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又过两天。

更多的消息散播开来:

“Black Lotus 寺内部空间极大,初步估计,至少占地千亩,equivalent to 一个故宫那么大。”

太大了!

里面情况如果用一个词语来形容,那便是tangled and complicated 。

寺内建筑物stand in great numbers ,连通的道路蜿蜒曲折,能把人绕糊涂。

很容易迷路。

另外一个震惊四方的消息便是:有人发现了一座金殿,那是一座not just in name only, but also in reality 的金殿,仿佛通体由黄金浇筑而成。

那座金殿规模不小,到底耗费了多少黄金,简直不可估量。

“那golden-bright and dazzling 的地板,全是金砖铺成,随便挖下来一块,便是一笔横财。”

这天下午。

沐重再次来找Dian Wei ,告知他一件事:

“寒派的人也决定进入Black Lotus 寺,派出的人正是Mu Shangbai ,以及另外一位Bone Forging powerhouse 。”

Mu Shangbai 邀请Dian Wei 跟他一起进去Black Lotus 寺。

“除开我们沐氏,Su Family ,朱家等家族,也争先恐后派遣expert 进入Black Lotus 寺。”

沐重叹道:“Black Lotus 寺就好像是一座没有主人的宝库,任凭大家进去攫取,慢一步就是吃了大亏,弄得大家都沉不住气了。”

巨大的利益,巨大的诱惑!

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危险的事情发生,没死一个人!

=白嫖!

嫖完还能赚一波!

这谁特么会不动心?

Dian Wei 也不禁为之took a deep breath ,摇头道:“我暂时不想进入Black Lotus 寺。”

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Black Lotus 寺,绝不是什么善地!

“天上掉馅饼这种好事,想想就好。”

Dian Wei 送走了沐重,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拿出卷轴,开始comprehend 《golden light 霸功》。

翌日。

一个让人疯狂的消息传来:

朱家派出的一个扈从,在Black Lotus 寺某座殿堂内,意外发现一尊金佛。

盘膝而坐的金佛,高度达到了about one zhang ,无比巨大,搬都搬不动。

朱又玄大喜过望,调动了很多人手进入Black Lotus 寺取宝。

众人听说此事,哪个能不眼红?

一晃,来到了Black Lotus 寺出现的第七天!

天微微亮的时候。

Dian Wei 一觉自然醒,起床洗漱,然后进入密室投骰子,结果是六点。

“好极了,想什么来什么。”

又是走运的一天,Dian Wei 毫不迟疑选择开启二号外挂,进入Unparalleled Mode 。

“今天还是comprehend 《golden light 霸功》……”Dian Wei 按部就班走自己的路。

golden light 霸功领悟+1

golden light 霸功领悟+1

……

不觉间,到了下午。

有两个人前来求见Dian Wei 。

“哦,居然是他们……”

Dian Wei 讶异了下,没有拒人于门外。

很快,一个大胡子和一个年轻姑娘来到了Dian Wei 的别院。

他们正是邓正和邓莉。

二人从周府逃出,之后被Su Family 羁押审问,折腾了数日方才放行。

此后,他们一直住在Inn 之中调养身体,顺便把获得的treasure 卖掉。

Dian Wei 拿眼一扫,不由得眉头皱了起来。

此刻,这对siblings 脸色非常难看,苍白如纸,眼圈发黑,像是几天几夜没有睡过觉一样。

二人见到Dian Wei 之后,忽然双双跪倒下来:“求Young Master 救命,救救我们siblings 。”

“你们这是?”

Dian Wei 讶异不已,搀扶起了他们,“先把话说清楚了,什么救命不救命的?”

“Ai, 造孽啊!”

邓正sighed ,打开身上背着的包囊,立刻有golden light 泄露出来。

咣当!

一大块golden-bright and dazzling 的金砖霎时映入眼帘,放在了Dian Wei 面前的桌子上。

Dian Wei 定睛一看,金砖个头不小,怎么着也有三十斤重量。

不禁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胡子邓正:“不敢欺瞒Young Master ,Black Lotus 寺出现之后,我和younger sister 财迷心窍,在3rd day 的时候进入其中探索。我们俩倒是运气不错,成为第一批发现那座金殿的人。

你不知道,当时所有看到金殿的人都惊呆了,疯狂了,然后大家一股脑闯进去疯抢。”

Dian Wei 点了下金砖:“这就是你们抢到的?只抢到一块金砖?”

