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rless Cross Training Chapter 19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Martial Training Stage 中,《Demon Whale Slaughter Fist 》的招式在Zhou Fu 手中流淌而出,有了刚学到的发劲方式,拳法中‘魔’的诡异多变也展现出了一两分。

一遍结束之后,Zhou Fu 并没有停下,继续开始了second time 。这次招式之间的转换更加圆润,连带着他对于这门拳法的理解也更加深刻。

Zhou Fu 的silhouette 不断腾挪,三遍……四遍……

十遍之后,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也就是四个小时。此时Zhou Fu 的身上已经满是汗水。

“这样练拳有点累啊。”Zhou Fu 感叹着,站着收功的桩法,体内奔腾的气血也慢慢安静了下来。

待到气血的热气内敛之后,Zhou Fu 惊奇的发现,那些气血居然凝练了一丝,虽然只有微不可察的一点点,但是放到Zhou Fu 如今的身体素质上,那就显得恐怖了。

“还有这种好事,看来以及后要加练了啊。”

Zhou Fu laughed ,看了看天色,他放弃了研究把发力方式融入攻击的打算,因为他要去学《镇山拳》了。

“来人,备车!”

“是!”

有了carriage 代步,就快了很多。

十五分钟后,Zhou Fu 来到了拳馆中。

此时拳馆的disciples 已经在练习了。

丁候见到Zhou Fu 来迟了一个多时辰,心中有些不喜,毕竟他作为一个Martial Master ,不喜欢散漫的态度。

但是他也不说什么,毕竟Zhou Fu 出身好,不用为了生活争什么,如此一想,也就随他去了。

“来了?”

“见过Hall Master 。”

丁候nodded ,说道:“今日上午你已经学会了发力方式,这下午,就让钱勇带着你学习《镇山拳》的套路。等到你记住了套路,我再传你口诀。”

说道这里,丁候的神色严肃起来,他看着Zhou Fu 说道:“在你心中不一定瞧的上我这门拳法,但是我的话还是要说明白,这门拳法的口诀,不能外传!不然……我宁可豁出性命,也要收回你的拳法!”

这个Zhou Fu 明白,和当初的那些Martial Master 一样,套路随便传,甚至随便改都行,但是核心的东西,从来没有传出来过。

“请Hall Master 放心,只要出了这拳馆的门,和口诀相关的东西我只字不提!”

丁川nodded :“好!”他转头looked towards 钱勇,“大勇,过来!”

“来了,Master 。”

“带你Junior Brother Zhou 去学习《镇山拳》。”

“是!”

钱勇带着Zhou Fu 来到一片空地之上,他对Zhou Fu 说道:“Junior Brother Zhou ,你可看清楚了!”

嘴上这么说,但是他心中还是盼望着Zhou Fu 能够让他多来上几遍,这样一来,说不得他又能挣几顿饭。

有这种想法倒不是钱勇贪心,而是今日吃过Zhou Fu 请的饭菜之后,他发现一下午都力气十足,连着锻炼了两个小时,居然没有感觉到饥饿。

若是换了normally 里的饭菜,他现在的肚子已经开始叫唤了。

“《镇山拳》一共28 moves ,招式简单易懂,Junior Brother Zhou 你要看清楚啊。”

钱勇exhorted 后,开始演练拳法套路。

不管怎么说,钱勇已经cultivated 数年,momentum is big, power is deep ,倒是得了几分真传,一旁的丁候也在观察这个disciple 。

在Zhou Fu 眼中,这钱勇浑身上下都是空门,自己随便一招就能掐断对方的节奏。现在让他跟着对方学拳,着实让Zhou Fu 的心中十分难受,好想开口指点对方一下。

28 moves 很快打完,套路也被Zhou Fu 记了个bits and pieces 。

钱勇looked towards Zhou Fu ,问道:“Junior Brother ,还要Senior Brother 再给你演示一遍么?”

不等Zhou Fu 回话,一旁的丁候看不过去了,低声scolded :“混账!镇山拳被你打成什么样子了,你心里还没数么!还有脸说这话!”

钱勇浑身一抖,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在丁候面前,他就好像是一个被抓现行的小学生一般,低着脑袋,等候训斥。

“那个……Master ,您不是说拳法重意不重力么,我感觉刚刚打的还行啊。”

丁候的眼皮跳动了几下,心中的火气也跟着起来了。

“行啊,翅膀硬了!都知道用老子的话来搪塞老子了!是,我是说过重意不重力,但是你连看家的ability 都敢不重视,你脑子里面都是水么!”

