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ic For 10000 Years Chapter 35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没过一会,金steward 快步走来,nodded 哈腰:

    “典老大,寿宴马上就要开始了,Castle Lord 请您赴宴呢。”

    “寿宴么,好!”

    Dian Wei 原本打算一早就离开的,但今个牛敬武过寿,a guest will comply with the wishes of the host ,怎么着都要卖big brother 一个面子。

    这边话音才落!

    “senior ,一起赴宴?”

    元以中一路小跑过来,脸上堆满了谄笑。

    昨晚上,很多人找他打听关于Dian Wei 的事情,其中有不少他cannot afford to offend 的大佬,一个个试图通过他结识Dian Wei ,为此,那些人居然巴结起了他,弄得他诚惶诚恐,心花怒放。

    此刻,元以中能与Dian Wei 走在一起,那自然是一脸与有荣焉。

    “en. ”

    Dian Wei 自无不可nodded ,叫上三位美女一起去凑个热闹。

    段黑虎也想去,Dian Wei 同意了。

    宇文定是一万个不想去,被Dian Wei 强拉过去了,还特意吩咐侍女给他好好梳妆打扮,不要让头发遮住了面庞。

    entire group 来到了会场。

    因为前来参加寿宴的亲朋好友实在太多了,宴会不得不划分在六个大客厅内举行,一个主客厅,五个branch 场。

    Dian Wei and the others 是贵宾,自然被请入了主客厅。

    放眼一看,主客厅的布局obvious at a glance ,摆放着一张张巨大的圆桌,一位位客人从各个入口鱼贯而入,熟人见面互相拱手致意,寒暄此起彼伏。

    现场情况自然略显吵闹。

    主客厅最靠北的位置,乃是牛氏clansman 的专座,一个个身材异常高大two horns growing on the head 的silhouette 落座其中,让人难以忽视。

    身穿大red robe 的牛敬武一人独坐主位,身旁坐着他的妻妾儿女,位置醒目突出。

    就在这时,牛敬武忽然站起了身,冲门口招手道:“老弟,来这边坐。”

    吵闹的主客厅霎时安静下来。

    众位宾客视线齐刷刷转向了门口,

落在了Dian Wei 身上。

    “big brother ,祝你长寿万年。”Dian Wei 隔空拱手,然后at a moderate pace 走了过去。

    三位美女陪伴左右,亦步亦趋。

    段黑虎也跟上,双眼不着痕迹的来回扫视各个角落,他心里推断,如果牛敬武要对Dian Wei 动手,应该会在宴会进行时猝然发难,一举拿下。

    他中了Dian Wei 的毒,所以Dian Wei 不能杀,只能活捉。

    然而,要活捉一个Heaven Grade Bone Forging ,难度还是不小的。

    “那头鼠妖把牛敬武孙女的肚子搞大了,牛敬武早有灭鼠之心,他不会拒绝我的提议的。”段黑虎暗暗想道。

    念及此处时,主客厅内再次有了声响,很多人交头接耳,议论起了Dian Wei 。

    不认识这位小年轻是谁的,全都忍不住想要打听一下。

    “老弟,这边坐。”

    牛敬武伸出宽大的手掌,邀请Dian Wei 坐到他的身旁,这个位置一般是属于场面上最重要的那位客人的。

    Dian Wei 略感诧异。

    从实力角度出发,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默认是宾客中最德高望重那位,亦或者实力最强之人。

    “这是要,捧杀我?”

    Dian Wei 心头一转,连忙摆手道:“big brother ,我坐这不合适吧。今个来的全是你的至交老友,你们难得聚一次,我坐旁边就好。”

    牛敬武said with a laugh :“老弟莫要谦虚,这个位置你要是没有资格坐,那在场的谁都没这资格。”

    此话一出!

    全场瞬间陷入死寂!

    众人纷纷露出错愕之色,主要是大家都不了解Dian Wei 是谁,没见过,甚至没听说过,乍一听到牛敬武给予Dian Wei 如此之高的评价,着实给惊到了。

    “牛Castle Lord 的这位老弟,到底是什么来头?”