大胡子摇头道:“自然不是,我们siblings 抢到了很多金砖,使出吃奶的劲才带了出来。

然后,我们将金砖存放在了钱庄,并且卖掉了其中一块金砖变现,用来筹集物资和人手,准备再次进入Black Lotus 寺捞一笔。”

Dian Wei :“这有什么问题?”

大胡子:“是的,原本一切正常,但就在昨天深夜,我们忽然听到了一声宏大的钟声,之后耳边传来喃喃低语,像是有很多和尚在我们耳边念经一样,吵得我们头昏脑涨,气血翻腾。”

“和尚念经……”

Dian Wei 眉头顿时拧成一个疙瘩。

邓莉仔细描述道:“那些呢喃低语含糊不清,我们听不清楚那是什么,但只要我们一合眼睡觉,立刻便会做噩梦。

我在梦中,时而被人大卸八块,时而被人推进沸腾的油锅,时而被一群丑陋恶心的男人扯掉衣服,被他们……”

她无法描述下去,脸上全是豆大的冷汗珠子。

Dian Wei pondered then said :“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你们身上忽然出现了这种诡异的变化,醒着的时候一直能听到那种呢喃低语,睡着的时候必然会做噩梦,是吗?”

大胡子和邓莉连连nodded 。

Dian Wei :“那你拿出这块金砖给我看干什么?”

大胡子连道:“我也做过噩梦,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对我说了一句话‘把不属于你的东西还回去’,这句话不断重复。

我醒来之后,察觉到问题可能出在这些金砖上,于是我们siblings 赶紧跑去钱庄,将所有的金砖取出来。

还有一块金砖,我们卖给了一个珠宝商人。

我们去找那个珠宝商人索要,打算花钱买回来,哪想到,去了之后这才发现珠宝商人在昨夜忽然上吊自杀了。

我们不管the actual situation ,从其家人手里买走了那块金砖,凑齐了,这才再次赶往Black Lotus 寺。

但到了Black Lotus 寺门外,却发现寺门已经关闭上了,关闭时间正在昨天深夜,也就是那一声钟响传来的时候。”

“昨夜,我没有听到过什么钟声。”

Dian Wei 很确定,那么大的钟声impossible 惊不醒他,“然后呢,你们进不去了?”

大胡子nodded and said :“我们无法通过寺门,不过,后来有几个人过来,他们却进去了。我们询问之后才得知,在他们眼中,寺门并没有关上,是开着的。”

Dian Wei speechless saying :“这么说,你们带着金砖要还回去,Black Lotus 寺却不让你们进门了,是吗?”

大胡子nodded :“是这样没错,正当我们siblings 一筹莫展之际,从寺门里走出来一个扫地僧,你猜猜那人是谁?”

扫地僧……

Dian Wei 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

大胡子fiercely nodded :“grandfather !那个扫地僧是grandfather !”

周府不再是异常地域之后,grandfather 跟着一起disappeared 了。

谁也didn’t expect ,再见到grandfather 时,那个有重度洁癖的old man 已经成了Black Lotus 寺的扫地僧。

Dian Wei :“grandfather 攻击你们了?”

“这倒没有。”

大胡子摊手道:“恰恰相反,grandfather 变得无比平和,一边扫地一边说着话。grandfather 告诉我们,要想重新进入Black Lotus 寺,必须携带两倍item ,或者两倍的人!”

Dian Wei :“什么意思?”

大胡子:“就是我们要还回去两倍金砖,或者再带两个新人一起进去。”

卧槽!

Black Lotus 寺,果然是黑的!

这特么也太黑了!

两个人从中拿走了十块金砖,就要还回去二十块,或者重新进入四个人。

两倍金砖肯定是还不起的?

四个人倒是要的起。

问题是,这四个人进去之后呢,还能再出来吗?

谁都无法保证!

Dian Wei 明白了:“所以,你们来找我,想让我陪你们一起进入Black Lotus 寺?”

大胡子:“Young Master 你足智多谋,在异常地域里纵横捭阖,我们siblings 俩亲眼见过你的本事。除了你,恐怕没有人能应付得了这种状况。”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Black Lotus 寺忽然出现这种剧变,邪门的要死,Dian Wei 怎么可能以身犯险。

要知道,这七天里,不知多少人沉不住气闯入了Black Lotus 寺里发财,他都忍住了。

现在出现这种诡异莫测的状况,Dian Wei 更加不会进入Black Lotus 寺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