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rate’s Steel Bone Chapter 225

  “希望你能长点教训。”

  罪魁祸首William 倒是不觉得有什么,灶门炭治郎这身体素质还是能够承受的住的。

  “谢谢您,William 先生。”

  灶门炭治郎吐完之后,起身反而是感谢了William ,这child 真是懂礼貌啊,而且还很知好歹,他知道William 那么做是在帮助他。

  这种人,也会在某种意义上“得Daoist 多助”。

  “先去帮祢豆子和愈史郎吧。”

  William 摆了摆手,示意不用感谢,那边灶门祢豆子还在和朱纱丸高强度“中路对狙”呢,你一脚我一脚的打起了“超能力足球”。

  “我这就去!”

  灶门炭治郎忍着难受,再次加入了战场,虽然身体很不适,但他是比较能忍的类型。

  只要还能够战斗,他就不会放下别人不管,哪怕有可能因此而搭上自己的性命。

  “啧,这child ,也是真不容易。”

  William 不禁咋舌,灶门炭治郎可太拼了。

  支撑着灶门炭治郎前进的力量,就是他的younger sister 灶门祢豆子,他要让younger sister 重新变回人类。

  当然,他也要向鬼舞辻无惨复仇,为自己惨死的mother 、younger brother younger sister 们复仇。

  当灶门炭治郎重新加入了战斗之后,“手球鬼”朱纱丸便翻不起什么风浪了。

  因为不管怎么说,灶门炭治郎都是在场除了William 之外,正面combat capability 最强的。

  灶门祢豆子潜力很高,但睡了两年的她,显然已经跟不上灶门炭治郎的成长速度。

  哪怕是单挑,朱纱丸也打不过灶门炭治郎,更别说还有灶门祢豆子、愈史郎一起围殴了,所以战斗的结果显而易见。

  随着朱纱丸的头颅落地,这个热闹的夜晚也随之结束,灶门炭治郎装了一管血交给了珠世,这血的浓度其实只能算一般。

  对于珠世的研究的作用,可能还不如灶门祢豆子的血作用大,因为灶门祢豆子已经走出了新方向,她的血会给珠世非常大的启发,直接的促成了“变人药剂”的完成。

  “William 先生,您竟然这么厉害!”

  没有受伤,依然活蹦乱跳的灶门炭治郎非常的惊讶,他第一次对自己的鼻子产生了质疑,原来他的鼻子也有“闻走鼻”的时候!

  “我可远比你想的厉害,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拜我为师?我可以让你变得更强。”

  William 没有谦虚,在这个《鬼灭之刃》的world 里,他还真就敢放言说自己“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

  “可可以吗?!”

  灶门炭治郎一脸惊喜的问道,为了达成自己的目标,他一直都在努力的变强,如果William 真的愿意教他的话,那他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够变强的机会。

  “当然,给,先把这个喝了。”

  William 拿出一个小瓶,放在《Pirate King 》的world 里,“超级soldier 血清”效果只能说一般,毕竟不是“美队五五开”的特供版本。…

  但是,对于《鬼灭之刃》world 来说,“超级soldier 血清”的提升,其实还是挺明显的。

  身体素质异于常人的人,在“Breathing Technique ”的加持之下,就是会比ordinary people 更强,这就是“Breathing Technique ”的效果,说穿了,“Breathing Technique ”的本质原理,其实非常类似于Luffy 的“挡”。

  “鬼杀队”如今修习的“Breathing Technique ”,由继国缘壹创造,是“Breath of the Sun ”的各个简化分支。

  主要的功能,是用来强化人体的心肺功能,以此令血液在短时间内汲取到大量的氧气,加快循环,在瞬间令身体能力大幅度的上升,进而暂时拥有与鬼相当的身体能力,本质上是一种爆发能力。

  当然,“柱”们都掌握着“全集中??常中”,能够在“睡眠状态”也持续concentrated attention completely 的掌握呼吸,使自己的身体维持在高压状态。

  而“超级soldier 血清”,本身就会在各方面强化身体素质,心肺功能自然也不例外。

  毕竟“能打一整天”的前提,就是“心肺功能”超乎常人,用起“Breathing Technique ”来也是twice the results for half the effort 。

  而身体素质强大,爆发起来肯定也比ordinary people 更强,比如说大块头“岩柱”悲鸣屿行冥,他是“九柱最强”,是因为他在不会“Breathing Technique ”的时候,就已经非常的变态,会了“Breathing Technique ”,自然就更加的变态。

  “这是什么?”

