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Lackeys All Over The World Chapter 537

  第537章 537:似曾相识,鹰啸Nine Heavens

  ka-cha ,喀嚓……

  一股晦涩的气息将周遭笼罩,细碎的声音簌簌响起。

  龙祖几人as if was struck by lightning ,如临深渊,额头冒汗却做不到任何动作。

  无论是妖力也好,true essence 也罢,在this aura 的压制下,仿佛沉入泥潭般unable to move a single step 。

  哪怕是蓝羽,Heavenly Fox Old Ancestor 这种Spiritual God ,也均有种源自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的惊惧,断不敢妄动分毫。

  周围的碎石,沉灰渐渐升起。

  hard to describe 的oppression 扩散,如同一头沉眠多年的绝世ominous beast 苏醒般,大量的瓦砾,碎石浮空而起。

  时空似发生了逆转,产生了逆流。

  Zuo Chongming and the others 眼睁睁的看到,斑驳的碎石相互组合,裂痕逐渐修复,宫殿肉眼可见的升高。

  不知过了多久,一座恢宏而庞大的,散发着苍古气息的,满含岁月沉淀的Immortal Palace 出现在他们面前。

  尽管琉璃瓦已经斑驳,jade stone 砖墙坑洼不堪,甚至Immortal Palace 前方竖立的stone tablet 都缺了半块。

  但是那种无以言喻的oppression ,却足以让龙祖他们胸闷气短,喘不过气来。

  蓦地……。

  一股清浊相间,黑白分明的气流汇聚。

  待气息散去之后,众人眼前赫然出现了一名身长九尺,体型高大,容颜神俊的男子。

  “古书有云。”

  Zuo Chongming 眯起眼睛:“仪容清俊貌堂堂,两耳垂肩目有光。头戴三山飞凤帽,身穿一领淡鹅黄。”

  “缕金靴衬盘龙袜,玉带团花八宝妆。腰挎弹弓新月样,手执三尖两刃枪,鹰犬骥龙伴身旁。”

  这是他从古书上看到的,有关于Erlang Shen 的描述。

  当时Zuo Chongming 觉得有的夸张了,但今日见了daoist 才发现,书上非但没有夸张,反而远远不足。

  龙祖暗中sound transmission 道:“他身上有demonic energy ,纵然保有神智,也impossible 因你几句吹捧就放过咱们。”

  Zuo Chongming rolled the eyes ,sound transmission 解释道:“你说的我当然明白,只不过刚才确实是有感而发。”

  “不过我对你后面的半句话,倒有些不敢苟同,这Erlang Shen 还真不一定是要弄死咱们的。”

  龙祖无奈:“如果他不想弄死咱们,何至于压得咱们无法动弹?”

  Zuo Chongming 道:“如果他想弄死咱们,至于玩这种花里胡哨的手段?”

  “伱……”

  杨戬打量Zuo Chongming 良久,脸上表情逐渐变得复杂,张口发出嘶哑的声音:“……终于来了。”

  啥情况?

  啥意思?

  咋回事?

  Zuo Chongming 迅速转变心态,略微眯起眼睛,语气中带着几分不解:“咱们,认识?”

  “进来吧。”

  杨戬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朝Immortal Palace 走去。

  “???”

  龙祖的眉头不禁拧起,狐疑的瞅着Erlang Shen 的背影,暗中sound transmission :“你实话告诉我,这到底咋回事?”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

  Zuo Chongming 背着手跟上,不动声色的replied :“我很确定我没见过他,我他么连四十岁都不到,怎么可能跟他有交集?”

  龙祖越加迷惑,不解的道:“如果真如你所说,那他怎会说这种话?该不会他疯了吧?”

  “疯?”

  Zuo Chongming 皱着眉回答:“恰恰相反,我甚至觉得他是如今的Celestial Court 中,神智最清醒的存在。”

  跨过漫长的阶梯,踏入宏伟的Immortal Palace 。

  没有什么仙女侍奉,也没有美酒仙果,Immortal Palace 内部显得格外空旷,冷清。

  Zuo Chongming 他们所看到的一切,无论桌椅还是墙壁都遍布着裂纹,似用了胶水强行黏在一块。

  “我们的时间不多。”

  杨戬的声音打断了二人的交流,他指了指座下的石桌石椅:“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坐下说。”

  Zuo Chongming 沉默片刻,突然问道:“如果我没猜错,你之所以能保存神智至今,想必跟上古Nine Characters Incantation 有关?”

  “诶?”

  龙祖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蓝羽目露茫然,Heavenly Fox Old Ancestor 惊诧莫名。

  他们absolutely didn’t expect ,Zuo Chongming 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不是询问杨戬之前那句话的意思,而是……。

  不过话说回来,Zuo Chongming 的脑回路是咋回事?这他么的怎么又跟上古Nine Characters Incantation 扯一块去了?

  然而,更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杨戬竟然没露出丝毫的诧异,似乎早知道他会这么问一样。

  “没错。”

  杨戬略微颔首。

  “我的记忆中并没有你的存在。”

  Zuo Chongming said solemnly :“但你刚才的话,以及说话时的神态却告诉我,你肯定知道并熟悉我……”

  “两种可能,要么我的记忆被动过手脚,要么你有某种办法可窥探未来,我倾向于二者皆有。”

  杨戬frowned ,眉宇竖瞳开合:“我以为你会倾向于前者或后者,为什么你认为二者皆有?”

