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rate’s Steel Bone Chapter 141

  第141章 不成熟的X·Drake (6k补~)

  “William Commodore ,有时候管的太多并不是一件好事,CP机构和Marine 本就各司其职,不该管的事情,你最好不要乱插手。”

  斯潘达因脸色阴沉,弗雷凡斯的事情对他来说非常的重要,因为这里发生的事情,是绝对的大丑闻,他必须要为“World Government ”把屁股擦干净,这是他的晋升之阶。

  因此,他绝对不允许William 搅乱他的计划,在接到消息的immediately ,他就带人来了这里,并且要求“World Government ”向Marine 施压,要求Marine 将这个讨人厌的混蛋调离。

  “如果我非要管呢?”

  William 表情淡定,他就是在故意找茬,其实他能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剩下的事情就只是去找到“Ope Ope no Mi ”而已。

  ”hmph ,这可由不得你,这是你的调令。”

  斯潘达因冷笑了一声,直接把他申请下来的调令扔给了William ,为此他们输掉了“基拉尔王国”事件,输掉了罗布·Lucci ,但是Marine 却不得不在弗雷凡斯的事情上退让。

  William 接过调令扫了一眼,他curl one’s lip ,然后指尖冒火,将调令直接burn to ashes 。

  “伱这是什么意思?”

  斯潘达因皱起了眉头,他不理解William 这么做的理由,这家伙难道是想要抗命?

  想到William 的战绩和名声,斯潘达因心中不由一凛,他之所以带着这么多的特工过来,就是因为对William 的实力,和那regardless of the law and of natural morality 、不受约束的性格somewhat dreaded 。

  “如果我在这里杀掉你,然后假装没接到命令,没见过你,你觉得会怎么样?”

  William 眼神戏谑,说出的话让斯潘达因脸色难看,这话任谁都知道是玩笑话,William 这么说,明摆着是羞辱斯潘达因。

  “你个混蛋!”

  斯潘达因咬着牙,但是除了不轻不重的骂一句之外,他还真的不敢拿William 怎么样。

  斯潘达因本就是个贪生怕死的家伙,而William 混不吝的性格又是名声在外。

  ”peng!”

  William 指尖喷火,一道火柱从斯潘达因的脖颈处擦肩而过,火焰的灼烧让斯潘达因厉声尖叫,但其实他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William !你要造反吗?!”

  斯潘达因捂着脖子,一脸惊恐的angrily roared ,他身边的CP9特工们也都紧张了起来。

  如果说在半年前,William 初到“Grand Line ”,刚去Marine Headquarters 报道的时候,还有人觉得他只不过是跟着Vice Admiral Garp 混了点名声。

  那现在,William 确实是已经公认的Marine 潜力股,他这个年纪和自身实力、功绩,只要不出什么政治问题,未来真的从“小钢骨”接班“老William ”也不是没有可能。

  因此,面对William ,斯潘达因这个CP9Sir ,真的是一点与之抗衡的底气都没有。

  “误会了,误会了,斯潘达因Sir ,刚才有一只poison insect 差点叮在了你的脖子上,我是帮了你的忙,你应该谢谢我才对,你不知道吗?弗雷凡斯的珀铅病会通过这种方式传染的!我可是拯救了你们一家!”

  William 略显浮夸的说道,这让斯潘达因脸色更难看了,他明白William 是在讽刺他。

  ”hmph ,命令我已经带到,还请William Commodore 赶快带人离开,不要妨碍我们CP9办事。”

  斯潘达因说也说不过William ,打也打不过William ,最后只能是拿Marine Headquarters 的调令说事,他想赶快把这个混蛋赶出去。

  “当然,我们很快就会离开。”

  William nodded ,没有再多说什么,这一天的到来他早就已经预料到了。

  “Marine ”,说到底还是“World Government ”的下属机构,尽管在努力的维护秩序、和平、正义,但是面对“World Government ”干的不当人的事,却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算你识趣,你要是真敢抗命,Marine Fleet Admiral 也保不住你。”

  斯潘达因relaxed ,在留下一句话撑场面之后,他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带着手下灰溜溜离开,也不给William 再出言反击的机会。

  “关于斯潘达因的仇恨:

  弗雷凡斯王都,斯潘达因威胁了你,这种clown ,必然要付出代价,仇恨必须要清算!

