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rless War Sovereign Chapter 1415

提及正事,何忌惮和秦玖儿的脸色顿时恢复严肃!

“Commander Dragon ,您吩咐!”

何忌惮和秦玖儿几乎异口同声说道!

反观Luo Tian ,深吸一口烟,吐出青烟,低喃一句:“技术上的事情我不是很懂,但你们有没有办法,可以隐藏我们的battleship ……”

说着,Luo Tian 从茶几下方抽出一张纸……

手中铅笔画了一个圈,然后继续说道:“比如,这里是敌方的船只,我们若是从这个方向靠近,又不想让对方察觉……”

既然Luo Tian 想要坐稳渔翁的身份,那就必须有thunder 出击的准备!

华夏距离北州还是远!

若是从Kunlun Temple 出发,战斗机少说要一个半小时,battleship 就更慢,至少要用四到六个小时。

这太慢了……

如果Rakshasa Country 他们率先跟Asura 他们交手!

赢了还好,若是输了,Luo Tian 在想冲过去,时间上就吃了亏!

而且……

Luo Tian 相信,73研究院的众成员都不是傻子!

一旦发生冲突,他们也不会留在原地等候自己收割,when the time comes ,一个追一个跑,大大的提升了变故几率!

此话落下,何忌惮和秦玖儿都沉默了!

两人brows tightly frowns ,脑袋飞速思考。

对此,Luo Tian 保持沉默!

他不想打断两人的思考!

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后……

经过何忌惮和秦玖儿两人反复在电脑上推演,终于有了一个答案!

“Commander Dragon ,如果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开进,我跟玖儿的估算,最近需要一百五十海里。”

“若是少于一百五十海里,我们只能切断对方的雷达!”

不行吗?

Luo Tian 也觉得这种要求有些太高。

一百五十海里……

以当下的舰载机速度,飞行过去,也要十几分钟。

时间上倒是可以,可对方不是固定存在!

“如果他们跟其他人员发生摩擦呢?”Luo Tian 再次问道!

何忌惮一听还有这种前提,顿时自信满满地说道:“Commander Dragon ,那就简单了,我们可以侵入跟对方敌对的system ,做一个假象,来掩饰我们的信号!”

pa!

听到这里,Luo Tian 嘴角一挑,凌空打了一个响指:“可以!”

“就这么干,等我命令!”

一言落下,Luo Tian 当即对铁战下令,命令battleship 直插北州公海!

…………

另一边!

73研究院!

童翦被关在偌大的地下训练场!

原先二百多多个手持白骨的青年,已经倒下近半,他们没死,只是被童翦活生生打晕。

为什么是活生生打晕?

因为这帮青年simply 他妈没有痛觉,再跟童翦对战的时候,只要不死,他们就还能起来战斗!

如此一来!

尽管童翦本身martial power 十分强悍!

可面对这二百个天天生死攸关的青年,也是被打的completely unprepared !

他的身上,脸上,手臂,大腿,统统被白骨打的淤青!

暴怒之下!

童翦才出此下策,但凡是靠近自己的青年,统统被他重击打晕!

呼哧,呼哧,呼哧……

童翦站在训练场中间,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眼看着仅剩seventy-eighty 个青年再次围上自己,当即破口大骂:“麦瑞,你他妈就是一个疯子!”

受不了了!

童翦觉得将这些人统统留下来simply 是自己找虐!

一声谩骂落下!

他took a deep breath ,让肺里充满氧气。

目光凝实,不在防守,主动出击,击倒一名青年后,也顾不上他们手中的白骨是不是来自人类!

直接捡起,抡圆了冲向青年!

Pu chi!

大腿白骨的末端直接砸在青年的top of the head !

头骨怎么可能是白骨的对手?

啪嚓!

一击落下,青年当场毙命!

随即……

童翦就像是一个杀人狂魔……

left and right hands 各持一根白骨,下手也不再留情,来一个,打死一个!

短短七八分钟的时间!

他直接击杀了二十几个青年!

this time ,青年们的眼神终于冒出了恐惧的神色,他们不再擅自靠近,而是警惕的绕着童翦身体,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

对此!

正在训练场外观察童翦的麦瑞,性感的嘴唇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才对嘛……”

“身为Lord Asura ,如果只因为我的命令,而缩手缩脚不敢杀人,我们留他有什么用呢?”

她的声音落下,身边两个年约seventy-eighty 岁的男人却是冷冷嗤了一声!

“跟老Asura 比起来,此人的能力一般!”

“带他出来,给他注射一针。”

两个老男人分别说了一句!

麦瑞双肩一耸,起身moved towards 训练场走去!

来到训练场门口!

麦瑞对着一侧看守的警卫说道:“枪给我!”

拿着手枪,麦瑞打开了训练场大门!

砰!

一瞬间,她叩响了手枪!

童翦被枪声吓了一跳,转身看向麦瑞!

然而……

麦瑞的枪口已经对准倒在地上的青年,peng~ peng~ peng~ 一通连射!

blood mist 弥漫!

准备攻击童翦的青年们见状,更是直接对着麦瑞跪了下去!

“以后,你们的命是他的,能不能离开这里,只要他一句话!”麦瑞并没有享受被人跪拜的过程,反倒是指了指满脸懵逼的童翦!

oh la la !

一语落下,那些面对麦瑞跪下的青年,直接调转身体对着童翦下跪,并且以绝对生疏的口吻说道:“pay respects to 大人!”

“你在搞什么?”

童翦也不在乎这帮人是不是跪拜自己,怒气汹汹的moved towards 麦瑞走去!

呵……

麦瑞indifferently smiled 。

踱步上前,张开双臂作势就要给童翦一个大大的拥抱!

“亲爱的Lord Asura ,恭喜你通过我们的测试……为了奖励你,今晚……我属于你……”

gu lu !

fuck !

童翦前一秒还在愤怒!

可是下一秒听到麦瑞的话,心脏就像是被一万只蚂蚁啃咬一般刺挠!

“今晚?我们?”童翦站立原地,单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麦瑞!

“怎么?”

“不想么?”

“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特别渴望,恰巧,我the past few days 就是那种感觉!”

麦瑞十分露骨的说出女人的渴望!

随即主动投怀送抱!

胸膛毫不忌讳的贴在童翦胸膛,双手更是大大方方的搂住童翦的脖颈……

“想……”

扑通!

童翦本能的回答。

可惜,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就感觉后颈一疼,随即两眼一翻,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反观麦瑞,对此一脸不屑。

“把他抬出去,送到实验室!”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