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rless War Sovereign Chapter 1806

进入树林后,对于郑权这种拥有多年潜伏经验的他来说,寻找米娜的行踪根本不是难事!

加上米娜本身遭遇撞车,又是慌不择路……

所以,没用上二十分钟,郑权就已经找到了米娜藏身的地方!

那是一个满是枯草的位置!

米娜身体瘦弱,趴在草丛中,一般人根本无法发现!

“Eldest Young Lady ,您为什么要躲着属下?”郑权一眼就看穿了米娜的伪装,他也不着急戳穿,站在米娜的up ahead ,声音悠然的说了一句!

一声落下!

跟郑权一同前来的几人,慢慢moved towards 米娜的位置靠近!

此刻……

藏匿的米娜知道自己退无可退!

干脆……

猛地起身,手持柴刀,目光警惕的看着郑权,道:“我只是不明白,组织为什么要杀我?”

chi!

看到满是狼狈的米娜,郑权很意外。

轻嗤一声,目光却也再也没有任何尊重的神色,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戏虐之意,他上下打量米娜……

那个曾经高傲的Eldest Young Lady ,令人痴迷痴醉的女人,现在dishevelled hair ,满身也都是脏兮兮的服装!

最让郑权不耻的是,米娜曾经盛气凌人的身材,如今明显是被人蹂躏后的韵味!

“自从Eldest Young Lady 献身虎帅之后,组织就开始提防你……”

收回目光,郑权直言不讳的说出实情……

“为什么?”

米娜十分不解!

她是受过训练的人,从小组织就教育他们,鱼水之欢不过就是皮囊交易。

所以,就算自己献身Xiang Wentian ,组织也不应该那么快警惕自己!

“Eldest Young Lady ,你了解的只是训练时候的理论,却不了解华夏的男人……”

“Xiang Wentian 那种a giant amongst men 的存在,其身上的气质,都是常人不能比的,说白了,组织根本不相信你能抵得住Xiang Wentian 的魅力吸引!”

bang bang bang!

郑权this remark 说的十分直白,可米娜的内心却是一阵轰鸣!

是的!

自己最终并没有抵挡住Xiang Wentian 的人格魅力!

“本来呢,组织想要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让你带着Xiang Wentian 去Rakshasa ,由温妮给你们安排最温存的死法……”

郑权将米娜的表情变化taking in the entire scene ,然后继续说道:“可令人意外的是,龙先生竟然会隐忍到那种程度,只身去了Rakshasa 。”

“而你……”

说到这里,郑权extend the hand 指对着米娜,说道:“Xiang Wentian 没有杀你,还跟你疯狂了整整几个小时,解掉你身上的毒!”

“先不说他对你是不是痴迷,就说龙先生最后都默认将你带回华夏,你觉得正常么?”

“今天突然发生的事情,你觉得正常么?”

“堂堂虎帅,会为了跟你开房,故意跑出来这么远,然后让你走掉?”

bang bang bang!

米娜一边听着郑权的话语,脑袋一边承受Five Thunderbolts 般的刺激!

原来自己的一切行为都被组织密切关注!

自己从小在组织内长大……

他们竟然如此不信任自己!

好!

不信任就不信任,毕竟赤焰天使拥有那么多分社,老人家提防每个人也是正常!

可……

自己竟然傻乎乎的爱上了Xiang Wentian !

而Xiang Wentian 始终都在利用自己,包括那个龙先生……

原来……

原来这一切,自己不过就是一厢情愿?

“放屁!”

“要动手就直接动手吧,我不会再相信任何人的说辞!”

米娜有些恍惚了!

她不知道自己该相信谁!

当然,眼前的郑权,是她最不信任的人!

呵 ……

郑权邪魅一笑,道:“该说的也说完了,你,对组织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就像当日的皮尔卡斯……”

bang!

一声落下,郑权单脚踏地,silhouette 比当初的夜游还要恐怖,只是一个眨眼,他手中便出现一柄尖刀,直逼米娜喉咙……

Clang!

郑权的速度很快!

可米娜也不是没有准备。

眼看着郑权一刀挥来,手中柴刀迎着郑权的脑袋劈了过去!

要死,大家一起死!

这就是米娜心中的想法!

论movement method ,米娜绝对不敌郑权,但她不相信郑权会跟自己以命搏命!

果然……

郑权绝对不允许自己受伤!

看着米娜挥来的柴刀,手腕一抖,尖刀改变路线,迎着柴刀劈砍……

双刀碰撞。

米娜只感觉一道巨大的力量传到手臂,虎口生疼,随之手臂发麻……

柴刀差一点脱手,脚步向后退了一步……

Pu chi!

就是这样的weak spot ,郑权再次出手,一刀刺穿了米娜左腿的小腿肚……

hmph!

如此一击疼的米娜groaned !

可她不敢松懈,手中柴刀再次挥出!

“Eldest Young Lady ,您这是何必呢,明明可以痛快的毙命,现在却要承受痛苦!”郑权完全不将米娜的反击放在眼里!

目光凝实,尖刀划破米娜的手臂!

反手攥刀,再次刺入米娜的手臂……

用力拉扯……Pu chi!

米娜洁白的手臂,被郑权forcibly 割开十几公分的血口。

柴刀脱落……

“完了!”

没有了柴刀的米娜,心中cried out in surprise !

可这一瞬间,她的脑海中竟没有一丝丝的惧怕,她想到的竟然全都是跟Xiang Wentian 接触的时光!

鱼水之欢!

赤膊相对!

cast aside all considerations for face ,彼此谩骂!

最后……

她脑海中浮现Xiang Wentian 的那句话:“放心,就算死,最后也是我亲手杀了你,除了我,任何人都不能要了你的命!”

hehe ……

米娜想到这句话后,自嘲的一笑,暗道:Xiang Wentian ,你说话不算话……

我最终并没有死在你得枪下……

现在,我可能就要死在这个凄凉的树林之中了!

Pu chi!

就在米娜走神的时候,郑权手中的尖刀却是没有停下,一刀刺入米娜的胸口!

刀身已经没入三公分……

只要在向下两公分,米娜必死无疑……

米娜已经放弃了反抗,她歪着头,看着树林的深处,嘴角勾勒一抹淡笑:“或许,死亡是对你我最好的安排……”

砰!

然而……

米娜的感慨还未结束,一声响透天际的枪声突然从树林远处传来……

这一枪射中郑权的肩头……

子弹强大的惯性,让他身体飞出几米……

下一秒……

原本黑漆漆的树林之中突然犹如白昼!

近百道强光手电统统照射过来……

“草你吗的,我说过,这个女人的命,只能由我杀,你他妈算个几把毛,竟然想毁了我的承诺?”

声音传来,让绝望的米娜目光释放精芒……

他!

是他……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