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rate’s Steel Bone Chapter 229

  灶门炭治Lang Family 所在的这座山,并不算小,生态也还不错,毕竟这里面还是有熊的。

  因此William 花了一点时间,才把整座山给逛完。

  而结果,却并不如意,他并没有找到“azure Resurrection Lily ”,别说azure ,他连白的、红的都没看到,这附近好像就没有这种花!

  回到了灶门炭治Lang Family ,William 将随手摘的几朵野花放在了灶门一家的墓碑前。

  这种行为,如果是在以前的world 的话,他是impossible 做的,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尤其是好看的花,因为采了之后,说不定就会被刑拘逮捕,谁知道那是不是“保护植物”?

  “azure Resurrection Lily ,Resurrection Lily ,这东西在没开的时候是挺难找的,长的和野草、蒜苗也差不多。”

  William 感慨道,“azure Resurrection Lily ”,顾名思义,自然是“Resurrection Lily ”的一种,“Resurrection Lily ”this thing ,作为种Hua Family 人,其实是很熟悉的。

  尽管在各种文学作品的加持下,这种花被吹的很神,甚么“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什么“只开于Yellow Springs ,是Yellow Springs Road 上唯一的风景”。

  什么“当灵魂度过River Lethe 时,便会忘却生前的种种记忆,曾经的一切都留在了彼岸之上,开成了妖艳scarlet 的花”。

  什么“Resurrection Lily 分为红、白两色,red Resurrection Lily 盛开于地狱,white Resurrection Lily 绽放于天堂”。

  但实际上,这东西在种Hua Family 并不少见,原产地大概也是在种Hua Family ,属于“石蒜科”。

  所谓的“花开不见叶,叶生不见花”,也是由石蒜类植物的生长特性决定的。

  这种植物通常是在夏秋之交,花茎破土而出生花,花期结束后再长叶,到了冬天叶子也不落,到了夏天却会叶落休眠,因此也被古人称为“无情花”、“无义花”。

  “Resurrection Lily ”是霓虹名,因为秋分前后三天叫“秋彼岸”,是上坟的日子,而“Resurrection Lily ”也开在“秋彼岸”期间,非常准时,尤其是野生品种,大多生长于阴森潮湿地,比如坟墓或乡间小路边,所以叫“Resurrection Lily ”。

  “等等,坟墓边?”

  William 愣了一下,他looked towards 了灶门一家的坟墓。

  在William 的印象中,“Resurrection Lily ”开花前长的跟“蒜”、“草”差不多,但实际上,那应该是花落、生叶之后,是冬春之际的样子,而现在的“Resurrection Lily ”,应该就是一根高茎准备生花才对,他其实是找错了目标。

  “is it possible that 就是这些吗?”

  William looked towards 了墓地旁unremarkable 的植物,这么一看的话,那些聚在一起,看着就像狗尾巴草的植物,似乎还真挺像没开的“Resurrection Lily ”,因为还没有到开花的日子,这些“Resurrection Lily ”甚至连花苞都还没有长出来。

  “不管了,管它是不是,先带走一点再说。”

  William 做出了决定,这东西极易栽培,一般都很难养死,当然,得掌握一定的方法。

  William 当然不知道方法,所以他需要请一些外援,找一些懂this thing 的人来移植。

  William 拿出“任意门”,返回了“鬼杀队基地”。

  “William 先生?您怎么是有什么事吗?”

  看到William 突然开门出现,产屋敷天音有些惊讶,这才刚走了没多长时间,怎么又回来了?

  “你们这里有没有擅长摆弄植物的人?”

  William 没多解释,而是直接说出了需要。

  “摆弄植物?”

  William 的话,让产屋敷耀哉和产屋敷天音都想到了那个人,那个温柔的笑着的姑娘。

  “有,需要叫她过来吗?”

  产屋敷耀哉回答,那个人此时正好在基地。

  “叫来吧,我需要她的帮忙。”

  William nodded ,他当然知道那个人是谁,就是“鬼杀队”医疗机构“蝶屋”的主人。

  得知William 的要求,产屋敷天音去吩咐命令,没过多久,那位被summon 的“柱”就赶了过来。

  “主公,您有事找我?”

