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rless Cross Training Chapter 19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秋日的阳光带着些许慵懒,在镇山拳馆之中,Zhou Fu 不停的锤炼着《镇山拳》。

在《Bright King Scripture 》和他个人cultivation 经验的帮助下,他进步飞速,几乎每打一遍,都要比之前的要好一些。

刚开始的时候,Zhou Fu 的这种进步方式,着实把拳馆中的人吓了一跳。比较淡定的丁候,刚开始的时候不以为然,他认为Zhou Fu 这种出身,肯定要比其他人进步快,毕竟他身后有that many 的资源。

然而十天之后,拳馆的其他学员淡定了,丁候反而吓住了。

刚开始进步快没问题,毕竟刚开始练习。但当练熟了之后,就是自己身体的发力习惯,要和拳法配合起来,两者相互调和,最终激发‘势’。

拳法的熟练度到了一定的阶段之后,想要再进步,就很难了,除非是一朝sudden enlightenment 。但是那种状态可遇而不可求,只能靠着每日勤学苦练,来不断完善。这样做不但耗费体力和精力,更加耗费心力。毕竟每一遍的拳法,你都要用心去感受。

“假的吧!十天!十天的时间都快赶上我这个练了several decades 的人了。这天下当真有天才一说不成!那玩意儿不都是书里的东西么。”

距离Zhou Fu 加入拳馆,已经过去了十五天,也就是half a month 。

在这half a month 之中,Zhou Fu 的《镇山拳》从一个新手,直接成长到拳馆之中,除去丁候之外的Number One Person 。

而且,从Zhou Fu 的动作来看,这simply 是在模仿丁候之前演练的那次,力度、节奏还有呼吸,甚至是韵味,全都高度相似。

当丁候以为Zhou Fu 只是在一味的模仿他的时候,Zhou Fu 的拳法又变了,这次带上了一点对方个人的理解,这点完全和丁候不同。

看到这里,丁候took a deep breath ,拿起一旁刚刚冲泡好的茶水,不管是不是滚烫,他一口咽了下去。

“为什么他就不能是我的传人呢!”

眼瞅着天才站在自己面前,还学着自己的拳法。但是对方就不是自己的Core Disciple ,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他难受至极!抓心挠肝的难受。

“我要不要把最后四招的要点提醒他一下?那样他就会直接练出势来了吧。”

这个念头刚刚浮现出来,丁候就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不行!不行!虽然我丁镇山cultivation base 不高,但是最后的底线还是要守住的。”

然而,他的脑海中又冒出来一个声音:“别坚持了,等你死了,还有谁能够继承《镇山拳》?钱勇?”

丁候转头looked towards 钱勇,只见对方也在盯着Zhou Fu ,瞪着一双大眼睛,嘴里还在低声mutter incantations 。

“靠得住吗!”那个声音再次说道,语气还十分的不屑,可以说是相当的嚣张。

靠不住的!

有了Zhou Fu 作为对比,丁候瞬间就给出了心中的答案。

“你还想靠自己那个半吊子的儿子丁川?”

这次都不用想,丁候直接反驳。

要是丁川能靠得住,可以继承他的Legacy ,他也不至于把核心的要诀,还有breathing technique 交给钱勇一部分了。就连《镇山拳》的根本-《千山图》,都让钱勇看过一遍。

但也就是那次,残酷的现实让丁候意识到,有些人就是笨。那次钱勇盯着《千山图》看了one hour ,最后直接睡着了。

把丁候气的啊,直接上了手,摁着钱勇一阵好打。

“哎!人果然不能相比!”丁候sighed ,直接把话说了出来。

“比什么?”

丁川冒了出来。

丁候一个白眼翻了过去:”get lost! ”

“好嘞!”

道路上腾起一小股的烟尘,丁川的silhouette 消失在大门外。

吸!

