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Lackeys All Over The World Chapter 539

  第539章 539:遗物之书,雷区蹦迪

  “首先。”

  Zuo Chongming 说道:“杨戬之所以认识我,是因为他眉心的第三只眼,也就是上古真言之一。”

  “基于这个东西的存在,再加上机缘巧合的元素,他偶然间窥到了一丝未来的画面……”

  “未来?”

  蓝羽and the others 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均有些骇然。

  Zuo Chongming 比划道:“无数个个体汇聚在一起,每个个体产生的想法不同,行为不同,都会导致未来发生改变。”

  “换言之便是,未来有无数种probability ,而杨戬所看到的就是其中之一,那其中就有我的存在。”

  蓝羽瞠目结舌:“这,这也太……”

  “你觉得荒谬?”

  Zuo Chongming carefreely smiled :“其实没什么,无论是遁一书还是其他卜算之术,本质上也差不多。”

  “说白了,就是采用某种方式,窥得未来大概率发生的某些事,时间线越长变数就越大。”

  龙祖frowned ,提醒道:“继续,继续说……”

  Zuo Chongming 继续道:“而后我问的那个问题,也就是Celestial Court 是否知道Buddhism 是修神,其实有很多种含义。”

  “只要他给出答案,我心里许多没有问出来的疑惑,就都能得到解答了,这样说你能明白?”

  “能……”

  Heavenly Fox Old Ancestor and the others 好似听课的小学生,连忙nodded 。

  Zuo Chongming 停顿几秒,沉吟着说道:“当时,杨戬的回答是知道,这就解开了我很多疑惑!”

  “Demon Court 尚在时,cultivation 之道的魂魄第三次升华,必然有Buddhism 或者修神的那些Spiritual God 的指点。”

  “正因如此,cultivator 们才能破开桎梏,达到新的层次,变得更加强大,从而有资本对抗Demon Court 。”

  “当时的cultivator 并不知道对方是神道,但后来在对抗Demon Court 的过程中,才逐渐看出了一些端倪。”

  “Celestial Court 初立之时,佛道为争抢主导权而分裂,道门的immortal 终于领教到了信仰愿力的厉害。”

  “所以,在道门胜利之后,许多immortal 也会下凡世间,或惩恶扬善或cut down Monsters, eliminate Demons 或留下道统。”

  “其目的跟Good Fortune 苍生没半点关系,主要是为了效仿Spiritual God 收割信仰,其次是为了正Celestial Court 之威名。”

  说到这里。

  Zuo Chongming 翻手取出Investiture of the Gods ,said with a sneer :“这玩意是在封神劫中造出来的,属于Celestial Court 对神道的一种尝试。”

  “但事实证明,Investiture of the Gods 这种办法虽然奏效,但成本太高了,Celestial Court 根本接受不了,所以才没有后续。”

  龙祖顺着他的思路往下想,looked thoughtful 的道:“所以Celestial Court 放弃了对愿力的追逐?”

  Zuo Chongming 耸肩道:“某种意义上来讲,确实是这样,毕竟神道和immortal dao 路子completely different ,equivalent to 推倒重来。”

  “那些immortal 好不容易如此强大,怎会甘心再来一次?而且这期间的风险也太大了,万一出点意外可就没了。”

  “当然,我说的是大多数,也不排除某些少数派,封神劫中就有好些immortal dao 转修神道的例子。”

  Heavenly Fox Old Ancestor 急不可耐的道:“你继续说。”

  Zuo Chongming 想了想,继续说:“从Buddhism 和Celestial Court 的关系,以及Celestial Court 后来放弃对愿力的追逐可以得知。”

  “信仰愿力固然强大,but also not omnipotent ,它其实是有极限的,应该跟Immortal Spirit Energy 一个层次。”

  龙祖眼珠子一瞪:“伱的意思是……”

  “World’s Essence Qi 的upgraded version ,就是Immortal Spirit Energy 。而怨气,Yin Qi 之类的东西,升级后就是Power of Faith ?”

  Zuo Chongming 颔首:“没错,这就是为什么许多鬼物邪祟害人之后,吸取对方的生机怨气,然后就能变强的原因。”

  “鬼物邪祟也有path of cultivation ,他们甚至能修成鬼仙,当然了,鬼仙只是个称呼,他们本质上是走的神道。”

  “那……”

  蓝羽忍不住出声。

  Zuo Chongming 瞥她一眼:“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想问神道和immortal dao 能不能同修,或者说神道和Martial Arts 能并存吗?”

  Heavenly Fox Old Ancestor 略显焦急的问:“能不能?”

