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Lackeys All Over The World Chapter 396

  第396章 396:天衍后路,万圣邀谈

  Heavenly Overflow Sect 的人离开了,走的可谓潇洒利索。

  只不过,Sect Master 临走时神态还有些恍惚,似乎还没有接受这一切。

  他很清楚Zuo Chongming 的plot against ,他更知道自己答应对方的提议,有多么严重的后果。

  如果把sect 比作一辆车,那么Sect Master 就是司机,而Zuo Chongming 就像恶毒的hedonistic son of rich parents 。

  对方threw away 一袋子钱在他脸上,让他拆掉刹车片,驱车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狂奔一圈……。

  如果他这个司机死了,就会带着Heavenly Overflow Sect 陪葬,而作为看热闹的Zuo Chongming ,不会有任何损失。

  哪怕他技术高超,最终侥幸生还。

  Zuo Chongming 也看一出好戏,付出的无非是一些insignificant 的代价。

  但千言万语,还是那句话:他,给,实在是,太多了……。

  多到他根本无法开口,说出拒绝的话来。

  “嘶……”

  齐浩吸了口凉气,忍不住问道:“Marquis ,您觉得他会成功吗?“

  “谁知道呢。”

  Zuo Chongming 不以为意:“他能成功固然最好,局势会在Heavenly Overflow Sect 的搅动下,越来越混乱……”

  “反之,他就算是失败了,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咱们左右都不亏,不是吗?”

  “Marquis ,郑国能不能抗过去啊?我觉得有点悬呢。”

  “当然能。”

  “虽然洞虚谷的重创,但远不足以让南胜伤筋动骨,且从郑国角度出发,这反倒是一件好事。”

  “Marquis ,这是为何啊?”

  齐浩听的茫然:“南胜的mother 是洞虚谷的,正因为这层关系,洞虚谷可是南胜的铁杆。”

  “因青丘的狐狸sneak attack ,导致他损失了足足五名Law Manifestation Realm expert ,这怎得变成了好事儿呢?”

  Zuo Chongming 轻笑:“南云有学士阁,南川有丞相派,南胜有什么?他根本没有忌惮的官僚势力。”

  “even more how ,他手里还捏着内卫,Subdue and Comfort Department Two Swords ,洞虚谷的存在最多算得上锦上添花。”

  “尽管因为刘妃的关系,洞虚谷算得上南胜的铁杆,但你也别忘了洞虚谷是个sect 。”

  “最关键的是,刘妃身上还背着弑君的罪名,洞虚谷就像显示牌,提醒天下人别忘了这事。”

  齐浩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如今刘妃已经死了,只要与她有莫大牵扯的洞虚谷也消失,这件事就会渐渐被时间淹没……”

  “没错,人是很善于遗忘的。”

  Zuo Chongming 颔首:“再者说,洞虚谷是sect ,他就算再支持南胜,也必将考虑自己的利益。”

  “倘若南胜要对域内sect 下手,他首先就得对付洞虚谷,但又因为刘妃的关系,他不好动手。”

  齐浩适时接话:“所以说,洞虚谷此次遭受突袭,strength great injury ,反而为南胜除去一个阻碍。”

  “接下来,他完全能打着‘援助’和‘帮忙’的名义,顺理成章的收拾掉洞虚谷……。”

  “聪明。”

  Zuo Chongming 赞许的nodded :“郑国初立,尚未形成官僚派系,所以南胜行事无需顾忌权衡。”

  “况且,南胜手里有庞大的军队,Subdue and Comfort Department ,内卫,镇压本地的local tyrant ,可谓是with no difficulty 。”

  “其他国家要么弱,unable to subdue 本地的local tyrant ,要么有丞相派这些官僚,为君者做事需权衡利弊,平衡利益。”

  “此消彼长之下,南胜的郑国反而是最强的,起码在战争这方面,他完全能以一敌众。”

  齐浩心悦诚服:“Marquis 目光长远,属下佩服之至。”

  Zuo Chongming 后知后觉,忽而问道:“那个纪皓然……啧,他们到底怎么回事?”

  虽然他们是跟Tang Wenwen 一起来的,但只在刚开始见了面后,Zuo Chongming 便让他们先退下了。

  毕竟,Ji Family 在他眼中的价值,远不及Heavenly Overflow Sect 那么重要。

  齐浩挠挠头:“额,他们一来是想感谢您,二来是想迁至熙云府。”

  “为什么?”

  Zuo Chongming 楞了一下,有点不太明白。

  纪皓然他们家临近Heavenly Overflow Sect ,繁衍生息了起码几百年,怎得说搬家就搬家呢?