  清算奖励:Rank 提升Level 1 。

  目前严重度:1点。”

  斯潘达因离开,William 的《仇恨之书》上立刻记了一笔,智能的《仇恨之书》完美的领悟到了William 对于斯潘达因的厌恶,只不过这个清算奖励有点不够看。

  虽然斯潘达因的硬实力确实是弱的可怜,但是他毕竟还是CP9的Sir ,这个身份按理来说是应该有一定奖励加成才对的。

  可能是“仇恨”太小,这个任务的“清算奖励”属实是有点不匹配斯潘达因的身份。

  “William ,我们怎么办?走不走?”

  斯潘达因走后,一直没说话的Hina 担忧的开口问道。

  “当然,不然怎么办?Fleet Admiral Kong 都亲自发话了。”

  William 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回答,Fleet Admiral Kong 确实要求他离开弗雷凡斯王国,但也只是要求他离开弗雷凡斯王国,并没有特意说要把他调动到哪里,所以他还可以在North Blue 行动。

  正好他们接下来的计划也是去找“Ope Ope no Mi ”,在短暂的消除了两个邻国的威胁之后,反倒没有太大必要再继续待在这里。

  在William 的洗脑之下,那两个邻国的国王肯定不会再受斯潘达因散播的流言影响,斯潘达因在这里的努力最后都会付之东流,当然,前提是他不做别的努力,而是继续他们at first 谋划的“驱虎吞狼”。

  “好,我这就去集合Seaman 。”

  Hina nodded ,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她还真怕William 突然脑子一热,非要去抗命、去和“World Government ”作对,如果真是那样,她可真是对不起Bellmere 的嘱托。

  Seaman 们集合的很快,他们收拾好东西,立刻便在Hina 和布尔杨Captain 的带领下离开,赶往了港口,和在船上留守的Seaman 会和。

  而William ,则是去了一趟医院,和Trafalgar 医生一家告了别,对于他突然的离开,Trafalgar 一家显然都非常的惊讶。

  正在指导罗学习医术的Trafalgar 医生被惊的dumbstruck ,他愣愣的开口问道:

  “怎么会突然就要离开?”

  “headquarter 的命令,我也没办法。”

  William 摊了摊手,然后他在失望的Trafalgar 医生注视下,讲出了自己的阶段性成果。

  “两个邻国的国王都已经被我说服,他们都已经相信了珀铅病并不是传染病,这可以说是在一定程度上杜绝了悲剧的发生,当然,这也不是就完全保险的。”

  William 的话,让Trafalgar ·科恩眼中一亮,这样一来,起码迫在眉睫的危险解除了,剩下的就看William 什么时候能找到“Ope Ope no Mi ”了,这个没办法,他们只能等。

  “再次感谢您的帮助,希望一切都能顺利。”

  Trafalgar 医生起身道谢,罗也跟着一起,其实他还不是特别明白发生了什么,毕竟这些事情Trafalgar 医生都瞒着他。

  William nodded ,然后离开和Hina 她们会和。

  “所以,现在我们要去哪里寻找Ope Ope no Mi ?”