  类似她,蓝羽这种存在,本质上已经和Monster Race 没关系了。

  所以,她们许多bloodline Divine Ability 都没法用,继而导致battle strength 大减,这让她们难受不已。

  如果有办法恢复妖躯,她们必然不会犹豫。

  Zuo Chongming 迎着她们的目光,缓缓摇头:“神道和immortal dao impossible 同修,Celestial Court 当初就尝试过,不是吗?”

  “至于神道和Martial Arts ……暂时还不能下结论,但我估计是不能的,因为二者走的路子completely different 。”

  “神道是从魂魄起步,开始就舍弃了fleshy body ,after successfully cultivating it 后再重塑Karmic Virtue Golden Body ,这是阴极生阳。”

  “immortal dao 却是先重自身躯壳,然后徐徐渐进涉及魂魄,数次升华变得强大,这是阳极生阴。”

  蓝羽有些不甘心的道:“但结果不都是Yin-Yang Mutual Aid 嘛?”

  Zuo Chongming rolled the eyes ,随意的道:“理论上是这样,但实际情况却completely different 。”

  “阴极生阳或阳极生阴,其本质也是一方依附于另一方,绝impossible 是两边对等。”

  龙祖插言:“Martial Arts 呢?”

  Zuo Chongming 无奈:“Martial Arts 虽然也是先tempering 自身躯壳,但关键在于……路子还没走到immortal dao 的那一步。”

  Heavenly Fox Old Ancestor 怅然若失:“所以你无法确定?”

  “没错。”

  Zuo Chongming nodded ,随即道:“不过就目前而言,也is not that absolutely does not have 可能。”

  蓝羽蓦地一惊,恍然大悟道:“我想起来了,熙云府尚在的时候,你似乎在研究这方面。”

  Zuo Chongming 沉吟着解释:“研究结果显示,生灵的魂魄就是一个结构缜密的小型磁场。”

  “而信仰愿力,怨气Yin Qi 这些东西,就好比被磁场吸引的粒子,得到补充后的磁场才会壮大。”

  “人的身体以及spirit vein 其实也一样,只不过身体是另一种磁场,吸收的是World’s Essence Qi 罢了。”

  龙祖急切的问:“然后呢?你们研究出怎么吸收了吗?”

  “没。”

  Zuo Chongming shrugged ,无奈的道:“刚研究到this step ,老子就落得天下皆敌,die without a burial site 了。”

  “……”

  众人脸色一垮,不约而同的陷入沉默。

  好一会儿,龙祖foul-mouthed :“你哪怕再抗一段时间,再延长哪怕几年都行啊,说不定就……。“

  “你想多了。”

  Zuo Chongming 淡淡然的道:“若想再更进一步,短时间内是impossible 的,只有去地府一趟才行。”

  其实不止这个原因,还有一点是当前科学技术不达标。

  也就是说,虽然知道研究出了这个东西,却没办法做更深一步的研究。

  龙祖摸了摸下巴,looked thoughtful 的道:“要不咱们先撤,找找地府在哪。”

  “等咱们回来以后,Celestial Court 的这场战斗估计也该平息了,届时再寻找线索也不耽误嘛。”

  Zuo Chongming 嗤笑一声:“等咱们再回来,估计屁都没有了,只剩下几只无可匹敌的monster 。”

  龙祖corner of mouth twitching ,无奈叹道:“……那按照你的意思,等伤势恢复之后,咱们继续?”

  ”en. ”

  Zuo Chongming nodded ,随即掏出一本薄册:“不过在此之前,咱们可以先看看这里面写了什么。”

  这本书是从Qilin 祖地的战舰里找到的,当时被封存在遗物盒里。

  而且书的内容是用较为偏僻的文字语言记录,Zuo Chongming 也搞不懂里面写了什么。

  但是就在不久之前,他偶然从余波中抓到了几个更high level 的遗物盒。

  令他惊喜的是,里面竟然放着一个指挥官勋章。

  这玩意不仅仅有地位的意义,同时还是个简易的语言破译器。

  这是防止战舰出现意外导致迫降,继而流落到某些planet ,联邦士兵无法和当地土著沟通而制作的保险装置。

  刚才Zuo Chongming 有摸索过,这玩意功能保存完好,可以借助它来破译书上的内容。

  ——

  ——

  数月……。

  郑国京城。

  不,应该叫首都!

