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haha ~”

“真的成功了。”

“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吃两颗Devil Fruit 。”

“船长,你是对的。”

看着那火光点点的大道,Burgess 、范Augur 几人沸腾了。

他们之所以聚集在一起,除了相同的野心以外,最大的诱惑就是Blackbeard 画的大饼,didn’t expect 他们都赌对了。

Blackbeard 真的能吃两颗Devil Fruit 。

古今未来Number One Person 。

剥夺Devil Fruit 、吃两颗Devil Fruit ,任何一种都是颠覆world 观的。

这要是传出去,定然会引爆全world 。

“布鲁布鲁!”

就在几人cheering excitedly ,幻想未来的时候,盖某人坐在一旁的树墩上,掏出Den Den Mushi 拨通了。

还不小心按上了免提。

“BOSS。”

一接通。

悦耳冷淡的声音传来,就像没有感情一样!

“马歇尔·D·阿奇已经成功吃掉第二颗Devil Fruit ,目前看上去没有副作用,你那边什么情况?”

盖某人点燃一根香烟,挫燃后吸了一口。

慢慢的。

激动欢呼的Blackbeard 、Laffitte and the others 都疑惑的看着盖某人。

什么意思?

是在和谁打电话?

阿奇已经成功吃掉第二颗Devil Fruit ?没有副作用?

不祥的预感,慢慢涌上几人心头。

脑子有些空白。

“BOSS你说的那个Munch-Munch Fruit Ability User ,小艾酱已经带回Golden City 了。”

“行,那你让凯撒回来准备研究阿奇,本帝已经大概弄清楚了,不过还需要再研究研究。”

当着Blackbeard 几人的面,Kaos serene 夹着香烟,示意几人再等一会儿。

“知道了。”

“不过爆炸Pirates 的地盘需要接收吗?”

“it’s up to you ,我对那些事情不感兴趣。”

“行吧!”

Den Den Mushi 挂断,整个场地落针可闻,只有Kaos 香烟燃烧的声音。

“都这么看着本帝干什么?阿奇你坐啊!”

见Blackbeard 几个直愣愣的看着自己,Kaos 收起Den Den Mushi 示意几人不要客气,随便坐!

紧接着。

在Blackbeard and the others dumbstruck 、逐渐崩溃的眼神下,Kaos 从脚到头开始发生变化,逐渐变成了一个几人都恨之入骨却又恐惧害怕的人。

heartbeat 都停止了。

Laffitte 嘴唇发白说不出话,眼珠子都快撕裂眼眶跳出来。

“你你你你….”

Doc Q 一屁股坐在地上,原本病殃殃的脸色更加病殃殃了。

“这no no no 可能能….”

范Augur 、Burgess 手脚冰冷,好想晕过去啊!

这不是真的。

自己肯定是在做梦。

“Gaia !!!”

Blackbeard 裂开了。

双眸血红,眼角甚至飚出了泪水。

欺负人也不是这么欺负的。

until now 怀疑的叛徒竟然是自己最信任的迪迦,最难以置信的是迪迦还是自己恨不得扒皮抽筋的Gaia 。

自己一直都被玩弄着。

像个小丑一样。

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这么多年….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Blackbeard 疯狂怒吼着,整个胸膛都炸了。

他无法忍受自己被耍得团团转,像个裸奔的小丑那样尽是笑话。

为何。

为何要这么羞辱自己。

Gaia Gaia Gaia Gaia !!!

“暗水!”

黑暗暴涨,Blackbeard 一举抓向Kaos ,随即身上冒出大量硝火。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

bang! !!

燃天爆炸笼罩天空,脚下大地在撕裂翘起。

Laffitte 几人被爆炸掀飞出去,砸在地上covered in dirt 死死的盯着最中央,都无法接受现实!

迪迦竟然是Golden Emperor 。

这都是假的。

要知道Yami Yami no Mi 可是迪迦送给Blackbeard 的,现在一想想也太巧合了。

撒泡尿就捡到Logia Devil Fruit ?

还是他们船长yearn for something even in dreams ,可以剥夺Devil Fruit 的Yami Yami no Mi 。

并且这两三个月,Golden Emperor 一次又一次的毒打他们,简直就是丧尽天良。

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被找到。

原来对方一直都在身边,那能不被找到吗?

一次又一次的羞辱,不管是精神还是肉体都被玩坏了。

现在。

更是超乎想象的沉重一击。

原来这一切都是阴谋,都是安排好的。

目的就是试验他们船长是不是真的可以吃两颗Devil Fruit 。

他们不但是小丑,还是little white mouse 。

不~

剧本不应该是这样。

天堂和地狱的转变不应该这么快。

“为什么….”

