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Lackeys All Over The World Chapter 536

  第536章 536:一步错棋,True Lord Erlang (4K)

  “呼……”

  危急时刻,蓝羽及时的喷出琉璃蓝焰,强行覆盖了火势,破了魔礼海的反击。

  叮当一阵暴响,魔龙与凤鸟绞缠碰撞,遂轰然炸开剧烈的余波。

  Zuo Chongming 撤身的同时,陡然摆剑扫过,碾碎从地上升起的石手,拳风如银星爆裂,轰散heaven overflowing giant wave 。

  嗡嗡……。

  随着心念转动,sword shadow 于身周索绕不休,凌厉的风刃龙卷尽被撕碎。

  earth, water, wind, fire 阵势被破,散溢的demonic energy 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倒卷着直涌天际,再被giant ape 或如来鲸吞吸收。

  ka-cha ~!

  孤虹剑湛湛长吟,sword edge 攒动着cold light 。

  须臾间千剑化一,悍然斩断嗡鸣的Dragon Spear ,余势不减的直指魔礼海。

  “杀,杀!”

  魔礼海眼中幽光逐渐泛赤,暴虐的killing intent 凝如实质,迎着sword edge 悍然挥拳:“heretical path of the devils ……”

  pu~ !

  话音未落,Zuo Chongming silhouette 陡然闪烁,似illusion 般任他一拳打穿。

  润物无声的sword light 吞吐,ghost-like 的在魔礼海身后凝现,瞬息间洞穿其后脑,自眉心窜出一截sword edge 。

  “Eh……”

  魔礼海figure severely shook ,浑身demonic energy 仿佛找到了倾泻口,疯狂的散溢出体外。

  而随着demonic energy 的散溢,他的imposing manner 陡然颓下,气息肉眼可见的变得微弱,直到……化为飞灰。

  “呼,呼……”

  Zuo Chongming 持剑之手隐有发颤,额头遍布着豆粒大小的汗珠,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很显然,这一场看似漫长,实则最多ten breaths 的战斗,对他来讲并不轻松。

  他自己都记not quite clear ,上一次全力出手是什么时候了。

  自从封侯之后,他出手的次数can be counted on one’s fingers ,且就算出手也多是依靠Immortal Beheading Sword Formation 等东西,毕竟轻松一些。

  哪怕不久前面对各方围攻,Zuo Chongming 也没有用出全力。

  当时的他,更多是想让那场战斗更加的精彩,激烈而已,毕竟他早就给自己设好了‘战死’的结局。

  “你受伤了。”

  龙祖的声音从旁传来,语气颇为凝重。

  “无碍。”

  “demonic energy 入体,你确定无碍?”

  Zuo Chongming 摇头:“我跟你们不一样,Monster Race 有bloodline ,Martial Artist 有spirit vein ,但我早已抽离了伪spirit vein ,采用的rune 烙印之法。”

  “我体内的rune 并不能吸收demonic energy ,所以只要及时的运转true essence ,就能轻易的将之挤压出去。”

  龙祖corner of the mouth twitched ,复杂的叹息:“伱这家伙真是个monster ,竟然被你搞出这种cultivation 方式。”

  Zuo Chongming 轻叹一声:“这不是我搞出的,我只不过是归纳总结,进一步优化了Martial Arts 罢了。”

  “而且这种方式也不都是好处,最大的弊端就是前路要自己走,这也是我迟迟不晋升法相的原因。”

  龙祖frowned ,不解的问道:“这跟你晋升法相有什么矛盾之处?at worst 你可以重修嘛。”

  Zuo Chongming 沉吟解释:“Law Manifestation Realm 是一步错棋,它其实是Martial Artist 的Martial Dao Will ,领域等达到极致后的表现。”

  “因为当时的Martial Artist 并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向,或者说他们找到了问题,却没找到解决方法。”

  “迫于无奈,他们参考了cultivator 的Heaven and Earth’s Law Manifestation ,Monster Race 展露本体……继而创造出来的,一个提高battle strength 的realm 。”

  换言之便是,Law Manifestation Realm 其实更倾向于提高battle strength 的martial skill ,而不是realm 的质变。

  充其量可以算作是……半个级别的提升,远远达不到realm 的蜕变。

  随着接触的东西越来越多,Zuo Chongming 对这方面的认知越加清晰。

  与其说Law Manifestation Realm breakthrough 太难,倒不如说这门martial skill 很难修成。

  不,不是martial skill 。

  按照cultivator 的分类,这应该算得上Divine Ability 了。

  “按照你的说法,你breakthrough 也没什么弊端啊,还能提升battle strength 。”

  “这倒不一定。”

  “你看看那些Law Manifestation Realm powerhouse ,很少有at first 就展露法相的,因为这玩意消耗太大了。”

  “而且一经展露法相,equivalent to 白纸上的一点黑,气息波动达到了极致,太过引人注目了。”

  “如果在世间的话,这倒不是什么坏事,可你别忘了咱们现在在Celestial Court ,这可是……a crane in a flock of chickens 。”

  “倒也是。”

  龙祖想到了Giant Spirit God ,Monster Revealing Mirror 那件事,颇为赞同的nodded 。

  “对了。”

  Zuo Chongming 翻手取出一团Immortal Spirit Energy ,皱眉说道:“魔礼红死前留下了这个,有点unfathomable mystery 。”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龙祖随口猜测:“你那一招应该刺激到了他所剩无几的本能意识,所以他才会做出这种举动?”

