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rate’s Steel Bone Chapter 223

  “别这么严肃,我只是好奇而已,而且,我不是说了吗?我的目标和你是一样的。”

  William 澹定的坐着,安抚着情绪激动的珠世。

  “好奇?!这可不是能开玩笑的事情,William 先生。”

  珠世毕竟是偏静的性格,在William 的安抚下,她也很快便冷静了下来,声音再次恢复“亚撒西”。

  然后,她开始earnest and well-meant advised 的想要劝William ,她希望William 冷静,不要冲动的做傻事。

  William 的话,在珠世看来非常的危险,话里话外,都有想要主动成为”鬼”的意思。

  不过,这就是珠世想多了,毕竟William 不用成为“Ghost King ”,就已经拥有悠长的lifespan ,而且他还不用承受“吃人肉”和“见不得光”的缺陷,根本没必要为了这些冲动。

  William 看中的,更多的是“Ghost King ”的功能性,以及在bloodline 上,对“下级”的压制力。

  “杰诺瓦细胞”虽然比这个“Ghost King ”效果还要霸道,但那是指被“完全寄生”的个体。

  像Crow 德、科恩医生那些成功融合改造的个体,其实他反而失去了通过“杰诺瓦细胞”来进行约束的能力,那些“杰诺瓦细胞”,已经成功的和“宿主”一条心。

  虽然融合的过程已经检查了“忠诚”,但人心是最无法预测的,改造前再忠诚的人,改造完之后也不一定能够保持不变。

  even more how ,无尽的lifespan 和时间可以改变一切。

  William 一直开玩笑一般的玩着“帝皇”的梗,但他可不想最后落得“帝皇”一样的下场,这才是他会把“Ghost King ”当做目标的原因,哪怕为此而付出一些微小的代价。

  “你也知道的吧?azure Resurrection Lily ,那个鬼舞辻无惨一直都在找的东西,只要找到了azure Resurrection Lily ,它就能克服太阳这个弱点。”

  William 不接珠世的话茬,仍然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进行着他的话题,他知道珠世一定会回答。

  “.我确实知道。”

  果不其然,珠世无奈的nodded 承认,她当然知道,因为她的医术高超、精通医学,为了增加克服阳光的probability ,鬼舞辻无惨刚开始的时候一直强行将她作为近侍带在身边。

  珠世无法反抗,可她也不是什么都没做,她虽然外表柔弱,但内心中却无比的坚强。

  在鬼舞辻无惨身边行动的日子里,珠世一直都在尽力的寻找鬼舞辻无惨的弱点,研制把“鬼”变回人的药剂的想法也是在那时产生的。

  一直到继国缘壹横空出世,把鬼舞辻无惨打的scared witless ,珠世才抓住机会逃离。

  她趁着继国缘壹在世,鬼舞辻无惨根本不敢冒头的时间,对自己完成了改造,成为了第一个成功摆脱鬼舞辻无惨的“鬼”。

  因此,对于鬼舞辻无惨这个生物,对于鬼舞辻无惨想要的东西,想要达成的目标,珠世都一清二楚,不然她也不能够成为那个覆灭鬼舞辻无惨的最佳辅助。

  “那就对了,所以,其实你应该是能配出那个药的吧?鬼舞辻无惨手里有primordial 的medicine recipe ,他不会没告诉你medicine recipe 的内容吧?”

  William 脸上带笑,他觉得自己的推论没有任何问题,鬼舞辻无惨指望靠珠世的医术研究克服太阳的方法,怎么可能会对珠世隐瞒?

  毕竟在鬼舞辻无惨的认知中,珠世在他的绝对控制之下,根本impossible 背叛他。

  “.”

  珠世沉默了,因为William 说的是事实,她手里确实有medicine recipe ,能够配置出所谓的“Ghost King 药剂”,只要有“azure Resurrection Lily ”,她就能配出完全版,但她是绝对不会去配置的。

  看到珠世脸上那副不配合的小表情,William 有点无语,这几百岁的老姑娘是挺倔。

  其实William 还有别的方法,能够获取那个配方。

  他虽然没有什么“Ghost King ”的能力,但是以珠世的实力,他的“魅惑魔眼”完全能够直接拿下,效果比“Ghost King ”的能力还强。

  不过,William 还是挺看重这个几百岁老姑娘的研究能力的,这也是个医术、生物学的大老,完全可以拉进研究团队里。

  “如果新的Ghost King ,不吃人肉,只需要少量的喝人血,并且意识清醒、心怀正义,他会不会成为打败鬼舞辻无惨的best candidate ?”

