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rate’s Most Arrogant and High Profile Man Chapter 74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pu~

鲜血喷了三尺高!

Ace 带着音爆声化作长虹,一路横冲直撞翻滚在地,撞碎一座又一座翘起来的地壳,最终倒在满是尸体的废墟中,脸色煞白呕吐不止。

在爆发力量上,Ace 还真不是萨卡斯姬这女人的对手。

而且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

不偏不倚。

Ryokugyu 就在不远处。

此时in midair ,Flying Pirates 的Predator 、果冻皇后几人提着Kehra ,一直仰望着分庭抗礼的Golden Lion 和扁帽Gorosei 。

所以Zephyr 、Ryokugyu 、CPO也腾出了手。

Ace 有些艰难的站起来,感觉骨头都断了好几根,准备继续和萨卡斯姬对决的时候,迎来的是几双审视目光。

“Hiken 。”

“Portgas ·D·Ace !”

被好几双powerhouse 目光注视,Ace 僵硬的一把抹掉脸上的鲜血,感受到了巨大压力。

怎么办?

连一个萨卡斯姬都不是对手,现在这是雪上加霜啊!

“Zephyr 、Ryokugyu ,解决掉Hiken !”

远处。

准备追上来的萨卡斯姬直接放弃,下达一个命令后就隔空眺望向Straw Hat Pirates ,接连使用剃消失在了原地。

这场战争的导火索,Monkey D. Luffy 必须死。

尽管Portgas ·D·Ace 的bloodline 也很邪恶,但是Monkey D. Luffy 才是主要目标。

speaking of which Ace 可能还要感谢一下盖某人。

因为盖某人,导致“Pirate King ”这个称号的影响力并不是很大。

这个时代叫cultivation 时代。

只要一提起Pirate King ,那么就不能忽视一个叫Gaia 的男人。

因为这个名字是一直压在Pirate King 头上的。

第一和第二完全是两个概念。

最为主要的是Marine 这次目标是Revolutionary Army ,而不是原著的Whitebeard Pirates 。

主次这个要分清楚。

论bloodline 罪恶,Ace 已经比不上Luffy 了!

“Luffy !”

见萨卡斯姬直奔Luffy 而去,Ace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可是他现在也powerless to defend himself 。

面对一个原Admiral 和现任Admiral ,还有一个CPO,这是天都有亡他啊!

“动手吧!”

Zephyr 身上再度升腾起热气,原地一炸就消失了。

Ace 只感觉一恍惚,眼前就出现沙包大的拳头,让他汗毛炸立。

还好一直聆听着万物。

Ace 也顾不上帅气,直接来个死狗滚地,竟然还险而又险的闪躲了过去。

双手撑地弹跳起来,Ace 脑门上全是冷汗。

好险!

“万物之声。”

Zephyr 出手一次就没再出手,而是站在Ace 先前站着的地方,有些诧异严肃的盯着Ace 。

刚刚那种融入自然的感觉,不会有错!

尽管很稚嫩,没有Roger 运用的那么profound ,可状况是一样的。

“万物之声?比Haoshoku 还要稀有的Kenbunshoku 。”

Ryokugyu 和CPO也有些诧异了。

不过一联想到Ace 的身份,也就不足为奇了。

可特殊的Kenbunshoku 、Haoshoku 不是都无法inheritance 的吗?

“me come experience 领教!”

Ryokugyu 听说过聆听万物之声,他倒要看看是不是如传闻那般奇异。

不过刚踏出一步就暂停了。

in midair 。

一直看戏的Predator ·Axos 、角鼻王·Rubitt 、强壮人·Pastor 落在地上,看那样子是打算护住Ace 。

这就有些看不懂了!

Zephyr 眉头一蹙,抬头瞥了一眼高空中的Golden Lion 。

不用猜都知道是Golden Lion 的意思。

他太了解了,Golden Lion 这家伙就是个病态的偏执疯子。

说白了就是个mental disorder 。

做事全看心情。

曾经为了Roger ,singlehanded 闯Marineford 这种事都能做出来,原因就是不相信Roger 是被Marine 抓住的。

这特么一看就知道不是正经人能做出来的事!

“如果你们三个不动的话,或许还能继续安静的看完这场表演。”

做为Flying Pirates 的第2舰队船长,角鼻王·Rubitt 是一个戴着黑框眼镜,身穿西装打着领带,头发往后梳的一丝不苟的斯文男士。

就这打扮、这imposing manner ,妥妥的成功人士。

一看就是贵族,从小就拥有良好教育。

可知晓这家伙真面目的人都知道,这个put on airs 的男人其实是个幼女控,内心丑陋到丧尽天良。

不过这家伙强大也是真的强大。

bounty 的十六亿七千万,可是real thing 干出来的,而不是因为幼女控、乱杀人、有事没事就灭个村庄这些事情而被bounty 的十六亿七千万。

最重要的是这个bounty 还是二十多年前的bounty ,不像现在的通货膨胀。

在这个时代有Pirate bounty three billion ,但这个three billion 是有着水分的,换在盖某人开启cultivation 时代之前,这three billion 恐怕连十亿都没有。

cultivation 时代之前的bounty ,那完全就是和battle strength 挂钩,判断惹不惹得起、打不打得过,比一下bounty 就行了。

而现在的bounty ,一言难尽。

没有一点可信度。

所以如今的New Generation Pirate ,动不动就是三、五亿。

换做cultivation 时代之前,能被bounty 三、五亿的,那都是famous 的Great Pirate 。

“那就看你们能不能挡住了!”