  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

  哦,对,故土难离。

  就是这个意思。

  “Eh……”

  齐浩hesitantly said :“而今天下烽烟四起,唯有熙云可谓太平,他们又不是什么强大的家族,此为避难之举。”

  Zuo Chongming 想了想,instructed :“既如此,就把他们安排到,嗯,靠近Cloud Cluster Mansion 那边的城市。”

  “As you bid。”

  齐浩奉命离开。

  ——

  ——

  嗡……。

  汽车在路上平稳的前行,车内氛围格外沉重。

  好一会儿,Heavenly Overflow Sect 的Sect Master 未然一叹:“old man 久闻Marquis Guanjun 此人不凡,今日一见,真是……”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摸了摸扶手,视线在纪皓然身上划过,眼底有黯然之色一闪即逝。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本来他觉得纪皓然这小子还行,可今天跟Zuo Chongming 接触以后,他就觉得纪皓然跟一坨烂泥差不多。

  话说,如果连纪皓然都是烂泥,那么自己这种半截入土的……怕是连烂泥都不如啊。

  “幸好……。”

  Sect Master 沉默几息,低声说道:“咱们在来之前,已经做了些准备,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口中的准备,其实是纪皓然和Tang Wenwen 的婚事。

  当初Tang Wenwen 回到sect ,将整件事过程讲述以后,Old Yu 世故的Sect Master 就知道,Zuo Chongming 所图不小。

  要知道,Zuo Chongming 手握遁一书,Heaven Inquiry Scroll ,卜算之道可谓精深。

  如果仅是为了卜算某些事,他没必要花大力气去救人,让Heavenly Overflow Sect 欠下一个天大的人情。

  Sect Master 由此断定,Zuo Chongming 要的是——整个衍天宗!

  正因这个猜想,他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那就是同意Tang Wenwen 和纪皓然的婚事。

  嫁人后的Tang Wenwen ,自然跟Heavenly Overflow Sect 划清了关系。

  并且,由于Ji Family 要迁至熙云府,Tang Wenwen 也能在那个安全的地方cultivation 。

  一旦Heavenly Overflow Sect 没有渡过this tribulation ,那么Tang Wenwen 的存活便是一条后路,肩负起复兴Heavenly Overflow Sect 的责任。

  “皓然,雯雯。”

  Sect Master 蓦地出声:“熙云府是好地方,这里没有demon 害人,邪祟索命,没有外敌……你们能安心cultivation 。”

  Vice Sect Master subconsciously looked towards 他,目露隐忧之色:“Sect Master ,您……”

  “Zuo Chongming too terrifying 了。”

  Sect Master 苦笑喃喃:“如果他强逼old man ,old man 倒有勇气拒绝,at worst 舍了这一辈子的名声。”

  “可是我absolutely didn’t expect ,Zuo Chongming 竟舍得拿出《遁一书》做饵,这反而让old man ……无法拒绝。”

  Vice Sect Master 等人hearing this ,不禁陷入了沉默。

  其实刚才的决定,不是Sect Master 一个人做出的,而是暗中和Vice Sect Master 他们商量过后,共同决定的。

  他们无法拒绝遁一书的诱惑,无视这本从上古inheritance 至今,堪称卜算推演之道的Supreme Treasure ……。

  “你们记住。”

  Sect Master 低下头,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永远,永远,永远不要跟Zuo Chongming 为敌,甚至……连想都不要想。”

  Vice Sect Master 喃喃:“一个人有多大的魄力,永远不是看他多么敢于冒险,而是看他敢舍弃什么。”

  “不愧是妖星。”

  Tang Wenwen 张了张嘴,发出干涩的轻叹:“霍乱天下之妖星,Zuo Chongming not just in name only, but also in reality 。”

  ——

  ——

  Southern Border 深处,重山险峻。

  赤sea monster 王强忍着心里的膈应,微笑着给万圣Princess 夹菜。

  虽然他心里已经弄死Zuo Chongming 八百万遍了,但那个狗东西说的话确实在理。

  就算他不考虑自己,也得考虑闺女吧?

  所以,他不得不耐下性子,开始尝试接受万聖Princess ,哪怕心裡再不愿意,脸上也不能表露分毫。

  幸好,有个值得高興的好消息。

  那就是这么多年过去,万圣Princess 依旧对他念念不忘,还是赤sea monster 王熟悉的……女舔狗。

  “你在想什么?”

  “想你。”

  “贫嘴。”

  万圣Princess 笑得很开心:“虽然你的话让我很开心,但直觉告诉我……你在想别的人。”

  不等赤sea monster 王说话,万圣Princess 便摇了摇手指,歪头看他:“你先别说,让我猜一猜……”

  “嗯哼。”

  赤sea monster 王shrugged ,这种反应动作是他在熙雲府逛街时,偶然间学到的。

  “唔,是个女人。”

  “……错了。”

  万圣Princess 猛地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惊呼:“不对吗?难道是……男人?你还……”

  “确实是男人,但不是你想得那样。”

  赤sea monster 王无奈的rolled the eyes ,叹息道:“那个人你应该知道……不,你们Dragon Clan 肯定知道。”

  万圣Princess 盯着他好久,忽然语出惊人:“Marquis Guanjun ,Zuo Chongming ?”

  赤海窝在Southern Border 这地方,周围的邻居就那么些,能famous throughout world 的人更是没几个,Zuo Chongming 自是首选。

  果不其然,赤sea monster 王nodded ,对于万圣Princess 能猜到Zuo Chongming ,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万圣Princess 迟疑着问:“你为什么会at this time ,脑袋里冒出他的影子?”

  “因为这个人……很特殊。”

  赤海舔了舔嘴唇,唏嘘道:“几年前,他还是一个小破镇上的屠户,哦,其实是屠户的学徒,他当时是Body Tempering Realm 。”

  万圣Princess 断然道:“……impossible ,我承认Human Race 确实在某方面比Monster Race 强一些,但cultivation 方面绝非长处。”

  赤sea monster 王看着她,表情颇为复杂:“我也觉得impossible ,但这是一个事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