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绝世Battle Venerable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只是短短十几秒的时间!

robust man 的脸颊已然血肉模糊,他被Luo Tian forcibly 打断了气息,当场猝!

如此一幕,看在众人眼里,全都露出了惊恐的目光!

这是人吗?

车都撞不死?

就连被冤枉的千叶寒,看到Luo Tian 如此强悍的一面,也呆住了……

这……

这个男人,是……是疯子吗?

她回想自己被Luo Tian 抓起来的种种,似乎……似乎自己好像变成了幸运儿,他并没有这么杀掉自己!

时间很短,可Luo Tian 带给众人的视觉冲击,却仿佛时间凝固了一般!

就在众人愣神的时刻!

in the sky ,grandiose 的飞来十五架直升机……

低空!

快速旋转的螺旋桨,似乎在更大自然叫嚣,周围疯狂的大风,吹散了好多地面的小东西!

众人齐齐举目望去!

直升机也没有让众人失望……

一个个black clothed robust man ,从直升机上抓着绳索快速下坠!

他们每个人的腰间都鼓鼓囊囊!

明显带着枪!

为首一个robust man 落地后,目光凌厉的扫了一圈!

目光最终定在Luo Tian 的身上!

当他看到Luo Tian face covered in blood ,肩头也破开了口子,鲜血直流的瞬间!

疯狂的killing intent 让他抽出腰间的手枪!

枪口对着众人直接开抢!

砰!

在consortium ,龙先生的身份是绝对不可侵犯的存在!

如今这帮人竟敢对龙先生下了如此重手,死,已经成为定局!

一枪落下,robust man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调转枪口开了第二枪!

随即……

赶来的black clothed person ,统统二话不说,拔枪直接射击!

短短的照面,black clothed person 已经击杀了三十七个忍者!

事实证明,在绝对的武器装备面前,冷兵器就是个渣!

“住手!”

而这时,Luo Tian 却是起身,抹了一下脸上的血迹,对着black clothed person 喊道!

枪声停止!

一名robust man ,脱掉自己的上衣来到Luo Tian 身前,恭敬的说了一声:“龙先生,请上飞机处理伤口吧,这里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好!”

开什么玩笑!

如此一群拿着刀的primordial 人,在black clothed person 的眼里就是靶子!

这种垃圾,怎么也不用让龙先生动手啊!

反观Luo Tian !

他并没有接受black clothed person 的建议!

脱掉自己的上衣,在脸上擦了擦,随即接过black clothed person 手中的枪!

“把这帮杂碎,都给我混成一排!”Luo Tian 想找的人还没找到,怎么可能离开?

十分钟!

在black clothed person 的枪口下,忍者乖乖的放下武器,混成一排,统统蹲在角落的位置……

这个空隙时间,Luo Tian 简单处理了肩头的伤口!

喝了几口水!

随即拎着枪,来到忍者的身前。

一把扯掉他们蒙着脸的布衣。

“不是不让看脸么?”

“你,滚一边去!!”扯掉第一个布衣的人,是一个青年,按照年龄,二十五年前,这家伙恐怕还没出生!

所以,Luo Tian 并没有杀了他,只是让他滚一边去!

随即,第二个,第三个……

一直到第七十几个人!

Luo Tian 感觉自己好像被捉弄了!

这他妈全是青年,看样子年龄最大的也就三十岁!

退回二十五年前,这帮little fellow 还穿着开裆裤!

“过去几个人,把他们的面罩统统摘了,只留下四十岁以上的人!”Luo Tian 停止了动作,命令black clothed person 揭掉他们的面罩!

而这时!

千叶寒蹲在角落,目光触及Luo Tian :“不用找了,这里根本没有超过三十五岁的人!”

什么?

Luo Tian 顺着声音望去!

目光looked towards 千叶寒:“什么意思?”

“这里只是一个基地,并不是真正的总部,在这里,所有人,只是训练教员,和接受任务的一个据点!”千叶寒经历过刚刚的一战,心中对这个组织已经凉透!

所以,她决定跟Luo Tian 说出实情!

嘶……

Luo Tian 眯着眼睛,took a deep breath !

终日打鹰,结果今天竟然被一个flat little girl 迷了双眼!

感情这里根本不是自己要找的地方!

“那些老人在什么地方?”Luo Tian 问道!

千叶寒犹豫了一下!

盯着Luo Tian 好半天,最后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这才slowly said :“我可以告诉你,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讲条件!”

Luo Tian 冷冷的反问一句!

千叶寒脸色一黯,心道是,我根本没有资格跟这个人讲条件!

但她不甘心。

如果就这么认命,以后自己该何去何从?

于是,千叶寒brace oneself looked towards Luo Tian 试探性的说道:“我可以帮你杀人,任何人都可以!”

chi…

Luo Tian 对于这种条件,充满了不屑!

不过,他现在需要有个人跟自己说出实情,lightly saying :“你说出那些人在哪,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不,我要离开蛋国,永远不回来!”千叶寒一听Luo Tian 这个条件,当即坚定的说道!

此刻的她,就算暂时drag out an ignoble existence ,但如果继续生活在蛋国,最终等待她的,只有死亡!

“可以!”

Luo Tian 嘴角一挑,答应了千叶寒的请求!

千叶寒心中一喜。

didn’t expect Luo Tian 如此痛快答应自己!

她双膝moved towards Luo Tian 跪下:“谢谢您的仁慈,我一定会将你的恩惠铭记于心!”

多么可笑的感谢!

前一秒千叶寒还在怀恨Luo Tian 戏弄她,下一秒,她因为Luo Tian 同意带她离开蛋国,而发至内心的感谢!

“带路!”Luo Tian 对于这种感谢,丝毫不taking seriously !

扭头指了指还在in midair 的直升机说道!

千叶寒不敢犹豫,当即跟着Luo Tian 离开!

而……

当直升机升空。

这座small courtyard 却是发生了巨大的爆炸!

三百七十多名忍者,无一生还,就连small courtyard 内的建筑,也因为这个爆炸,被raze to the ground !

If One Doesn’t Cut The Grass At Its Roots 的道理,这里不做多余解释!

…………

华夏!

王彦林办公室。

他的电话快被打爆了。

谁给他打电话?

蛋国公关!

“你们是要宣战吗,一个华夏人,搞了一个consortium 在蛋国肆意掠夺,还将三Gong Family 族整体extinguish sect ,我们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电话另一边几乎咆哮的声音。

而王彦林却是神在在的靠在椅背,瞧着二郎腿,喝着提神茶:“你激动什么,事情我们正在调查,有了结果,我们会immediately 通知你们的!”

“敷衍,这就是敷衍,你当我听不出来么?”

“我要求,即刻访问华夏,我要见你的领导!”蛋国公关也不是傻子,哪里听不出王彦林敷衍的词汇?

他强调要来华夏访问,亲自将这件事情跟那位说明!

“你算老几啊?”

“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王彦林现在睡不着觉,火气正大呢,听着对方连连叫嚣的话语,他的脾气也上来了,直言硬刚回去!

“想来是吧,等着吧,在你前面还有六十多个人想要来访!”

pa!

声音落下,王彦林直接挂断了电话!

同时还低喃了一句:”Fuck, Luo Tian 这小子又在搞什么飞机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