接着,丁候身上腾起一股imposing manner ,直接把对面的钱勇推开。

“都停手过来!”

一时间院子内的学员都围了过来。

等到disciples 都围过来之后,丁候一脸怒色,said solemnly :“我镇山拳法,重意不重力!这个没错!但这不是让你们偷懒的理由!”

“今日,我给你们再说一遍,给我记清楚了!这拳法好比一棵大树!意,是这棵树的灵魂!是树根!这个离你们还远。而招式,则是树干!”

“既要根扎的深,树干也要粗壮!”

“技巧是枝叶!只要根深树壮,枝叶必定繁茂!”

“反之,根浅枝弱。若是动动起手来,必定有丧命之危!”

丁候目光扫过一圈,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你们从这里出去之后,要做什么,我想你们心中也有数!要面对什么,你们自己也比别人清楚。我还是那句话,想要活命,现在就给我下苦功!把根基扎牢!”

“今日你们也吃好了,我现在给你们展示一遍。等会儿你们一个个都给我好好练!听清楚们有!”

“是!Master !”

呼!

一股强大imposing manner 从丁候身上腾起,接着就是阵阵急流的声音传来,这是他体内的气血在涌动,还伴随着阵阵热浪!

周围的学员们抵抗不住这imposing manner ,一个个的都面露astonished expression ,纷纷moved towards 后面退去。

而Zhou Fu 为了不当出头鸟,也跟着向后退了几步。但是他没有退太远,因为他还要仔细观察丁候的《镇山拳》。

能从丁候身上学拳,可是比钱勇身上学,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Zhou Fu 的眼中再次泛起金光,丁候瞬间有了感应,转头看了过来。

两人对视了一下,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愕的神情。

“Martial Artist 的知觉还是很灵敏的。”说完后,丁候转过身。

被提醒过后,Zhou Fu 眼中的金光淡了不少。

“所谓Master 领进门,cultivation 靠个人。这门拳法的核心是一个‘山’字!‘山’,讲究重、稳。现在给你们将这些还是早了些,可以先听着。”

提点了一句后,丁候不再言语,开始展示拳法。

28 moves ,近百个动作,行云流水一般的在丁候手上展示出来,看的Zhou Fu in the heart 连连赞叹。

第一遍,有种clouds rolling and spreading 的感觉。

接着,丁候没有停下动作,而是开始second time 。

这second time 的First Fist ,丁候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如同一座山,厚重的‘势’在他身边围绕。

third time ,丁候如同在同强大的敌人厮杀,满腔的killing intent 混合着澎湃的气血,让周围学员心神皆震,再次moved towards 远处退去。

三遍过后,丁候收功站立,killing intent 消散,气血归拢。

“谢Hall Master 传功!”Zhou Fu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行礼。

被Zhou Fu 这么一提醒,一旁被吓傻的拳馆disciples 连忙走了过来,行礼道:“谢Master 传功。”

丁候laughed ,摆摆手:“行了,你们去练功吧。Zhou Fu ,你跟我过来,我传你口诀。”

从刚刚Zhou Fu 的异样,他知道,这门拳法的招式已经被对方学了一个bits and pieces ,接下来就是熟悉了,干脆,他把口诀也一起教了。

“是!”

一群人散去,Zhou Fu 跟着丁候来到房间中。

“Hall Master 。”

丁候nodded ,说道:“传授你之前,我还是要说,口诀不能外传。”

“是,我定当谨记在心!”

“好!”

然后丁候开始传授,并且手把手的教Zhou Fu 应该怎么做,怎么配合招式。

这个过程中,Zhou Fu 瞬间明白了什么是‘真经一句话,假传万卷书’。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不能说的,你也别问。”丁候平淡的说了一句。

这句话的意思Zhou Fu 也明白,就在刚刚的传授之中,前二十四式都有对应的口诀和技巧,但是最后四招却没有口诀了,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绝招。

“谢Hall Master !”Zhou Fu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行礼。

自己又不是对方的final disciple ,不过是交了学费来学拳的学生。也不担负《镇山拳》的inheritance ,这种绝招之类的东西,别人当然不会传了。

Zhou Fu 来这里学拳的原因,不是为了对方的绝招,而是为了‘势’!

