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Lackeys All Over The World Chapter 400

  第400章 400:Ancestral Dragon 托梦,Northern Sea 天渊

  叮当,叮当。

  万圣Princess 趴在栏杆,心神不属的把玩着玉坠。

  另只手托着腮,目光迷离的遥望远方,眼底充斥着名为理智的情绪。

  人都是会成长的,万圣Princess 当年确实是个花痴舔狗,但现在……怎么可能还是花痴呢?

  她此次踏入这Southern Border ,除了拉拢赤海Monster King 以外,还有着另一件事,那就是找Zuo Chongming 一趟。

  前面的事儿是为了南Sea Dragon Clan ,后面的则是因为龙祖。

  就在昨天晚上,龙祖给她托梦,吩咐了这件事。

  尽管龙祖并未说明,见Zuo Chongming 到底干什么,但身为Dragon Clan 子孙的万圣Princess ,万不敢忤逆分毫。

  空间一阵扭曲,middle-aged man 从中走出,恭敬的行礼:“Princess 。”

  “怎么样?”

  万圣Princess 头也不回的问。

  “那个季长云,not simple 。”

  ”oh?”

  “他虽然只有源海境的实力,却察觉到了我的存在。”

  万圣Princess 一愣,旋即露出玩味的笑容:“这倒是有意思,他还说了什么?”

  男子回答:“他可以答应我们,但前提是五十万tael of gold ,属下跟他讨价还价,商定分次支付。”

  万圣Princess 不由皱眉,思索着咕哝:“黄金?他要黄金干嘛?”

  男子hesitantly said :“额,据说熙云府那边的Zuo Chongming ,也发布收黄金兑essence stone ,白银命令。”

  “熙云府已经开始使用一种新的纸币,金银铜钱逐渐被淘汰了,或许这其中有关联?”

  万圣Princess pondered then said :“有道理,赤海曾说过,Lotus Religion 跟蛮人做生意是受到Zuo Chongming 的启发。”

  “那家伙跟极西秃驴关系不错,双方互为盟友,Zuo Chongming 也一直在跟秃驴们做生意。”

  男子低声问道:“Princess ,接下来怎么办?”

  万圣Princess 妩媚一笑:“咱们Sea Territory 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金银,他季长云要钱,那就给他……”

  男子nodded :“那属下得回去一趟。”

  谁他么出门在外会带几十万tael of gold 啊,这不纯属脑子有坑吗?

  “quickly go and quickly return 。”

  万圣Princess 摆了摆手,目送他消失在vortex 中,唇角不由扬了扬。

  她之前说过,四Sea Dragon Clan 聚首,最终不欢而散,可实际上南Sea Dragon Clan 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

  此次,若不是因为她跟赤海有关系,万圣Princess 根本impossible 得到来Southern Border 的机会。

  饶是如此,她那位可敬的big brother ,还是派了一名亲信下属,盯着万圣Princess 的一举一动。

  如今,她终于能借由此事与之分开,获得暂时的自由时间,独自完成龙祖的嘱托……。

  “来人。”

  她唤来一名猫妖,递一封信:“转交给赤海Monster King ,this Princess 需要回去一趟,过几天就会回来。”

  说完,便纵身一跃入了云霄,伴有一声清亮的dragon roar ,迅速消失在远方。

  ——

  ——

  数日之后。

  Zuo Chongming 正在遛弯,忽然步伐顿了一下,折身朝后看去。

  却见院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名美貌……额,应该是妇人。

  虽然看着挺年轻,但身上那种水蜜桃般的气质,simply 遮掩不住。

  见他看过来,这名身着青蓝长裙,身段窈窕,眉眼妩媚的女子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清文见过Marquis 。”

  “坐。”

  Zuo Chongming 来到凉亭中坐下,掩去眼底的精芒,伸手示意:“清文小姐,名字倒是奇怪。”

  “本侯见小姐举止优雅,气质不凡,想来出自大家,没曾想竟有门不走,非要从天而降。”

  万圣Princess 抿唇一笑,款款大方的坐下来,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Marquis bright vision like a torch ,小女子确是佩服。”

  Zuo Chongming 倒茶:“one doesn’t visit a temple without a cause ,清文小姐此来所谓何事?本侯今天心情好,说不定能帮你呢。”

  清文眸中波光宛转,忽而问道:“Marquis 可还记得,当初的Cloud Dream Ship ?”

  Zuo Chongming 先是一愣,随即惋惜:“Cloud Dream Ship ?听说过……但本侯当时有事,倒是错过了这次机缘。”

  “那可真是可惜了。”

  清文心里不禁吐槽:“早就听说Human Race 心思狡诈多诡,这Zuo Chongming 既是人中翘楚,心眼果然也是一等一的多。”

  龙祖予她托梦时,曾略微提过此事。

  没曾想,Zuo Chongming 这厮竟然张口就来,撒谎都不带脸红。

  好家伙,倘若她不是事先知道的话,八成被忽悠过去了。

  念及至此,她张口想说些什么,但忽然觉得意识一阵恍惚,紧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有意思。”

  Zuo Chongming 倒茶的动作slightly paused ,抬眸看她:“Dragon Clan inheritance 悠久,secret technique 不知几何,看来此非虚言。”

  清文laughed ,张口吐出沙哑的生意:“不愧是Marquis Guanjun ,厉害,厉害……”

  “……”

  Zuo Chongming 的脸皮fiercely 的twitched 。

  虽然他早有心理准备,可从一个美妇嘴里吐出old fogey 的生意,这违和感也太过那啥了。

  好一会儿,他breathed deeply 平复心情,问道:“不知阁下是南Sea Dragon Clan 的哪位?”

  清文,不,应该是龙祖,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道:“为什么不能是Eastern Sea ,Northern Sea ?”