  Zuo Chongming 淡然道:“因为我的记忆本就被动过手脚,再加上后者的概率也不小,所以二者皆有。”

  他脑袋里关于自己重生前的,开游戏工作室的记忆,以及对联邦的记忆……都被动过手脚。

  就像他曾经说过的那样。

  好比真正的历史是《三国》,而Zuo Chongming 的记忆却是被改编后的《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

  信息本身是真的,只不过被某个存在刻意打乱,然后润色成了seems right but actually isn’t 的故事。

  不仅仅是Zuo Chongming ,玩家也是一样。

  二者不同之处在于,Zuo Chongming 还有一份关于《Homecoming》 未来发展的记忆。

  按照当前掌握的线索,他将这份游戏的记忆理解为‘未来无数可能中,概率较大的一种’。

  也就是说,它本身是没有发生的,只不过是按照现在的情况,大概率会这么发展。

  as everyone knows 的是,距离自己越近,预测正确的概率越高,反之就越小。

  你大概率能预测到自己明天吃什么,但你想预测自己三十年后吃什么,概率就很小很小了。

  话说回来。

  Zuo Chongming 觉得,搞出这一切的家伙,早已算准他不是安分的主儿。

  这就形成了一个无解的循环。

  即:

  Zuo Chongming 利用重生记忆的先知先觉而谋利,那么必然会对‘原剧情’产生影响。

  他本身的存在感越强,对‘原剧情’的影响就越大,直到原剧情因为他而变得面目全非。

  到那个时候,Zuo Chongming 会认为是自己的所作所为改变了游戏的原剧情。

  并不会意识到,这份重生的、关于游戏的记忆是假的。

  “你……”

  龙祖张了张嘴,嘴唇蠕动却似被棉花堵住般,愣是吐不出半点声音。

  他真的无法想象,Zuo Chongming 是怎么这般淡定的说出这些话的……。

  自己的记忆被做了手脚!

  这,这fuck ……。

  换成谁恐怕都会崩溃吧?

  Zuo Chongming 为何这般镇静,甚至是淡定。

  蓝羽呆愣半晌,蓦地问道:“你不怕吗?”

  “怕有用吗?”

  Zuo Chongming 淡然抬头,扫了她一眼:“虽然我不知道是谁,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他苦心编织出如此巨网,必然是有目的的,而我就是他达成目的的棋子。”

  龙祖强忍着喉咙的干涩,发出沙哑的声音:“一颗棋子,如何反抗棋手?”

  Zuo Chongming 沉默几息,轻声说道:“不知道,但我觉得……起码要试一试。”

  “……”

  众人不禁陷入默然。

  “……原来是这样。”

  杨戬looked thoughtful 的nodded ,再looked towards Zuo Chongming 时,眼中隐有钦佩浮现。

  迎难而上这四个字,用嘴说当然容易,但实际做起来……。

  向弱者挥刀谁都做得到,但鼓起勇气向powerhouse 挥刀,发起挑战,那就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了。

  轰隆隆!!

  唳~~!

  一阵刺耳的鹰啸声从上方传来,同时伴有Immortal Palace 颤动,瓦砾剥落的簌簌声。

  “皂鹰?”

  Zuo Chongming 抬头看了眼飘落的沉灰,眼底划过思索之色。

  相传Erlang Shen 麾下有四位从神,可以理解为四个宠物。

  除了许多人都知道的Howling Celestial Dog 以外,还有三首蛟,骥Dragon Horse ,皂鹰。

  三首蛟在跟随他的过程中战死,附在了杨戬的兵刃,也就是那柄三尖两刃枪上。

  而骥Dragon Horse 则是一匹身负Dragon Vein 的monster beast ,随Erlang Shen 征战多年,功勋彪炳。

  皂鹰则是异类monster beast ,体内有鹏鸟的bloodline ,但却体型娇小,且生有粉翅银喙。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杨戬唏嘘说道:“我重建Immortal Palace 本是想瞒过它们的耳目,好多拖延一些时间,看来还是……”

  Zuo Chongming 打断他的话:“最后一个问题,你们其实早就知道,Buddhism 修的不是immortal dao 而是神道吧?”

  杨戬目露讶异之色,略微颔首道:“我以为你会问Immortal Spirit Energy ……”

  Zuo Chongming 打断他的话,随口说道:“这个问题已经包含了你所说的问题,我没什么问的了。”

  “你确定?”

  杨戬对他的自信有些惊讶,却又感觉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

  因为他当初机缘巧合所看到的Zuo Chongming ,就是这么的自信淡然,胸有成竹……。

  Zuo Chongming 对他slightly smiled ,意味深长的说道:“我想知道的只能自己去找,你给不了我答案。”

  “这样啊。”

  杨戬似乎明白了什么,露出释然的笑容:“既然如此,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应该有心理准备了。”

  Zuo Chongming 盯着他的眼睛:“上古真言护住了你的神智,但也导致你的fleshy body 完全被demonic energy 侵蚀。”

  “你察觉到我以后,用仅存的Immortal Spirit Energy 暂时压制demonic energy ,这才得以短暂的控制自己的fleshy body 。”

  “如果你挖下你的第三只眼,也就是上古Nine Characters Incantation 之一,你的意识就会瞬间湮灭,彻底入魔。”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