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rate’s Most Arrogant and High Profile Man Chapter 69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Betty 深知痛打落水狗的真谛。

趁他病要他命。

对方at first 是掉以轻心,再加上一时不察先后被波塞冬(海水)和消极幽灵击中,所以才会被击中。

只要等对方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想要再次一击命中就很难了!

“海拳。”

深知这一点的Betty ,当即抓住波塞冬(海水),punched out 去形成滔滔海流,势不可挡的追击出去,同时三只消极幽灵从身体上出现,迅速钻入地面再次sneak attack 。

Shua! !!

可惜Red the Aloof 不是一般人。

强行忍受身体上的重创,握着黑伞随手一挥就是千米slash ,席卷着Busoshoku 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竟然强行把海拳给分割了。

甚至还趋势不减涌向Betty 。

至于三只消极幽灵的袭击,Red the Aloof 更是早有所准备。

Busoshoku 覆盖全身,形成牢不可破的屏障,任由那三只幽灵冲击也无法越过Busoshoku 防御。

毕竟灵Spirit Fruit 实才吃掉没多久。

“cough cough cough ~”

drenched with blood 的胸口,深可见骨。

不过正在快速愈合着。

Red the Aloof 脸色苍白,corner of the mouth flow blood 阴冷的看着对面的Betty 。

一时大意,险些就升天了。

“可惜了!”

看着狼狈的Red the Aloof ,Betty 暗secretly sighed 息。

攻击力还是差了一点。

专门攻击心脏要害,即使破碎了也没有让对方死亡。

果然站在金字塔顶端的powerhouse ,都是很难杀死的。

不管是攻击力还是恢复力,那都是很变态很变态的。

“真是出乎我意料,原以为Gaia 手底下就Thundergod 、沙皇、太阳王三人实力还可以,didn’t expect 你这个名不见转的起舞女王,竟然也拥有这种battle strength 。”

Red the Aloof 一说完,嘴角就止不住溢血。

受的伤比想象中还要重。

“hmph! ”

Betty 为lifting 下巴,尽是傲慢。

甚至眼中还透露在轻蔑之色。

“不过到此为止了。”

Red the Aloof 那翠红眼眸中尽是狠戾,他不会再掉以轻心了。

Shua! !!

随手一挥,千米slash press forward ,切割地面无可匹敌向着Betty 冲去。

“盖布(石土)!”

Betty 并不惊慌,左手抓着盖布按向地面,瞬时间方圆千米地表炸裂,伸出一根根尖刺如喷泉冲向Red the Aloof 的slash

怪石stand in great numbers ,宛如有生命。

“太慢了!”

ghost-like 的速度,只有一抹血红rays of light 一闪而逝,Red the Aloof appear out of thin air 在Betty 身侧,手中的黑伞凝聚一点,空气为之撕裂。

“瀑布!”

Betty right hand 抓着波塞冬(海水),喷出一大片海水笼罩向Red the Aloof 。

可这次Red the Aloof 变聪明了,海水攻击到的只是blood colored afterimage 。

砰!!!

Betty 脸色刺痛,那大长腿覆盖Busoshoku 横扫,刚好与黑伞轰撞在一起,immediately 间sword aura 丛生充满锋利感,一抹血花炸裂在Betty 长腿上。

同时那股巨力止不住让Betty 撤退着。

“淅沥淅沥!”地面钻出三个消极幽灵,速度很快。

换做一般人躲不过去。

但Red the Aloof 已经吃过一次亏,早有所准备,with no difficulty 就躲过去消灭了。

Betty 很强。

不是一般的强。

尤其是加上鼓舞果实的加成,那绝对是一等一的expert 。

就像at first ,Red the Aloof 都险些栽在Betty 手中。

可Red the Aloof 也不是一般人,even more how 还吃了Mythical Type ·vampire 果实,拥有ghost-like 的速度,还是顶级三Haki 、顶级大Sword Hero 的存在。

属于金字塔顶端的powerhouse 。

再加上反应过来,短时间内或许无法拿下Betty ,但只要时间一长就说不准了。

最为关键的是Red the Aloof 不是一个人。

他还有一个狸猫同伴。

拥有的能力更加难缠,不过现在并没有出手。

只是在一旁舔着棒棒糖。

或许是在警惕Buretto 和王直也说不定。

“传说中与Newgate 、Roger 、Shiki 齐平的你,也merely this !”

“终究还是比不上本女王的蠢BOSS!”