他开口问道:“Hall Master ,我有一个疑问,之前您在打拳的时候,身上那股imposing manner ,能给教吗?”

听到Zhou Fu 这么问,丁候的脸上露出笑容,他看着Zhou Fu 说道:“你大概就是为了这个才入我这镇山拳馆的吧?”

这点没有什么好隐瞒的,Zhou Fu nodded 认到:“是的。”

“hehe ,你倒是实诚。这个东西是Martial Master 能够同那些cultivator 竞争的原因之一。”

丁候的语气满是唏嘘之意,毕竟,眼下的world 可是cultivator 的主场,而Martial Artist ,只能做一些看家护院的工作,或者是行镖护送。

而cultivator 就不同了,他们就是this world 的主角,几乎所有的好处都会被cultivator 瓜分掉。而Martial Artist ,甚至就连喝汤的机会都没有。

更让丁候这种传统武修难以接受的是,好多Martial Artist ,都有一种转修内劲的愿望,他们练武,就是为了接近cultivator ,然后加入他们。

Martial Dao 不但没有崛起,甚至还有没落的征兆。

从伤感之中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丁候对Zhou Fu 说道:“当然教,不过我们Martial Master 都称其为‘意’,normally 里叫它‘martial intent ’!不过无所谓了,‘势’就‘势’吧。”

“我的‘势’脱胎自《镇山拳》,这个名字其实有些歧义,原本按照创下这门拳法的senior 的意思,是以山镇之,并不是把山给镇住。”

说到这里,丁候的脸上露出笑容,似乎在缅怀。

“以山镇之?!”

听到这个解释,Zhou Fu 也愣住了。

丁候laughed 了起来,“是不是感觉不可思议,当我我知道的时候,表情跟你一样,都是不可置信。但是没办法,人家senior 就是这么个意思。”

“我修来出来的‘势’,可以称作是‘山势’,山者,厚重,凝实!”

随着解释出口,一股沉重的压力从丁候身上散发出来,周围的空气似乎都有了一定的重量。

“念起!则可镇压万物!”

这一刻,丁候可谓是威风凛凛。

但是这种状态也就维持了一瞬间,山势消散,气血归体。

“哎……可惜,这种愿望也就是想想,别说万物了,就是来一个锻骨Peak ,我都打不过,更何谈镇压呢。”

“Hall Master ,那这个东西怎么练?”Zhou Fu 可不管这玩意儿是不是能够镇压万物,他要练的也不是《镇山拳》的势。

至于cultivation 什么‘势’,《Demon Whale Slaughter Fist 》可是现成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啊。

丁候笑了一声,对Zhou Fu 说道:“你现在问这个,有些aiming too high 了,你练《镇山拳》的套路都才开始学,就想知道这个?”

话一出口,丁候想到了Zhou Fu 的出身。

大户人家,还cultivated 内劲。

各种medicine pill 都能服用。

估计对方问的不是自己《镇山拳》的‘势’,而是cultivation method 。得到方法之后,再去cultivation 其他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

这一瞬间,丁候就把Zhou Fu 的目的猜了一个bits and pieces 。

呵!

原来是看不上我的《镇山拳》啊。

想到这里,丁候的face instantly changes 了,甚至有些怒意。

他gloomy face ,压了压心中的怒火,said solemnly :“现在这个对你来说还是有点早,方法暂时不能交给你。”

看着Zhou Fu 有些失望的表情,丁候又说道:“不过,我可以把我当初cultivation 的经验给你说一下。至于cultivation method ,等你把我《镇山拳》吃透了,我再告诉你。”

小子,看不起我的拳法?

我非要让你把《镇山拳》练出势来不可!

这会儿正在观察丁候的Zhou Fu 还在unfathomable mystery ,怎么自己就问了一个问题,对方就跟变脸似的,一会儿难过,一会儿生气的,后来甚至想要打自己。

听到丁候说现在不教cultivation method ,Zhou Fu 还是失望的,可是听到对方又说要传授自己经验,他心中再次燃起希望之火。

拱手行礼道:“谢Hall Master 。”

“嗯,我当初用了一个笨方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把《镇山拳》吃透!clear comprehension 其中蕴含的道理,那时候自然就领悟‘势’了。”

嘿!小子,给我好好练吧,练好之后,不管怎么说都是我《镇山拳》的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