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rless War Sovereign Chapter 123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他妈的,这就是你们龙组的待客之道?”

“有种放开我,玛德,仗着人多欺负人少是不是?”

“尚文庶,你个old bastard ,玩我是不是?我不就是打了你的属下,你用得着处心积虑这么搞我吗?”

一个宽大的平房内。

Luo Tian 被‘大’字捆绑。

手铐,麻绳,勒死狗……

三种束缚统统用在他一个人身上,用马六子的话说,这个人身为Commander Dragon ,自然有一万种逃走的方式,所以必须要用最缜密的捆绑方法将他牢牢困住!

是……

捆绑的真的很过分!

Luo Tian 的拇指和食指被‘勒死狗’绑住,中指和无名指同样如此,两只手都是如此,只留下小拇指可以活动,但有什么用?

crash-bang !

Luo Tian 扭动身体挣扎!

心里暗暗发誓,马拉巴子,只要本帅离开这里,分分钟把这里踏平!

什么狗屁龙组,他妈的,完全不讲道理的地方!

嘎吱……

就在这时,郭峰推着尚文庶走进平房!

“你先出去吧!我跟他单独聊聊!”进入房间后,尚文庶挥挥手示意郭峰离开!

“是!”

郭峰依旧是那副冷漠的神色,回答一句后,目光挑了一眼Luo Tian !

没有人知道在他的内心是怎么评价Luo Tian !

刚刚对决的瞬间,看似Luo Tian 占了下风,可如果是在战场上,郭峰相信,碰到这样的对手,自己就算有能力杀掉Luo Tian ,最后自己恐怕也不能活着离开!

收回目光,郭峰转身离开,并关上了房门!

且说Luo Tian 和尚文庶!

“old man ,你过分了啊,believing or not 我回头把这里拆了?”Luo Tian 知道尚文庶杀不得,但这不等于他不能把这里拆了!

呵……

尚文庶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双手推着轮椅靠近Luo Tian 不足三米的位置!

目光始终盯着暴跳如雷的Luo Tian ,indifferently said :“小子,觉得龙组的battle strength ,比起你的Kunlun Temple 如何?”

“没得比!”

“Kunlun Temple 讲规矩,你们就是一群不讲道理的强盗!”Luo Tian 想都不想,直接嘲讽的说道!

对于Luo Tian 的评价,尚文庶并没有生气。

悠悠的继续说道:“规矩是给那些没有能力的人设定,敌人会听从你的规矩么?”

“如果敌人跟你讲规矩,你的好朋友妻子李小花,又怎么会被凌辱致死?”

bang!

Luo Tian 怎么都didn’t expect 尚文庶会突然提及李小花。

双眸几乎喷出火焰,怒视尚文庶。

chi…

尚文庶嗤声一笑,无视Luo Tian 的所有愤怒,继续说道:“还有你的妻子Shen Xinyi ,如果暗世可以讲规矩,他们也不会伤及你的家人。”

“而刚刚,你对于他们而言,并不是朋友,他们为什么要跟你讲规矩?”

Luo Tian 平复心情,冷冷的问道:“你想说什么?”

“给我治腿,我送你一份大礼,至于是什么,现在你还没有资格知道!”尚文庶风轻云淡的说道!

“mental disorder !”

Luo Tian 翻了一个白眼直接骂道!

他现在觉得自己跟着尚文庶来到这里是最大的错误决定。

当初就该坚持自己的决定,不来就对了!

“不急,你刚刚被打,现在让你同意,难免强人所难。”尚文庶依旧不生气,继续说道:“你的副总指挥已经同意给你放长假,一个月也好,一年也罢,你回不回去都无所谓!”

“不过你也不用有什么担心!”

“你的Kunlun Temple ,如果遇到什么困难,我会让人接替你的位置,包括你的家人,从这一刻开始,也会有人暗中保护,相信in this world ,没有who 可以在伤害你的家人!”

听到这里,Luo Tian 心里一万只fuck your mother 疯狂践踏!

“你想软禁我?”

呵……

尚文庶faintly smiled ,并没有回答。

双手扭动轮椅,转身靠近门口:“来人,推我离开这里!”

嘎吱!

始终在门口等候的郭峰应声走进来。

默不作声的推着尚文庶离开。

房门从新被关上,并且上了锁……

就这样……

Luo Tian 被软禁了!

………………

另一边,副总指挥一脸苦逼的看着尚文庶:“尚老……以我对他的了解,这件事怕是不好收尾!”

尚文庶已经将Luo Tian 留下来的想法说给副总指挥。

副总指挥听完之后,内心纠结复杂。

在他认为,这一定不是最好的办法!

“little fellow 脾气暴躁,锐气锋利,是好事,但是这个锐气也该磨一磨了,如果我不能说服他,回头他想拆了龙组也好,想要针对我也罢,随他吧!”

这……

尚文庶都这么说了,副总指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那我……先走了!”副总指挥觉得自己都多余来这一趟,苦笑一声准备道别!

嗯!

尚文庶并没有留他,nodded ,示意副总指挥随时可以离开!

当晚……

Luo Tian 一个人在房间里想了无数个办法,看看能不能挣脱束缚离开这里!

然而……

经过无数次的常事,最终都是以失败告终。

体能急剧下降的他,最后只能任由身体随意摆动,大口穿着粗气:“他妈的,别让老子离开这里!”

这一夜,没有人打扰Luo Tian !

他也不知道自己睡没睡觉!

反正就感觉饿……

然后过了那个劲,继续挣扎想要离开!

unconsciously 中,天色已经由黑暗缓缓迎来morning sun !

嘎吱……

房门再次被人推开!

来人不是尚文庶,而是婉白筠。

“喝水!”

啪叽!

婉白筠没有好气的站在Luo Tian 面前,手中水杯直接粗鲁的放在他的嘴边!

也不管Luo Tian 喝不喝,一股脑的举起倒在他嘴巴的周围!

“要不是龙主不让我杀你,我现在真想一刀捅死你!”婉白筠看着Luo Tian 那副欠扁的模样,恶fiercely 的说了一句!

昨晚……

鸿展被送到Medical Room 。

经过一番检查,鼻梁塌了,肋骨折了三根,就连槽牙也都松动,如果处理不好很有可能保不住了!

马六子至今昏迷不醒,能用的办法动用了,常规的解毒药根本不起作用。

泼水,电击,甚至连针扎都用上,马六子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要不是呼吸还在,众人甚至以为马六子挂了!

pu…

谁料婉白筠的话语刚刚落下,Luo Tian 直接将嘴里的所有水,统统喷向她的脸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