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Golden Crow 西斜,一阵阵凉气被山风吹来,让人顿时感觉一阵清凉之意。

Black Mountain Camp 寨门处。

江源,也就是Black Mountain Camp 的寨主。

他拉着Zhou Fu 的手臂,一副不忍分别的模样。

“Brother Zhou 啊,当真是相见恨晚,相见恨晚啊!”

轻轻patted Zhou Fu 的手臂,继续感叹道:“今日时间已经不早,big brother 我就不留老弟了。不过,你放心,那个不长眼的Jin Family ,big brother 我一定会收拾他。”

“胆敢惹我江源的brother ,就是跟我Black Mountain Camp 过不去!最多三天,我一定让老弟你满意,你就等消息吧。”

Zhou Fu 也laughed :“如此……老弟就谢过Old Brother 了。”

“hahahaha ,谢什么谢,都是brother !”

江源说着,还patted 自己的胸膛,一副我办事儿你放心的样子。

“好,好”,Zhou Fu 转头看了看自己的人马,然后说道:“那我就先走了。”

“嗯嗯”,江源nodded ,有种喝多了的样子,“路上慢些,有空来喝酒啊。”

两人又说了几句后,Zhou Fu 带上人马,离开了Black Mountain Camp 。

在Black Mountain Camp 所在的望宁山,往宁安城不远处,有一个neither too big nor too small 的农家院。院门口处,临着大路摆了一个小茶摊。

这个茶摊原先是一个中年夫妻在经营,后来被段成买下,当作了临时的据点,还方便观察Black Mountain Camp 。

Zhou Fu and the others 来到茶摊,里面的人急忙招呼。

凉茶糕点摆上桌后,Zhou Fu 对段成and the others 说道:“你让弟兄们回聚集点吧,休息休息,two hours 后返回宁安城。”

“是!”段成领命后,对着一旁的人吩咐了几句,那人就带着队伍离开了。

而段成则是留了下来,陪着Zhou Fu 。

众人休息了二十多分钟后,数辆carriage 来到茶摊旁边,从中间一辆carriage 上下来两个人,正是黄丰和陈顾弘二人。

他们走进茶摊先是对着Zhou Fu gave a salute ,看到Zhou Fu 不怎么想说话,就来到Jin Peng 和段成那桌坐下。

“Shopkeeper Jin ,事情怎么样了?”黄丰率先开口问道。

Jin Peng 说道:“咱们大人出马,事情肯定办成了啊。”

“那么大人说没有,咱们什么时候动手处理Jin Family 的商队?”对于这个结果,黄丰和陈顾弘两人没有惊讶。

“这事儿不用咱们动手”,Jin Peng laughed 地说道。

“哦?怎么说?”陈顾弘问道。

“那Black Mountain Camp 寨主江源,被咱们大人的实力镇住了,于是就跟咱们大人称兄道弟的拉关系,然后拍着胸脯说这事儿交给他办,三天之内,必定让咱们大人满意。”

说完后,Jin Peng 还骄傲地看着两人。

但是,他地骄傲没有持续多久,就被陈顾弘和黄丰两人的表情打消了。

“我说,你俩乍回事?事情办都办成了,你们为什么一副丢了钱的样子?”

“丢钱?”黄丰咧咧嘴,“这次何止是丢钱,别人连汤带肉的把咱们的菜端走了,难道还笑不成。”

Jin Peng 有些迷糊了,他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嘿~”黄丰怪笑一声,摇摇头,也不解释,开始观察起手里的茶杯。

“还是我来说吧”,陈顾弘sighed ,“如果是咱们出手,Jin Family 的东西是咱们的,人也是咱们的,甚至,连着望宁山的一小部分都是咱们的。”

“啊?这……”

陈顾弘继续说道:“如今这事儿被Black Mountain Camp 抢去了,咱们不仅丢了一堆‘钱’,现在连往望宁山插‘钉子’都难了。”

陈顾弘所说,正是Zhou Fu 所想。

他原本想要killing two birds with one stone ,解决掉Jin Family 的事情,随便在这望宁山安插自己的人。

“算了,”Zhou Fu 开口,“此事先作罢,你们要把Jin Family 给我盯死了,既然Black Mountain Camp 说了,不管是不是真心,most recently ,Jin Family 不会好过。这个机会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们的了。”

陈顾弘和黄丰急忙说说道:“我等明白。”

这时候,大路上走来一个矮小的silhouette 。

也不知怎么的,Zhou Fu 看着这个silhouette 愣愣出神,如同发呆一般。

那silhouette 走的近了,是一个少年,十二三岁的模样,样子非常俊秀,一身月牙白的衣服,看起来如同蝉翼一般,轻薄如纱,又不怎么透光。

这衣服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料子,给人一种看起来就很贵的感觉。

更奇特的是这个少年身上的气质,卓尔不群,又不显得突兀。

少年走到茶摊,看了一圈,然后走到Zhou Fu 的桌子前坐下。

this time 把茶摊中的其他人都吓了一跳,额头都开始慢慢冒出汗水。

“你为什么不给我倒茶?”

少年眨巴着一双大眼睛,说话的语气很平静,就像是在说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如同‘我饿了’一样。

Zhou Fu 看着少年,两人对望了几秒钟,他拿出一个茶杯,倒上凉茶,又把茶杯放在了少年身前。

这一幕,周围的人感觉自己彷佛见了鬼一般。

少年拿起茶杯,喝了一口,frowned ,似乎对这个味道不怎么感兴趣,但是他太渴了,只好闭着眼睛,一口喝完,然后又把杯子推给Zhou Fu 。

Zhou Fu 也frowned ,他不想当保姆,但还是给对方倒了一杯,再次推了过去。

“你家里的人呢?”

少年盯着杯子,脸上很是犹豫,不喝会渴,喝吧,这玩意儿的味道真心不怎么样。

听到Zhou Fu 的问话,少年头也没抬,replied :“我看那old man 太烦人,就把他丢下了,不过没关系,他一会儿就能找到我的。”

“对了,”少年lifts the head ,看着Zhou Fu 问道:“你们为什么不喝雪梅酿啊,却要喝this thing ,它好难喝。”

不止是Zhou Fu ,这茶摊中的所有人都感觉胸口一阵憋闷。

要知道,这个茶摊被段成买下之前,里面的茶水更让人难以接受。这还是看着Zhou Fu 来了,特地更换了配方。

“雪梅酿?”Zhou Fu 摇摇头,“没听说过,不过,这凉茶的确是我们平时喝的,去火消暑,还是不错的。”一边说着,一边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行吧……不过,还是雪梅酿好喝。”

少年又重复了一句,然后鼓起勇气,喝了一口,艰难地咽了下去。

Zhou Fu 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此时他已经休息够了,也该回去了。

正当Zhou Fu 要起身的时候,少年说道:“对了,雪竹说过,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我喝了你的茶水……嗯……我要给你点什么东西是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