  William 曲线救国,找到了珠世的痛点,他这话一出口,珠世便开始思考起了probability 。

  “而且,在打败鬼舞辻无惨之后,他还自愿喝药变回人类,这是不是就皆大欢喜了?当然,前提是你要研究出把鬼变回人的药。”

  William 继续诱导,虽然是满嘴胡话,但珠世却相信了,她发现那真的是可行的。

  “想法很好,可鬼舞辻无惨之所以那么强大,也有时间沉淀的原因,就算喝了药出现新的Ghost King ,也impossible 打得过他。”

  在动心了一下之后,珠世又恢复了冷静。

  新生的“Ghost King ”,能打过鬼舞辻无惨的probability 并不高,鬼舞辻无惨可是活了上千年,对自己能力的应用不是“新生Ghost King ”能比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

  William 反驳道,只凭猜测可什么都改变不了。

  “再者说,也不需要正面击败鬼舞辻无惨,只要拖到天亮,那一切不就结束了?鬼舞辻无惨虽然克服了Sun Wheel 刀斩首的缺陷,但还没有克服太阳的力量不是吗?”

  对于战胜鬼舞辻无惨,William 是手拿把攥的。

  “.”

  珠世无法反驳,因为“新生Ghost King ”是不怕太阳的,只要能把“残缺品Ghost King ”鬼舞辻无惨拖住,拖到太阳出现,那毫无疑问会获胜,这下她真的有了试一试的想法。

  ”clang !”

  “珠世大人!”

  正在珠世思考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撞开,一个男子闯了进来,一副非常着急紧张的模样,就好像急着回家捉奸丈夫。

  “愈史郎?怎么了吗?”

  珠世一脸的疑惑,显然是被愈史郎的模样搞的有点懵,这火急火燎的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接那对siblings 的事情出现了差错?

  “额没.没有,没事,珠世大人,这个男人是谁?”

  愈史郎一时语塞,他意识到自己有些冲动,不过他looked towards William 的眼神,还是带着些莫名的“敌意”,他非常的有“危机感”。

  “这位是William 先生,是一位.”

  珠世并没有注意到愈史郎有什么不对,她开口解释道,不过话一开口,她才想起来连她都还没搞明白William 到底是who 。

  “一位和你们志同道合,想要消灭鬼舞辻无惨的热心人。”

  William 接过话头,他looked towards 了愈史郎,只觉得这家伙挺逗的,愈史郎刚才的反应他能够理解,从愈史郎原着中对待灶门炭治郎的态度,就能看出来愈史郎对珠世的想法。

  愈史郎讨厌任何和珠世有所接触的人,包括女人,他厌恶有人打扰他和珠世相处,虽然身份只是一个仆人而已,但他却可以被称之为珠世的“究极完全体舔狗”。

  舔到什么程度呢?他有一本名为“珠世大人日记”的日记,内容全部都是关于珠世的事情,更新的频率以“分”为单位,这认真的劲,网络写手看了都觉得羞愧。

  “.”

  William 的话,让愈史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槽太多,他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吐。

  “那个.”

  在这时,门外探进来了一个脑袋,男孩有着一头深red 的头发与reddish-brown 眼睛,他的左额处有一片伤疤,耳朵上佩戴着Sun Wheel 耳饰。

  “我是灶门炭治郎。”

  灶门炭治郎进了屋,很有礼貌的向众人打招呼,刚刚发生的事情让他觉得非常sorry ,有一种很强烈的“丈夫回到家却发现家里出现了别的男人的即视感”。

  跟在灶门炭治郎身后,刚刚被愈史郎评价为“丑女”的灶门祢豆子也是stick one’s head around to look for 的。

  “请进吧。”

  珠世让灶门siblings 进了门,是她让愈史郎把这对siblings 给请过来的,灶门炭治郎对待鬼的态度,以及灶门祢豆子的那份特殊性,都让她没有办法无视这两siblings 。

  灶门炭治郎带着满心的疑惑和些许的尴尬入了座,而灶门祢豆子则开始在地板上打滚玩,一副好像有点缺心眼的样子,嗯,看着倒也挺萌的,主要是长的萌。

  和珠世对William 有一堆问题一样,灶门炭治郎对珠世也有一大堆问题想要问。

  因为珠世是他除了自己的younger sister 祢豆子之外,遇到的第一个“好鬼”,一个可以交流的“鬼”,甚至愿意为人类治疗伤口的“鬼”。

  “这是个特殊的鬼。”

  不过,不等灶门炭治郎开口问,William 先把视线looked towards 了灶门祢豆子,灶门祢豆子的特殊性,正常人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毕竟谁会没事在嘴上带着那么一个玩意?