Zephyr 、Ryokugyu 、CPO显然是impossible 只看戏不动手的,这一战无法避免。

然后Ace 就懵了。

尽管不知道Predator ·Axos 三人为什么帮他,但此刻不亚于一根救命稻草。

他所恨的那个男人,终究还是给他带来了很多无形的财富。

有了Predator 三人的阻拦,Ace 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可环视一周后,Ace 脸色又大变起来。

远处。

Sabo 独自面对Oka Shichibukai 水牛·阿奎特和Marine 参谋长Tsuru ,整个人遍体鳞伤节节败退,如果不是all around 一些Revolutionary Army warrior 时不时帮忙,恐怕Sabo 已经被送上西天。

“休想伤害Sabo !”

Ace 化作火光,横冲直撞而来,一脚横抽向Tsuru ,紧接着单脚站地right hand 挡住阿奎特的wolf fang club ,脸上露出一丝痛苦后倒退出去。

险而又险救下了不断呕血的Sabo 。

“Ace 。”

avoided a catastrophe 的Sabo ,看着那燃烧的火焰背影,咧嘴露出血齿勾勒起来。

“没事吧!”

Ace 头也不回,一直警惕着阿奎特和Tsuru 。

“差点就死了。”

Sabo 咳嗽着站起来,只是脸色毫无血丝,气息也是dropped a thousand zhang in one fall 。

但他想与Ace 并肩战斗。

Ace 哪怕没回头,也能感受到Sabo 那股意愿,所以嘴角也勾勒了起来。

“Hiken 。”

“dragon claw 。”

不需要言语。

Ace 和Sabo 一起charge ahead ,很是热血沸腾的与阿奎特和Tsuru 战斗在一起。

另一边。

Straw Hat Pirates 迎来大危机。

“Dai Funka !”

天空被染红。

一枚巨大的熔岩拳头撕破耳膜轰隆隆的横扫,所到之处毁灭殆尽。

在这股力量面前,什么都是渣渣。

“四档·橡胶Great Ape King 枪。”

Luffy 一把推开身边的Nami ,整个人消失在原地出现在in midair ,咬牙轰出目前的最强一击。

绝对不能让这枚熔岩巨拳落下来,否则Nami 、微微他们就危险了。

可想象是美好的。

Luffy 太过高估自己,太过低估萨卡斯姬。

仅仅只是僵持片刻Luffy 的拳头就被强行推开,结结实实承受了那熔岩一拳。

pu~

鲜血喷了五尺高。

Luffy 就像皮球一样砸在地上不断翻滚,最终奄奄一息躺在地上爬does not raise.

就这么一下。

被打的失去了battle strength 。

“Luffy 。”

Robin 、Sanji 、Zoro and the others 也是身受重伤,simply 做不了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

噗嗤pu chi ~

magma 滴在地上,冒起丝丝高温白雾。

萨卡斯姬踏着magma 而来,居高临下森然的看着Straw Hat 一伙。

“都去死吧!”

萨卡斯姬没有浪费口舌,不像一般的反派还要罗里吧嗦一把。

上来就是干。

死亡in this brief moment 笼罩整个Straw Hat Pirates 。

Nami 、Usopp 恐惧到泪如泉涌。

面对死亡没有谁能镇定。

那怕是Zoro 这种硬汉也是满满的绝望。

在他们的瞳孔中,那熔岩拳头越来越近,完全能感受到那股灼伤肌肤的疼痛。

就这么死了吗?

bang! !!

一声巨响。

那喷涌的熔岩巨拳爆裂,化作一枚枚熔岩弹散落all directions 。

时间in this brief moment 定格。

Sakazuki 那森然面孔逐渐失控狰狞起来,猛然咆哮“Garp !”

这一声歇斯底里、killing intent 盎然。

整个战场的powerhouse 目光都凝望过来,有的难以置信、有的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

“Garp 。”

Sengoku 、Zephyr 、Tsuru 脸上尽是叹息。

高空中与Golden Lion 对抗的扁帽Gorosei ,双眸里尽是杀意。

“爷…grandfather !”

倒在Robin 怀里的Luffy ,七窍不断溢血,双眸红肿只剩下一条缝,可当看到那个背对着他,挡住magma 拳头的背影时,不知为何想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