  Hina 有nodded 疼,“Devil Fruit ”本就很稀有,能找到一颗都已经算是非常的不容易,而指名点姓的去寻找一颗“Devil Fruit ”,那无疑是大海捞针,纯纯的靠运气。

  “我倒是有些想法。”

  William laughed ,他准备去找X·Drake 的老爹迪埃斯·巴雷鲁斯,那位叛逃的Marine 。

  X·Drake 的father 迪埃斯·巴雷鲁斯,曾经是Marine 将校,年幼的X·Drake 非常的憧憬他,也梦想着能够成为一名Marine 。

  但是,因为一些未知的原因,迪埃斯·巴雷鲁斯从Marine 叛逃成为了一名Pirate ,而且还从一个好father 变成了一个随意对儿子施加暴力的人,如同被人possessed 一样。

  而找到了”Ope Ope no Mi ”的人,就是迪埃斯·巴雷鲁斯。

  可惜的是,他却选择了通过Donquixote ·Doflamingo 来和Marine 进行地下交易,而他的实力,显然是无法保护住“Ope Ope no Mi ”的,this thing 自己不直接吃掉,还没有保护住的能力,最后就只能拱手让人。

  虽然迪埃斯·巴雷鲁斯现在应该还没有找到“Ope Ope no Mi ”,他应该是在四年之后才找到了“Ope Ope no Mi ”,但是也不排除他之前就找到了,只是一直没拿出来而已。

  William 带着Seaman 们,驶离了弗雷凡斯的港口,直接回去找到了对North Blue 熟悉的Vice Admiral Tsuru 。

  “迪埃斯·巴雷鲁斯?North Blue 叛逃的Marine ?”

  听到William 的问题,Vice Admiral Tsuru 愣了一下,她以为William 回来之后情绪会非常的不好,但是看William 这份干劲满满的模样,Vice Admiral Tsuru 没觉得他有任何的不满之处。

  “我倒是有所了解。”

  Vice Admiral Tsuru nodded ,她确实有所耳闻,毕竟是叛逃的Marine 将校,这在Marine 中其实挺少见的,因为一般心中没有正义感的,基本上就直接出海去做Pirate 去了,没有谁有那个耐心在Marine 中熬到将校再叛逃。

  “你找他干什么?”

  Vice Admiral Tsuru 很疑惑,William 有点不按套路出牌,迪埃斯·巴雷鲁斯和弗雷凡斯有什么关联吗?Fleet Admiral Kong 还吩咐她安抚一下William ,但是这家伙哪像是需要安抚的样子。

  “就是闲的无聊,想找他的麻烦。”

  William 随口胡扯,他才不管Vice Admiral Tsuru believing or not 。

  “行吧。”

  Vice Admiral Tsuru nodded ,虽然她不知道William 为什么是这种状态,但是不需要安抚也挺好,找点别的事情去做也能分散一下注意力。

  Vice Admiral Tsuru 叫人去调查了资料,然后给出了一个迪埃斯·巴雷鲁斯经常出现、活动的大致范围,那家伙经常在那一片Sea Territory 出现。

  在地图上标好范围,William 注意到了几个岛屿,“米尼翁岛”、“海燕岛”、“鲁贝克岛”。

  这都是跟四年后的那次“Ope Ope no Mi 事件”相关的岛屿,“米尼翁岛”就是交易地点,Donquixote ·Rosinante 和迪埃斯·巴雷鲁斯都死在了那里,X·Drake 被Marine 救了下来。

  “这几个岛屿,都需要仔细的去探查一下。”

  William 做出了决定,迪埃斯·巴雷鲁斯经常在这一片Sea Territory 内活动,最后的交易地点他也选择在了这里,搞不好“Ope Ope no Mi ”就是在这一片Sea Territory 之内找到的。

  不管怎么说,划出一片Sea Territory 范围,起码比漫无目的的在North Blue 寻找要轻松的多。

  得知了自己想要的消息之后,William 告别了Vice Admiral Tsuru ,然后立刻前往了“米尼翁岛”。

  对于energetic and bustling 的William ,Vice Admiral Tsuru 无奈的shook the head 。

  多智如她也有点搞不明白William 的想法,但看到William 还这么的有精神,她也就放心了,不然她不好跟Garp 、Fleet Admiral Kong 交代。