  Zuo Chongming 轻笑:“熙云府距离Southern Sea 近一些,其他三海可就太远了,所以Southern Sea 的probability 更大。”

  “有道理。”

  龙祖looked thoughtful 的nodded ,笑问:“Marquis 可还记得,刚刚清文所说的,Cloud Dream Ship 之事吗?”

  Zuo Chongming 眼睛一瞪,满脸写满了无辜二字:“怎得又提及此事?本侯可没参加过啊。”

  龙祖faint smile :“是吗?我可记得Marquis 换了不少东西,几乎将宝船搬空了。”

  此言一出,Zuo Chongming 脸上的笑容瞬时消失,轻声道:“有意思,阁下……到底是何方神圣?”

  龙祖沉吟几息,哑然失笑:“你就当我是南Sea Dragon Clan 的人吧。”

  Zuo Chongming 挑了挑眉,恍然:“原来这个所谓的Cloud Dream Ship ,是Dragon Clan 搞出来的,倒是有趣了。”

  “Marquis 就不好奇,我拜访你的目的吗?”

  “你自然会说的。”

  龙祖sighed ,道:“Marquis 精研遁一书,又持有Heaven Inquiry Scroll ,对旁门卜算之道甚是精通。”

  “所以呢,我想拜托Marquis 一件事,或者说……拜托Marquis 推演一个地方。”

  Zuo Chongming 听罢,啧道:“既然Dragon Clan 跟Cloud Dream Ship 有关,那么遁一书你也看过,以阁下的能力都无法推演出结果?”

  龙祖摇头,坦然解释:“遁一书和Heaven Inquiry Scroll 乃Heaven’s Mystery Pavilion 两大核心,缺少任何一个,另一个的作用就会降低五成。”

  pa!

  他这边tone barely fell ,Zuo Chongming 便反手丢出玉卷:“喏,Heaven Inquiry Scroll 在此,算本侯好心借你用。”

  龙祖没料到他会是这个回答,嘴角不由得twitched 。

  好家伙,直接把他整不会了。

  沉默片刻,他lightly coughed 道:“didn’t expect ,时隔不过几年,Marquis 便几乎凑齐了它。“

  “不过,Marquis 你真的放心把它交给我?你就不怕我夺了它扬长而去?”

  Zuo Chongming slightly smiled ,举杯示意:“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这天下间还没人敢抢本侯的东西,阁下不信可以试试。”

  龙祖盯着Heaven Inquiry Scroll ,遂挪开目光:“Marquis 说笑了,我可不是你认为的那种人。”

  其实刚才他还真有点心动,但想了想还是否决了这个念头。

  不是不敢,而是没必要。

  首先他不是跟Zuo Chongming 结仇的,其次他现在占据的是清文的身体,还真不一定能成功杀人。

  当然,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个原因,Zuo Chongming 活着的价值,远超他死亡所带来的收益。

  “况且……”

  龙祖laughed 的道:“我对卜算之术不甚精通,就算有Heaven Inquiry Scroll ,也推演不出结果啊。”

  Zuo Chongming 盯着他好一会儿,忽然笑了:“看来,想推演出你说的那个地方,恐怕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Marquis 厉害,在下佩服。”

  龙祖secretly sighed 他的敏锐,面带笑容道“如果Marquis 能帮在下这个忙,在下愿付出丰厚的报酬。”

  “比如?”

  “闻Marquis 服下的demon 精粹跟Dragon Clan 有关,倘若我能拿出一滴龙王blood essence ……”

  “不够。”

  “Marquis 盡管提。”

  “我要……劍阁二峰。”

  “蛤?”

  龙祖是千算万算,万萬没有算到,Zuo Chongming 竟然会提出这个要求。

  这他么简直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Zuo Chongming 见他沉默,缓声说道:“大概地点我知道,但我现在无暇抽身。”

  “况且,以本侯如今的实力,想将劍阁二峰挪出来,怕是有些力有未怠。”

  龙祖出言:“你和佛门关系不错。”

  “事事求人,欠的人情总归要还。”

  “……地方在哪?”

  “呐。”

  Zuo Chongming 屈指轻弹,只见一丝丝true essence 缭绕,迅速组成一行地址——Northern Sea 天渊。

  “竟然在这里?”

  龙祖眸子骤然收缩,神情有些gloomy and uncertain 。

  如果说熙云府在南边的话,那么这地方就在Northwest 向,比距离京城还他么的远。

  他总算明白Zuo Chongming 为啥不亲自过去了,狗屁的无暇抽身,狗屁的要还人情。

  这家伙是根本做不到,这才把事丢给他的。

  首先,此行路程可谓遥远,Zuo Chongming 必须横穿四州,其中还有洪国,郑国以及……魔驼岭。

  这一来一去,起码就得赶路几个月。

  极西秃驴若是离开老巢那么长时间,恐怕等他们回来以后,蛮人早就把他们老巢给端了。

  还有,Zuo Chongming 就算能说服他们,说服洪国……成功赶到Northern Sea 天渊,也impossible 平安的返回。

  两座上古Sword Pavilion 的Sword Peak 啊,简直就是两座金山。

  谁他么会眼睁睁的看着这笔财富,从自家地盘溜走?

  哦,对了。

  Zuo Chongming 本身也是一座金山,不乏有心怀不轨者想控制他,借以掌控熙云府……。

  所以说。

  reasonable in every circumstance ,Zuo Chongming 都impossible 赶赴Northern Sea 天渊。

  不过话说回来,龙祖不得不承认,Zuo Chongming 这狗东西的口才是真的牛批。

  如果不是龙祖活得长,懂得多,根本想不到这看似合理的条件,到底有多么的离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