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rless War Sovereign Chapter 122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high position and great wealth 厅。

entire group 来到包房,门前是两个身穿旗袍,笔直双腿相貌delicate and pretty 的young girl 。

“尊敬的贵宾,里面请……”

嘎吱……

两个旗袍少女异口同声的招呼一声,随即以绝对标准的身姿拉开包房门!

包房很大,装修也很奢华。

房间内一个体态微胖,脸色红润的女人见到众人前来,脸上当即勾勒出灿烂的笑容:“尚老,Commander Dragon ,这位就是Commander Dragon 夫人吧,好漂亮……”

“您们快里面请……”

女人名叫燕小菲,是任长远的妻子!

“sister-in-law 好,sister-in-law 看起来好年轻!”同为女人的Shen Xinyi ,听到燕小菲的夸赞后,立即毫不吝啬的夸赞回去。

然而……

两人的对话并没有坏了长幼尊卑的规矩!

Luo Tian 先是对着燕小菲微微欠身,算是打过招呼,随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尚老,您先!”

尚老身后的男人倒也不客气,径直推着尚老来到中间的位置。

众人对此没有任何意见。

毕竟尚文庶年岁最大,坐在那个位置一点问题都没有!

再看Luo Tian ,没有收回手势,看着任长远继续说道:“任Old Brother ,请……”

“don’t, don’t, don’t ,你是客人,请进,请进……”任长远可没有摆出一副年长的姿态,他知道自己的职位比Commander Dragon 低,所以,说什么都不肯率先进入!

最后……

Luo Tian 在任长远的盛情之下,带着Shen Xinyi 走进包房!

Shen Xinyi 知道男人之间的事情,女人最好不要过多参与,走进包房后,径直来到燕小菲身边,两个人好像很熟络一般,瞬间就talking and laughing !

女人聊女人的事情。

反观Luo Tian 则是坐在了尚文庶的左手边,而任长远自然就选择坐在这尚文庶的right hand 边!

这种高层次的宴请,基本不会临时点菜!

所以,尽管房间很大,人员也没有坐满,但是桌子上的佳肴却是数不胜数!

两瓶茅台飞天,两瓶拉菲,以及两瓶果汁并齐摆放!

这个细节足以证明,任长远为了这顿饭也是下了功夫!

开席之前……

任长远率先说道:“尚老,这开场的话语,我就托大先说了?”

尚文庶slightly nodded ,目光却是看了看Luo Tian !

Luo Tian 双肩一耸:“其实不用这么正式,大家都饿了,直接吃完,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就好!”

pu…

此话一出,直接让准备好发言的任长远差点吐血!

他刚刚准备倒酒的双手也是悬在半空,倒也不是,不倒又显得十分没有礼貌!

“hahahaha 。”

尚文庶也没有想到Luo Tian 这小子说话这么直接!

爽朗的大笑后,指了指任长远:“今天能跟dignified Kunlun Temple 创始人Commander Dragon 先生并肩而坐,speaking of which 也算是我这个old fogey 的荣幸,这样,长远,你给old man 满上一杯,我要敬上Commander Dragon 一杯!”

讽刺……

话语说的漂亮,实则在讽刺Luo Tian 1

意思是说,you brat 差不多就得了,Commander Dragon 地位很高,但是我给你面子,叫你一声Commander Dragon ,若是不给你面子,我就称呼你为小子!

呵……

Luo Tian 脸上的笑容大盛,他何尝听不出来尚文庶的话中话?

“好啊,既然尚老如此雅兴,那我这个small dragon 先生,就敬老龙先生一杯!”Luo Tian 直言不讳的称呼尚文庶曾经的绰号,尤其是说道老龙先生的时候,语气尤为加重!

“混账!”

谁料,就at this time ,始终站在尚文庶身后的男人却是冷眼looked towards Luo Tian 怒斥一声:“龙主的名号是你这种小辈可以称呼的?”

Damn ?

fuck 的!

as the saying goes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

何况Luo Tian 不是泥人,这个家伙repeatedly 跟自己逼逼叨叨,Luo Tian 真的是有些温怒了!

挑frowned ,看着男人问道:“little brother ,怎么称呼?”

“鸿展!”男人性格倒是直,直接说道!

哦!

Luo Tian 做了一个明了的表情。

随即他慢慢起身,目光盯着鸿展:“尚老,您的这个小伙伴似乎看我很不爽,其实,我看他也很不爽,您老人家不介意我跟他切磋一下吧?”

尚文庶hearing this ,嘴角一挑,转头看了看Luo Tian :“小子,youngster 不要太气盛!”

“切磋一下而已,别无他意!”Luo Tian 看都不看尚文庶一眼,indifferently said !

“好啊!”

早在门口的时候,鸿展就有这个想法,只是碍于今天的场合不方便动手罢了!

如今Luo Tian 竟然主动挑衅自己,正合自己的心意!

“那来吧!”Luo Tian 歪了一下脑袋,示意鸿展来包房的另一侧,这边比较宽敞!

任长远和燕小菲看的一脸蒙圈……

心道刚刚还好好的,这怎么说打就打?

反倒是Shen Xinyi 表现的十分淡然,曾经在Lin City 的家中,Luo Tian 和楚胤,以及熊思思,三个人经常一言不合直接开战……

所以,她好像习惯了!

只有尚文庶一个人,目光闪烁着精芒,始终不离开Luo Tian !

他倒要看看,几年没见的Commander Dragon ,究竟成长到了什么地步!

另一边……

Luo Tian 和鸿展对面站定。

“小子,拳脚无言,若是伤到你,别怪我!”鸿展面色严肃的说道!

chi…

Luo Tian 双肩一耸,indifferently smiled :“记得刚刚我跟你说过的么?你,打不过我,对付你这种arrogant and conceited ,The Dog acts fierce when his Master is present 的家伙,一招,够了!”

“狂妄!”

鸿展的口才明显不是Luo Tian 的对手!

那就拳脚见功夫吧,shout out loudly ,鸿展的身上释放出浩瀚的fighting intent ,这fighting intent ,好似龙卷风所到之处必定会一片废墟!

好猛!

Luo Tian 虽然表现的十分淡定,但内心却是对鸿展的movement method 十分惊诧!

然而,Luo Tian 的imposing manner 并没有外放,导致一旁盯着他的尚文庶微微摇头。

看来外界的传言果然还是有些虚假。

这小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跟鸿展的imposing manner 比较起来,简直the difference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不过,就是尚文庶下定结论的瞬间!

Luo Tian 身上的imposing manner 突然暴增,犹如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办的浩瀚baleful aura ,无形的充盈着整个包房,将鸿展那股霸道的imposing manner 直接吞没!

gu lu !

任长远就是个文职,什么时候见过这般恐怖的对决?

fiercely 咽了一口吐沫,心道可别出人命啊!

尚文庶看到Luo Tian 骤然的变化,目光凝实,射出一bright glow ,这小子刚刚是在示弱……

砰!

就在所有人都在为Luo Tian 突变而震惊的时候!

鸿展就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竟然站在原地,傻傻的等候Luo Tian 的暴击……

哐当!

Luo Tian 一拳落下,鸿展当场昏迷,整个人倒飞身后的沙发,直挺挺的倒在上面……

“你刚刚那是什么手段,你手里抓着什么东西!”尚文庶看到了Luo Tian 手中的细节,当即问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