  “算了。”

  Zuo Chongming 思索片刻,随意的收起Immortal Spirit Energy :“死都死了,想那么多作甚?先去那边看看吧。”

  “如来!!”

  天际传来彻耳的咆哮。

  几人闻声抬头,脸色略微变了变,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闪身撤离。

  云层骤然溃散,光线肉眼可见的暗了下来,只见一头demonic energy 索绕的giant ape ,如陨石般从天而降。

  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是被打下来的。

  顶在giant ape 胸口的只是一根手指,与他庞然遮天的体型形成了鲜明的反比,远远看去就像一根头发。

  饶是如此,这根手指对giant ape 而言,依旧是不可抗衡的存在。

  任凭他百般挣扎,却依旧被死死的压着,moved towards 地面坠了过去。

  与此同时,giant ape 体内的demonic energy 也在被疯狂的抽取……。

  giant ape 的体型在疯狂收缩,而不断汲取demonic energy 的那根手指却在迅速膨胀。

  短短数息的功夫,双方的体型骤然反转。

  Zuo Chongming 他们分明看到,一根supporting heaven giant pillar 咄然落下,而giant ape 此时就像一只无助的,脆弱的蝼蚁。

  噌……。

  一抹惊艳的剑虹乍现,瞬时切过了这根手指。

  天际隐有groaning sound 传来,遂有佛音浩荡,一尊ten thousand zhang Demon Buddha illusory shadow 俯首鸟瞰,掌中虚托尸山血海。

  “草。”

  龙祖看的头皮发麻,忍不住低声骂道:“这他娘的简直就是疯子,他们该不会把Celestial Court 玩崩吧?”

  Zuo Chongming 盯着giant ape 坠落之处,幽幽出言:“我觉得你与其担忧那些,倒不如先专注眼下。”

  tone barely fell ,只听震天动地的巨响,一朵冲霄的蘑菇云升起。

  几人欲要前往的目的地,也就是那艘庞大的战舰残骸,直接被蘑菇云所吞没……。

  簌簌……。

  狂烈的余波挟裹着碎片,如暴雨一般朝四野八方射去。

  “咦?”

  Zuo Chongming 眼疾手快,弹指间true essence 分化千万,一根根灵活的丝线迸射攒动,迅速卷住了几个东西。

  蓝羽凑过来,好奇的问:“什么玩意?”

  “你可以理解成遗物盒。”

  Zuo Chongming 端详着手里这几个合金密封的物件,目露喜色的道:“而且这些东西级别可不低啊。”

  这东西能保存这么长时间,还能抗住刚才的冲击,可见它的料子是极好的。

  尽管表面已经出现了轻微扭曲,文字之类的早已斑驳。

  但从烙印花纹就能辨认出,起码是舰队中的高层才有资格用的。

  “你觉得这里面有你想要的东西?”

  “必须要有。”

  Zuo Chongming 眯了眯眼睛,弹指射出一道true essence 。

  不出他的意料,尽管这一丝true essence 已经凝聚到极限,但也只是刺出about one inch 的小孔。

  更令人悚然的是,这个小孔仅存在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便缓和愈合恢复,没留下丝毫痕迹。

  蓝羽看的目瞪口呆:“还能自我修复?这种材质恐怕可以打造Divine Weapon 了。”

  “复合型的记忆金属。”

  Zuo Chongming 刚说完,便毫无征兆的朝旁跨了半步,险之又险的躲过一只血肉翻卷的狰狞sharp claw 。

  “小心,它没死。”

  龙祖反应可谓极快,左手探出化作dragon claw ,凛然扣住那只sharp claw 的腕部,奋力将之甩了出去。

  咚,dong! !

  伴随着一连串的巨响,紧接着浓密的烟尘被撕裂开来。

  却见体型缩小至several feet ,胸口塌陷形体扭曲,狰狞如厉鬼般的giant ape 冲出,眸子闪烁着癫狂之色。

  “它已经死了。”

  Zuo Chongming 触及它的独眼,微不可察的frowned :“刚才如来那一指,已经彻底湮灭了它的意识。”

  “换句话讲,现在的它已经不是齐天Great Saint Sun Wukong ,只是一具被demonic energy 侵蚀的walking corpse 罢了。”

  龙祖显化本体,一尾巴抽断了对方一条腿,骂道:“怪不得它不着如来,反而来找我们。”

  “可怜。”

  蓝羽目露唏嘘之色,怅然sighed ,迎着giant ape 喷出夺目而妖异的离火蓝焰,瞬间将它淹没。

  “撤,无须纠缠。”

