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rless War Sovereign Chapter 123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其他人或许没有注意到Luo Tian 手中的细节,但是同为experienced 的尚文庶却是一眼看出端倪!

他看到Luo Tian 挥拳的时候,拳头的指缝流露非常隐晦的powder 东西!

就是那个powder 东西定住了鸿展。

不然,以他对鸿展的了解,就算敌不过Luo Tian 这小子,也不至于被一拳轰翻!

哦?

反观Luo Tian ,听到尚文庶的话语,眉头一挑,心中暗暗吃惊!

刚刚那一拳,自己做的已经十分隐晦,就算夜游活着,恐怕也未必能识破,这老人家竟然看出来了?

疑惑一声,转头looked towards 尚文庶,Luo Tian 的脸上浮现灿烂的笑容:“尚老,你该不会责怪我打了你的小伙计吧?”

“hahahaha !”

尚文庶hearing this 气的差点吐血!

好一个无赖的家伙。

他刚刚明明使诈,现在不但不承认,还反过来询问自己会不会责怪……

“好,好,好,几年不见,you brat 不仅仅手段变的十分干脆,这嘴皮子上的功夫,倒也让人恨得牙根痒痒!”

尚文庶一连说了三个好,没有生气!

但是吃了一个哑巴亏,心中多多少少有些不爽。

如此‘夸赞’Luo Tian 咧嘴一笑。

“让您老人家laugh !”

然而……

Luo Tian 这句话刚刚落下,Shen Xinyi 却是嘀咕一声:“Luo Tian ,把人叫醒,别惹的老人家生气!”

“丫头误会了,old man 并没有生气,至于那小子,就让他躺一会吧!”尚文庶听到Shen Xinyi 的话语,当即豪爽的说了一句!

至于鸿展!

尚文庶认为现在让他昏迷一会倒也不错,以他的性格,醒来后,八成会跟Luo Tian 拼命!

那这顿饭可就真的吃不了了!

“小子,过来坐,陪我喝点!”随即尚文庶moved towards Luo Tian 挥挥手示意他过来!

Luo Tian 双肩一耸,转身回到座位!

还别说,没有了鸿展那张臭脸,席间的氛围可谓是热闹欢乐!

一杯下肚。

Shen Xinyi 率先端着一杯果汁,起身先是对着尚文庶敬了一杯:“老人家,初次见面,我敬您!”

尚文庶面对Shen Xinyi 的敬酒,也是给足了面子,剩下的半杯酒一饮而尽!

随即,Shen Xinyi 又分别敬了任长远和燕小菲!

内容无非就是华文集团的投资,以及保证将来一定会好好经营,达到一个双赢的状态!

他们喝的热闹。

尚文庶却是来了酒意,in the bones 那份驰骋沙场的性格也稍稍有些控制不住的外放。

端起酒杯对着Luo Tian :“小子,咱们爷俩喝一杯?”

“尚老,我是youngster 自然没有问题,但您身体不便,还是少喝点吧!”

说归说闹归闹,Luo Tian 不会在酒桌上欺负老人!

haha !

尚文庶目光中闪过一道失落,但他隐藏的很好,随即那份失落就消失不见,淡然said with a smile :“若是退回三十年,我让你三个来回,你也不是对手!”

“那是,尚老风采依旧!”Luo Tian 真诚的说了一句!

随即one old and one young ,痛饮一杯!

放下酒杯,尚文庶却是悠悠的说道:“听说华文集团this time 生产出来的medicine pill ,恢复烧伤的效果惊人?”

突然转变的话题,让Luo Tian 瞬间明白尚文庶的unspoken implication !

他身体微微靠近尚文庶,轻声说道:“尚老,如果小子没猜错的话,您是想知道我们背后炼制medicine pill 的人是谁吧?”

“您对坐在轮椅这件事,还是非常在意,所以,今天您老人家不声不响过来,吃饭是假,寻求能重新站起来才是真!”

蹭!

听到Luo Tian lay bare the truth with one remark 心中所想,尚文庶的目光骤然释放精芒!

手掌猛地抓住Luo Tian 手臂……

bang!

这一瞬间,Luo Tian heart trembled ,暗道一声really strong 的力量!

目光惊诧的looked towards 尚文庶。

那一瞬间,Luo Tian 心中有一个极为强烈的直觉,如果眼前的这个老人双腿可以自如,就算两个自己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小子,既然都被你猜中,不知道old man 有没有机会见一见此人?”尚文庶没有在意那么多细节,直言不讳的问道!

就像Luo Tian 说的一样!

尚文庶不怕死,但只要能活着,他就不想死。

一个活人,如果能站起来,绝对就不想永远坐着。

haha !

Luo Tian laughed ,摆出一副神在在的模样,indifferently said :“尚老,既然我能猜出来,您为什么不觉得这个药丸是我炼制的?”

什么?

尚文庶内心轰的一下,许多年从未有大波动的情绪,in this brief moment 轰然爆发!

抓着Luo Tian 手臂的大手再次用力!

卧槽!

疼!

Luo Tian 本以为刚刚的尚文庶已经用了全力,didn’t expect 他的力量还能增加,而且竟然能捏疼自己。

手臂一震,想要脱离尚文庶的手掌!

然而,当Luo Tian 发力的时候,尚文庶似乎识破了Luo Tian 的想法,手指再次用力,将Luo Tian 的手臂牢牢扣住,道:“小子,你说的可是真的?”

“authentic !”Luo Tian 眯着眼睛,暗暗发力抵抗尚文庶的力量!

“好!”

pa!

尚文庶目光尽是精芒,松开Luo Tian 的手臂,一拍自己的废腿:“我信你!”

“……”Luo Tian 无语!

可尚文庶却是直接转头looked towards Shen Xinyi ……

他刚刚已经听说任长远的部门给this girl 的集团投资three billion 。

“丫头。”尚文庶看着Shen Xinyi 叫到!

“老人家!”Shen Xinyi 听闻,连忙欠身尊敬的称呼!

“old man 在给你们集团投资五十亿,但是借你的丈夫几天!”尚文庶豪气冲天的说道!

pu…

Luo Tian hearing this 差点吐出老血,一脸懵逼的看着尚文庶:“不是……尚老,您这是什么意思啊?”

“你觉得我会缺钱吗?”

“一百亿!”尚文庶想都不想,直接加价!

pa!

Luo Tian 单手拍在脑门:“这是咱们爷们的事情,尚老……”

“五百亿!小子,再多可就过分了!”尚文庶身为曾经龙组的创始人,不敢说富可敌国,但相较一般的富豪还是富裕的!

“老人家,这就不是钱的事。”

“首先我得确定能不能搞定吧?其次我还有职位在身,总不能撇下所有都不管吧?”

“退一万步说,别说五百亿,就算是一千亿,甚至更多,拿来干什么啊?建厂吗?那得要多大的厂房。”

听到这里,尚文庶承认自己刚刚确实激动了!

took a deep breath ,平息情绪!

“说的有道理!”

“不过,你的问题我可以帮你解决,old man 亲自给你请假,没有人敢说你擅离职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