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rate’s Steel Bone Chapter 227

  对于William 的安排,愈史郎自然是没什么意见,当然,他就算是有意见也没用。

  second day 一早,William 起来就直接掏出了“任意门”。

  这次的目标,仍然是《鬼灭之刃》的world ,只不过this time 的落脚点换了,William 准备直接去到“鬼杀队”的当主产屋敷耀哉家。

  William 给愈史郎选定的地点,就是“鬼杀队”的大本营,再没有比这里更合适的了。

  安全性、便利性兼顾,还可以和“鬼杀队”当主联络,让全部的“鬼杀队”队员帮忙收集血液。

  当然,愈史郎可能会有点压力,不过这一切都是为了珠世,他肯定能够坚持下来。

  William 在地图上直接锁定了目标,然后打开了“任意门”,迈步进去之后,眼前已经是另一番world ,他出现在产屋敷耀哉的院子里。

  “一、二七个人,看来一家子都在家里。”

  William “Kenbunshoku Haki ”一扫,便确定了产屋敷家里的人数,产屋敷耀哉和妻子产屋敷天音,以及儿子产屋敷辉利哉,女儿产屋敷雏衣、产屋敷日香、产屋敷彼方、产屋敷杭奈都在。

  虽然产屋敷耀哉的身体一直不怎么样,但是这效率还挺高的,产屋敷雏衣、产屋敷日香是twin 姐妹,然后是产屋敷辉利哉一个男丁,之后又是一对twin 姐妹产屋敷彼方、产屋敷杭奈,三次生了五个。

  不过,这样其实也挺危险的,因为就只有产屋敷辉利哉一根独苗,随时可能夭折。

  产屋敷家族由于与鬼舞辻无惨有血缘关系,在鬼舞辻无惨成为鬼之后,产屋敷家就仿佛受到了诅咒一般,生下的child ,基本上都体弱多病,没过多久就会夭折而死,尤其是男性,差点就因此而绝后。

  好在靠着和“神官一族”联姻把家族inheritance 续了下来,但也就只能续到三十岁,目前近千年时间,还没有活到超过三十岁的。

  而如今,产屋敷耀哉已经二十三岁,按照家族一贯的lifespan 来看,他可以说是离死不远了,顶多也就还有六七年可活。

  “哒哒.哒。”

  William 进了屋,刻意的没有控制脚步声。

  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他被产屋敷耀哉发现了,这位产屋敷家族的当主,如今已经病的很严重,病变已经影响到了他的视力。

  “是谁?”

  产屋敷耀哉有些疑惑,他开口问道,声音沉稳温和,他的声音、动作节奏能够让人心情舒爽,会使听到的人变得轻松愉悦,甚至让脑袋有种轻飘飘的感觉,这是能够驱动大众的人才拥有的能力。

  产屋敷耀哉非常的疑惑,因为这个气息太过于陌生,不是他所知的任何人,当然,也不会是鬼舞辻无惨,因为他没有感受到鬼的气息。

  William 迈步前进,来到了内间,看到了产屋敷耀哉和产屋敷天音,夫妻两个倒是都挺镇定,可能是自知没什么battle strength 。

  产屋敷天音挡在产屋敷耀哉的身前,戒备的looked towards William ,她长的像个日式娃娃。

  “我叫William ,产屋敷家的当主,你的病看起来很麻烦啊,但我恰恰知道治疗的方法,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百分百治好。”

  看着产屋敷耀哉那可怜的模样,William 提出了给他先治病的想法,说实话,虽然很不礼貌,但那满头的terrifying 病变,还是挺吓人的,也难怪刚出场的时候会被人当成反派。

  “.”

  产屋敷耀哉沉默了,产屋敷天音也是没反应过来,毕竟这种推销的跑进家里来的事情,一般人都很难遇到,更不用说他们。

  “怎么?我说的很难理解吗?”

  William 奇怪的问道,他说的已经言简意赅了,“Ope Ope no Mi ”治病救人,那真是药到病除童叟无欺。

  “不,我明白您的意思,但是,我的病并不是普通的病,这个病是遗传病,一千多年了,没有任何医生和medicine 能够治疗。”

  产屋敷耀哉开口回答,拒绝了William 。

  “这位William 先生,请问您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拒绝完William 之后,产屋敷耀哉接着发问,他非常的疑惑,他们这基地的防御这么薄弱吗?怎么会让人如此轻易的进来?守卫在做什么?留守的柱在做什么?