一股凉气入体,压住了丁候心中的怒火。

踏踏踏。

脚步声传来。

“Hall Master ,这些茶叶还行吧?我过会儿再给您拿来一些。”Zhou Fu 走过来,脸上带着笑容。

丁候也开心了,不管怎么说,这Zhou Fu 毕竟还是拳馆的人,虽然不是Core Disciple ,但也是dísciple 啊。

“hahahaha ,好!这贵的东西,喝起来确实不一样,唇齿留香啊。”

“Hall Master 喜欢就好。”Zhou Fu 停顿了一下,说道:“今日感觉还有些地方需要改进,但是身体有些受不住了,我就先回去了。”

“练武一道,讲究松弛有度,most recently 你的心太着急了,慢慢来。记住,只要坚持,就会有收获。练拳更是如此,今日你就回去休息吧。”

“谢Hall Master 指点,明天见。”说完后,Zhou Fu 转身离开了拳馆。

看着Zhou Fu 消失的背影,丁候嘟囔道:“娘的,你再不松松,都快能finished apprenticeship 了,老子还教个屁,真吓人。”

“Master ,什么吓人了?”

冷不丁的一个声音在自己身旁响起,吓得丁候一个shivered ,差点一巴掌拍了过去。

“干什么呢你,不好好练拳,跑过来干嘛?”丁候没好气地说道。

钱勇往后缩了一下,尴尬的laughed ,whispered :“Master 啊,你发现了没有,那个Junior Brother Zhou 现在比我练的都好了。”

哟呵,还自己发现了!

丁候faint smile 的看着他,说道:“知道了还不去努力练?”

“这个……”钱勇的脸上露出awkward look ,stammering 的说道:“Master 啊,那个……我想知道,您是不是给Junior Brother Zhou 说了什么啊?他怎么进步这么快?”

“您也看着呢,我都练了五年了,wind blowing and sun shining 的,除去在外跑镖的日子,我都没有停下过。”

丁候脸上的表情平静下来,但是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那种滋味一时间都找不到词汇去形容。

沉默了一下,他慢慢开口,问道:“你想说什么?”

钱勇脸上的表情也沉了下来,笑容消失,变得严肃起来,他直视着丁候的眼睛,问道:“Master ,我跟您练了五年。一千八百多个日夜,难道这些功夫都是白费的?Zhou Fu 他才来了十几天,进步这么快,您感觉这正常么?”

丁候的语调古怪起来,“你是不是觉得我在私下里传授Zhou Fu 东西了?”

“没有么?”钱勇反问道。

“你觉得有吗?”丁候又返了回去。

钱勇沉默,坐着的丁候也不说话,两人之间的气氛慢慢压抑起来。

过了好一阵子,钱勇用平静的语气说道:“Master 说没有就没有吧,是dísciple heart in chaos 了。不该怀疑Master ,请Master 责罚。”

说完,钱勇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这时候,院子里面的学员都转头看了过来,想要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Eldest Senior Brother 突然给Master 跪下了。

“你们继续练,不准偷懒。”

disciples 浑身一抖,急忙说道:“是,Master 。”

然后转过身子,继续训练,但是一个个都支起耳朵,努力听着,就连训练发出的声响都安静了许多。

这个变化丁候也注意到了,但是他没有再说什么。今日的事情让他们听听也好,省的传出什么闲言闲语,when the time comes 惹得拳馆里面人心变了,那就是major event 情了。

“你先起来。”

“是,谢过Master 。”

“坐。”

“不敢。”

“没什么不敢的,坐吧。”

“这……是!”

钱勇依言坐下,此时的他反而有了一丝丝的紧张。

丁候给钱勇倒了一杯茶水,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这才开口,说道:“你有这种想法很正常,如今的我也在震惊Zhou Fu 的innate talent 。”

“你别惊讶,就is innate talent 。再遇见Zhou Fu 之前,我对这玩意儿一直都是snort disdainfully 的,感觉this thing 都是茶馆restaurant 里面说书人口中才有的。现如今,倒是我见识短了。”

“你想问我那日给Zhou Fu 说了什么,是不是跟你们不同。我现在说不是,你believing or not ?”丁候笑着looked towards 钱勇。

“我信,自然是信的。”钱勇浑身一抖,连忙说道,但是,他内心里面是怎么想,到底believing or not ,那就不得而知了。

丁候也不再纠结这个事情,继续说道:“believing or not 也就是这样了。那日,我把口诀传给Zhou Fu ,又教了他一些要领,这些东西你们都是经历过的。对了,最后四招我没教,但也给他说了这件事情,和第一次传授你们口诀时一模一样。”

“当然,也有不同的地方。”

随着这句话一出,院子里面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looked towards 丁候,想要对方给一个说法。

毕竟他们这些人都是入门很久,为什么丁候要对一个称呼他为‘Hall Master ’的人这么关照,居然多传东西了。

丁候目光扫了一圈,嗤笑一声,满满的不屑。

“你们心中也别不服气,我给Zhou Fu 说的是拳法里面的‘势’,但是没有教他cultivation 的方法,只是说了我当初cultivation 的经验。关于这点,只要你们达到了cultivation ‘势’的要求,每个人我都会传。”

“我从我爹手中接过这家拳馆,如今已经过去四十多年了,这些年中,一共走出了十二位练出‘势’的武修,这点你们可以去查,去问!”