  进了屋之后,那人先向产屋敷耀哉夫妇行礼问好,然后有些疑惑叫她来的目的。

  同时,她对站在一边倚着门的William 也有些好奇,对那扇突兀的立在那里的门也是。

  William 也向那人看去,那姑娘有着一头black hair ,头发前面的刘海末端为purple ,梳着夜会卷的发型,头发后面戴着一个薄荷色为主边缘是purple 的蝴蝶发饰。

  她的身上穿着鬼杀队队服,队服外披着有蝴蝶翅纹图案的羽织,一双purple 的眸子里似乎蕴含怒火,和她脸上露出的那副笑容不符。

  “忍,这位是William 先生,他需要你的帮助,需要你关于植物方面的知识,如果你现在没事情的话,可以拜托你帮忙吗?”

  产屋敷耀哉语气柔和的向蝴蝶忍问道,他明明可以直接命令,但是却在征求蝴蝶忍的意见,这大概就是他的御人之术吧。

  “当然可以,不知道需要我做什么?”

  蝴蝶忍对于产屋敷耀哉还是非常尊重的。

  她和已故的elder sister ,是被“岩柱”悲鸣屿行冥相救并带进“鬼杀队”的,而“岩柱”悲鸣屿行冥又是被产屋敷耀哉亲自带进来的。

  四舍五入,她们姐妹也是被产屋敷耀哉给救了,而且,也是有了产屋敷耀哉这个主公在,她们才能够有这样一个途径为父母家人报仇,才有了和“鬼”对抗的能力。

  “很简单的事,只是移植一些植物。”

  William 开了口,蝴蝶忍的伪装,属实是差点意思,她脸上的微笑,丝毫无法遮掩心中的怒火,那怒火不是针对在场的任何人,而是针对的“鬼”,针对的自己的“软弱”,是在不断燃烧的“复仇之火”。

  “什么植物?”

  蝴蝶忍脸上带着笑容问道。

  “Resurrection Lily 。”

  William 忍住了戳破蝴蝶忍的伪装的想法,他不想没事找事,戳人家的痛楚没什么意义,他可还要人家蝴蝶忍帮忙呢。

  “Resurrection Lily ?这种花是有毒的,如果误食,可能会导致中毒,轻者会呕吐、腹泻,重者可能会导致神经System 麻痹,有mortal danger ,当然,其实也是可以入药的,有催吐、祛痰、消肿、止痛、解毒的效果。”

  听到“Resurrection Lily ”,蝴蝶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反而是作为医生的本能发挥了作用。

  作为在elder sister 蝴蝶香奈惠死后,继任了医疗机构“蝶屋”的人,蝴蝶忍的医术也很棒。

  她这是家传的,她们姐妹两个的父母都是从事这个的,当然了,她也是一名“绝命Poison Master ”,主要的攻击方式就是用“毒”。

  “Resurrection Lily 我那里就有,如果你需要的话.”

  蝴蝶忍歪了歪头,这Resurrection Lily 流传到霓虹也很久了,在霓虹也不算是什么珍惜物种,经常用毒、解读的她,也是养了一些的。

  “no no no ,我需要你跟我来。”

  William 摆了摆手,他要的又不是普通的“Resurrection Lily ”,普通的“Resurrection Lily ”如果有用的话,那鬼舞辻无惨早就进化成“究极生物”了。

  “.”

  蝴蝶忍looked towards 了产屋敷耀哉夫妇,产屋敷天音向她nodded ,示意她听从William 的安排。

  “好的,那出发吧。”

  蝴蝶忍服从命令,向William nodded ,示意William 可以带路,她会跟着他前去的。

  “来吧。”

  William patted “任意门”,然后直接走了进去,他示意蝴蝶忍跟上来。

  对于这种行为,蝴蝶忍自然是一脸懵逼,她looked towards 了产屋敷耀哉夫妇,而后者则是给了她鼓励,示意她跟着William 去就行。

  蝴蝶忍没有再犹豫,直接迈步进了“任意门”,她不相信产屋敷耀哉夫妇会害她。

  出了“任意门”,蝴蝶忍愣住了,眼前的景象,显然已经是另外一番Heaven and Earth ,刚刚还在室内,结果出来之后,就已经是深山老林。

  William 收起了“任意门”,然后开口说道:

  “introduce myself ,我叫William ,你可以把我当成是你们主公产屋敷耀哉的朋友,放心吧,我对你们鬼杀队没有什么恶意。”

  William 的话,让蝴蝶忍恢复了过来,她让自己恢复冷静,然后nodded replied :

  “我叫蝴蝶忍,是虫柱,鬼杀队医疗机构蝶屋的Chief-In-Charge 。”

  两人简单的认识了一下,William 便带着蝴蝶忍来到了目标前,其实他也不确定,这些“Resurrection Lily ”到底是不是“azure Resurrection Lily ”,甚至这两者在开花之前有没有区别他都不知道,所以simply 无法进行确认。

  “这就是普通的Resurrection Lily 吧?有什么特殊的吗?”