  Zuo Chongming 纵身远遁:“这家伙是四大灵猴之一,又是妥妥的Monster Race ,躯壳不是那么容易就毁灭的。”

  如果蓝羽还是曾经的Phoenix ,cultivation base 再高一些的话,靠着innate talent 兴许还能做到,但现在却impossible 。

  Zuo Chongming 和龙祖倒是能毁灭它,但equivalent to 用菜刀砍铁块,不但费时还费力。

  而今Celestial Court 越来越乱,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先撤为妙。

  “上来,我带你们走。”

  龙祖狂喷出一股寒流,遂头也不回的追上Zuo Chongming and the others ,dragon body 盘卷着将他们裹住,soar into the clouds and mount the mists 消失远处。

  Heavenly Fox Old Ancestor 警惕的盯着后面,随口问道:“你知道哪里安全?”

  龙祖sound transmission :“我刚刚偶然发现,Southwest 那边的废墟附近,魔物甚是稀少,咱们可以去那里避一避。”

  从来到Celestial Court 到现在,他们几乎就没有歇过。

  true essence 的空乏可以用medicine pill 补充,但心态的疲累却十分难受,他们急需一片地方休息。

  嗖……。

  云层溃散,True Dragon 隐现。

  龙祖身化流光疾电,如流星般的坠向那处宫殿废墟。

  匆忙间,Zuo Chongming 瞄到一块碎裂的stone tablet ,上面残留着两个怪异的字迹,似乎是清源二字。

  “清源?这是谁的Immortal Palace ?”

  “鬼知道啊。”

  龙祖gasping for breath 的道:“Celestial Court 存在了那么久,Divine Immortal 简直数不胜数,被世人所知的不过百一,谁知道是哪个。”

  “或许,我知道是谁了。”

  Heavenly Fox Old Ancestor 远眺着several hundred zhang 以外的某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这,这是清源妙道真君的行宫。”

  龙祖楞了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谁?有点耳熟。”

  Heavenly Fox Old Ancestor 艰难的咧咧嘴,涩声说道:“通俗来讲,这是Erlang Shen 的行宫。”

  “……”

  龙祖半张着嘴,愕然盯着Heavenly Fox Old Ancestor ,脑门瞬间渗出一层冷汗。

  Erlang Shen 杨戬这个名字,他可太清楚了。

  这么说吧。

  Celestial Court 除了Three Purities 四御五老之外,最有名的就是李靖,哪吒,杨戬他们了。

  李靖是因为精通兵道,属于统帅类的大佬,而哪吒,杨戬这些之所以出名,完全是打出来的。

  好一会儿,龙祖蓦地出声:“他,他不是住灌江口吗?我记得他跟Celestial Court 合不来啊。”

  杨戬除了battle strength 极高以外,还有治水之善名,跟Dragon Clan 一直有恩怨,所以龙祖对他很熟悉。

  “hehe 。”

  蓝羽扯了扯唇角:“Imperial Family 宗亲就算再不受待见,该有的待遇也得有,起码京城会有府邸。”

  就拿Martial Dynasty 做例子,许多外派的Imperial Family 宗亲,恐怕十几年will not 入京一次,但二环内照样有他们的府邸。

  杨戬是Imperial Family 宗亲吗?

  当然是!

  Erlang Shen 杨戬的mother 乃是云华仙女,又被称为白莲Princess ,莲花Princess 等等,还是斗牛宫的主人。

  她跟玉皇有亲戚关系,然而她后来私自离开Celestial Court ,与凡人杨天佑结合,诞下了儿子杨戬。

  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讲,杨戬天生就是半个immortal 。

  不过话说回来,云华仙女的作为触犯了Celestial Court 的法规,于是杨天佑被嘎了,她被镇压封印了。

  杨戬因此对Celestial Court 充满怨恨,后负气离开Celestial Court ,下凡世间游历,因治水助人而与Dragon Clan 结仇。

  后来他因为要救mother ,还跟Celestial Court 刚了一波。

  因为这毕竟是玉皇的家事,别人也不好掺和,而玉皇又不好亲自出手,于是数次擒拿失败后,于是转为招安……。

  作为招安的条件之一,就是放出杨戬的mother 。

  “我总算知道……”

  蓝羽站在Zuo Chongming 的肩头,警惕的打量着周围,嘴里嘀咕:“为什么此Earth Demon 头甚少了。”

  娘的,堂堂二郎显圣真君的地盘,谁他么的敢过来courting death ?

  龙祖咽了口唾沫,低声咕哝:“你们说,咱们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吗?”

  tone barely fell ,远处传来一阵渺渺之音:“诸位远道而来,何必着急离去?”

  “看来,来不及了。”

  Zuo Chongming 望向声源方向,right hand subconsciously 搭在剑柄之上。

  PS:the past few days 忙的昏天暗地,两只脚磨出了四个口子,更新都是硬挤时间,大家见谅。

  估计还得忙几天才能搞定,我尽量保持更新吧。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