  灶门炭治郎一脸的不解,但还是老实的接过了William 递给他的“超级soldier 血清”。

  虽然他的鼻子已经骗了他一次,但是,他还是愿意相信鼻子告诉他的信息,他的鼻子告诉他,William 是可信的人。

  “用了你就知道了。”

  William 没解释,而是示意灶门炭治郎直接尝试。

  “哦。”

  灶门炭治郎似懂非懂,拿起来就要直接喝。

  “pa! ”

  William 敲了一下他的头,没好气的说道:

  “请注射使用,喝了会拉肚子的。”

  灶门炭治郎被敲了一下,也是有点窘迫,他刚刚真是傻了,直接拿着试管就要喝。

  不过,敲了灶门炭治郎额头的William ,也是不禁咋舌,这家伙还真是个“铁头娃”啊!

  “我这里有注射器。”

  作为一名医生,虽然at first 是“中医”,但在“明治维新”之后,珠世也不得不接受了“西医”,因为“中医”在明治时期,甚至在法律上已经失去继续存在的probability 。

  这也没办法,珠世还要开clinic “吃饭”,自然要与时俱进,因此她这里还是有不少“西医”的东西的,这时正好派上了用场。

  “谢谢您,珠世小姐,我会给钱的。”

  灶门炭治郎老实的道谢,一脸的认真。

  但他说出的话,却让珠世有些无奈,只是一个注射器而已,倒也没有必要给钱,珠世意识到,这个灶门炭治郎似乎有点怪,在人情世故方面似乎有些迟钝、耿直。…

  灶门炭治郎并不知道珠世在想些什么,他已经准备要自己注射“超级soldier 血清”了。

  这时珠世充分的发挥了自己身为医生的主观能动性,她主动的接过“超级soldier 血清”,直接帮灶门炭治郎进行了注射。

  她也不觉得William 有什么用this thing 害人的必要,因为William 刚刚明明能轻松的制服灶门炭治郎,哪还用多此一举?

  在注射了“超级soldier 血清”之后,灶门炭治郎的身体开始逐渐的发生变化,而那terrifying 的痛感,则让灶门炭治郎青筋暴起。

  灶门炭治郎咬着牙,努力的坚持着,此时他身体上的变化,已经让珠世、愈史郎、灶门祢豆子都傻了眼,因为灶门炭治郎长高了!

  原本一米六五的灶门炭治郎,在注射了“超级soldier 血清”之后,直接长到了一米八,身上的肌肉也跟着变得更加的结实。

  “不错,这才是我想看到的效果。”

  William 很满意,灶门炭治郎的身高,倒是让他看到了“美队”注射后的变化。

  “这是.什么啊?!”

  愈史郎一脸懵逼,这“大变活人”的景象,真是让他这个“鬼”都要直呼:“见了鬼了”!

  “这是什么药剂?有什么副作用吗?”

  珠世则要更加谨慎一些,有鬼舞辻无惨的事情“珠玉在前”,这药剂的效果这么好,她很难相信会没有任何的副作用。

  “没有,这是经过了检测的,我的部下已经大规模的投入使用,绝对没有什么质量问题。”

  William 自信的说道,就算原版有,他这个也不会有,他这个是真的精挑细选的打磨。

  “真厉害啊!我能有幸见一见研究者吗?”

  珠世真心的感叹道,她觉得能研制出这种药剂的人,一定能给她带来很多帮助和启发。

  “额,创造者的话,不一定能带你见到,但是我那里有很多同样无比优秀的研究者。”

  William 转移了一下话题,“超级soldier 血清”的创造者是二战时期的一名德国科学家亚伯拉罕·厄斯金,也叫做莱因斯坦。

  没错,以爱因斯坦为原型,莱因斯坦是他投诚漂亮国后的化名,这位是“美队”的人生导师,是他选择了史蒂夫·Roger 斯,想见他可不容易,因为死的太早了,去《美国Captain 》第一部倒是还有可能见到。

  “真的吗?真让人惊讶。”

  听到William 的话,珠世内心有些意动,她很想去见一见William 所谓的研究团队。

  珠世until now 都是一个人势单力薄的行动,直到有了愈史郎之后,才有人陪着,但愈史郎本身并不能在研究上帮上她太多忙。

  经过那么长时间的毫无进展的研究,珠世也希望能够遇到一些可以交流的人。

  “要跟着我一起去看看吗?反正你们在这里也不安全了不是吗?在搬新家之前,我可以先收留你们,给你们一个落脚地。”…

  William 发出了邀请,他看出了珠世的想法,这不是正中下怀吗?

  “.”