  cough cough ,特殊性当然不是指这种特殊,而是指灶门祢豆子并没有经过任何改造,但是却能够凭借自己的意志支撑下来。

  不吃肉,也不喝血,比靠科学的珠世和愈史郎还变态,果然科学的尽头是玄学,那么多鬼办不到的事,人家灶门祢豆子睡了两年就做到了,“鬼比Ghost Qi 死鬼”。

  “的确是这样,这位姑娘,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

  珠世也是发现了,这并不难理解,因为灶门祢豆子这个“鬼”,其实就是很特殊。

  灶门祢豆子是鬼舞辻无惨的实验品,鬼舞辻无惨一直都在进行实验,关于他能否制造出可以抵御阳光的“鬼”的实验。

  但毫无例外,所有的实验品都死了,像灶门家的其他人一样,甚至连鬼都没能变成,只有灶门祢豆子这一个特例。

  所以说,灶门祢豆子之后能够克服阳光,也是有一定缘由的,因为她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不一样。

  至于有没有灶门家bloodline 的影响,William 并不能确定,灶门炭治郎变成“Ghost King ”之后,也很快就克服了阳光的缺陷,从这种角度看,似乎存在bloodline 特殊的probability 。

  “祢豆子她.是和普通的鬼不一样.”

  灶门炭治郎惊讶的mouth opened wide ,他didn’t expect younger sister 的特殊性,这两个人这么简单就看出来了,他的心中升起了一些希望。

  “introduce myself ,我叫珠世。”

  珠世向灶门炭治郎介绍了一下自己,刚刚让愈史郎一打岔,她都给忘记了。

  “William ,你刚刚应该听到了。”

  William laughed ,灶门炭治郎这child ,算是少有的不让人讨厌的“Holy Mother 型”男主。

  因为这child “Holy Mother ”是真“Holy Mother ”,但下手也是真下手啊,砍完人再同情一下被砍人的人生际遇,这种“Holy Mother ”就不惹人厌。

  “你们聊,我的事不着急,你好好考虑考虑。”

  William 站起身,他这个身高在这屋里,对其他几位那是oppression 十足,因为愈史郎、灶门炭治郎都是一米六五的身高。

  “我会好好考虑的。”

  珠世表情认真的replied ,在灶门炭治郎到来之后,她对于William 的身份越发不能确定。

  因为身穿鬼杀队制服的灶门炭治郎,明显和着装古怪的William 并不认识,这也就代表,William 可能不是鬼杀队的人,她之前的一些猜想因此而被推翻了。

  “那我先出去,你们慢慢聊。”

  William 说完,也不等众人反应,便直接开门来到了院子里,还把门给带上了。

  “.”

  屋里的人一阵沉默,愈史郎最先忍不住。

  “珠世大人,那个家伙到底是who ?他让您考虑什么?”

  愈史郎非常的好奇,他现在是被William 的话搅的很难受,明明他就出去了一小会,怎么就让William 给突然闯了进来?而且还好像和珠世大人达成了什么协议?

  “稍后再说。”

  珠世shook the head ,她自己还迷惑着呢,怎么可能给愈史郎讲的明白?她决定还是先解决灶门炭治郎的事情,她对这对siblings 很好奇。

  “算算时间,失琶羽和朱纱丸也该来了吧?”

  庭院里,William 放开了“Kenbunshoku Haki ”,虽然他的“Kenbunshoku Haki ”在《Pirate King 》world 不算Peak ,比Katakuri 那样的肯定没法比,但也绝对是中等偏上的水准。

  “果然啊,这气息,简直太明显了。”

  William “Kenbunshoku Haki ”一放出去,就立刻在距离这里不远处的街道上锁定了目标。

  “嗅嗅。”

  在锁定了目标之后,William 动了动鼻子,那股子腥臭味,faintly discernible 的传了过来。

  说起鼻子,William 的鼻子虽然没有灶门炭治郎那么的变态,甚至可以闻出人的“性格”、“有没有说谎”这么玄学的事情,但是单论范围,他肯定要比灶门炭治郎强。

  比如现在,屋里的灶门炭治郎就没有闻到失琶羽和朱纱丸两只“鬼”身上的气味。

  屋里的珠世,还在跟灶门炭治郎讲着自己的故事,但是此时,失琶羽和朱纱丸已经来到了门口,来到了障眼法Illusion Technique 的面前。

  “原来那个叛逃者是靠这种伎俩东躲西藏的。”

  black 短发,和尚装束的失琶羽带着胜券在握的笑意说道,他的双眼紧闭,但是举起的双手palm ,各有一只带着箭头的眼睛睁着。

  “决定了,要痛快的杀死他们!”

  失琶羽旁边,上边是black hair ,下边发梢是orange-yellow ,手里拿着一个“球”的朱纱丸很兴奋。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