“不应该是这样的。”

Laffitte 几人死死的盯着爆炸中心,里面有Blackbeard 的撕心裂肺,那股愤怒和恐惧是实实在在的。

fortune plays with people 也不是这么弄的。

屈辱的泪水,disappointing 的从眼角流出,划过煞白的脸颊滴在了地上。

“Gaia !”

“暗穴道。”

“全身爆!”

“die for me 啊!!!”

嚼穿龈血般的撕心裂肺,Blackbeard 已经失去理智。

他只有一个想法。

杀死这个男人,杀死这个男人。

“阿奇,本帝是欣赏你的!”

“啊~”

回答Kaos 的是roar ,就像受伤的wild beast 。

“死吧死吧死吧!”

hong long long !!!

爆炸一股接着一股,Blackbeard 不要命的攻击。

“神罗天征!”

“金熔火·雷鸣八卦。”

“…..”

等一切平息后,整座岛屿已经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

最中央的天坑中,Kaos 提着遍体鳞伤陷入昏迷的Blackbeard 升空,看着远处一个个面如死灰陷入颓废的Laffitte and the others ,露出了姨母笑。

“看在共事这么久的份上,本帝饶你们一命!”

声音如炸雷般响彻在几人的耳边,而几人subconsciously 就是一哆嗦。

直到天边传来音爆,一道环形气压圈渐渐消散,Laffitte and the others 才sighed in relief ,最终瘫倒在地上无神的看着苍穹。

怎么办?

船长都被抓走了!

才刚刚爬到梦想的门槛,结果还没开始就被粉碎,最后连门也关上了。

一时半会儿。

几人迷茫了!

…..

East Blue 。

Foosha Village 。

夕阳西下,一片悬崖草地上,两个少年看着波光粼粼的海平线,迎面海风吹来荡起了衬衫和碎发。

“Luffy 。”

“我明天就要出海了。”

稍微年长许的少年,转头咧嘴看着旁边一脸不开心戴着Straw Hat 的家伙。

“哦!”

“不要这么没精神,我先出去闯荡一番,等着你追上我的脚步。”

“hmph ,我一定不会输给Ace 的,Pirate King 我当定了。”

Luffy 从草地上站起来,斗志昂扬。

这是他们约定好的。

“那我们去把这个消息告诉Sabo 吧!”

“我去拿烧酒。”

两人脸上都有些落幕,Luffy 很快就消失在了原地。

几分钟后两人来到一座坟墓前,这里就是Sabo 的沉眠之地。

“Sabo ,我要出海了。”

Ace 和Luffy 盘坐在墓碑前,面前有三个酒碗,Luffy 打开酒瓶倒满了。

气氛有些沉重。

Ace 和Luffy 说了很多很多。

包括小时候的约定和梦想。

次日。

太阳盘旋在海平线上的时候,Foosha Village 小港口几乎所有村民都来了。

而Ace 坐在一艘独立木船上,背着Makino 诺给他收拾的东西正对着岸边招手。

“这个臭brat ,Marine 不当去当Pirate 。”

村长杵着拐杖很是凶恶。

Makino 诺站在最前方有些担忧的看着Ace 。

“Luffy ,我就先一步出海了,等我们再次见面的时候可能就是敌人了,Pirate King 我不会让给你的,哪怕你是我younger brother 。”

岸边Luffy 嚎啕大哭着,眼泪就跟水龙头的水止也止不住。

“混蛋Ace ,我一定会找齐十个伙伴成为Pirate King ,哪怕你是我big brother 我也不会让你的。”

Luffy 抹着眼泪吼着“我还有两年就17岁了,我一定会超越你的。”

“混蛋Ace ,你给我等着。”

慢慢的。

那小木船消失在了海平线上。

“都回去吧!又不是生离死别。”

流泪的不单单只是Luffy 和Makino 诺,还有很多Big Mom 大爷也都抹着眼泪。

毕竟这些人全都是看着Ace 和Luffy 长大的,小时候没少在村里调皮捣蛋。

没过多久,远在Marineford 的Garp ,在接完一通电话过后走出办公室站在走廊上,看着远处波浪壮阔的海平线,面色有些愁绪。

“还是当Pirate 了,为什么不按照我安排的路去走呢。”

黯然片刻。

Garp 来到Fleet Admiral 办公室,一脚把门踢飞。

“Sengoku ,我要请假!”

“混蛋Garp 。”

整个headquarter 大楼都在这声怒吼中摇晃,不Rear Admiral 领见怪不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