  “那些都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我和你们一样,是站在人类这边的就可以了。”

  William 没有正面回答产屋敷耀哉的问题,他介绍起了珠世、愈史郎、灶门siblings 的事情。

  “.”

  这下,产屋敷耀哉放心了一些,因为灶门siblings 的事情,他其实已经得知了,是通过前任“水柱”鳞泷左近次得知的。

  鳞泷左近次在信中介绍了灶门siblings 的情况,并做出了保证,灶门祢豆子绝对不会吃人,而如果灶门祢豆子破戒做出了吃人的行为,那他、现任“水柱”富冈义勇与灶门炭治郎都会为此切腹来承担责任。

  因此,当William 的故事中的“灶门siblings ”对上之后,产屋敷耀哉就相信了William ,虽然他还是很疑惑William 怎么找到的这里。

  “放心吧,你们没有暴露,我来这里的方法,鬼舞辻无惨是绝对impossible 做到的。”

  没办法,William 只能是安抚了一下产屋敷耀哉,这家伙绝对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而聪明人难免想的多,产屋敷耀哉这家伙,就不如灶门炭治郎那种耿直的人好忽悠。

  “所以,您还会带来一位叫愈史郎的先生是吗?”

  产屋敷耀哉对珠世的存在,表现的并没有很吃惊,因为他其实还真的看到过相关的记载,关于珠世这个“逃脱者”的记载,那已经是发生在继国缘壹时代的故事。

  “没错,愈史郎将在这里负责联络。”

  William nodded ,这样就安排好了愈史郎。

  其实在已经联系上产屋敷耀哉之后,愈史郎完全没有必要再过来驻扎,但既然那家伙自己想给自己找点事情干,William 也没必要阻止,反正也用不上。

  “我大概理解了。”

  产屋敷耀哉nodded ,虽然事情发展的很突然,但是他却成功的抓住了其中的重点,这一切都是对他的目标非常有利的。

  “所以?你真的不考虑先治一治你的病吗?”

  把珠世、愈史郎的事情说完,William 再次开口问道,他还是希望先把这个病治一下,至于什么”遗传病”之类的问题,那在“Ope Ope no Mi ”的面前都根本不是问题。

  怕就怕在,其实产屋敷家这个simply 不是病,而是某种“bloodline 诅咒”,这不是没有可能,毕竟this world 是确实存在特殊力量的,虽然William 并不知道源头在哪里,但大概率是某种“planet 意识”之类的。

  真要是那样的话,那“Ope Ope no Mi ”还真是没什么办法,毕竟“Ope Ope no Mi ”也要讲基本法的,哪怕那是“Devil Fruit ”的基本法。

  而且,illusory 的诅咒,通过做“手术”祛除也太诡异了,这simply 专业不对口。

  “.”

  产屋敷耀哉很无奈,他觉得William 是在开玩笑,不过他倒是并不生气,因为他早就已经习惯,或者说,产屋敷一族早就已经习惯,他们刚生下来,就背负着这种命运,就已经和正常的child 与众不同。

  对于每一代产屋敷家族patriarch 来说,痛苦的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在自己this generation 消灭鬼舞辻无惨,好让后代免于痛苦。

  “真的可以吗?”

  产屋敷耀哉不心动,倒是他身边的产屋敷天音非常心动,她肯定还是希望自己的丈夫产屋敷耀哉能够健康的活下去的。

  “当然,我有什么必要逗你们玩吗?不过,前提是这真的是一种病,而不是别的什么。”

  William 认真的replied ,产屋敷耀哉不相信情有可原,这家伙早就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但如果真的错过了this time 的机会,产屋敷耀哉绝对会后悔自己没抓住。

  “为什么不试一试呢?耀哉?”

  产屋敷天音在产屋敷耀哉的耳边轻声的劝道。

  如果William 他们真的能够研制出“变人药剂”,那为什么就不能治好产屋敷耀哉的病呢?这两者都和鬼舞辻无惨有着密切的关联,也都是千年未决的难题。

  “天音,你真的觉得有可能吗?”