浓密灰尘散去。

Betty 从坑中走出,一撩胸前垂落的秀发。

那居高临下的轻蔑,是从in the bones 藐视的。

盖布(石土)、波塞冬(海水),全都变成五米高的石巨人和水巨人,站在Betty 左右两边露出邪恶笑容。

“逞口舌之利,只要我得到想要的秘密,Gaia 也merely this !”

“他只是取巧而已,simply 没有资格与我mention on equal terms ,更没有资格与Newgate 、Roger 、Shiki mention on equal terms 。”

Red the Aloof 面无表情,翠红眼眸中没有想象中的愤怒,有的只是平淡。

他深信。

只要自己得到吃两颗Devil Fruit 的秘密,when the time comes 必定一跃成为world 最强。

全world 都将仰望他。

“呵,defeated !”

“这个时代名为Gaia ,今后也必定是Gaia 。”

“Gaia ·Kaos ,是本女王唯一认同的王!”

“你连本女王都打不过,有何资格谈论本女王认同的男人。”

Betty 抽出腰间的黄金旗杆,十分中二的一挥,那精致面孔上尽是骄傲与霸道。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说自己。

“既然如此,那今天我就让你好好瞧瞧什么叫做True King 者。”

“他Gaia ·Kaos ,只不过是哗众取宠之辈!”

Red the Aloof 斜拿红伞,从身体中走出一道血Avatar ,并肩而立看着Betty 充斥着压迫感。

这个女人。

的确不能小视。

需要全力以赴才有可能拿下。

“住口,那蠢男人只有本女王能羞辱。”

Betty 勃然大怒。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一股火,总之就是看不惯Red the Aloof 羞辱那个蠢男人。

这世上。

只有她才可以随意羞辱,其他人休想。

狂暴imposing manner 如日冲天。

Betty 冲了上去。

this time 大战更加凶猛了。

血Avatar 与盖布(石土)、波塞冬(海水)纠缠,Betty 本人则和Red the Aloof 厮杀起来,那凶残模样让看戏的Buretto 和王直都感叹不已。

这女人不是一般的凶悍。

“这种战斗!”

“是起舞女王和Red the Aloof 。”

Sabaody Archipelago 各处,不少人抬头仰望天边高空的战斗,全都被震惊到了。

“这就是powerhouse 的战斗吗?”

“too terrifying 了。”

“离的这么远也能感受到大气的颤栗。”

“船长我们快走吧!搞不好Sabaody Archipelago 今天就要毁灭了。”

“说的对,快快快。”

“老婆,快收拾东西我们离开Sabaody Archipelago ,财产?财产不要了!没看到首富集团的性感担当在与传说中的Red the Aloof 战斗吗?搞不好等会儿就是太阳王、沙皇、Thundergod 来了,还有Golden Emperor 。”

“快走吧!Supernova 杀掉Celestial Dragon ,Marine Headquarter 可能正在赶来。”

此刻不单单只是Pirate 在逃,很多Sabaody Archipelago 原住民也在逃。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事态越来越大了。

49号红树区域。

“didn’t expect 首富集团的起舞女王也这么强大,看来传言说首富集团每一位担当能以一敌万,不是瞎吹的。”

“too terrifying 了。”

“都是传说啊!”

“船长,你还有时间感叹?我们快走吧!”

“Admiral 马上就来了,该死的Straw Hat brat 。”

一头身穿orange-yellow 工作服的Great White Bear ,脑门滴汗从天边收回目光,催促着自家感叹的船长。

“Bepo ,不要慌!”

“在Admiral 来之前我们早就沉入seabed 了!”

旁边几个船员,并不慌张。

因为他们的Pirate Ship 是潜水艇,很容易就能逃过追击。

没错。

这伙人就是心脏Pirates ,船长Trafalgar ·罗是Supernova 之一,Ope Ope no Mi owner 。

“咈咈咈~”

“罗!”

“终于找到你了!”

徒然。

一道熟悉的笑声响起,让原本还算镇定的罗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迅速一转身。

在远处的一颗红树枝干上,Doflamingo 披着鹅毛大衣,戴着太阳眼镜正居高临下的看着罗,嘴角上扬尽是看见猎物的笑容。

“多….Doflamingo 。”

“Oka Shichibukai 。”

Bepo 一声尖叫,浑身白毛都炸起了。

其他成员也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为什么Oka Shichibukai 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一联想到起舞女王、Red the Aloof 、魔鬼后嗣这些传说,貌似Oka Shichibukai 出现在Sabaody Archipelago 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Doflamingo !”

罗慌了。

immediately 拔出长刀戒备着。

自从被柯拉松喂下Ope Ope no Mi 以后,他就遭受到了Donquixote Family 的追杀。

didn’t expect 这次竟然会是Doflamingo 亲自前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