  另外一边,在North Blue 待了一段时间的Donquixote ·Rosinante ,终于是被Donquixote Pirates 找到,并带到了位于港口城市“斯派达迈尔兹”中的Donquixote Pirates 总部。

  作为间谍的Rosinante ,终于是正式的开始了他的工作,他将自己伪装成了一个哑巴,而Doflamingo 并没有因此而起疑,Trebol 、Pica 、Diamante 、维尔戈这四位元老,也接纳了这位newcomer 的干部。

  而才刚来到Donquixote Pirates ,Rosinante 就明白了William 之前叮嘱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Donquixote Pirates ,每年都会四处收集年幼的child ,他们会选择其中innate talent 出色的留下,作为家族的后备干部来进行培养。

  William 之前跟Rosinante 说这些的时候,Rosinante 还有点不理解,但现在他理解了。

  “今年的child 收集,就交给维尔戈和Rosinante 了。”

  一头golden 短发,戴着有red mirror 片的太阳眼镜,穿着black 的衬衫,打着红领带,white 的九分裤,尖头鞋的Donquixote ·Doflamingo 公布了今年的任务安排,他有意让Rosinante 先跟着熟悉一下维尔戈的职务,因为他之后对维尔戈有特殊的安排。

  “没问题,Doffy 。”

  身材高大硬朗,肌肉发达,穿着white 格子状大衣,戴着墨镜,留着black 短发,脸两侧有着闪电状鬓角的维尔戈replied 。

  维尔戈和Doflamingo 的关系非常的好,两人年纪相仿,在十岁的时候相遇,一直到现在二十四岁,可以说是真正的一起长大。

  Rosinante nodded ,他时刻谨记着自己的人设。

  他现在已经打扮的花里胡哨了起来,戴着red 的兜帽,兜帽上抽绳的末端,有着红心形状的装饰,披着black 的羽毛大衣,脸上画着小丑的妆容,嘴里叼着香烟,上身穿着淡粉色的衬衫,衬衫上印有许多无序排列的红心图案,下身穿着white 的牛仔裤,脚上穿着棕色的短靴。

  就这幅打扮,可比维尔戈这个初代“柯拉松”像“柯拉松”多了,但他现在还不是。

  Rosinante 在心里寻思着,是不是应该把这次行动透露给William ,但是第一次来就开始泄露消息,是不是有点太快了?是不是应该先认真的做做事再开始传递消息?Rosinante 这个没经验的卧底陷入了纠结。

  William 显然并不知道Rosinante 的纠结,他已经开始了针对迪埃斯·巴雷鲁斯的大搜索。

  仗着“黑珍珠号”的速度优势,他在North Blue 狂飙,开始扫荡这一片区域的Pirate 。

  在William 的疯狂压迫之下,很快迪埃斯·巴雷鲁斯的Pirates 就露出了小尾巴。

  迪埃斯·巴雷鲁斯作为叛逃的Marine 将校,在这一片的Pirate 中倒是颇为出名,William 的出现,显然是对迪埃斯·巴雷鲁斯的声望的打击,他要么站出来和William 对一场,要么就灰溜溜的离开这一片Sea Territory 。

  很显然,迪埃斯·巴雷鲁斯并不想轻易放弃自己好不容易在这片闯出来的名声,但是,真的让他来和盛名在外的William 放对,他又没那个胆量,在犹豫不决中,William 带着手下的Seaman 们找上了他。

  战斗的过程乏善可陈,迪埃斯·巴雷鲁斯的combat capability 在North Blue 其实也算得上出色,但是也仅仅是出色,原本的时间线上,迪埃斯·巴雷鲁斯在四年后的米尼翁岛上,死于Doflamingo 明显刚研发出来没有太久的“鸟笼”,被Doflamingo 操纵着和自己的手下自相残杀而死,颇为窝囊。

  “迪埃斯·巴雷鲁斯,你被捕了。”

