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rless War Sovereign Chapter 106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这个人归我,其他人你们随便收拾!”

楚胤眼看着身后众人统统moved towards 刘钧贺而来,生怕自己的对手被人分割,着急忙慌喊了一声……

bang!

一声落下,楚胤脚步生风,所有玩味的表情统统消失,一拳率先moved towards 刘钧贺发起攻击!

自从布牙的事情之后,楚胤就憋得够呛。

想要跟Luo Tian 解解闷打打架,可Luo Tian 太忙了,上午还在川城,下午就跑到福州,搞不好明天又会去别的地方。

关键是楚胤自认现在打不过Luo Tian ,想要练练手也是毫无对手!

如今终于面对刘钧贺,内心隐忍的所有火气统统in this brief moment 爆发出来!

砰!

反观刘钧贺,见到楚胤this move ,并没有闪躲,而是meet force with force 的来了一拳!

双拳对撞,发出令人恐怖的闷声!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刘钧贺看出楚胤也是一个练家子,但并不知道他的martial power 值究竟有多少!

一拳落下,刘钧贺heart startled ,暗道好一个霸道的力量!

脚步向后退了一步!

而楚胤心中也十分震惊,他也didn’t expect 刘钧贺这种小体格子,竟然拥有如此强横的爆发力!

相较来说,楚胤退后了两步!

但这不是力量上的不足,而是调整身姿……

“你不是杀掉布牙的人!”

刘钧贺站定后,目光戏虐的看着楚胤说了一句!

“你猜对了,不过不是楚grandfather 杀不了他,而是楚grandfather 没机会跟他打!”楚胤承认了布牙不是死于自己之手,不过他自认绝对能打过布牙!

只是Luo Tian 从中拦着,所以没有机会打一架而已!

“你打不过他!”

刘钧贺邪魅一笑,同时嘴里发出轻轻的‘桀’声……

下一秒,单手在腰间抽出一柄长约七十公分的软刀。

目光斜视楚胤。

身体成了一个夸张的‘厂’形。

“什么grotesquely shaped 的姿势,简直丑死了……”楚胤看到刘钧贺的身体变化,直言不讳的说道!

真的,这个姿势真的太丑了!

像是一个醉汉七扭八歪,又像是一个风中凌乱的塑料袋,总之给人一种华而不实的感觉!

“桀!”刘钧贺嘴角挑起老高,低喃一声:“如果Luo Tian 见到这个姿势,一定不会说出这么无知的话语……”

bang!

几乎是刘钧贺声音落下的瞬间……

他的身体就像是一只土拨鼠,不,更像是一只会跳舞的poisonous snake ,由下而上斜着冲向楚胤!

楚胤的目光足够俯瞰刘钧贺!

身体再次向后一步。

“花里胡哨!”

说着,楚胤提膝对着刘钧贺的面门冲击而去!

切……

刘钧贺笑容大盛,手中软刀突然改变方向,刀身软踏踏的靠近楚胤小腿。

卧槽!

楚胤看着软刀靠近小腿,heart shivered with cold ,直觉告诉他,如果躲不开这柄软刀,受伤的一定会是自己!

无奈之下,楚胤双手扭动,带动身体forcibly 掰开小腿……

噗chi…

躲开了,但是速度还是慢了一些,软刀割开楚胤裤腿,刀刃划破皮肉,留下一个细长的血痕……

“motherfucker! !”

楚胤感觉自己受到了extraordinary shame and humiliation 。

怒骂一声,身体扭动的姿势不变,左手臂抡圆了对着刘钧贺的后脑勺就是一记反抽……

路灯的照耀下,这个动作更像是藏族舞蹈。

姿势楚胤的速度太快,缺失了舞蹈的那种美感。

反观刘钧贺一击未中,正欲发起二次攻击时,背后猛然感受到一股危险的力量正在靠近……

来不及思考!

刘钧贺单手触地,腰间扭动,软刀顺势向raise upwards 起……

楚胤已经吃过软刀的亏,又怎么会不长记性?

手下速度再次提升,一巴掌拍在刘钧贺的半张脸,loudly shouted :“给你楚grandfather 趴下!”

pa!

砰!

刘钧贺在想做出反应已然来不及,半张脸forcibly 挨了楚胤一巴掌……

强大的惯性,让他脑袋撞击地面,另外半张脸在地上留下一道摩擦的伤痕。

楚胤见自己一招见效!

抬起腿对着刘钧贺就准备一顿猛踹。

可刘钧贺好歹也是夜游的disciple ,虽然吃亏,可受伤程度不至于连反应的余地都没有!

他手中软刀就像是一条发了疯的带鱼,在楚胤双脚来回乱砍。

fleshy body 抗不过刀子!

楚胤心中憋屈,但也无奈跳起来连连向后闪躲!

嘴里这时候却也是忍不住破口大骂:“真他妈shameless 啊,身为Martial Artist ,你能不能要点脸?”

“有种把你这个软踏踏的东西丢掉,跟你楚grandfather 对上两拳!”

楚胤的退后,让刘钧贺有了喘息的时间!

一招回旋起身,身体轻飘飘的站了起来!

左手摸了摸两边脸颊……

当他看到手指上的血迹,心中杀意大盛……

多久了……

他自己都记不清楚自己多少年没有受过伤!

今天竟然被一个无知小儿所伤,in the bones 那份傲气被彻底激怒。

“杀!”

刘钧贺loudly shouted ,放弃跟楚胤对打,转身直接冲进人群……

puff puff puff pu…

鬼魅一般的软刀在人群中不停的砍杀。

他已经分不清谁是自己人,谁是对方的人,只要有人在自己的身边,刘钧贺就会ruthless 的挥动软刀将其砍杀!

这一切说来太慢,实则不过就是呼吸的时间。

地面上已经倒下七八个尸体……

“Mister Liu ,您……您怎么连自己人都杀?”身为夷洲旧朝的众人,看到刘钧贺不分青红皂白,连自己人都下手,顿时惊恐的喊道!

Pu chi!

下一秒,那个高喊的青年,却是被刘钧贺猛然转身的一刀割破了喉咙!

“都该死!”刘钧贺双眸泛红低喃一声!

卧槽!

这他妈就是一个疯子!

楚胤亲眼看到如此杀戮的一幕,心中暗暗吃惊的同时,对刘钧贺也做出了评价!

他是武痴,但不是杀人狂魔!

纵然到处跟人比武,却也未曾大开杀戒!

“冲我来!”楚胤见刘钧贺还要冲进人群,loudly shouted 冲过去!

刘钧贺见楚胤冲来,停下脚步快速转身!

软刀却没有就此停手,再次挥出,砍杀两名靠近的人员,他的嘴角也跟着越挑越高:“想阻止我杀人吗?”

“jié jié jié ……”

“来呀!”

“看看是你救的人多,还是我杀的人多!”

这一刻的刘钧贺,堪比夜游附体……

果然龙生龙,凤生凤,耗子的child 会打洞,夜游杀人成性,这刘钧贺一旦发飙,也绝对是一个killing without blinking an eye 的狂魔……

————

三天内,必有暴更,并承诺暴更后,暴更后,暴更后,每天不低于四更,请大家监督,如做不到,直播剁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