  因为随着科技的发展,京城那些低矮而古朴的房屋,早已被高楼大厦,霓虹彩灯所替代。

  纵然已经是深夜,街道上依旧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到处都是穿梭的车辆,身穿前卫服装的男男女女。

  南胜站在窗边,静静的远眺着这座颇为陌生的城市,神思恍惚似在发呆。

  过了足足好一会儿,一阵夜风assaults the senses ,凉意让他不由打了个冷颤,彻底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Court Eunuch 轻手轻脚的走来,将大氅披在他身上,轻声叮嘱:“圣上,小心龙体。”

  “唉……”

  南胜无奈的摇摇头,脸上隐has several points of 尚未散去的落寞与索然。

  Court Eunuch 听到叹气,轻声问道:“圣上可是在担心,白天那些……”

  南胜said with a sneer :“trifling 商贾,还不够资格被放在眼里,朕只是想起了一些事,一个人罢了。”

  “……”

  Court Eunuch 低头不言,因为他知道南胜所说的那个人是谁。

  ——Zuo Chongming !

  说句老实话,得知Zuo Chongming 死讯的那段时间,南胜的开心谁都看得出来。

  但这种喜悦并未持续太久,南胜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落寞与唏嘘。

  Zuo Chongming 活着的时候,尽管没有表露出敌意,但依旧是各国君主心里的首要大敌。

  而且,熙云府庞大的工业能力,先进的科学水平也让各国颇有危机感,更加侧重于发展。

  最关键的是,Zuo Chongming 因和各国做贸易的原因,他的存在本就是一个润滑剂。

  但如今随着Zuo Chongming 的死亡,熙云府的肢解。

  才几个月啊,乱象就出现了。

  随着周边中小国家的摩擦加剧,各国逐渐走向了对立面,天下局势就像一个火药桶……。

  更terrifying 的是,没有了熙云府和Cloud Cluster Mansion 做屏障,盘踞在Southern Border 的那群秃驴,也开始begin to stir 起来。

  也不知Zuo Chongming 给他们灌了什么迷魂汤,这群秃驴一改之前的与世无争,行事越发的激进。

  这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们竟然开始尝试把爪子往外伸,想蚕食Southern Border 周边的三个府地了。

  时至今日,有些人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Zuo Chongming 和熙云府是多么的不可或缺……。

  “你说……”

  南胜眯着眼睛出声:“Zuo Chongming 是不是早就料到了?”

  “蛤?”

  Court Eunuch 楞了一下,有些不解其意。

  南胜皱眉:“朕的意思是,Zuo Chongming 是不是早就预料……不,这是他早就挖好的坑。”

  Court Eunuch 不解:“圣上的意思是……”

  南胜舔了舔嘴唇,喃喃低语道:“他打魔驼岭并非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帮郑国扩张领土。”

  “一旦领土扩张了,朕势必要开发它,可吴国他们发展太快,朕impossible 抽调太多力量。”

  “于是乎,最好的办法是引进外资,大开方面之门,让他们来帮郑国开发Northern Sea 天渊……”

  “如此一来,这些家伙势必会扎根此地,借着开发拓荒的行为,迅速膨胀自身的势力。”

  “对朕,对郑国而言,他们确实做到了协助开发,贡献不小,但事后却成了尾大不掉……”

  Court Eunuch 瞠目结舌:“嘶……这,这怎么可能,他又不是Divine Immortal ,怎能预料到未来?”

  “不,他不是预料。”

  南胜低语:“他是在主导大势,创造未来,他根本不需要预料,因为他想让未来变成什么样,就能变成什么样。”

  Court Eunuch 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骇然失色:“……这也太……”

  “你有没有发现……”

  南胜闭目说道:“吴国内部最近也产生了矛盾,洪国的房产信贷也愈演愈烈……”

  “三大国家各有雷区,中小国家也无需多言,你觉得这只是单纯的巧合吗?不,绝对不是。”

  Court Eunuch 疑惑的问:“他,他为什么要怎么做?”

  “不知道。”

  南胜沉吟说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内部矛盾愈演愈烈,唯一的办法就是宣泄……”

  “而恰恰中小国家摩擦不断,大国也会involuntarily 的被拖进去,届时便是真正的world 大战。”

  “as everyone knows 的是,战争会令各国陷入紧迫状态,各方面都会开始加速,最终的结果……”

  说到这里,南胜陷入了沉默。

  Court Eunuch 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涩声道:“perish together 。”

  南胜took a deep breath :“没错,大概率是perish together ,最起码不会有赢家。”

  他苦笑着又道:“或许Zuo Chongming 早就料到自己的下场,所以在临死前给三国挖了致命的坑,他要让the entire world 为他陪葬。”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