    “有谁知道吗?”

    “元以中倒是认识,但他语焉不详,死活不肯多说。”

    ……

    此情此景,Dian Wei 先是怔了怔,didn’t expect 牛敬武会如此抬举他。

    按理说,牛敬武应该不知道他的实力到底有多高,这种事,不打一架是很难凭直观感受确定的。

    同样的,Dian Wei 也不清楚牛敬武到底有多强。

    bloodline Martial Artist 非比寻常,往往能碾压same realm 普通Martial Artist 。

    更别提,牛敬武应该是Positioning Viscera 境powerhouse 。

    “我收服了段黑虎,难道牛敬武因为这个,误将我认为也是Positioning Viscera 境powerhouse ?”

    念及此处,Dian Wei 顿时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起来。

    一百八十岁的bloodline Martial Artist 牛敬武,误会大了!

    即便不是这样,那牛敬武也笃定Dian Wei 是众人当中除了他之外,最强的那个。

    思绪纷呈间,Dian Wei eyebrow raised ,淡淡的看了眼周遭一个个Martial Artist ,其中不少人或气息内敛,或威风凛凛,给人很强的感觉。

    然而,牛敬武却瞧不上他们。

    换言之,Dian Wei 是比这些人强的,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罢了,毕竟他跟谁都不熟。

    “既如此,小弟便不矫情了。”Dian Wei 心神一定,坦然坐了下来。

    牛敬武似乎也瞧出了Dian Wei 的心思,said with a laugh :“老弟初来乍到,不太了解我这些亲朋好友,别看他们人五人六的,其实没你强。”

    Dian Wei 连道:“不敢不敢,big brother 抬举我了。”

    “怎么,你不信?”

    牛敬武笑容玩味,忽的招了下手。

    下个瞬间,就见到隔壁桌子那边,有一个雄壮的牛氏clansman 站起身来,身高接近四米,豹头环眼,胳膊比成年人的大腿还要粗一圈。

    “爹。”

    这人迅速来到牛敬武面前,毕恭毕敬。

    牛敬武introduced :“老弟,这是我儿子牛兴鸿,他是second only to 的我的expert ,在这片地方实力能ranked third 。”

    牛兴鸿斜了眼Dian Wei ,面无表情的拱拱手:“见过典老大。”

    Dian Wei 颔首为礼。

    牛敬武指着儿子,叹道:“老弟,这smelly brat 脾气比牛还倔,你看看他,似乎很不服你,你帮我教训教训这个a frog in well 。”

    Dian Wei corner of the mouth twitched ,略默,起身道:“Virtuous nephew ,我们来对一拳怎么样?”

    “跟我对拳?”

    牛兴鸿双眼微微瞪开,忽然兴奋起来似的,一副fighting intent 昂扬的样子。

    “先说好,我可是Heaven Grade bloodline Bone Forging ,银牛bloodline 铸就的skeleton 要远比普通Martial Artist 坚硬,我一拳就能打断同阶的手骨。”

    牛兴鸿善意的提醒道:“我跟段黑虎是same realm ,但我打他如同虐狗一般。”

    “……”

    段黑虎一脸黑线,嘴里发出牙齿咬得咯咯响的声音。

    Dian Wei 仿若未闻,握起了拳头。

    见此情形,牛兴鸿面露一抹怒色,如同被激怒的公牛一样,panting with rage 的喘口粗气,鼻子里冒出两道白烟,然后抡起砂锅大的拳头一捣而来。

    fist strength 外放!

    掀起恐怖的强风扫荡all around ,声势浩大,众人纷纷为之侧目。

    好在,大部分强风被牛敬武庞大的身躯挡住,没有波及到太多人。

    与之相对的,Dian Wei 也是一拳捣出,用小拳头直接硬撼大拳头,只不过他的fist strength 完美收敛,没有丝毫外泄。

    两个拳头对撞在一起!

    bang!

    一声闷响在主客厅内轰然传开!

