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Lackeys All Over The World Chapter 399

  第399章 399:赤海反水,时代变了

  “没错。”

  Zuo Chongming 略微颔首。

  “嘶……”

  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赤海强忍着一种眩晕感:“你说风险更低,意思是Martial Artist 没有mutation 的可能了?”

  服用demon 精粹的Martial Artist ,随着激发demon bloodline 的次数增多,便会渐渐被异化……。

  这个结果是不可逆的,多年来不知有多少奇人,试图解决这个问题,却都以失败告终。

  没曾想,如今竟然被Zuo Chongming 从根源解决……。

  “倒也不尽然。”

  Zuo Chongming 摇摇头:“服下demon 精粹,spirit vein 会遍布全身,但真言铭文却需要一个个的来,比不得前者的便捷。”

  “而且,没有demon 精粹的后患,也没了它带来的便利,比如说激发demon bloodline ,提升battle strength 。”

  赤海Monster King 苦笑:“有利自然有弊,你刚刚说过,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Zuo Chongming 倒没显得失落,而是淡定的nodded ,附和道:“没错,所以我很满足。”

  “改良以后虽然步骤麻烦,也没了demon bloodline ,弱化了battle strength ,还提高了对true essence 控制的门槛。”

  “但也消除了异化的弊端,以及服用demon 精粹的风险,并且提升Martial Artist 对true essence 的strength control 。”

  赤海Monster King 思索片刻,目露隐忧的道:“既然Human Race 可以,那么Monster Race ……”

  Zuo Chongming 知道他担心什么,indifferently smiled :“有影响,但影响不大,别忘了Monster Race 的妖力是Origin Core 。”

  “就算没了bloodline 的加持,Monster Race 依旧能依靠Origin Core 来吞吐World’s Essence Qi ,只不过会失去inheritance 罢了。”

  Monster Race bloodline 不仅仅能汲取World’s Essence Qi ,还蕴含着来自先祖的inherited memories 。

  许多demon 所精通的能力,都是从记忆中领悟出来的。

  虽然Zuo Chongming 现在还无法破解其中奥秘,不过……距离破解也不远了。

  毕竟Dragon Clan 可是藏着龙祖的,这old bastard 活得时间可不短……。

  正所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对Zuo Chongming 而言,龙祖就是个宝。

  “你……”

  赤海Monster King 只觉脊背发凉,心里没由来的涌现出一股悲呛,还有说不清的愤怒。

  虽然,他和Zuo Chongming 站在一块,但他同时也是Monster Race 的一员。

  不知怎得,他心头忽然迸发出a single thought ——杀Zuo Chongming !

  回顾这天下变局。

  到处都充斥着Zuo Chongming 影子,若不是他的推动,一切都不是现在的样子。

  Zuo Chongming ,妖星尔!

  一切混乱的源头。

  只要杀了Zuo Chongming ,Monster Race 就不会被灭绝,天下局势更加混乱,Monster Race 便趁势而起,重现昔日荣光……。

  “你you think you can kill me ?”

  Zuo Chongming 蓦地出声,打断了赤海Monster King 的思路。

  赤海Monster King 缓缓抬起头,腮边肌肉抽搐,一字一句的反问:“难道,我不该想吗?”

  Zuo Chongming 说过已抽去了体内的demon bloodline ,根据气息波动可判断,他现在必然是strength great injury 。

  他赤海Monster King 若是现在出手,未必没有成功的可能。

  或许,这也是他最大的,最后的一次机会。

  “真是艰难的选择,对吧?”

  Zuo Chongming 打量着他,神情淡漠却也不急,只是淡淡然的道:“一边是女儿,一边是种族……”

  赤海Monster King 暴喝一声,愤怒的盯着他:“别说了。”

  Zuo Chongming 笑笑,不以为意:“你打算成为活着的father ,还是死去的传说?“

  “闭嘴!”

  “一辈子的懦夫,一瞬间的英雄?”

  “我让你闭嘴……”

  Zuo Chongming 非但没有闭嘴,反而上前一步:“只要是开了spiritual wisdom 的生灵,本性都差不多的。”

  “他们自私,虚伪,卑鄙,龌龊,而且自欺欺人,自作聪明,自我感动,believe oneself infallible ……”

  “其实你心里很清楚,就算我真的毫无反击之力,你对我也下不了手,但你却不愿面对事实。”

  赤海Monster King 喘着粗气,死死的攥着拳头:“你可以试试……”

  Zuo Chongming carefreely smiled ,略微仰起头,闭上眼说道:“来吧,我保证不反抗。”

  “去死吧!”

  赤海Monster King 眸迸blood light ,左手隐现dragon scales 纹路。

  只听一阵震耳音爆声,他瞬时跨过about one zhang 距离,狰狞的dragon claw 正扣在Zuo Chongming 咽喉处。

  尖锐的指尖挤压皮肤,刺出一个个凹陷的小坑。

  赤海Monster King 狰狞的瞪着他,喘息越加粗重:“你,为什么,不躲?”

