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Zhou Fu 笑了一下,摇摇头:“一杯茶水而已,不用。”

“是两杯!”

少年一脸认真的纠正道。

“好,是两杯。没关系的,你就在这里喝茶,随便等等你的家人,我现在要走了。”

Zhou Fu 的话让少年有些苦恼,他摇摇头:“不行的,雪竹从来没有骗过我,她说的很有道理的。”

突然,少年想到了什么,他盯着Zhou Fu ,脸上露出笑容。他说道:“你也是cultivation 之人吧?跟我一样呢。这样吧,我教你martial arts 怎么样?”

随着少年的这句话,茶摊中安静了一下,然后响起一声声的闷笑。

可想而知,若是不此时Zhou Fu 在这里,他们一定笑的非常猖狂。

Zhou Fu 也被这少年说的一愣,然后莞尔一笑:“真的不用,martial arts 这东西,最好不要外传。”

此时,他算是看出来了,眼前的这个少年,肯定是哪家的Young Master 跑出来了,估摸着跟Xing Family 类似。成长在一个‘温室’之中,周围都是侍女仆人,所以性子就奇奇怪怪的。

“嗯嗯!”少年nodded ,“雪竹也说过跟你相似的话,你们是不是认识?”

“我们不认识,”Zhou Fu 说道:“不过雪竹说的对,家传cultivation technique ,不可外传,不然会有大麻烦的。”

“不是,”少年摇头,“不是家传的,是家里的。家传的那种,你们也cultivation 不了。”

“当真不用,”Zhou Fu 再次拒绝道,他看了看天色,对少年说道:“时候真的不早了,我要回家了,若是有缘,再见之时,你请我喝雪梅酿就好。”

少年一脸认真,nodded :“好!不过……我真的会martial arts ,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的。”

“我信,”Zhou Fu said with a smile :“再见。”

少年见到Zhou Fu 真的要走,他急了,一晃身子,一瞬间就来到了Zhou Fu 身前,“我真的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的,雪梅酿我会请你,但是这两杯水,我也会给你东西的。”

Zhou Fu 停住了脚步,不止是他,茶摊中的人也都stared wide-eyed 。

没有人能够看清楚,那个少年是怎么出现在Zhou Fu 身前的。

少年说完,看着沉默不语的Zhou Fu ,他开口说道:“你别不信,这样吧,你的茶也不好喝,我就给你一个普通的,这样你也占不到我的便宜了,this cultivation technique 就叫做《流萤》。”

说完后,生怕Zhou Fu 不相信,少年伸手抓向Zhou Fu 的胳膊。

“en? ”

Zhou Fu frowned ,就在少年出现在自己身前后,他就一直提防着对方。如今看到少年出手,他体内的内劲猛的一震,明yellow 的‘甲衣’就披在了身上。

然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少年的手落在‘甲衣’之上,突然,一团亮光在交汇处闪烁。

ka-cha !

如同玻璃碎裂一样的声音响起,Zhou Fu 身上那亮眼的‘甲衣’,从少年落下手指的那地方开始破裂。

crash-bang !

5-Layer 的《黄龙body protection 宝术》破了!

锻骨三境,甚至是换血一境都打不破的‘甲衣’,在一个十多岁的少年手下,碎了!

Zhou Fu 猛地stared wide-eyed ,他的皮肤上浮现出黄铜之色,在其下方,one after another pale-gold 的内劲不断流动。

《Bronze Armor Art 》!

pa!

少年抓住了Zhou Fu 的手臂,一种古怪的波动,从两人接触的地方扩散开来。

《Bronze Armor Art 》、《Bright King Scripture 》全部失效。

Zhou Fu 心慌了。

遇见鬼了!

“你……”

少年抓着Zhou Fu 的手臂,said with a smile :“这么样,这就是《流萤》,劲力闪动,如山间萤火,聚,如同天上明月,散,则如漫天starlight 。好看吧?”

此时,少年放开了Zhou Fu 的手臂,他抬起手,一团亮光在他手上浮现,然后猛然散开,星星点点,在他周身闪烁,随后逐渐隐去。

“你刚才的那三门cultivation technique 中,如同衣服一样的那两门,感觉好弱啊,但是又让我很熟悉……嗯……想不起来了。还有一门,感觉一般,但是,你好像不会用的样子,你是没有teacher 教你吗?”

Zhou Fu 任凭少年施为,motionless ,不是他不想反抗,但是从少年的movement method 、还有martial arts 招式看来,他似乎都不是对手。

而且,对方看起来脑子不怎么好用,但也没有什么危险。

听到少年对自己martial arts 的点评,说不生气那是impossible 的。

对于少年的疑问,Zhou Fu 也没有避讳:“没有,没有人教我martial arts ,我也没有什么teacher 。”

“真的啊?!”

少年的眼中突然放光。

“这点没有什么好骗人的。”

“对哦,没有teacher ,真可怜。”少年很是认真的nodded 。

这副模样,看的Zhou Fu 心中直抽抽,若不是这少年古怪,他真想把这个Brat 吊起来抽一顿。

少年问道:“《流萤》怎么样,你学不学?”

这都不用问,Zhou Fu 当然想学。

但是,这玩意儿看起来很危险啊,不会是什么Aristocratic Family 重要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吧?

“this cultivation art ,最好不要外传。”

“为什么啊,这已经是我能想到的最普通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了。”

心塞!

所有人都有这种感觉。

Zhou Fu took a deep breath ,压下心中的贪念,面对如此Divine Art ,说不动心,鬼都不相信。

从少年展现出来的东西,他身后的势力一定恐怖至极,这也是让Zhou Fu 冷静下来的原因。

Zhou Fu 说道:“或许,这对你来说很普通,但是对于其他人,那就是至极的诱惑。”

“en! 雪竹也说过,你们真的不认识吗?”

“真的不认识。”

少年有些失望,又有些庆幸,“那你……以后见了雪竹,不准抢她走,不然我打你啊。”

Zhou Fu 顿时心中警铃大作,他看出来了,眼前这小子心若赤子,又有强大的military force ,简直就是一颗移动的炸弹。

心若赤子,不仅是说对方单纯,heart is like a clear mirror ,也说明对方心中没有善恶之分,做事全凭喜好,如同幼儿。

“这样吧,你喊我teacher ,我传你《流萤》。”

少年突然一笑,提出一个建议,而且,他自己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很好,简直就是天才的想法。

“这样一来,你不用担心了,我也付了茶水的钱,而且,我还成了teacher ,hahahaha !very good 。你答应我,好不好。”

Zhou Fu 尴尬地laughed ,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时间又过去一会儿,见不到Zhou Fu 的回应,他不高兴了,居然有人不同意他的想法,“你……不愿意?”

Zhou Fu 瞬间浑身寒毛炸起,他nodded 说道:“学生,愿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