  产屋敷耀哉无奈的反问,他是不抱任何希望的,也不想因为这一点的希望而破坏自己的心态。

  有了希望再让人绝望是最痛苦的事情,远比at first 就没有希望更加让人痛苦。

  “如果没有风险,我认为试一试是值得的,world 日新月异,一直都在不停的变化,说不定这个时代就有了解决的办法。”

  产屋敷天音的话,非常的具备说服力,this world 的变化速度,产屋敷耀哉是很明白的,虽然因为身体原因很少出门,但是作为庞Great Family “产屋敷一族”的掌舵者,产屋敷耀哉不能是一个思想落后的存在。

  “好,那就试一试。”

  产屋敷耀哉nodded ,最终选择了听从妻子的劝说,如果身体能够恢复健康,那他也可以有更长的时间去对付鬼舞辻无惨。

  “很好,跟我来吧。”

  William 笑了,他直接掏出了“任意门”,在产屋敷耀哉和产屋敷天音面前打开了门。

  产屋敷耀哉毫无反应,因为他看不见,至于产屋敷天音,已经是惊讶的mouth opened wide 。

  “来吧,珠世和愈史郎都在我那里。”

  William 招呼着产屋敷夫妻两个,让产屋敷天音扶着产屋敷耀哉起身走过来。

  “怎么了?天音?发生了什么?”

  产屋敷耀哉很疑惑,他感受到了妻子的震惊。

  “我好像知道William 先生是怎么过来的了。”

  产屋敷天音震惊的说道,她已经扶着产屋敷耀哉,缓缓的迈入了“任意门”之中。

  “欢迎来到我的基地。”

  William 将“任意门”收起来,带着震惊的产屋敷夫妇前往实验室,此时产屋敷耀哉听完妻子的话,已经感觉脑子不够用了。

  “什么叫拿出了一扇门,什么叫通过一扇门之后就来到了William 先生的基地里?”

  产屋敷耀哉一头雾水,他虽然能听懂这话的意思,但是却又好像没懂是什么意思。

  直到William 带着他们夫妻两个见到了珠世、科恩医生,产屋敷耀哉才从震惊中走出来,因为他必须要先思考别的事情。

  “珠世小姐,这是鬼杀队的当主产屋敷耀哉先生,这是他的妻子产屋敷天音夫人。”

  William 为他们introduced ,他看到了珠世脸上惊讶的表情,显然是有些没有想到。

  “这”

  珠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确实没什么准备,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

  “珠世小姐,您好,非常感谢您对鬼杀队提供的帮助,我们会全力配合您的研究的。”

  产屋敷耀哉很有礼貌,他用他那种特殊的声音,向珠世表示了真挚的感谢。

  “不用谢,我也是为了我自己。”

  珠世倒是也不接产屋敷耀哉的这个大帽子,她很诚实的说出了自己的原本目的,她其实也只是想报仇而已,当然,她也确实不愿意看见“鬼”在世间act wilfully 。

  “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

  产屋敷耀哉nodded ,事实上,加入“鬼杀队”的大家,确实大都抱着“复仇”的目的,并不是真的都是为了“大义”聚集在一起。

  哪怕是身为当主的他们产屋敷一族,其实也是这样,要不是那份诅咒,他们又怎么会一千多年来,坚持着要消灭鬼舞辻无惨?鬼舞辻无惨又没有针对他们。

  “再介绍一下,这位是科恩医生,他将负责你的治疗。”

  William looked towards 科恩医生,而科恩医生已经皱起了眉头,显然是注意到了产屋敷耀哉的情况。

  “麻烦您了,科恩医生。”

  产屋敷耀哉向科恩医生行礼道谢,谁在什么位置都是产屋敷天音悄悄告诉他的。

  “产屋敷先生的这种情况,还真是罕见。”

  科恩医生clicking one’s tongue in wonder ,William 搞来的这些人,让他们这些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的医生都忍不住惊叹,这world 上奇奇怪怪的病可真是不少。

  “能治好吗?”

  产屋敷天音开口问道,她是抱着希望来的。

  反倒是产屋敷耀哉十分的平静澹定,他根本没抱希望,能治好早就治好了。

  “当然可以,放心吧,只是比较稀奇而已,并不难解决。”

  听到产屋敷天音的疑惑,科恩医生给出了肯定的答复,“Ope Ope no Mi ”可不是浪得虚名。

  “什么?!真的吗?!”

  产屋敷天音惊呼出声,这下连产屋敷耀哉也绷不住了,他的病竟然真的能够治好?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