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rless War Sovereign Chapter 96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绝世Battle Venerable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燕京,华文集团!

“你他妈是吃屎的吗?”

贾元白听说了自己的金融公司被人坑了十亿,现在连人都找不到,当时差点跳在桌子上发飙!

他端着电话,对着电话另一边的许云直接破口大骂!

“卧槽你吗的,十个亿,附带一百五十亿的烂摊子,我给你三天时间,你他妈要是找不到对方,老子把你拉到非洲伺候那些黑人!”

“不管是卖身还是卖肾,一百五十亿,你他妈要是给老子少弄回来一分钱,老子活剥了你!”

暴怒!

贾元白现在憋屈的想要杀人!

哐当!

重重的摔掉电话!

贾元白坐在椅子,面色狰狞,呼吸粗犷……

“这究竟是谁干的?”

dīng líng líng !

就在贾元白心中盘算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喂!”

他看都不看号码一眼,直接火爆说了一句!

“贾元白,你干的好事啊?”电话另一边传来一个让人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的声音!

哐当!

贾元白听到这个声音,身体反射一般的跳起来!

额头在一瞬间冒出豆大的汗珠。

“空……空……空先生……您……您这么快就知道了!”贾元白吓得说话都在哆嗦,上牙打着下牙,发出咯哒咯哒的响声!

hmph!

电话另一边只是冷冷的snorted !

单凭这一个声音,贾元白就感觉小腹一阵炙热……

尿了!

吓尿的。

“当初扶植你去燕京,是让你控制Commander Dragon 的产业,不是让你跟他作对,现在你公然叫板Commander Dragon ,是谁给你的命令?”

对方发出质疑的话语!

贾元白感觉小腿肚子都在转筋,单手扶着桌面,尽量不让自己倒下去,结结巴巴的回答:“空……空先生,我……我以为您是让我对抗Commander Dragon ……”

“就凭你?”

这个被称作空先生的男人,当即反问一句!

“hmph ,你只不过就是我的放在门前的一条狗而已,你见过谁家的狗可以替主人做决定?”

嗡……

贾元白脑袋一阵空白!

他似乎感觉到Death God 降临在身边,后脊梁已经阵阵生寒!

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空先生,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尽管电话另一边根本看不到贾元白的举动,但他还是一边说话一边跪在地上磕头。

他太害怕了!

“机会只有一次,乱咬人的狗,只会被杀,不过念在你为我效力这么多年,我留你一条生路!”

电话另一边以最平淡的话语,宣布了贾元白的命运!

“把这些事都承担下来吧,如果让我知道你敢出卖我,你,以及你的家人,包括你家的一只狗,统统都会死!”

ka!

话音落下,另一边挂断了电话!

再看贾元白,已经吓得瘫软在地上,脸颊已经不受控制的频频颤抖!

他知道自己被丢弃了!

身后的那个大树,在最后的一刻,无情的将他推到了悬崖边!

承担一切?

他拿什么承担?

跑路!

必须跑路!

one minute 都不能停,立即走!

贾元白心中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赶紧走!

他蹭的一下起身,顾不上裤子的污秽尿液,单手抹了一把眼泪,转身跑去保险箱,他要把所有的现金统统带着!

拿出现金!

贾元白称呼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

颤抖的拿起电话,“给我……备车,我要出去一趟!”

“贾董事长,空先生交代,在这件事没有处理完之前,您不能离开燕京!”

谁料一向对贾元白言听计从的女秘书,这一刻竟然反水了!

什么?

贾元白as if was struck by lightning ,呆立当场:“空先生交代的?”

“是的,我始终都是空先生的人,难道贾董事长不知道么?”女人在电话另一边妩媚的说了一句!

哐当!

贾元白in this brief moment ,感觉身体被抽空,无力的坐在椅子上!

“我……我竟然像一个傻子,被人玩弄在股掌之中?”

回想自己的这些年!

他贾元白诈过骗,蹲过牢,放过贷款,睡过无数裸贷的女人,后来越做越大,所有工程的投资都有他的silhouette !

这一切,看似顺风顺水,人生得意!

实则……

他竟然是被人控制的little white mouse ?

………………

另一边,Luo Tian 已经离开Kunlun Temple ,他带着两个人低调来到燕京!

这两个人是谁?

正是Luo Tian 的大小disciple ,夏思琪,李默!

此次燕京之行,两个目的!

第一,会会贾元白,新账旧账一并算了!

第二,去燕京大学,找到秦玖儿,将她带回Kunlun Temple 。

“Master ,只有我们三个人么?”夏思琪坐在车上,有些嫌弃的问了一句!

好歹是上门找茬,Master 倒是多带几个人吧?

“怎么,难道为师一个人还不够么?”Luo Tian 驾车,飘了一眼后视镜的夏思琪反问一句!

夏思琪努了努嘴:“imposing manner 上弱了点吧?”

哈?

Luo Tian 苦笑!

“这不是还有you two 么!”

“……”

“……”

夏思琪和李默两人无语!

她们有的时候真的搞不懂这个Master !

明明有很强的势力,偏偏不用!

明明拥有很变态的医术,偏偏又不是医生!

装酷?

他又已经结婚了,没必要装酷吸引别的女人啊!

一路无话!

Luo Tian 驾车直接来到了华文集团!

举目望向这个熟悉的大楼!

“我上楼会会他们,你们要是害怕,就在车里待着吧!”Luo Tian 丢下一句话,打开车门直径走下去!

夏思琪和李默见状当即followed along !

开什么玩笑!

上阵father and son 兵!

虽然两人不是Luo Tian 的Junior ,但好歹也称呼他一声Master ,disciple 怎么能让Master 一个人上阵?

“先生,您有预约么?”门口保安拦住Luo Tian 去路问了一句!

chi!

“你知道我是谁么?”Luo Tian 看着保安淡笑反问。

“我不管你是谁,如果没有预约,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能进去!”保安见Luo Tian 这么嚣张,当即也来了脾气吼了一嗓子!

砰!

Luo Tian complexion sank 。

一脚将保安踹飞!

“老子就是天王老子,今天谁他妈拦着我上楼,就是这个下场!”

闹事嘛……

又何必废话呢?

我去!

身后的夏思琪和李默见到这一幕,嘴巴长得老大,对视一眼,目光都透着精芒!

“Master ,果然霸气!”

“en!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