    众人双目一瞬不瞬看着,很多人双耳剧痛,忍不住捂住低头。

    然后,牛兴鸿伸直的手臂猛地弯折,拳头缩了回去。

    Dian Wei 手臂笔挺向前,拳头犹如水滴不穿的顽石,岿然不动。

    “好硬的拳头!”

    牛兴鸿低头看了眼他的拳头,小拇指折断了,这让他脸上全是莫大的震惊和错愕,仿佛这一切非常的不真实。

    Dian Wei 对此也has several points of 意外,他拥有四色骨,skeleton 的坚硬程度超乎想象。

    从刚才对拳的结果来看,牛兴鸿至少要达到Heaven Grade Peak ,skeleton 的硬度或许能够承受得住现在的Dian Wei 一拳。

    “didn’t expect ,我的骨头硬到这种程度……”

    实话说,Dian Wei 自己也有点小惊讶,尽管他早就察觉到四色骨非常牛逼,只是didn’t expect 会牛逼到能够碾压bloodline Martial Artist 的地步。

    要知道,他现在仅是Heaven Grade Early-Stage 。

    “haha ,不愧是老弟,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牛敬武抚掌赞叹,clicking one’s tongue in wonder 。

    Dian Wei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令郎其实也是非常强的。”

    听了这话,牛兴鸿连道:“输了就是输了,典老大你确实厉害,我服!”

    Dian Wei 向来欣赏豪爽之人,牛兴鸿的人品不错,有其父必有其子。

    这个小插曲过后,时候也不早了,宴会随即开始,众宾客开怀畅饮,gorge oneself 。

    Dian Wei 忍不住问道:“big brother ,这片地方有几位Positioning Viscera powerhouse ?”

    牛敬武喝着酒,缓缓道:“其实在任何一州,Positioning Viscera 境都是站在顶峰的powerhouse 了。Martial Artist cultivation 到Positioning Viscera 境,lifespan 大大延长,Bone Forging Realm 活不到二百岁,Positioning Viscera 境却能轻轻松松就延寿到五百岁,每一个Positioning Viscera powerhouse 都有大把的时间追求Martial Dao ,经营势力范围。像我这种小地方的话,任何一个Positioning Viscera 都能独霸一方,所以这片地方就我一个Positioning Viscera 。”

    Dian Wei :“那整个Jin State ,Positioning Viscera powerhouse 多不多?”

    牛敬武:“数量自然不少,我在Positioning Viscera 境中处在最弱那个层次,才闯过‘Positioning Viscera 一关’。”

    Dian Wei :“Positioning Viscera 境,有很多关?”

    牛敬武点了点胸部:“人有internal organs ,把每个内脏蕴养好,这便有十一关要闯过,最后一关则是将internal organs 进行一次大整合,故而Positioning Viscera 境拢共划分为十二关!”

    Dian Wei 不由得breathes deeply ,异血5th layer ,Body Metamorphosis ninth layer ,Bone Forging Level 4 ,到了Positioning Viscera 境则是十二关!

    这时候,牛敬武忽然偏了下头,脸上笑容消失了。

    Dian Wei eyes flashed ,就见到一个身材极其肥壮的牛氏年轻女子,缓步走了过来。

    牛兴鸿complexion changed , 起身道:“娟儿,你来干什么?”

    年轻女子身高二米八,腰粗如缸,面容粗犷豪放,总之她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女人味。

    她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grandfather 过寿,不孝孙女想给grandfather 敬杯酒。”

    牛敬武coldly snorted :“你还知道自己不孝?”

    Dian Wei 眨了眨眼,明白了,敢情这女的就是跟鼠妖有了私情的那位。

    年轻女子端来一个银杯,跪倒在牛敬武面前:“千错万错都是孙女的错,请grandfather 息怒。”

    牛敬武沉默一阵,终究拿起银杯一饮而尽。

    然而,喝下了这杯酒之后,牛敬武顿时颜色大变,惊道:“娟儿,你给我喝了什么?”

    年轻女子表情僵硬:“grandfather ,我要和大郎在一起,谁也不能阻止我们!”

    牛敬武捂着肚子面露怪色:“你,你下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