“apart from this ,再无其他。”

“Master ,不是dísciple 多心,但是那Zhou Fu 的拳法招式,还有那股气质,跟您打拳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钱勇的眼神有些不甘。

此时,他甚至有些希望丁候承认在私下中教授了Zhou Fu 一些东西,不然的话,他这五年的坚持算什么!

玩笑么!

“不用你说,我也看出来了。”

丁候摇摇头,叹息一声。

“直到刚刚倒数second time 的时候,他的动作要领,同我练拳时简直一模一样,别说是你,我都不相信那Zhou Fu 只是看过一遍就记住了。”

“不过,有些事情你不相信也不行,normally 里你是最后一个走的,白日里也是第一个来的。你可见过那Zhou Fu 先于你到过这里?”

钱勇低着头,声音有些嘶哑:“没有!可是……那Zhou Fu 有这般天资,还有那么深厚的背景,为何要来学拳呢?他不是会内劲吗?纵然强如Master 您,也打不过锻骨三境的expert 啊。”

丁候的脸色沉了下来,他居然被自己的eldest disciple 当着众人的面,给揭了老底,心中顿时怒火中烧。

“这个你就要去问Zhou Fu 了。”

说完,丁候躺进椅子里面,抓着茶壶,半眯着眼,一副昏昏欲睡的架势。

钱勇又坐了一会儿,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谢过Master 解惑,今日是disciple 蒙了心,还望Master 不要怪罪。”

说完起身,走到一边开始练拳。

拳馆中的其他dísciple ,见到钱勇这般,也都连忙忙活了起来。

丁候撇了一眼钱勇,《镇山拳》在对方手中,已经失去了所有的韵味,明显的心不在焉。如此练拳,不仅没有效果,还会伤身。毕竟练拳是要催动气血的,气血,是不能胡乱运行的。

“呵!五年了,didn’t expect ,didn’t expect 啊……”

……

Zhou Fu 上了回家的carriage 后,就开始沉思,自己要cultivation 什么样的势,或者说是什么样的意念。

在镇山拳馆的这天之中,特别是他快速提升《镇山拳》的the past few days 里,他能够明确的感受到,丁候想要引导他完成镇山拳的势,也就是山势。

而且Zhou Fu 也不负所望,摸到了山Momentum’s threshold ,然后他就站在门口,不进去了。毕竟,相对于Zhou Fu 的一身所学,这《镇山拳》的上线太低了。

回到家,Zhou Fu 来到Martial Training Stage 中。

“《Demon Whale Slaughter Fist 》是我目前最熟悉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了,其次是《Vajra 战体》,this 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基础是《Bronze Armor Art 》和《Iron Bone Secret Scroll 》。若是从this cultivation technique cultivation ,就要选一个侧重。”

沉思良久,最终Zhou Fu 确定了使用《Demon Whale Slaughter Fist 》来cultivation 。

抬手!

出拳!

一拳过后,Zhou Fu 的眉心处一阵清凉,脚下腾起的black 雾气,还有体内隐隐浮现的血色rays of light 瞬间消散。

“不对啊!我最熟悉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应该是《Bright King Scripture 》啊!”Zhou Fu 瞪大了眼睛,“我是得了失心疯了吗!居然用Demon Dao Cultivation Art cultivation 势,这玩意儿要是练的深了,肯定要出大问题的。”

想到这里,Zhou Fu 只觉得一阵后怕,刚刚自己的想法绝对有问题。

“当真是见了鬼了。”

收摄心神,Zhou Fu 的意识沉入Sea of Consciousness ,沟通了不动明王法相。

bang!

无边的火光自法相身后涌现,把Sea of Consciousness 变成了一片fire sea 。

昂!

一声悲愤的兽吼响起,那是《Demon Whale Slaughter Fist 》的killing intent 所化的血海。

“果然如此,当真是贼心不死啊!”Zhou Fu 感叹一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