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rless War Sovereign Chapter 1804

嗡……

米娜的一句话,惹得Xiang Wentian 脑袋一阵轰鸣!

爱……爱我?

as everyone knows ,Xiang Wentian 没有谈过恋爱,在米娜之前,他甚至很少接触女孩,就算工作原因不得不接触女生,也都是那种保持距离,公事公办的关系!

突然有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跟自己表白,Xiang Wentian 心情复杂!

尤其是车辆翻了之后,米娜出乎意料的没有immediately 逃走,而是留下来关心自己……

呼……

Xiang Wentian 越想心情越复杂,长let out a long relaxed breath ,神经竟然somewhat numb !

慢慢张开双眼,looked towards 黑暗的位置!

这一刻,他不知道米娜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呵……”

突然,Xiang Wentian 自嘲的轻笑一声,然后喃喃自语一句:“我为什么要关心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一个侵犯而已,最终都逃不过法律的惩罚!”

话虽这么说,可Xiang Wentian 依旧没有动!

因为他担心米娜是装的……

一旦她是想利用自己的情感,博取自己的同情,此刻就在暗中观察自己,怎么办?

就这样……

一切都是伪造的现场,却是按照真实车祸现场的程序,叫来了救护车,消防车,以至于交通部门的工作人员,也都陆续抵达现场!

二十几分钟后!

Xiang Wentian 躺在了救护车之中……

“虎帅,我们的情报人员已经十分肯定,那个侵犯已经跑远了。”一名虎堂的成员,十分谨慎的说道!

嗯……

Xiang Wentian nodded 。

随即接过青年手中的毛巾,将脸上的人造血擦掉!

他的脑海中依旧回忆米娜离开之前的状态!

took a deep breath ……

尽量整理自己的情绪,Xiang Wentian 调整状态,冰冷的说道:“密切关注米娜的动向,尤其是周围的电话亭,不要beat the grass to scare the snake ,must 引出她背后的其他势力!”

是!

青年想都不想,答应一声后,拿出对讲机直接吩咐下去!

一番操作后!

青年表现出欲言又止的样子……

Xiang Wentian 见状,coldly shouted :“有话就说,别像个娘们!”

“虎帅,brothers 都不知道,这个计划之前,您为什么要给那个侵犯吃牛排,还喝红酒!”青年见状如实说出心中疑惑!

chi!

Xiang Wentian 嗤了一声。

其实连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多此一举!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理由!

“不吃饱,她怎么有力气逃跑?”

“不借点酒劲,她怎么能变得那么冲动?”

两句话,说的青年一点脾气都没有!

好像是这个道理!

要是没有力气就跑不了多远,一般人喝点酒,胆子都会变得很大。

另一边!

米娜离开高速路后,确实就像Xiang Wentian 担忧的一样,她并没有立即离开!

而是趴在最黑暗的地方,默默观察了Xiang Wentian 3 minutes 之久!

观察不是怀疑Xiang Wentian !

而是担心他会不会被人救治……

直到救护车和消防车陆续抵达现场,开始对Xiang Wentian 施救,米娜才擦干眼泪慢慢退去……

是的!

米娜对Xiang Wentian 动了真情!

具体从什么时候,米娜自己也不知道!

或许是到了Rakshasa 被温妮粗暴对待,到了暗室,Xiang Wentian 没有报复她!

也或者是Xiang Wentian 将自己从温妮那边救出来,费劲体力为自己解毒……

还是两人相处的时候,Xiang Wentian 对自己的脾气始终是wants to come to come wants to walk to walk 的那种真实感……

总之……

米娜就是对Xiang Wentian 产生了极为向往的感觉!

可她也知道,自己跟Xiang Wentian 根本不是一个world 的人,两人只能giving tit for tat ,永远都impossible 在一起!

迈着沉重步伐,米娜也逐渐恢复自己的情绪!

目光左右观察周围的环境!

步行差不多九十分钟,她终于来到了一条看似乡村水泥路的地方。

顺着小路又走了半个小时。

终于……

米娜看到了一个很破的小卖店!

“你好……我能借你的电话打一个电话么?”

小卖店的Boss 是一个年约六十多岁的老太太,慈眉善目,不过可能是这里的环境原因,促使老太太根本不用任何化妆品!

所以,老太太年龄虽然只有六十多岁,可面容却堪比七八十岁那么苍老!

“姑娘,看你面生,好像不是村子里的人,你是迷路了么?”

老太太见米娜浑身狼狈,面色憔悴,关心的问了一句!

“嗯……”

“迷路了!”米娜nodded 说道!

老太太很热情,一听米娜这么说,有些可怜她的挥了挥手:“那你打吧!”

“谢谢!”

米娜didn’t expect 老太太这么好说话,道了一声谢后,拿起公用电话拨通了郑权的号码!

“谁?”

郑权看到来电是陌生号码,声音低沉的问了一句!

“是我!卡里米……”米娜说出自己真实的名字!

“Eldest Young Lady ,你在哪,组织找不到你,还担心你出了意外……”郑权在电话的另一边,语气怪异的问道!

嗯?

米娜听到郑权的口吻,秀眉微皱,一种极为不好的念头油然而生!

“组织为什么要找我?”

米娜聪明的没有说出自己的位置,而是警惕的反问一句!

“Rakshasa 出事了……”

“电话里不方便,Eldest Young Lady ,您在哪,我现in the past 接你,见面再说!”郑权简单透露一点消息,随即再次追问米娜的位置!

啪嗒!

米娜心生警惕,当即不再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不对……

郑权的状态不对劲,他you think you can kill me !

“姑娘,你打完电话了?家人要来接你么?要不你就进来坐一会吧……”老太见米娜放下电话,好心的说道!

呵……

米娜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随即摇摇头:“算了……”

随即,她准备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再说!

然而……

就在米娜迈出一步的瞬间,电话却是响了起来!

米娜本不想接……

可她看到老太竟然moved towards 电话走去……

老太知道什么?

一旦暴露行踪,连她可能都要死掉!

无奈,米娜只能返回,对着老太歉意的说道,可能是找我的!

接起电话,米娜没有说话……

果然,电话另一边传来的是郑权的声音:“Eldest Young Lady ,您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告诉我位置,我现在带人过去……”

“郑权,你you think you can kill me ?”this time ,米娜没有隐瞒自己的感觉,直言说道!

嗯?

“怎么会!Eldest Young Lady 是郑权的上级,下属怎么敢对Eldest Young Lady 无礼?”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