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rless War Sovereign Chapter 107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去fuck 的!”

听到刘钧贺如此泯灭人性的话语,一向很少骂人的楚胤也终于忍不住问候他的mother 。

与此同时,刘钧贺并没有等楚胤在此动作!

他已经冲向人群,挥舞手中软刀开始大开杀戒!

“还不躲开,难道你们想要等死吗?”楚胤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眼看着那些无论敌我的众人依旧在缠斗,secretly said in one’s heart 一声全是傻子,随即大Hah!

然而,这句话不说还好,说出来之后,许多人的目光纷纷投过来……

当他们看到已经发疯的刘钧贺,想要在躲闪已然来不及!

puff puff puff ……

只是一个照面……

随意晃动的软刀犹如Death God 的镰刀,one after another 割破几个人的喉咙。

夜幕中的街道,喷洒的鲜血,让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

躲在角落里的老鼠,甚至一些野猫,都被这恐怖的Death Aura 吓到四处乱窜!

这一下,众人总算是恍然大悟!

他们放弃了对抗,分别向后快速逃窜!

只有极个别认为自己martial arts 高强的Elder 没有后退,他们不但没有后退,反倒moved towards 刘钧贺走来。

“旧朝的叛徒,今天我就代表昔日Imperial Court ,杀了你这个叛徒!”

一个年约七十五岁的old man ,手中拎着long sword ,imposing manner 十足的说道!

桀……

刘钧贺见状,嘴角挑起兴奋的邪笑。

“历史,永远由胜利者撰写,而你,只会成为历史中的叛徒!”

声音落下,刘钧贺身体一沉!

轻松躲过Elder 的一剑。

Elder 也didn’t expect ,这个youngster 竟然能这么轻松躲过自己的full strength attack !

心中大惊的同时,手臂猛地向后缩回。

“太迟了!”刘钧贺邪魅道了一声。

身体就像是一个绷紧的弹簧突然失去束缚,蹭的一下挑起软刀。

噗chi…

毫无例外,刀尖由Elder 的腋下刺入,从脖颈的位置刺穿……

“gu lu lu ……”

Elder 瞪大了眼珠,想说这怎么可能!

可是喉咙卡着软刀,让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身后楚胤再次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胸腔就像是被十斤生油灌入,即恶心,又愤怒。

“我又杀了一个人,而你,只能看着!”刘钧贺慢慢转头,极具挑衅的盯着楚胤说道!

“去fuck 的!”

楚胤loudly roared ,宣泄着内心的愤怒,纵身一跃,抡起拳头直接砸了过去……

“就这?”刘钧贺似乎早就料到楚胤会有此一招,不屑的低喃一声,随即他身体向左倾斜,right hand 抓着软刀刀柄用力一扯……

吱嘎……

清晰可闻的撕裂声传到楚胤的耳朵!

那个已经断气的Elder ,小半个身体被forcibly 的斩断……

体内的鲜血犹如喷泉一般喷射而出!

楚胤猝不及防,脸上被鲜血沾染。

单手摸了一把脸颊,当他再次looked towards 刘钧贺的时候,却是看到Elder 的脑袋直挺挺飞向自己……

草!

楚胤心中恶寒,一把扯掉飞来的头颅。

不过……

这也给刘钧贺创造了足够刺杀楚胤的时间!

puff puff puff ……

一连三刀,刀刀moved towards 楚胤的要害而去!

慌乱之下的楚胤,虽然躲过了要害,可身上还是留下了三道深可见骨的刀伤!

扑通!

他向后退,脚步却是被尸体扳倒,一屁股坐在地上!

第一次……

自从他四处跟人发起挑战之后,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原来距离自己这么近!

而且,对面的刘钧贺跟Luo Tian 不同!

Luo Tian 在跟自己对打的时候,眼神中并没有出现过这种杀意,所以自己总是一副hehe haha ,认为在练习一段时间,一定可以打败Luo Tian !

而这一刻……

他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无知!

“给Luo Tian 打电话……我……我打不过他!”丧失信心的楚胤就像是一个无助的child ,木讷的高喊一声!

他今天受到的刺激太多了!

肆意杀人。

人命在对方的眼里不过就是玩笑!

而且,自己根本奈何不了对方……

一连串的刺激,让楚胤内心燃起从未有过的恐惧,这对于一个Martial Artist 来说,无异于是致命的!

chi…

可是刘钧贺听到楚胤这句话之后,不但没有害怕,反倒是发出嘲讽的嗤声。

踱步上前,软刀指向楚胤,道:“远水解不了近渴。”

“你认为Luo Tian 能从福州突然跑到广城么?”

“去死吧!”

话语说完,刘钧贺目光骤然一凝,手中软刀毫不客气的刺向楚胤的喉咙!

惊慌之下的楚胤扭动身体,险险躲过这一击!

“还很顽强……”刘钧贺一击未中戏虐的笑了一声!

随即,他挑frowned ,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跟楚胤说道:“听说布牙是被你们乱刀砍死的?”

Pu chi!

软刀突然动作,在楚胤的腿部划开一道血口……

“是这样吗?”

“还是这样?”刘钧贺再次挥舞软刀,对着楚胤的身体连连挥砍……

手无寸铁且受伤严重的楚胤,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手臂、胸口、肩膀、以至于头顶的发型统统被刘钧贺砍伤……

“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断了手筋脚筋,或许比死了还要煎熬吧……”刘钧贺俯瞰楚胤,冷漠的说了一句。

随后……

楚胤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手筋和脚筋是不是被人斩断……

恍惚的脑袋,似乎越来越沉,眼前也随之变得越来越黑暗!

再看刘钧贺。

他看着奄奄一息的楚胤,鼻尖发出轻哼。

随即慢慢转身,looked towards 众人。

“现在,该处理你们了!”

Clang!

软刀自然下垂,刀尖触地发出清脆的声音。

他每向前一步,众人就会跟着退后,这among which is included 夷洲的旧朝众人在内!

刘钧贺见到他们如此,戏虐的一笑说道:“难道你们甘愿留在夷洲,做一个被人唾骂的旧朝叛徒?”

“为什么还不对他们动手?”

众人心中害怕,可似乎又别无选择……

“杀!”

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这一声,本是同时逃命的双方,这一刻再次成为敌对的状态!

然而……

就在他们准备再次动手的时候!

远处大概二百米的距离,突然车灯闪烁。

目测至少有五十辆车,清一色的红旗H9.

马力全开,发动机的rumbling sound ,响透整个街道……

随着车队的出现,in the sky 也传来了令人为之震撼的螺旋桨声音!

peng~ peng~ peng~ ……

十几盏探照光线倾泻而下,照亮了惨不忍睹的一幕!

一声扩音传来:“所有人不许动,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否则直接击毙!”

da da da !

为了起到绝对的震慑作用,直升机上传来鸣枪警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