转眼,两天过去了。

异常地域宅院大门,豁然打开了,一道silhouette 缓步走了出来。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Mu Bingqing !

此刻的她没有再假扮席风山,而是以真面目示人。

出门之后,beautiful eyes 一扫。

瞬间发现,门外已经没有人守着。

只在远处一棵大树下,有两个卫兵躲在阴影下乘凉,无精打采的。

见此情形,Mu Bingqing 反而秀眉微蹙,心头起了一丝疑惑。

不过,她旋即神色恢复如初,回头看了眼大门,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这片异常地域总算消失了……”

Mu Bingqing relaxed ,她一直在里面待着,直到偌大的宅院恢复正常,这才放心的出来。

书房地下那个密室已经被她毁掉了,那个祭坛和血书也随之消失了。

从此之后,世间再没有人知晓她的秘密。

念及此处,Mu Bingqing slightly smiled ,身形一晃,迅速离开了现场。

等她走后……

三百米外,一座6-Layer 高的阁楼之上,两个人缓缓收回视线。

这二位正是Su Family 安排在此镇守的Bone Forging powerhouse 。

“Mu Bingqing 终于出来了。”

white haired old man 莫名的sighed ,“看情况,那片异常地域也消失了。”

另一位两鬓染霜的Old Lady nodded and said :“这Ice-Fire City 中,太平很多年了,接下来只怕要出major event 。”

white haired old man :“Su Family 的态度很明确,只要Mu Bingqing 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的,我们不介意与她展开合作。”

Old Lady 叹道:“你也相信周士南接触过‘真佛’这种事?”

white haired old man 双眼微微一眯:“周士南接触的到底是真佛还是邪佛,只有老heaven knows ,但他掌握的情报,几乎是无价的。”

“长生之秘么,hehe 。”

Old Lady shook the head ,“希望我们Su Family 不是与虎为皮,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white haired old man 哼道:“哪怕Mu Bingqing 真的是一半周士南的转世重生,那又怎么样?转世重生等于重新来过,从零开始cultivation ,只要她实力不济,便一样要被压着,一样要受到规则的约束。”

Old Lady :“我担心的不是Mu Bingqing ,我担心是那一尊真佛,在那种存在面前,我们这些人不过是蝼蚁,随时可能遭逢不测。”

white haired old man hearing this ,不禁默然。

……

Mu Bingqing 低调的返回Mu Residence 。

她的贴身侍女白英,当即向她禀告了她离开这段时间里,城中发生的major event 。

“庞九平到处杀人,就连Wind and Rain House 那位凤珠姑娘,差点都被他害了。”

白英娓娓道来。

Mu Bingqing 对此没有任何意外,庞九平的下场早已注定,随口问道:“庞九平呢,被杀了吗?”

白英nodded ,连道:“是的,被Ning Mansion 那位Dian Wei Young Master 杀了。”

Mu Bingqing 表情骤然一僵,面上如罩寒霜:“你说谁,Dian Wei ?!”

白英吓了一跳:“是啊,正是Dian Wei Young Master 杀的,这件事奴婢再三确认过,错不了。”

Mu Bingqing 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

与此同时。

Dian Wei 迅速收到了Su Wanqing 的传信。

“Mu Bingqing 出来了,但Su Family 对她的态度有些暧昧不明。”

Dian Wei corner of the mouth twitched ,冷笑连连。

不愧是重商逐利的Su Family ,就连这种事,他们都敢暧昧一下。

“Ai, 异常地域消失了,那么Mu Family 便impossible 再看到那本血书了。”

Dian Wei 轻声一叹。

就在这不久,门房拿着一张拜帖,跑来禀告道:“有贵客求见Young Master 。”

Dian Wei 看了眼帖子,没有任何意外,来者正是Mu Bingqing 。

该来的,终会到来。

他定了定神,indifferently said :“有请。”

不多时,就见到Mu Bingqing 莲步轻移,绝世容颜之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来到Dian Wei 面前敛衽一礼。

她柔声道:“Young Master Dian ,你我在异常地域里相遇,也算是缘分一场,很是难得。”

Dian Wei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不敢当,你我都能活下来,才是最难得的。”

Mu Bingqing 略默:“明人不说暗话,想必你看过了周士南留下那本疯狂的日记了。”

Dian Wei 没有否认,反问:“你应该预料到我一定会看到那本血书,对吧?”

