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rless War Sovereign Chapter 1807

“是他……”

“Xiang Wentian !”

米娜双眸模糊的看着来人,心中极为复杂的低呼两声。

看到Xiang Wentian ,她心中是激动地,因为Xiang Wentian 没死,刚刚的车祸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可下一秒,米娜内心又变得十分纠结!

因为Xiang Wentian 利用了她,他利用自己的身份,故意引出郑权他们,所以,自己在Xiang Wentian 的眼里,终究只是一个侵入华夏的间谍而已!

砰!

且说Xiang Wentian ,看到米娜胸口那柄尖刀,胸口没来由的怒意狂飙!

“草你吗,玩刀是不是?”

他目光盯着郑权,怒骂一声后,将手枪收起,顺势抽出腰间的刺刀,虎步一般moved towards 郑权狂奔而来!

其实Xiang Wentian didn’t expect 米娜会被他们的组织放弃。

如果知道,他或许会早一点过来!

至于原因……

不知道!

反正就是此刻内心的想法而已!

“虎帅?”

郑权受了一枪,可多年隐忍的性格让他并不在意伤口,单脚塌地,起身,玩味的盯着Xiang Wentian 称呼一声!

然后……

他弯腰捡起米娜丢掉的那柄柴刀举起……

刀尖对着Xiang Wentian ,戏虐的说道:“didn’t expect 堂堂虎帅,竟然会为了一个侵犯如此愤怒,看来,你对她也动了心……”

“动不动心,轮得着你逼逼赖赖?”Xiang Wentian ,北方人,性格豪爽,做事完全由心情来!

现在,他只想活活干死这个老逼头子!

至于其他,Xiang Wentian 并没有考虑太多!

一声落下……

Xiang Wentian 身体一沉,双脚弹射,身体直接扑向郑权!

“如果你用枪,我或许没有反击的机会,但是用刀……虎帅,你太嫩了……”郑权见Xiang Wentian 完全就是乱舞章法的扑过来,讥讽的说了一句!

下一秒,他手中的柴刀以一个十分刁钻的角度,直逼Xiang Wentian 的身体而来……

“问天……小心……”

倒在地上的米娜看到这一幕,情不自禁的娇诧一声……

平心而论,她不希望Xiang Wentian 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管好你自己得了!”Xiang Wentian 心中一暖,可嘴里还是冷冰冰的让米娜闭上嘴巴!

Pu chi!

柴刀触碰Xiang Wentian 的胸口。

郑权咧嘴一笑,正准备说,虎帅merely this 的时候,他的脸色却是骤然变色!

“你……你穿的防弹衣?”

是的!

Xiang Wentian 穿着防弹衣!

所以,郑权本来认为刀身应该传来刺入身体的那种阴柔的感觉,可他却没有感受到,相反,刀尖就像是碰到了一块铁板,无论他怎么用力,刀身都不能刺入!

“你现在知道了?”

“太晚了!”

Pu chi!

Xiang Wentian 自认自己不是Luo Tian ,没有那种变态的martial skill !

所以,他出发之前就穿上了防弹衣,只要对方用的不是穿甲弹,不是炮弹,那他就不怕跟对方搏命!

手中刺刀直接插入郑权左侧锁骨的位置!

ka-cha !

郑权单手想要推开Xiang Wentian !

但Xiang Wentian 又怎么会让他得逞?

“老逼头子,论Blade Technique ,老子或许不是你的对手,但要是论力气,你是孙子,懂吗?”Xiang Wentian 面色狰狞的怒斥一声,单手绕过郑权的脖子,fiercely 的搂着……

另一只手却是抓着刺刀像是刀螂一般,连续刺出……

Pu chi!

Pu chi!

Pu chi!

“本该抓你回去慢慢审讯,可你想要杀了老子要亲手杀的人,就他妈该死了!”

Xiang Wentian 留下一句话!

手下刺刀在不留情,blade after blade ,或是划破郑权的胸口,或是直接刺入!

六十七刀……

不到二十秒的时间,Xiang Wentian 在郑权的身上整整留下了六十七刀!

forcibly 将郑权捅死……

啪嗒!

最后,Xiang Wentian 松开郑权的脖子,单手推在他的脑袋,将他推倒在地。

转身,目光看了一眼米娜:“还活着?”

hehe !

米娜刚刚亲眼目睹近乎疯狂的Xiang Wentian ,内心的彷徨好像统统消失了!

因为,只要能看到Xiang Wentian ,她就很满足了!

在听到他看似冰冷实则关心的话语,米娜笑了:“死不了!”

chi!

“都这个模样了,亏你还能笑得出来!”

Xiang Wentian 嗤了一声,踱步来到米娜身边!

弯腰!

双手直接将她抱在怀中:“你,只能死在我的手里,在这期间,好好活着吧……”

“en! ”

米娜身体还在流血,可来到Xiang Wentian 怀抱的那一瞬间,好像伤口所有的感觉统统消失了一般,有的只是无尽的甜蜜……

她多么希望这一刻可以永远定格!

自己,好像……好像恋爱了!

乖巧的nodded 答应一声!

呵!

Xiang Wentian 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形容自己,lightly shouted ,转身looked towards 虎堂成员,coldly said :“统统杀了,清理现场!”

“是!”

虎堂成员早就迫不及待了。

答应一声后,枪口对准其他black clothed person 连续扣动扳机!

martial arts 再高也怕菜刀。

black clothed person 或许潜伏在华夏已经练就了不俗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可在枪口之下,他们只有被击毙的下场!

反观Xiang Wentian ,抱着米娜走出小树林!

后者面色憔悴,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前者:“你把他们都杀了,怎么查组织的消息?”

“明知故问!”

Xiang Wentian 瞪了米娜一眼,coldly said !

其实……

他现在看得出来,米娜永远都回不去那个什么狗屁组织了,留给她的路,只有跟自己合作,除非,她是个傻子!

“可你骗了我!”米娜当然明白Xiang Wentian 的unspoken implication ,但她就是想说Xiang Wentian 刚刚骗了自己!

“骗了,怎么样呢?”

“那我为什么要配合你?”

“你不配合我,我就连你一起杀了!”

“你杀吧,反正我早晚都要死在你手上!”

“少他妈废话!”

啪嚓!

Xiang Wentian 不想跟米娜废话,最后干脆怒骂一句,将她轻轻放在车上。

绕到主驾驶,没有等候成员出来,他率先驾车去往医院!

“你是不是也喜欢上我了?”

车辆行驶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时候,米娜突然在后排座冒出这样一句话!

吱……

fuck 的!

Xiang Wentian 手一抖,车身疯狂的晃动,差一点撞在路边!

“fuck 的,别他妈吓人到怪的好不好,老子在开车……”Xiang Wentian 稳住车身后,破口大骂!

gē gē gē !

cough cough ……

“你喜欢我了……我好开心……”米娜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情,先是一阵娇笑,可是胸口的伤势让她巨咳两声……

“闭嘴!”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