  看着被Hina 用“槛槛果实”的能力困住的迪埃斯·巴雷鲁斯,William 宣布了他的败北。

  迪埃斯·巴雷鲁斯十五岁的儿子X·Drake 在一旁站着,神色颇为复杂,X·Drake 虽然跟着father 一起,但是他却并不是一名Pirate 战斗员,虽然已经十五岁了,但是因为对迪埃斯·巴雷鲁斯的恐惧,他一直就仅仅只是跟着在船上看着而已。

  这个下巴上有着显眼的十字伤疤的少年人,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Marine 和William ,作为Marine 叛徒、Pirate 的儿子,他应当站在Marine 和William 的对立面。

  但是,从小因为father 而渴望成为Marine 的他,对于William 这个只比他大了三岁的Marine 新星,却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崇拜之情。

  “brat ,你叫什么名字?”

  让人将迪埃斯·巴雷鲁斯押下去等候审问,William 把目光looked towards 了少年Drake ,他假装不知道Drake 是迪埃斯·巴雷鲁斯的儿子。

  “Drake ”

  Drake 有点激动,虽然情绪复杂,但是在面对William 的时候,他心中更多的还是见到偶像的激动,而且这位新偶像,还打败了他以前的偶像、压迫者、糟糕的father 。

  “你为什么在迪埃斯·巴雷鲁斯的船上?”

  William 接着问道,他有意吸收这child 进入自己的麾下,虽然他抓了Drake 的爹,但是他觉得这并不妨碍Drake 为Marine 效力,因为这brat 的心中是有着正义感的。

  “我是.”

  被William 这么一问,Drake 有些羞于启齿,但William 没着急,而是等着他缓过来。

  “他是迪埃斯·巴雷鲁斯的儿子。”

  把迪埃斯·巴雷鲁斯押走的Hina 回来,缓解了尴尬,她刚刚显然是问了一下迪埃斯·巴雷鲁斯,因此得知了这个消息。

  Drake 把头埋低了,可以看的出来,他为此感到羞愧,曾经让他引以为傲father ,如今却只让他感到羞愧和难以启齿。

  在迪埃斯·巴雷鲁斯的暴力对待之下,Drake 的心理其实远远没有达到他这个年纪该有的程度,他稍微有些心理创伤。

  “别低头,少年,我看的出来,你和你father 不一样,你的心中有着对正义的渴望。”

  William 的话,让Drake 震惊的lifting 了头,他以为William 会因为他的身份而瞧不起他,但是事实恰恰相反,William 肯定了他,并且一下子就戳到了他心里的悸动。

  “Drake ,你无法决定你的father 是什么样的人,但是你可以决定你自己将要成为什么样的人,lifting 头,释放你心中的正义,做一个在大海上堂堂正正的男人。”

  William 的话,冲击着Drake ,本身就有偶像效应加成,再加上William 的“Hero of the Marines ”光环,十五岁少年Drake 立刻燃了起来。

  “我想做Marine !William Commodore !让我跟着您做Marine 吧!”

  Drake 跪在地上,泪水止不住的奔涌,father 的暴力压制,让他从不敢再提起任何与Marine 有关的事情,但是他却一直在偷偷关注,father 他们看报纸,是想躲避Marine ,但Drake 看报纸,却是怀着崇拜的心情。

  年纪相当,却名声响彻大海的William ,是他梦想成为的人,而此时这个人却看懂了他,并且在鼓励着他,这让Drake 一下就绷不住了,多年的委屈和苦闷得以释放。

  “站起来,擦干眼泪,男儿膝下有黄金,流血不流泪,以后你就跟着我做事吧。”

  William 面色严肃,但是心里却颇为欣慰,这个Drake 也太上道了,不过这个家伙的经历也确实是挺可怜的,本来是偶像的father ,突然变成了Pirate 而且开始家暴他,这堪称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换谁都受不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