Mu Bingqing :“我哪有未卜先知的本事,不过事已至此,既然你看到了那本血书,你有什么想法?”

Dian Wei hehe ,摊手道:“我能有什么想法,我该有什么想法?”

Mu Bingqing :“我来找你,是想向你澄清一件事,我不是什么周士南的转世,他失败了,我就是我,我就是Mu Bingqing ,不是任何人的转世。

不过,我承认周士南所做的事情对我是有影响的。

我在很小的时候,脑海中经常会冒出一些不属于我的记忆碎片,非常混乱,但我不知道那些记忆碎片是什么,只以为那是做了梦。

后来我长大了,开始意识到那些记忆碎片not simple ,最终从我娘留给我的遗言中得知了真相。

可以这样说,周士南只将他的一部分混乱的记忆强行塞到了我的脑海里,但apart from this ,对我没有造成其他影响,我从不认为自己是周士南的转世,你懂吗?”

Dian Wei face doesn’t change :“那是你的事,我其实一点都不感兴趣。”

Mu Bingqing 微微眯眼:“你有把这件事泄露出去吗?”

Dian Wei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从你杀死席风山那刻起,就该知道你已经暴露了。”

Mu Bingqing 瞬间面沉如水:“这么说,你要与我为敌咯?”

Dian Wei :“很不幸,从我进入书房那刻起,你我便已经是死敌了,不是吗?”

“好一个死敌!”

Mu Bingqing 银牙紧咬,绝美的脸上充斥森寒killing intent ,“这是你自找的,其实只要你守口如瓶,我们是有机会成为朋友的。”

Dian Wei 冷笑:“抱歉,我看人一向很准,你impossible 成为任何人的朋友。席风山,庞九平,他们的下场就是最好的证明。”

Mu Bingqing :”hmph ,没有朋友的人是没有弱点的,你有朋友,他们便全是你的弱点。”

Dian Wei 表情冷了下来:“我劝你好自为之,不要自误。你的秘密,你是事情,我其实一点都不想掺和,但如果你非要找我的麻烦,那我便会成为你的大麻烦。”

Mu Bingqing coldly smiled ,甩袖而去。

她一走,隐藏in the vicinity 的Bao Zishou 缓步走了出来,叹道:

“唯女人与小人最难缠。

小韦,你不但招惹到一个小人,还招惹到一个疯狂的女人。”

Dian Wei :“confront soldiers with generals and stem water with earth ,Mu Bingqing 以为我必然发疯不得好死,却didn’t expect 我幸存下来,她因此失去了先机,现在我先下手为强,她才是一身麻烦的人。”

Bao Zishou :“Mu Bingqing 不会善罢甘休的,你打算怎么跟她玩下去?”

“要玩,当然玩大的!”

Dian Wei corner of the mouth slightly raised ,双眼之中cold glow 闪烁。

……

朱府。

朱又玄坐到了Lan Dongyu 的身旁,说了很多话,最后道:“事情大概就是这样,didn’t expect 这个Mu Bingqing 隐藏得这么深。”

Lan Dongyu 略默:“消息属实吗?”

朱又玄:“我从Wind and Rain House 那收到的风声,most likely 是真的。”

Lan Dongyu :“嗯,我自称‘命师’,其实比你们这些习武之人,更加笃定神佛之事。周士南接触过真佛这件事,我是相信的。或者说,我相信真佛是存在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