  看到William 让她移植的“Resurrection Lily ”,蝴蝶忍很疑惑,这花就只是普通的Resurrection Lily 而已啊,为什么还非要跑到这里来移植?她那里多的是,想移植也非常的方便。

  很显然,蝴蝶忍这种专家,也没看出来这东西有什么特殊之处,想来也是,如果“azure Resurrection Lily ”真的有那么特殊的话,没道理一直就知道目标是“Resurrection Lily ”的鬼舞辻无惨会找不到这种“azure Resurrection Lily ”。

  这“azure Resurrection Lily ”,除了开花的颜色,以及只会在白天盛开两三天的特点之外,应该是不具备其他任何的特点的,这才是鬼舞辻无惨找不到这东西的原因。

  所以,虽然蝴蝶忍这位专家做出了“这只是普通Resurrection Lily ”的判断,但William 仍然坚信,这山上绝对有那种“azure Resurrection Lily ”。

  “这你不用操心,你只用负责移植就可以,这些Resurrection Lily ,我自然是有不同的用处。”

  William 没有解释,这也不太好给蝴蝶忍解释。

  毕竟眼前的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个子矮小,满脸微笑,好像harmless to humans and animals 的十八岁姑娘,其实是个对鬼无比的仇恨,为了复仇,哪怕付出生命也再所不惜的ruthless 。

  “.”

  蝴蝶忍抿了抿嘴唇,感觉有点不被信任,但是这也没办法,毕竟他们其实真不熟,William 不信任她也是很正常的事。

  William 自然是察觉到了蝴蝶忍的略微不爽,但是看到那姑娘仍然老实的开始干活,也没再说什么,他也没有多事的想法。

  蝴蝶忍的性格,确实不是她表面上的这种性格,这种温柔的表象,只是她在模仿已故的elder sister 蝴蝶香奈惠而已,她本人的性格要更加的直率、严肃认真、reserved 。

  当然,温柔肯定还是有的,她和elder sister 蝴蝶香奈惠都是善良的性格,只不过在对待“鬼”这一点上,她们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

  因为父母被“鬼”所杀害,在加入了“鬼杀队”之后,姐妹两个约定携手杀“鬼”,她们不想让其他人跟她们有相同的遭遇。

  但是elder sister 蝴蝶香奈惠十分善良,和灶门炭治郎有些类似,对“鬼”有着同情之心,当然,该下手的时候她也是绝不手软。

  但是,蝴蝶忍却觉得这种想法很可笑,尤其是在elder sister 死后,在她看来,“鬼”完全不值得同情,面对powerhouse ,“鬼”为了保命会说谎编故事,博取同情,而面对弱者,它们毫无理性,会毫不掩饰地遵从本能杀人。

  在这种心理之下,蝴蝶忍对“鬼”的痛恨可想而知,因此,即便是面对已经不会再吃人、害人的珠世、愈史郎,蝴蝶忍表面上能与其和平相处,但内心还是会对其产生憎恨,那是毫不掩饰的对“鬼”的憎恨。

  William 心想,要是他说他找的“azure Resurrection Lily ”,可以让鬼舞辻无惨变成“究极生物”,让“鬼”不再害怕太阳、“Sun Wheel 刀”,那这个蝴蝶忍说不准会立刻跟他打起来。

  所以,还是什么都不说比较好,这样对大家都好,William 觉得,任凭这个蝴蝶忍再怎么医术高超,她也impossible 想到“azure Resurrection Lily ”能够让鬼舞辻无惨变成究极生物。

  只能说,这两者之间的联系确实非常的微弱,而且“azure Resurrection Lily ”this thing 也的确很冷门,恐怕就只有当初那位医生了解。

  不然也不会直到百年之后的现代,才被嘴平伊之助的后人发现,并凭此而出了名。

  William 打开“任意门”,他准备把这些“Resurrection Lily ”移植到另外一个world 中去,这东西耐寒,喜湿润,也耐干旱,习惯于偏酸性土壤,以疏松、肥沃的腐殖质土最好,极易繁殖,通常只需一颗就能长成一片。

  蝴蝶忍就像是辛苦的搬运工,不断的通过“任意门”,把移植好的“Resurrection Lily ”搬到另外一边去,William 是真的不have tender, protective feelings for the fairer sex 。

  “喂!你到底要移植多少啊?!”

  搬了几趟之后,蝴蝶忍也是忍不了了,她以为自己是来干点精细操作的,结果却是机械劳作!这William 完全把她当苦工用啊!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