  被戳中了的珠世,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因为她们的确要搬家,这里显然已经不安全。

  “那就麻烦您了,William 先生。”

  珠世行了个礼,没有犹豫,直接答应了William 。

  在一旁的愈史郎dumbstruck ,他的内心之中在疯狂的哀嚎:“珠世大人!怎么能这样?!”

  愈史郎无法接受,他们竟然要去这个William 的家里住,而且还要见什么“研究团队”,那得是多少人?!他还怎么和珠世大人独处?!

  可惜,愈史郎这家伙也就在心底里哀嚎一下,实际上他是个对自己的感情十分羞于说出口的男人,甚至别人只要稍微提起,他都会面红耳赤的直接失去思考能力。

  这种舔狗,确实是究极舔狗,舔狗的完全体,是那种永远都无法上位的舔狗。

  “炭治郎,感觉怎么样?”

  在把珠世kidnapped 之后,William looked towards 了灶门炭治郎,这个child 已经完成了“超级soldier 血清”的改造,已经是像换了一个人。

  “感觉.怪怪的。”

  活动着自己的身体,灶门炭治郎有点难受,感觉身体哪哪都不舒服,尤其是束缚感非常的强。

  这是必然的事情,因为他的衣服小了,有很多地方都直接崩裂,看着有点辣眼。

  没办法,这不是灶门炭治郎辣眼,是换谁来穿着这种崩开的小码衣服都会辣眼,嗯,女士除外。

  “你需要去换一套合身的衣服,以前的衣服肯定都没法穿了,可以通知鬼杀队给你重新量一下尺寸,就说你迎来了二次发育。”

  看着好像穿着“紧身束缚衣战损版”,此时一脸尴尬窘迫的灶门炭治郎,William 表示自己并没有为此预设什么解决方案,所以灶门炭治郎需要自己解决自己的尴尬。

  好在珠世是个好心“鬼”,她嘴角带着笑意为灶门炭治郎解了围,她这里倒是有预留一些衣物,是给那些病人们穿的。

  现在的灶门炭治郎,自然是顾不上是谁穿的衣服了,只要是能换一身衣服就行。

  被衣服卡着的感觉,那可不仅仅只是尴尬而已。

  因为他不只是上面束缚感强,下面也是一样的,虽然“鬼杀队”的裤子本来挺“阔腿”的,只是下面用绑腿绷带缠住了而已。

  但架不住灶门炭治郎长高了足足十五厘米,肌肉也粗壮了很多,整个人都大了一号。

  就算原本是阔腿裤,现在也开始卡裆了,连本来绑在小腿上的束腿绷带都崩开了,鞋都开始窝脚,他不换衣服简直unable to move a single step 。

  很快,灶门炭治郎在愈史郎的帮助下换好了衣服,虽然说是给病人预备的备用衣服,但其实并不古怪,而是很平常的那种款式。

  一米八的灶门炭治郎穿上走出来,还是很帅气的,灶门祢豆子都有点不敢认了。…

  那倒也不至于,因为灶门炭治郎的味道没有变,灶门祢豆子还是能认出自己big brother 的。

  哪怕她现在懵懵懂懂,行动几乎全靠本能,但是对于big brother 灶门炭治郎的信任、依赖,却绝对是她现在最为笃定的事情。

  “非常感谢您!William 先生!您给我的东西太宝贵了!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偿还您!如果有需要我做的事情!哪怕是climb a mountain of swords or plunge into a sea of fire !我也绝对不会说出半个不字!”

  changed clothes 的灶门炭治郎来到William 面前,上来就是一个超过了九十度的大鞠躬。

  灶门炭治郎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他对于William 的感激,是非常真情实感的。

  甚至在他的心中,还有一点惶恐,因为这个人情太重了,重到他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还,就像工资五千的人背上了一万的房贷。

  灶门炭治郎的性格,是非常不愿意欠人情,不愿意亏欠他人的,William 给他的这份“超级soldier 血清”,现在就如同压在他身上的一座大山,让他简直无以为报。

  “我暂时没什么需要,所以你要好好的活下去,我等着你为我climb a mountain of swords or plunge into a sea of fire 的那天,可别在那之前死了,不然我可亏大了。”

  William laughed 着patted 灶门炭治郎的肩膀,这child 可太朴实了,灶门炭治郎是非常适合做朋友的那种人,因为只要你帮了他,他肯定会带着朴素的报恩心理,想尽办法的报答你,给你更多的回报。

  “William 先生”

  灶门炭治郎十分感动,他感受到了William 的关心。

  “我会的!我会等着那一天!”。

  灶门炭治郎眼神真诚,他做好了等一切都结束以后,去为William 赴死的心理准备。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