  Zuo Chongming 的声音,依旧那么平淡:“我说过,你下不了手。”

  “Ahhhh ……”

  赤海Monster King 骤然发出彻耳的咆哮,周遭山峦应声坍塌,滚滚碎石簌簌铺撒……。

  尽管他的左手捏着Zuo Chongming 的脖子,尽管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但指甲却并未刺入分毫。

  “你看……。”

  Zuo Chongming sighed ,轻轻的拨开他的手:“相比起savior ,英雄这些角色,你更适合当father 。”

  说完,也不等赤海Monster King 出声,便折身朝来时的方向走去。

  “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赤海Monster King 的声音,忽然从后面传来。

  “当然不会。”

  Zuo Chongming 驻足:“因为下场的好坏,往往意味着生命的终结,而我不觉得我会死,起码现在不会。”

  “……别牵连素素。”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many thanks 。”

  “机会只有一次,你刚才用过了。”

  “……我知道。”

  ——

  ——

  事实证明。

  人类文明发展史,就是战争发展史。

  当Heavenly Overflow Sect 宣布入世,并宣称南胜是Lord of Destiny 以后,刚有稳定的局势,再次陷入动荡之中。

  首先吴国的南川率先发难,以南胜联合刘妃弑君之罪名,彻底确认和郑国的对立关系。

  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的是洪国,南云同样发出了讨逆缴文,矛头直指南胜和他的郑国。

  大佬直接摆明车马,不免让某些人有了小心思,尤其是郑国周围的势力,小动作可谓不断。

  恰好,南胜也有开战的心思,毕竟刚到手一批新装备,他需要尽快将装备的价值发挥出来。

  于是乎,战争再一次爆发!!

  由熙云府出品的新式装备,首次出现在正式战场上。

  在枪炮的轰鸣,炸弹的硝烟,飞机的嘶吼中……。

  高耸的city wall 轰然坍塌,持盾重甲的铁军化为碎尸,无往不利的骑兵被扫射成肉糜筛子。

  按照以前的战争形态,双方若是攻守,那么守城方必有绝对优势。

  攻城者若想凭借兵力攻破city ,起码要付出相对守城方五倍,乃至于十倍的代价……。

  可当枪炮,炸弹,飞机出现在战场上,这些全成了过去式。

  士兵站在city wall 上,但凡稍有冒头,便被人在hundred zhang 以外狙杀,飞机更能直接跨过city wall ……。

  大炮在轰鸣,硝烟在弥漫。

  浑厚坚固,高耸宏伟的city wall ,naked eye 可见的凹陷,崩裂,最终在不堪重负的呻吟中倒塌。

  双方仅初次交锋,仅用one hour ……。

  这座堪称重城的city ,便被彻底攻破。

  面对敌人手上持有的,形状怪异的武器,守军根本无法抵抗,哪怕持盾披甲也会被打成筛子。

  一阵巨响,一簇火光。

  并肩作战的同袍便身溅血花,应声倒地,此等景象简直骇人听闻。

  守军彻底被terrified ,再无任何死战之意,要么亡命而逃,要么跪地受缚……。

  他们从未见过这等惨状,更没有经历过這種战争,哪怕他们意志如铁,也无限趋于崩溃。

  ……

  这一场看似短促的战争,从历史层面来分析,绝对称得上意义深远。

  普通百姓狂喜,因为枪炮能让他们面对敌人时,具备一定的自保能力。

  Aristocratic Family 大族恐惧,谁也不想走在街上被狙杀,睡在床上被炸死,乘坐carriage 时被扫射成筛子。

  而sect Martial Artist 更是惶惶,因为这种武器ordinary person 也能用,这意味着ordinary person 拥有了反抗的能力。

  或许一条枪打不死Martial Artist ,但十條呢,一百条呢,实在不行还有炮,有飞机……。

  时代,变了!

  他们,怕了!

  ——

  ——

  bang! !

  南胜激动的slap the table and stand up ,said with a big smile :“好,好啊,此战攻城一座,歼敌八万,我方却仅伤亡三千。”

  这段时间以来,他的心情一直很阴郁。

  毕竟,南云和南川太shameless 了,非得把Martial Sovereign 之死归咎于他刺杀,这讓南胜心里相当窝火。

  如今仅一日之内,便收复了县城一座,他怎会不开心呢?

  “枪,炮……”

  南胜背着手在屋里踱步,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凝重:“Zuo Chongming 竟然能弄出此等骇人之物,真是……”

  旁边的臣子连忙劝道:“圣上无需忧虑,Zuo Chongming 已经派来了匠师,帮咱们建立生产线。”

  “而且,咱现在已经拿到了东西,this small official 这就派skill 高超的匠师,拆开那些东西进行仿制。”

  “仿制?”

  南胜sneered :“Zuo Chongming 既然敢卖,就定会猜到有人仿制,所以仿制可没那么容易。”

  “不过,Zuo Chongming 既然已经走到this step ,咱们必须要尽快跟上,就算仿制失败,也能积累经验。”

  “遵旨。”

  臣子hearing this ,nodded 。

  南胜轻声道:“还有,记得派人去熙云府,挖几个人才过来,多高的价钱……朕都出的起。”

  或许是巧合,或许是上位者的心有灵犀。

  all influence 的首脑在目睹过这些武器的formidable power 后,迅速采取了同一个策略——撬墙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